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加上這沈重肉身強度淬鍊的很結實,若是鐵匠的兒子,這一切就都說得過去了。

沈重望著嵐塵煙,他的眼神中有殺意隱現,手中的斧頭被他握的更緊了一些。

他的確不是什麼公子,他到這裡來,就是為了得到手上這把華軒斧。

只要將嵐塵煙重傷,這把華軒府就是他的了,為了這把斧頭,他不介意殺人,自然就不介意將嵐塵煙殺。

對於嵐塵煙的點頭,沈重沒有應答,在他看來,嵐塵煙一會兒就會成為他的手下敗將,這沒什麼好應答的。

介紹完沈重,龐潛就將目光轉向了清瘦少年,說道:「這位是寒公子,寒秋,邊塞寒家的少爺。

嵐塵煙看了看這清瘦少年,對著他點了點頭。

這清瘦少年,看起來也不像公子,他整個人的氣質內斂,看上去很安靜。

除了安靜,最大的特點就是冷,就如他的名字一樣,寒秋。

一個終日與鷹隼為伍的少年,他自己也如鷹隼一般孤傲。

寒秋向著嵐塵煙冷冷的點了點頭,這一點,倒是讓嵐塵煙有些意外。

一個孤傲的人,對人點頭,的確算得上一件不太尋常的事情。

也只有寒秋自己知道,他向嵐塵煙點頭,不是因為嵐塵煙對他點頭了,而是因為嵐塵煙之前的表現。

嵐塵煙能夠從地面之上直接來到聽風台,寒秋點頭,就是對這件事的尊敬。


就在龐潛又要說話之時,突然,望風樓劇烈的晃動了起來,緊接著就傳出幾聲轟隆隆的響聲。

龐潛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他急沖沖的朝聽風台邊緣跑去。

可當他看到所發生的景象時,他徹底呆在了那裡。

沈重緊隨龐潛來到了聽風台的旁邊,對於這個景象,他也是目瞪口呆。

寒秋稍有遲疑的望了望嵐塵煙,他看到嵐塵煙只是坐在那裡,淡然的飲著茶,對那響聲和晃動置若罔聞。


遲疑片刻后,他也朝聽風台的邊緣走去。

低頭往下一看,他也被震驚到了。

龐潛有些語塞,他吞吞吐吐的道:「不,不可能,這怎麼可能。」

望風樓下那些人原本已經準備離開了,他們已經距離望風樓有近百米遠,聽著這震耳欲聾的轟隆聲,他們幾乎同時轉過頭來,望著那震撼人心的一幕。

斷了,那虎王雕塑竟然從樓角上掉落下來,這怎麼讓他們接受。

興鹿城的人都知道,這望風樓是龐家的家產,是興鹿城飯莊的標誌。

這建築的質量是絕對靠得住的,特別是那樓角上的虎王雕刻,那可是整個建築中最為精華的部分。

整個望風樓高數百米,能夠屹立於興鹿城中承受數十年風雨不倒,完全仰仗於這虎王雕刻。

而它們,怎麼會掉落下來?

