公主府內,雕樑畫棟,亭台樓閣,瓊樓玉宇,小橋流水,青松翠竹,數不盛數。

以荒神陽的見識和閱歷,也不禁暗嘆一聲奢侈。

他們行了足有半個時辰,為首的侍衛,將荒神陽領到一座氣勢恢弘,高大莊嚴的大殿處。

「公子,公主殿下便在裡面,哪裡不是小的能進去的,在下告辭。」

侍衛剛一說完,便轉過身,匆忙離開。

荒神陽見此,眉頭微皺,這四面八方可沒有一名侍衛,侍女。

雖然覺得有些蹊蹺,但荒神陽還是邁步走了進去。

情深不知年 大殿內空蕩蕩地,一個人影也沒有,缺少了某種生氣。

隨著越發深入,荒神陽眉頭皺得越厲害。

大殿內,掛滿了青絲,紗帳。

他腳猛然一停,流水聲,伴隨著銀鈴般的歌聲傳來。

在荒神陽眼前不遠處,有著一座巨大的溫泉池子,陣陣仙氣蒸騰,繚繞。

在池子中,有一個苗條,動人的身影若隱若現。 似乎察覺到有人來了,那道美麗的身影不慌不忙地從溫泉池中站了起來。

因為溫泉池中存在著霧氣的原因,荒神陽只能看到一個婀娜多姿的朦朧背影。

那道身影來到岸邊,拿起一件火紅色的浴袍披在身上。

白皙的玉足,踩在冰冷的地板上,玄凰公主邁著婀娜的步子向著荒神陽走來。

「荒公子,你看奴家美嗎?」

玄凰湊到荒神陽耳邊,吐氣如蘭地說道。

此刻,兩人挨得特別近,說是貼身也不為過。

玄凰公主渾身上下濕露露地,秀髮上還有晶瑩的水滴不斷落下,火紅的浴袍被打濕,勾勒出妙曼的曲線。

因為剛剛沐浴過,她俏臉上蒸騰著紅霞,異常地誘惑。

毫無疑問,玄凰乃是傾國傾城的美人,此刻露出的小女兒態,與她平日里的模樣大相徑庭。

荒神陽也是男人,對美好事物有著嚮往,看見玄凰如此樣子,再聞著她身上散發出的處子幽香。

在那一瞬間,他眼中露出一絲迷離。

不過,那只是一瞬間的事情,隨後荒神陽便清醒過來。

他腳步很自然地向後退去,隨後拱了拱手道,「荒某不知道公主在此沐浴,突然闖進來,實在有些唐突了,還請公主殿下莫要怪罪。」

「荒公子不必如此見外。」

玄凰眼中閃過一絲失望。

「我看公主殿下今日也不方便,那荒某便先告辭了,等公主殿下有空時再來。」

說完,他便轉身,準備離開。

「荒公子難道就如此討厭玄凰嗎?上次在梨園,玄凰本想為公子說話,但幾次都被皇兄所阻。身在皇家,我也是身不由己,有些事情,不是我一個女人能摻合的。」

玄凰輕輕一嘆道。

荒神陽聞言,一語不發,心中只是冷笑。

「上次,公子真是令玄凰驚艷,年輕輕輕便有如此實力,各大世家,幾大宗門的天才,在你面前都需要俯首。未來,玄凰相信,荒公子必定會名滿諸國。就算比之數百年前的四象老人也不會差。」

「公主殿下過獎了。」

「荒公子,不知道你願不願加入我皇室。」

忽然,玄凰正色道。

「來了嗎?這就是她的目的嗎?」荒神陽心中一道。

「抱歉,公主殿下,我暫時還沒想加入任何勢力。再說了,殿下也應該清楚我和青家的關係。」

「青家不是問題,反正萱兒妹妹和公子也不是兩情相悅,只要你答應,我就有辦法解除你們兩人的婚事。」

玄凰玉手一揮,神色說不出的從容,淡定。

「抱歉,即使我真的解除了和青萱兒的訂婚,在下也不想加入任何勢力。」

「荒公子可想好了,我玄家坐擁整個青雲國,擁有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資源。若是你加入我們,皇室必定全力培養你,到時候你的前途將無可限量。」

「要知道,許多天資橫逸的人,都是因為沒有足夠的修鍊資源,而蹉跎,困頓一生,玄凰希望荒公子莫要步他們的後塵。就算青家願意幫助你,但你要相信,皇室能給你的,遠遠比他們更多。」

玄凰此刻,臉色異常嚴肅道。

「奴家只是女兒身,遲早是要出嫁的,將來大位由皇兄繼承。荒公子若是加入皇室,必將得到父皇的重視,到時候,提什麼條件,父皇都會答應你,就算是將玄凰嫁給你,也不例外。」

