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中一股是青木的,還有一股則是她老師獃獃王的。

在沙奈朵露出驚喜表情的同時,獃獃王和青木兩人一起出現在了噴火龍的背上,如果不是因為青木給獃獃王事先一個提醒,恐怕他們突然的出現會把噴火龍給直接壓垮。

豪門小萌貨 不過現在獃獃王的超能力將青木和芙蓉一起包裹了起來,懸浮在半空中,憑藉著沙奈朵和獃獃王的超能力連接,讓他們能夠保持正常的飛行。

但就算是這樣,也把希羅娜和卡露乃嚇了一跳,當然也包括渡和大吾。

「青木!(芙蓉!)」從五個人的口中喊出兩個人的名字,雖然喊得不同,但他們語氣中的驚喜和驚訝卻完全一模一樣。

渡的快龍和噴火龍,以及大吾的化石翼龍同時停下了快速的飛行。

看到了眾人眼中的疑惑,還沒有等他們開口,青木就說道,「情況有變,具體的事情等會再說,現在我們不能保持高空飛行,快點降落下去然後找一個比較隱蔽的地方先躲起來!」

眾人看到青木凝重的神色就知道肯定是發生了什麼他們不知道的事情。

但這個時候也不是猶豫的時候,三隻精靈再次扇動翅膀朝著下方一片茂密的小山林快速地飛去。

而青木和獃獃王還有沙奈朵則吊在最後面一起抹除他們瞬間移動過來的空間痕迹,包括超能力痕迹等等可能會被追蹤到的痕迹。

很快,眾人就降落在了一個小山包上。

青木也是最先行動的,丟出精靈球召喚出龍王蠍,他要…打洞!

看到青木的動作,所有人都一愣,不過很快也跟著做了起來,召喚出自己的精靈幫忙,很快一個能夠容納幾個人的山洞就被挖掘了出來,隨後青木負責收尾將山洞堵了起來。

所有的事情做完后,青木才長長地鬆了一口氣。

大吾他們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看青木的樣子就知道事情不簡單,他們什麼時候見青木如此緊張過。

「青木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你這麼緊張?」大吾問出了所有人的心聲,就連一路和青木一起的芙蓉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麻煩來了!」青木神色凝重地說出了這句話。

….

就在青木和一樹他們対持的地方,在青木和芙蓉離開后,一道道的空間波動出現在這裡。

伴隨著一陣空間抖動后,一個人率先從空間中擠了出來。

長長地伸了個懶腰,伴隨著他身上骨骼的聲響,輕飄飄地來了一句,「空間封鎖終於解除了,老子終於進來了,你們的動作也太慢了吧。」

但是在他的話音落下后,過了片刻都沒有出聲回應他,隨後他才發現在這裡除了他之外沒有任何人,冷冷清清的。

艱難愛情ii:神祕總裁的真假新娘 如果此時有兩隻黑暗鴉飛過,肯定會喊著「傻子···傻子···」,還是那種帶著標點符號的那種。

「咳咳。」那個人也非常尷尬惡地咳嗽了一聲,希望這個咳嗽能夠緩解這份自我的尷尬。

雖說這裡沒有人,也沒有人看到這一幕,但他自己還是會覺得尷尬。

但緊接著,他的眉頭卻是皺了起來,環顧了一下四周,除了一片土地好像被翻了一遍外,沒有任何戰鬥的痕迹。

那台神教花了巨大代價製作出來的空間儀器在完成了使命后被隨手丟在一旁沒人搭理。

這就顯得非常不正常了,這台儀器雖然作用結束了,但它本身的價值就很高,至少應該要回收才對,而且按照計劃,這裡應該有兩個守護者來守護這台儀器才對。

現在看起來卻是那麼的不正常。

男子隨手一揮,遠處的那台空間儀器在超能力的包裹下飛到了他的面前,然後就被他收了起來。

再次一揮手,那片被班吉拉翻動過的地面一陣蠕動,一個身穿黃顏色衣服的中年人屍體被慢慢地翻了上來。

男子的眉頭再次緊皺,他蹲下身,也不顧髒亂,在黃衣中年人的身上摸索著什麼,但卻沒有找到任何的東西。

旋即他的臉色逐漸陰沉了下來,冷冷地吐出兩個字嗎,「廢物!」

隨著他的怒氣上升,他身上極端恐怖的超能力在這塊地方席捲開來,如果青木在這裡就能夠知道,這個男子的超能力是多麼的強大和恐怖,以他本身的高級超能力者,在這個男子的面前完全不夠看。