唯一的解釋就是嵐塵煙,這也是最好的解釋。

細心的人都會發現,墜落下來的虎王雕塑都有著一個共同性,它們,都是之前嵐塵煙踩過的。

「這少年怎麼會擁有如此巨大的力量,簡直堪比蠻獸啊。」

「這需要怎樣的身體強度才可以做到啊,嵐家小少爺平時都吃什麼啊。」

「先別說這些了,誰都知道,龐丞相是個愛財如命的主兒,這望風樓被破壞的如此嚴重,這是要相爺大放血啊。」

這些看熱鬧的群眾都能想到這些,做為設宴的龐潛自然更能夠想到。

望著那些掉落於地面上摔得粉碎的虎王雕刻,龐潛感到一陣心疼。

這些虎王雕刻可是利用識海秘術設計而成,這可是煉域師的大手筆,是花了大價錢的,就這樣被毀掉了,他怎能不心疼。

除了心疼,他更多的是氣憤,嵐塵煙,幾十天前還是涅槃境一轉的螻蟻,二十多天就晉陞到了五轉。

五轉,難道不依舊是螻蟻嗎,可他卻爆發出了如此驚人的力道。

能將那些雕刻擊落,怎麼說也有萬斤之力。

一個普通靈者的身體怎麼可能承受萬斤重力,這樣一想,嵐塵煙的肉身得強橫到什麼程度。

嵐塵煙使出的力道其實不到萬斤,只有九千斤之重。

可那虎王雕刻依舊是落了下來,極少有人能做到這一點。

嵐塵煙能做到,是因為他對發力的時間和位置掌控的極為精準。

這種精準程度近乎天算,若是讓一些脈輪境的強者知道,定然會將嵐塵煙驚為天人。

不過,嵐塵煙本來就是天人嗎。

龐潛陰沉著臉,他深呼吸幾口,盡量使自己保持平靜。

沈重用難以置信的眼神望了嵐塵煙一眼,以示自己對嵐塵煙的驚疑。


沈重一直對自己的肉身強度很自信,在他看來,貞觀帝國肉身強度出其右的不過三兩人,而這三兩人里,絕對不包括嵐塵煙。

寒秋也轉過身盯著嵐塵煙,他眉毛挑起,同時用牙齒咬了咬嘴唇。

對於嵐塵煙,他變得像那隻鷹隼一樣警惕。

樓梯上突然想起急促的腳步聲,人還沒有上來,就聽到了一聲呼喊:

「少爺,少爺,那姓嵐的不識抬舉,我想帶他上來,他還擺架子不願意。哼,那小子一會兒不還得屁顛屁顛的爬上來。到時候不還得對公子您畢恭畢敬。」

聽著這話,龐潛那原本就陰沉著的臉完全變黑了,他用怒目望著劉福,看樣子是想把劉福吃掉一般。

對此劉福很不理解,這樣風光的事情公子您怎麼還生氣呢?

可當他看到不遠處坐著飲茶的嵐塵煙時,他終於意識到自己說出的話是多麼的白痴。

徐福原本一直跟在劉福後面低著頭的,他也不明白嵐塵煙為什麼不願意上來,更不明白少爺那句「會比你先到」是什麼意思。

隨著劉福一路而上時,望著劉福那小人得志的樣子,徐福一直想要辯駁,可他找不到辯駁的理由。

此刻,突然聽著劉福不說話了,他才緩緩將頭抬了起來,這把一抬頭,就真的抬起頭來了。

嵐塵煙已經在聽風台上淡然的坐著了,這就是他徐福的風光啊,這麼風光,他當然要抬著頭。

徐福用不懷好意的眼神望著劉福,那意思就是說:這下,你個老小子輸定了吧。

「滾」

一聲大吼從龐潛的口中喊出,劉福頭都不敢抬,灰溜溜的朝望風樓下連跑帶爬而去。

嵐塵煙風輕雲淡的說道:「我說龐家大少爺,這宴會也該開始了吧,我飲茶都飲的肚子叫了。」

龐潛陰沉著臉道:「不妨,不妨,既然是盛宴,自然要有娛樂助興,不知嵐少爺有沒有興趣切磋切磋。」

聽著龐潛的話,沈重抖了抖手中的華軒斧,一陣光亮照耀住嵐塵煙的眼睛。 望著那華軒斧上反射的寒光,嵐塵煙微微眯了眯眼睛,他不屑的一笑,道:「龐少爺想要以武助興嗎?」

隨即,他又對沈重道:「你淬鍊過**,看起來很結實嗎。」

嵐塵煙說這話的時候隱隱間有些興奮,他想要淬鍊**,正需要實打實的硬撼,若是對手身體強度不行,更多的依靠識域,嵐塵煙就很難做到裂骨再塑,破而後立。

沈重望著嵐塵煙,他的眼神中有著一絲凝重,只是,那絲凝重很好的被他掩飾了起來,他用輕狂的眼神望著嵐塵煙,道:

