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孟星辰也很緊張,同手同腳的走到了艾濃濃的面前。

「你……」

「我……」

一旁看熱鬧的人都被逗得哈哈大笑。

什麼時候看過孟星辰這麼窘迫了,居然連話都說不清楚了。

艾濃濃從來沒這麼緊張過,都想要轉身逃跑了。

然而,她發現遊艇出海了。

現在是在海上,她能逃到哪裡去啊?

總不能跳海吧!

艾濃濃沒好氣地看了一眼盛雪落。

盛雪落吐了吐舌頭,嬌俏可人的臉上充滿了笑容。

孟星辰深吸了口氣,終於在艾濃濃的面前單膝跪了下去。

他的手上靜靜地放著一個絲絨盒子,裡面有一隻漂亮的鑽戒,在燈光下閃著熠熠的光彩。

「濃濃……嫁給我吧!」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孟星辰錶面淡定,實則內心慌得一批。

艾濃濃看著單膝跪在自己面前的孟星辰,並沒有立刻答應。

她的鼻尖有些泛酸,這五年來發生的事情如浮光掠影般快速從腦海掠過。

從他們最初的相識,到她遠走他鄉,再到重逢…… 孟星辰為她改變了很多。

尤其是這半年來,他的改變她都全部看在眼裡。

他對艾濃濃的好,對小太陽的好。

小太陽那麼喜歡這個爹地……

為了小太陽,她也會鄭重考慮和孟星辰的關係。

孟星辰也沒有催促,就那麼靜靜地望著艾濃濃。

他單膝跪在她的面前,手裡捧著戒指,耐心的等待著她的答案。

他倒是不著急,吃瓜群眾卻按耐不住了,都紛紛開始幫著孟星辰說話。

「濃濃,你就答應了吧!」這個是盛雪落。

「你看看我們星辰多麼誠懇啊!」這個是歐明宇。

「是啊,夫人,像我們主子這麼好的男人去哪裡找啊!」說這話的是許清。

「媽咪,你會答應爹地的求婚嗎?」小太陽眨巴著大眼睛問道。

艾濃濃看向了小太陽,在兒子的眼裡看到了期待。

看來,小太陽是希望她答應啊。

「答應!答應!答應!」

最後,所有人都開始起鬨。

艾濃濃的鼻尖酸澀,看著眼前的男人,終於在淚光中笑著點了點頭,「好。」

孟星辰一直緊繃著的表情有那麼一瞬間的放鬆,他趕緊把戒指套上了艾濃濃的無名指。

在做這個動作的時候,他的手都有微微的發抖。

幫她戴好戒指之後,他低頭虔誠地吻上了她的手指,「濃濃,我們一定會幸福的。」



一群人在海上開趴體,燒烤,唱歌,釣魚,玩得不亦樂乎。

第二天,艾濃濃和孟星辰一直到了快中午才起來。

艾濃濃的面色出氣的紅潤,都不用上妝,氣色極好。

孟星辰神色饜足,像是一隻吃飽了小魚乾的貓兒,嘴角含著笑,好心情一覽無遺。

他伸手去攬住艾濃濃的肩膀,艾濃濃嬌嗔地看了過來。

卻沒有躲開,任由孟星辰將她攬住懷中。

「爹地!媽咪!」門外響起了一個清脆熟悉的聲音。

是小太陽來了。

小太陽昨天都要玩瘋了,後來是跟著歐明宇去睡的。

艾濃濃快速地推開孟星辰,去給小太陽開門。

孟星辰不怎麼情願的收回手。

艾濃濃笑著問:「你昨晚有沒有吵到歐明宇叔叔?」

「當然沒有了!」小太陽眨巴著眼睛說:「媽咪,你怎麼還沒起床啊,我們去游泳吧!」

艾濃濃的臉上露出了尷尬和為難的表情。

昨晚她被孟星辰給折磨得不輕,現在是真的沒有力氣去游泳啊!

