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來到顧氏,趙以諾有種來到鬼門關的感覺。

死就死吧!趙以諾心一橫,視死如歸的往裡面走。

「嘭嘭嘭!」

「進。」

趙以諾心肝一顫,事到臨頭,跑也來不及了,想到這裡,她推開門走了進去。

「顧……顧總,我是來找您拿合同的。」趙以諾低頭小聲說道。

「走近點,站在門口拿合同嗎?」顧忘的聲音一如既往的冰冷。

聞言趙以諾的小心翼翼的往前挪了挪。

「說話!」顧忘不容置疑的聲音響起。

趙以諾咽了口唾沫,顧忘強大的氣場讓她畏手畏腳,「我來找您拿合同了,您有什麼建議都可以向我提出。」

「哼,這是合同,裡面還有我對你們方案的建議以及需要改進的地方。」顧忘頓了頓聲,「還有最重要的一點,我上面提到的部分,全部需要你一個人完成,記住,只有你一個人。」

趙以諾獃獃的點了下頭,結果合同看了一眼上面的內容,將信將疑的問道:「您是說,這些工作,全部由我自己一個人完成嗎?」

「有問題?」顧忘語氣明顯開始不耐煩。

「沒問題。」全公司的性命都託付在她身上,她怎麼敢有問題。

「這些工作你需要在一個星期內完成,有問題?」

「沒問題!」趙以諾都快要哭了,還是咬牙答應了下來。

「你走吧。」顧忘瞥了趙以諾一眼,冷哼道。

「這就沒事了?」趙以諾很驚訝,她感覺顧忘不會這麼快就善罷甘休的,可是簡短的幾句話她就可以走了?

「你是聾子嗎?有意見就放下合同趕緊滾!」顧忘氣得咆哮,這個女人,還是一如既往的蠢。

「知道了知道了。顧總裁再見。」趙以諾嚇得一哆嗦,趕忙應聲,「那我走了顧總裁,咱們合作愉快。」

不等顧忘說話,趙以諾飛奔似的走出了辦公室。 「這只是第一步,你欠我的,我都要你還回來。希望合作愉快。」顧忘低語,目送著趙以諾離開,連他自己也沒有發覺,自己的心態早已發生了轉變。

「終於出來了。」趙以諾深深吸了口氣,在辦公室的每分每秒都是煎熬。

可是,想到剛才與顧忘談話的內容,她剛揚起的嘴角又垮了下來。

這麼大的工作量,至少要兩個人才能在一個星期內完成,她自己一個人……

趙以諾有苦說不出,沒有再多糾結,立馬回到公司開始了她超負荷的工作。

每天都是加班到深夜,第二天一早便要爬起來趕往公司,這樣的日子,不知不覺已是過去了三天。

這三天,只有枯燥乏味的工作,雖然勞累,可是能讓趙以諾暫時把顧忘的事情放在一邊,她倒也是樂在其中。

趙以諾忙於工作,顧忘卻過的很苦惱。公司的事情並不是所有都需要他親力親為,而一些重大的決策他也可以靠著自己出眾的能力完成的遊刃有餘。

閑暇之餘,趙以諾的身影老是在他眼前浮現。自從趙以諾離開他以後,顧忘選擇將自己的心封起來,因為只有不動情,才可以不傷情。

無數漂亮的女孩子折服於他顯赫的背景和俊朗的外表,他仍然對所有人都提不起興趣。至於蘇菲菲,也只是因為與蘇家有生意上的往來,而她又強烈要求來顧氏集團上班,他才同意留下她的。

他努力的想把趙以諾單純的看成他生意上的夥伴,再三努力之後,他發現不過是他自欺欺人。他心裡還有她,哪怕他還恨她。

趙以諾,你還欠我一個解釋。想到這裡,顧忘不再猶豫,開車趕往趙以諾所在的公司。

一輛限量版的蘭博基尼緩緩的停在歐諾設計公司門口,引來一些路人和公司職員的觀望,他們都想知道,車的主人是哪位富甲大亨。

車門打開,車內伸出一隻錚亮的皮鞋,隨即出來一位高大挺拔西裝革履的男子,帥氣迷人的臉龐,配上一雙睿智深邃的眸子,正是顧忘。

「哇,他好帥。」路邊早已有花痴眼犯桃花。

「這麼年輕就開這種豪車,這人是誰啊?」

「他你都不認識,這是顧氏集團的新總裁顧忘啊。」

對於自己造成的這種場面,顧忘早已是見怪不怪,沒有一絲停留,便大步朝公司內走去。

顧忘的光臨,令公司上下都沸騰起來,不久后,趙以諾的表哥,也就是公司負責人親自過來迎接。

簡單寒暄后,顧忘問清趙以諾的辦公室,就直奔辦公室而去。

趙以諾此時正在打盹兒。

她實在太累了,連續幾天超重的工作量令她身心疲憊,不知不覺就睡了過去。顧忘沒有敲門,直接走了進去,看到趴在桌上睡著的趙以諾,突然感覺有些心疼,忍不住伸手想要觸摸她的臉。