「你也是淬鍊過肉身的,可在我面前,你還不夠看。」

沈重說的很慢,一字一字從他嘴裡吐出,聽起來,彷彿有著無窮的自信。

他的自信,不僅來自他自身的實力,還來自他手中的華軒斧。

華軒斧,由天外隕鐵鍛造而成,更有煉域師為其開鋒,真正的削鐵如泥,吹毛即斷。

這斧頭的密度極大,足有四五百斤,可沈重單手提著,如孩童手中玩具一般。

嵐塵煙能看出來,這沈重力氣的確要勝自己幾分。

要想單憑蠻力對戰沈重,實在不是明智之舉。

回憶太深,你太遙遠 ,可他並不會蠻打,只有抓住對手的弱點致命一擊,才是最為有效的攻擊。

嵐塵煙急需戰鬥來恢復自己天人一族時的戰鬥經驗。

目前的他,許多戰鬥意識還是有的,只是這身體畢竟只有涅槃境五轉,並不能將原本天人一族的戰鬥意識發揮出來。

嵐塵煙握緊拳頭、雙腿微曲,做出迎接戰鬥的準備。

而沈重也將手中的華軒斧舉到了眼睛的高度。

「嗤」

沈重率先揮動斧頭,四五百斤的大斧在他的手中揮灑自如,虛空被那尖銳的斧刃割裂開。

摩擦著氣流,那斧頭攔腰朝嵐塵煙劈斬而去。

經過《納息九訣》第二訣的淬鍊,嵐塵煙的身體強度增強了不少,可他心裡清楚,這斧刃絕對不是他能承受的。

承受不住,就只能躲閃,避其鋒芒。

就在那華軒斧已經離嵐塵煙的腰部不到一寸時,嵐塵煙動了,他的兩腿突然發力,一下從地面上躍了起來。

他並不是直接朝上方躍起的,而是朝著沈重迅速逼近,近身肉搏,需要的就是肢體對抗。

嵐塵煙對時間點控制的極為準確,在華軒斧剛剛劈斬過來時他並不動。

因為他很清楚,若是那時候動了,沈重就可以及時的收回斧頭回防,嵐塵煙不想讓他回防,所以,等這華軒斧用老了他才動身。

不得不說,這需要極大的魄力,要對自己的身法有足夠的信心,稍有差池,就會有被腰斬的危險。

站在一旁的龐潛嘆息一聲,在他看來,沈重揮斧的速度已經足夠快了,嵐塵煙應該避閃不過才是,可嵐塵煙偏偏就躲閃過去了。

寒秋靜靜地站在那裡,他的目力如鷹隼一般,望著嵐塵煙躲避那一斧的精準程度,想著這樣的膽魄,他的心中生出一絲敬重。

之前那一招卻是很險,若非亡命之徒,極少有人會如嵐塵煙一般,而嵐塵煙顯然不是亡命之徒,他這樣做,只因為他強大的自信。

《納息九訣》對他身體強度的提升是全面的,不僅在力量上,即便是速度,也有著極大的提升。

嵐塵煙和沈重兩個人之間的距離很近,嵐塵煙突然撞擊過去,沈重根本沒有躲閃的可能。

而沈重也沒有想過要躲閃,嵐塵煙的身體是強硬,可沈重認為自己的肉身也不差,最起碼,在沒有正面對撞之前,他不認為自己不如嵐塵煙。


嵐塵煙的拳頭裹挾著靈氣朝沈重極速撞擊過去,那拳頭行走的軌跡很直,也只有這樣直的一拳才可以將它所有的力量集中到一點。

下一刻,沈重也出拳了,沈重的手掌很厚實,他的拳頭就特別大,如一柄鐵鎚般。

兩隻拳頭瞬間就對撞在了一起,兩人周邊的虛空彷彿都被這大力的拳頭轟擊的扭曲了,爆破的氣鳴聲不斷爆響著朝四周擴散而去。

可兩隻對撞在一起的拳頭卻沒有發出一點聲音,就像之前嵐塵煙踩在虎王雕刻上一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