這大概就是神教所謂的,真正的高級超能力者,而青木這樣的在古代只能算是中級超能力者罷了。

不過很快,他的超能力察覺到兩道空間傳送的通道。

「嘖,去看看。」男子的臉色真的就像夏天天氣,說變就變,剛剛還有一種疾風暴雨即將降臨的感覺,但現在卻一下子變成了春暖花開,一副和風煦日的感覺,不只是臉色的變化,還有他身上氣勢的變化。

話音剛落,男子就一個閃身消失在了原地。

一個擁有這麼強大超能力的人,都不知道他現在是應該被叫做是人還是應該被叫做精靈。

以他此時的能力,真的是沒有多少區別。

當他再次出現的時候,正是青木和獃獃王通過瞬間移動傳送出來的半空中。

而那個男人就這樣懸浮在半空中。

「咦——」男子面露驚訝,這個空間通道到了這裡就消失了,說明對方是傳送到了這裡。

可是他剛剛用超能力掃視了一下周圍,發現沒有任何的痕迹。

別說是超能力和空間能量的痕迹了,就連精靈行動過的痕迹都沒有,不論是野生精靈還是有訓練家的精靈,反正是什麼都沒有,除了微風和空氣。

「有意思,還挺警覺,能清理得這麼乾淨說明對方也是察覺到了什麼,究竟是我們的人,還是對方的人呢?還是說…」男子在半空中喃喃自語,在他的話音落下后,就消失在原地。

當整個天空再次陷入沉寂,沒有任何的能量波動和響聲后,再次過去了五分鐘。

那個男人再次出現在這裡,強大的超能力掃蕩而出,這次不是檢查高空,而是檢查地面。

沒有發現任何的痕迹,男子再次皺了皺眉頭,沉吟了一下后,長長的呼出了一口氣,臉上再次掛上了那種無所謂的笑容,「算了,讓別人頭疼去吧,反正我就是來打醬油的。」

隨後才真的離開了這裡。



就在他正下方的小山林中,青木他們所在的,被他們自己挖掘出來的山洞中。

青木感覺那股強大的超能力終於離開后,才將心再次放回了胸膛,將自己儘力擴張出去的超能力盡數收了回來,擦了擦額頭的汗水。

大吾他們也是面露緊張,看到青木似乎鬆了口氣后,才小心翼翼地問道,「走了?」

青木點點頭,心情有些承重。

神教的人來的太突然,他一點準備都沒有,所幸反應及時,不然就真的麻煩了。

倒不是說之前半空中那個超能力極其強大的男人青木懼怕他,他們這裡怎麼說也有七個實力強大的人,最弱也是准冠軍巔峰,這麼一股勢力在精靈世界中差不多都能做到稱霸一方,倒還不至於怕一個人。

之所以如此小心,就是應為在青木在剛剛那片區域中,感知到了很多想要從外面空間擠進來的人。

在沒有了空間封鎖后,只要是能力強大一些的超能力者,就都能夠進來。

而那個最先進來的男子,肯定是這群神教的人中,超能力最強的那個,只要被他拖住一段時間,等神教的人都進來,青木他們絕對是凶多吉少。

在不確定對方的人數,對方的實力和對方的,目標之前,青木絕對不願意和他們有過多的接觸。

如果沒有弄明白這幾點之前,青木甚至都不願意去接觸他們,能躲著就最好躲著!