孟星辰看出她的窘態,一把拽過了小太陽,在他的耳邊壓低了聲音道:「你想不想要妹妹?軟乎乎,香噴噴,會喊你哥哥的那種?」

小太陽本來被男人抱在懷裡很不舒服,但聽到這句話,眼睛立刻就發光了。

「你乖乖的找別人去玩,我和你媽咪在忙著給你生妹妹呢!」

「嗯嗯!」被忽悠的小太陽使勁兒點頭。

「媽咪,我不用你陪我游泳了,我找歐明宇叔叔去!」

說完,小太陽就噠噠噠跑了。

艾濃濃:???

她看向孟星辰,疑惑道:「你跟他說了什麼?」

「我跟他說……」孟星辰笑著把她摟進懷裡,「給他生一個妹妹。」

聞言,艾濃濃的眼睛暗了暗,「可是醫生說我不能再懷孕了。」

「別擔心,現在醫術這麼發達,一定會治好的。再說了,我也不是非要女兒,我們有小太陽就足夠了。」孟星辰有些手忙腳亂的安慰。

艾濃濃破涕為笑,很不習慣他們之間這種溫馨動人的氣氛。

她轉移了話題,「我們今天做什麼呀?」

孟星辰神秘一笑,「我們不和他們一起,我帶你去個地方。」

於是,所有人都在遊艇上玩的時候,一架直升飛機開過來,把孟星辰和艾濃濃給接走了。

被丟下的一群人:???

被丟下的小太陽:???

小太陽自我安慰:沒事沒事,爹地媽咪是去生妹妹了,不是拋棄我。



孟星辰和艾濃濃來到了一家豪華商場。

艾濃濃有些納悶,「你帶我來逛街?」

「嗯,要買點東西。」孟星辰點頭。

兩人一出現,立刻就引來了不少的目光。

孟星辰身材高大,長相俊美,氣質卓然。

不管走到哪裡,都是最吸引視線的那一個。

就像是夏日的螢火蟲,吸引了不少女人痴迷的目光。

而看到他身邊的艾濃濃時,頓時都露出了打量和不屑的目光。

為什麼她們就沒這麼好的運氣,能找到這麼帥氣的男人啊!