「公主殿下,你的美意,荒某隻能心領了。」

玄凰的提議,若是換作其他人,都會心動,但對荒神陽卻是例外。

論資源,坐擁南荒大帝第一層秘庫的荒神陽,擁有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元石。

那裡面的極品元石,足夠他買下幾十個青雲國了。

而對於玄凰,一個為了皇室,為了利益,連自己都可以犧牲的人,荒神陽實在不願意與她有太多的交集。

哪怕此女擁有傾國傾城之貌。

玄凰眼中,露出濃烈的失望。

便在此時,大殿外傳來清脆的腳步聲。

荒神陽拱了拱手,便準備告辭。

畢竟,這裡乃是玄凰沐浴的地方,自己在這裡,若是被人看見,難免會平添諸多誤會。

「玄凰好言相勸,公子為何如此呢?既然如此,那就別怪玄凰心狠了。」

話語一落,玄凰對著自己浴袍用力一撕,只聽一聲輕響傳來,浴袍應聲而碎。

露出其內精緻的鎖骨,和白皙如羊脂般的肌膚。

一聲尖叫,從她口中傳來,響徹整個大殿,她身子一個踉蹌,隨後倒在大殿內。

「玄凰姐姐,你怎麼了。」

便在此時,清脆的聲音傳來。

一男一女,還有眾多公主府的侍衛,侍女走了進來。

為首的兩人,赫然是青萱兒和紫陽宗落星。

「玄凰姐姐。」

見到玄凰倒在地上,胸口處被撕爛,青萱兒頓時大驚,趕忙跑了過去。

「玄凰姐姐,到底出了什麼事情。」

「嗚嗚,萱兒妹妹,之前我遣人請荒公子來公主府,商量關於你們之間婚事的問題。 等下一次重新甦醒 誰知道,我在沐浴的時候,荒公子突然闖了進來,若不是剛才你們來得及時。此刻,我恐怕就完了。」

玄凰聲情並茂地道。

說到最後,她再也忍不住了,泣不成聲。

「荒神陽,沒想到你居然是這種人,還想侮辱玄凰姐姐,我父親真是看錯人了。我就算死,也不會嫁給你。」

青萱兒厲聲喝道。

荒神陽聞言,面無表情地看著青萱兒和玄凰。

「荒神陽,你好大的狗膽,居然敢非禮玄凰公主。來人啊!將這無恥淫賊給我拿下。」

他話語一落,四周的公主府護衛,紛紛拔出武器,對著荒神陽殺將而去。

荒神陽取出下品靈器,血獅劍,一道道靈力注入劍中。

劍身上的血獅仰天咆哮,一圈圈能量向著四面八方飛去。

荒神陽手臂一動,一道道劍光,猶如流星般刺出。

那些公主府的護衛,實力皆是不弱,都是清一色的通幽境武者。

不過,在火力全開,手握下品靈器的荒神陽面前,並不算什麼。

他們手中的武器,紛紛斷裂,

一個個發出慘呼,倒在血泊中。

荒神陽並沒有取他們性命。

「趕緊走。」

此刻,荒神陽心中有非常不好的預感。

他不清楚玄凰為什麼要污衊他。

意圖非禮公主,那可是大罪。

就算是青家也保不了他。

而且,荒神陽從中嗅到了陰謀的味道。

他必須趕快離開公主府。 郁少寵妻無下限 「荒神陽你哪裡走。」

落星一聲大喝,源源不斷地紫氣從體內冒了出來,凝聚成一輪紫色的太陽,猶如流星般向他壓去。

「找死。」

荒神陽大怒,一聲冷喝,四意四象拳擊出。

青龍,白虎,玄武,朱雀,四象飛了出來。

在過去的一段時間內,荒神陽已經將白虎和青龍種子煉化掉了。

四象一出,瀰漫著恐怖威勢,空曠的場中,罡風四起。

荒神陽一揮拳,四象奔騰。

「轟。」

四意四象拳一出,沒有任何懸念,落星體內先天紫氣凝聚而出的紫色太陽,瞬間便被轟散。

恐怖的拳意,余勢不減地對著他沖了過去。

落星眼神猛然一縮,眼中露出絕望。

四象,從四方衝來,封鎖了他所有的退路,他根本逃不了。

若是被擊中,有死無生。

「住手。」

一聲嬌喝傳來,一道雪白的劍光猛然刺向荒神陽後背。

荒神陽哪裡料到會有這突如其來的攻擊,根本來不急躲閃,便被長劍刺中。

他發出一聲悶哼,一絲絲鮮血,從嘴裡流了下來。

荒神陽猛然轉過頭,大手一握,掐住青萱兒雪白,纖細的脖子,將她硬生生提了起來。

青萱兒美眸中露出恐懼之色,荒神陽手中的力道越來越大,她的呼吸越來越艱難,最後都快窒息了。

她兩隻玉腿拚命地蹬著,此刻臉色發紫。

「若你不是風揚叔叔的女兒,我必殺你。」

荒神陽寒聲道。

手臂一動,如扔垃圾般將青萱兒扔在地上。

他拔出身後的長劍,隨後也不再管落星等人,快速向大殿門口行去。

他心中不妙的感覺越來越強烈。

自己必須儘快離開公主府才行。

大殿內,青萱兒獃獃地坐在地上,眼神獃滯,隨後猛然抱頭哭了起來。

「萱兒妹妹。」

玄凰站了起來,恢復了平日的狀態,對著青萱兒安慰道。

隨後,示意周圍的公主府侍女將其帶下去。

待所有人離開后,大殿中重新恢復了平靜。

一道身影緩緩從大殿深處行來,正是青雲國太子,玄皇一。

「妹妹,這次你做得很好。」

「哎,我本想招攬他進我皇室,可沒想到他卻如此不識抬舉,最後也只能這麼做了。」

玄凰嘆息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