「繼續剛才的話題,這麼說這裡的空間封鎖已經失去了作用,而神教的人正在大肆入侵,聯盟甚至可能對這件事情都毫不知情?」渡的臉色也有些凝重。

如果真的照青木所說的,那麼他們就真的危險了! 「我所感知到的,大概就是這麼個意思,現在這幾天,如果沒有什麼特別的事情,我建議大家暫時都不要出去,如果一定要出去,最好隱藏好自己的身形,並且不要發出太大的動靜,也不要留下太多的痕迹。」青木沉聲道。

青木的建議還是很有道理的,但並不是所有人都能夠選擇接受。

渡神色凝重地說道,「如果說這次進來的人只有我們這幾個,那完全沒問題,可是還有很多人在外面,我們不能為了自己的安全就完全放棄了他們,畢竟就算是我們這幾個人活下來了,其餘的人如果都遭遇到了不測,對聯盟來說打擊也是非常巨大的。」

一旁的希羅娜和卡露乃也一齊點點頭。

她們和青木的關係是很好沒錯,也很感謝青木將他們聚集了起來,能夠在一定程度上相互保護,確保大家的安全。

但是她們和自己地區的其餘的同伴的關係也都是很好的,不可能就這麼對他們放任不顧。

說一句再實在一點的,希羅娜和卡露乃都是他們地區這次進來的人中實力最強的那一個,在一定程度上要負責所有人的安全。

還有一種很奇怪的現象,不知道是有意還還是無意,在這七個人中,都默默地將青木當成了領頭人。

大吾、芙蓉和米可利三人是毫無意外地會選擇以青木為主,這是他們在相識了這麼長一段時間后,幾人在各自的默契和長時間的相處下自然而然地得出的結果。

希羅娜和卡露乃倒也是能稍微理解一點,畢她們現在都是個人,而且在幾人中和青木的關係也是最熟悉的,以他為首也並非是什麼不能接受的事情。

最奇怪的還是渡。

本來以渡的性格還有他為人處事的方式,無論是在什麼地方,什麼情況下,他都會自然而然地成為那個為首的人。

但他肯定無法想到,作為聯盟中有名的援交渡,居然遇到了一個比他交朋友還要多,朋友關係還要密切的人,青木!

所以說,不是他不想當那個為首的人,而是大吾、米可利、芙蓉、希羅娜和卡露乃五個人就是在他與青木之間更加相信青木的能力。

事實也證明了,青木的能力不會讓他們失望。

千里單騎!超音速暴飛龍一騎救援,將芙蓉從神教人的手中完整地救了回來,並且還是那種非常完整地救了回來,除了損失了一些材料外,精靈更是一隻都沒有丟失。

這是實力和能力上的證明,單單青木露出的一手超級暴飛龍就將他們全都給征服了,也包括渡。

所以,青木和渡究竟誰才是整個聯盟中的援交之王?!這個問題可能涉及的東西就比較多了。

但不論怎麼樣,就連渡在內,都自然而然地默認了青木暫時成為所有人的領頭人,在這個時候能夠發現和規避神教超能力的人,也只有青木。

聽到渡的話,還有看到希羅娜和卡露乃的眼神,青木就知道他們是不可能會放棄別人的,就像他不會放棄芙蓉一樣,也正是因為有這樣的能力和意志,才能在將來成為各個地區的冠軍。

「我們肯定不會放棄他們,但在現在這個關鍵時刻,誰到處亂跑都是一個結局,很有可能會成為神教那些人的發泄口,他們那些人的神志都有些不太正常,可能是因為超能力過於強大的超能力導致他們的神志有些癲狂。

也有可能是因為他們想要得到強大的超能力才導致他們的行為作風有些異於常人。

不論是什麼原因,現在出去很有可能會直接被他們圍攻,我建議我們在這裡先休息幾天,等到那群人慢慢平靜下來后,再一起去尋找別人,我相信你們在進來之前,彼此應該是有留下過什麼只有彼此能夠看懂的信號吧?

到時候再去尋找他們也不急。」青木將他的建議講了出來。

「而且現在還有很關鍵的一點,那就是我們不知道現在究竟有多少人投入到了神教那一方,現在已知的是城都地區的百靈和一樹,如果你們遇到的人正好在未知的情況下加入到了神教中,那對我們等於是滅頂的災難。」

聽到青木這麼說,所有人的心情都有些沉重,但是不可否認的,這個原因也是他們現在貿然不敢出去找人的原因之一。

「所以,我的建議是過一段時間是,至少一個星期的時間,等到這些事情都塵埃落定后,我們再出發,在這段時間裡我們調整好自己和精靈的狀態,以面對後面可能會出現的各種複雜情況。」