孟星辰皺了皺眉頭,不喜歡那些打量艾濃濃的視線。

他大手一攬,將她摟進懷裡,不讓那些不懷好意的打量目光落在她的身上。

對於他的維護,艾濃濃的心裡甜滋滋的。

任由他把自己攬在懷裡,走進了一家高級珠寶商店。

這家店接受私人定製,當然價格也是貴得嚇人。

孟星辰帶著艾濃濃進了VIP室,艾濃濃還有些沒回過神。

她小聲地問:「孟星辰,你帶我來這裡做什麼?」

「買婚戒。」孟星辰解釋道。

艾濃濃看了一眼自己左手無名指上的戒指。

孟星辰說:「這個是求婚戒指,現在我們來買的是結婚對指。」

「哦。」艾濃濃點了點頭,臉上還是有點茫然的表情。

她沒想到孟星辰這麼有結婚的儀式感。

還以為他們去民政局登記結婚,再辦個婚禮就好了。

孟星辰看她那個心不在焉的樣子,說:「上一次我們結婚就太隨便了,這次要好好辦婚禮,所有的儀式都必須有。」

「你看看有沒有喜歡的款式。」孟星辰把圖冊給了艾濃濃。

艾濃濃看得眼花繚亂。

不愧是大牌的珠寶,有幾百個系列,上千個款式,她根本不知道該選哪個。

店員在旁邊笑著說:「孟總,如果不喜歡這些款式的話,我們還可以接受私人訂製,具體的要求你們可以和我們的設計師談。」

孟星辰點點頭,「你把設計師叫過來。」

「好的,孟總。」

「要不我們就買現成的吧?私人訂製聽起來就很貴的樣子。」艾濃濃小聲地說。

孟星辰財大氣粗地說:「給你的當然要最好的。」

艾濃濃暗搓搓想,我老公是土豪呢! 和設計師談好了想法,付了訂金。

這對婚戒光訂金就是兩百萬。

孟星辰刷卡的時候連眼睛都沒有眨一下。

艾濃濃覺得很是肉痛。

孟星辰好笑地捏了捏她的臉,「這對戒指我們要戴一輩子的,當然要買最好的。」

在走出珠寶店的時候,孟星辰忽然腳步一頓。

「怎麼了?」艾濃濃順著他的目光看了過去。

在他們的對面,站著一個年輕的女孩。

那女孩穿著一身白色的裙子,打扮得像個小公主一樣天真無邪。

在看到孟星辰的時候,那女孩的眼睛一亮,整張小臉都在發光。

然後就朝著他們跑了過來,在艾濃濃目瞪口呆的眼神中,眼睜睜地看著那個女孩狠狠撞進了孟星辰的懷裡。

那女孩滿臉都是驚喜和開心,親昵地抱著孟星辰,「星辰哥哥,我終於找到你了,我好想你啊!」

艾濃濃:???

這他媽是什麼情況?

孟星辰顯然是認識這個女孩的,他臉上的表情很震驚,也很僵硬,「陸熙兒,你怎麼會在這裡?」

「我是偷偷從英國跑回來的,我一回來馬上就來找你了,可惜你搬家了,我到處都找不到你。還好在這裡遇到你了,星辰哥哥我們好有緣分啊!」陸熙兒開心地抱住他的手臂。

孟星辰看著他被抱住的手臂,眉頭擰得死緊。

不過出乎意料的,他卻並沒有甩開陸熙兒。

艾濃濃非常震驚,她認識孟星辰這麼多年,他絕對不是那種會照顧別人情緒的人。

孟星辰顯然不喜歡這個女人抱著他的手臂,可他竟然也沒有馬上甩開。

也許是她臉上的表情太過震驚,陸熙兒終於發現了她的存在。

「星辰哥哥,她是誰啊?」陸熙兒挽回孟星辰的手臂,好奇地看向了站在他身邊的艾濃濃。

孟星辰終於忍無可忍地收回了自己的手臂,「這裡說話不方便,換個地方再說。」

「好,我有好多話想跟星辰哥哥說呢!」陸熙兒一邊說著,一邊又想去挽孟星辰的胳膊。

「嗯,那走吧。」

這一次,孟星辰並沒有再妥協,而是直接拉住了艾濃濃的手。

看著他們並肩走在一起的背影,陸熙兒嫉妒得眼睛都紅了。

她深深呼吸,告訴自己一定要冷靜。

終於,陸熙兒的臉上再次恢復了甜美的笑容。

走到地下停車庫,孟星辰剛剛給艾濃濃打開副駕駛的車門。

陸熙兒見縫插針的衝上去,硬生生的把艾濃濃給擠開了,自己則是鑽進了副駕駛的位置。

艾濃濃差點就被她給撞倒,還好她及時的扶住了車身。

孟星辰的俊臉黑了下來,「你坐後面去!」

「我不嘛!星辰哥哥副駕駛的位置本來就是我的嘛!」陸熙兒委屈地說道。

孟星辰的眉心跳了跳,很想發火,但是又顧及到陸熙兒的身體,只好有些無奈地看向了艾濃濃。

看著他那滿懷歉意的眼神,艾濃濃的心口莫名的滯了下。

艾濃濃主動說道:「沒關係,我坐後面就好。」

說完,她拉開後排的位置坐了上去。

車內的氣氛有些凝滯。

可陸熙兒卻好像完全不會尷尬一樣,一直嘰嘰喳喳的說個不停,說她在英國的事情。

一路上,艾濃濃都很沉默,沒有開口說過一個字。

孟星辰時不時的抬起眼眸,往後視鏡里看一眼。

看到艾濃濃臉上那近乎麻木的表情,孟星辰就開始莫名的煩躁。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