這次沒有人再反駁了,因為青木所說的的確是目前為止最合適的。

雖然現在這個洞穴有些小,但對他們的實力來說擴建這個洞穴當然是沒有任何的問題。

「既然這樣…那讓我們先說說你的暴飛龍的特殊進化吧,那個叫…超進化的東西!」在沉默一段時間后,由渡再次開口。

這個問題是除了大吾之外在場的人都非常感興趣和帶著疑惑的事情。

當時暴飛龍的變化,以及超進化后的增幅,的確是給了他們很大的震撼。

關於超進化這件事情,青木已經跟大吾解釋過一遍了,其實所有的話加起來,都不如實際地展示一遍比較乾脆。

「大吾,要不你來演示一下吧,我的暴飛龍剛剛那段時間爆發,現在脫力了。」青木對大吾說道。

青木的精靈想要在這裡展示超進化都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無論是班吉拉還是波士可多拉,以他們的體型在這裡進行超進化估計會直接將整個洞穴給整坍塌,

還是大吾的大嘴娃展示起來比較簡單。

青木估計在上次和百靈的戰鬥結束后,大吾就沒有再使用過超進化了,這次正好當做是給他鍛煉一下,同時也給渡他們展示一下。

聽到青木的話,大吾還沒有任何的反應,渡他們卻是帶著驚訝的眼神看向大吾。

他們一直以為大吾只是知道的東西比他們多一點,沒想到他居然也能進行超進化。

大吾的臉上浮現出一個複雜的笑容。

怎麼說呢,裡面包含著無奈、自得和尷尬,但是看起來好像是自得稍微多一點,那種能夠從笑容中感知到的優越感,差點把在場的除了青木之外的人全都惹毛了。

他丫的居然在他們面前有了一種優越感。

優越狗!

不過相信等到他們看到大吾所展示的東西后,應該就不會這麼想了。

大吾丟出精靈球,將那隻剛剛收的大嘴娃召喚了出來。

他的身上一共有兩隻大嘴娃,只不過那隻被他從小培養到現在的大嘴娃並沒有面前這隻大嘴娃的實力強。

而且這還是大吾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一隻收服不久的,實力差不多已經成型的精靈,與他親密度和默契居然一天一個樣子,才過去了一個多星期的時間,就滿足了超進化的條件。

大嘴娃在剛剛出來后,就想朝著大吾的懷抱衝去,一副我好想你的表情。

但當她看到此刻把她圍起來的眾人時,特別是看到青木、渡和米可利三人的樣貌時,立刻就變成一副羞澀的樣子。

帥哥好多!

冷麪總裁與俏麗女總監 青木和大吾是對這隻大嘴娃的性格非常了解的,所以帶著一副看好戲的表情,至於大吾更是一巴掌拍在了自己的臉上。

這隻大嘴娃哪裡都好,不論是展現出來的實力,還是那種與訓練家的默契,那種嚴格按照訓練家命令來進行戰鬥的接受和適應能力都很強,才經過這麼一點時間的相處,和那種自己叢小培養出來的精靈並沒有太多的區別。

渡和米可利他們顯然也發現了這隻大嘴娃的性格,頓時感覺整個人神清氣爽,之前大吾那種城裡人看鄉下人的表情被他們一下子遺忘在了腦後。

「咳咳,大嘴娃!」大吾尷尬地咳嗽一聲,立刻朝著大嘴娃喊道。

聽到大吾的聲音,大嘴娃一個激靈,立刻恢復了正常,不過兩隻小眼睛還在滴溜溜地轉動著,目光在渡和米可利的身上來迴流轉。

一下子大吾對大嘴娃沒有半點辦法,她的本性就是如此,也不能說不好。

大吾從口袋中小心翼翼地拿出了青木給他的那枚鑰石。

當大嘴娃看到大吾手中的鑰石時,眼睛瞬間一亮,她知道大吾召喚她出來是做什麼的了,並不是讓她出來看帥哥,而是讓她來進行超進化的。

大嘴娃對超進化的那種特殊的狀態非常喜歡,那種自然而然的和大吾意志交融在一起的感覺,讓她非常迷戀,這是她所喜歡的。

瞬間就把渡和米可利全都拋在腦後。

野花再香,也沒有家花好看。

希羅娜和卡露乃兩人就在一旁捂著嘴巴看好戲,直到看到大吾拿出的鑰石,才明白重頭戲要來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