趙以諾好巧不巧的醒了。四目相對,趙以諾蹭的一下跳了起來。

「顧總,您怎麼來了!我沒在睡覺!」感覺自己說錯話,趙以諾連忙捂嘴。

顧忘此時也沒顧上趙以諾所說的話,而是緩緩收回了頓在半空的手,尷尬的摸了摸鼻子,「我只是想拿你修改的方案看一下。」

顧忘故作鎮定。

「哦,在這呢,給你。」趙以諾趕忙遞上方案。

「這是什麼亂七八糟的方案,不行,重新寫!」顧忘沒有忘記此次前來的目的。

「為什麼,我覺得挺好的啊。」趙以諾覺得不可思議。

「你說了算還是我說了算。你要不改也可以……」

「我改我改。」趙以諾打斷了顧忘的話,她知道根本沒有商量的餘地。

「現在不要改了,我渴了,要喝咖啡。」顧忘道。

「我找人幫你倒。」

「你去!」

趙以諾看的出來,顧忘是在存心刁難她,可是她心甘情願被他刁難,她欠他的太多,能多挽回一點,她心裡也會好受些。

「顧總裁,您的咖啡。」趙以諾低著頭不敢看他。

接過咖啡放在桌上,顧忘凝視著趙以諾,時間彷彿停止了一般。

半晌,顧忘開了口:「趙以諾,抬起頭,我有話要問你。」

趙以諾微微一顫,這一刻,還是要來了嗎?可是,她又該怎麼辦呢?

趙以諾抬頭,對上了顧忘深邃複雜的眼神。

「你或許還欠我一個解釋,當時為什麼離開我。」顧忘的聲音,帶著趙以諾不堪重負的沉重。

趙以諾沉默。

「到底是為什麼?你知不知道你這麼做我有多痛苦!」顧忘的聲音不再平靜,「那段時間我是怎麼過來的你知道嗎!」

趙以諾慢慢的紅了眼眶,淚水蓄滿了眼睛,「我知道,是我對不起你,可是,我們回不去了。」

趙以諾強忍住不讓自己哭出聲,她是愛他的啊!愛的那麼深沉,可是他已經有了自己的女朋友,還是她最好的閨蜜,她又有什麼理由說出真相,讓彼此都痛苦呢。

看著趙以諾在眼眶打轉的淚水,顧忘感覺心都被揪掉了一塊,「所以,你還是不打算告訴我事情的真相么?還是說,你當時就是因為有喜歡的人了?」

趙以諾的淚水還是洶湧的流了出來。「你要覺得是,那就是吧。對不起,真的對不起。」

她還是選擇親手葬送原本還可以得到的愛情,哪怕至今她仍願為了他做任何事。

顧忘彷彿讀懂了趙以諾眸子里透出的悲傷與絕望,他覺得他不應該再逼她了。或許,她是真的有苦衷吧。

「不用說對不起,沒有誰對不起誰,都是我自願的。」

顧忘再一次恢復平靜,他不願再看到趙以諾痛苦,哪怕他們再也回不去了。

「方案不用修改了,你繼續做吧,我先走了。」說完,顧忘頭也不回的離開了。不敢有片刻的停留,他怕看到趙以諾悲傷無助的樣子,他會心軟的抱緊她。

他走了,他也應該死心了吧,她又一次的推開了他,像是當初無情的離開他一樣。

骨子裡都是愛他的證據,濃濃的記憶還在一遍遍啃噬著她的心,趙以諾痛苦的蹲在地上,淚水無聲無息的流。

既然選擇了,就不要再後悔了。 趙以諾選擇了忘卻,現在的她,只想把這次的生意順利的完成,然後徹徹底底的斷絕了與顧忘的所有關係。

她不會再糾結於過去,只想安穩的把日子過好,同時默默的祝福顧忘幸福。

有想法是好的,可是顧忘似乎並不給她這樣的機會。

這已經是顧忘第四次來到歐諾設計公司,公司的員工已經從剛開始的驚訝敬畏到現在的見怪不怪了。

歐諾的老闆從顧忘第三次來開始就已經不再出來接待了,你丫比我們員工的出勤率還高,我實在是沒有天天迎接你的興緻了。

顧忘輕車熟路的來到了趙以諾的辦公室,直接推門進去坐在了辦公椅上,顧忘看著低頭工作的趙以諾。

「顧總裁,你來了。」似乎是事先知道了顧忘的到來,趙以諾頭都沒抬,直接說道。

「嗯,你忙你的,我就過來看看你完成的怎麼樣了。」顧忘應道,他還是有些不習慣趙以諾叫他顧總,可是卻又沒有辦法。

「好的,那您自便吧,我待會招待您。」趙以諾依然是一副應付公事的態度。

感覺到趙以諾口氣里的距離感,顧忘只感到一陣煩躁,掏出兜里的煙點著。這是自從趙以諾離開后染上的毛病,到現在已經成了一種習慣。

看著顧忘的動作,趙以諾眼中閃過一絲落寞,他以前從不抽煙的,可能又是因為自己吧。想到這裡,她的愧疚又加重了幾分。

顧忘坐的離趙以諾很近,繚繞的煙霧不可避免的被趙以諾吸入了肺里。趙以諾生來就不喜煙味,雖然強忍著,可最後還是忍不住輕輕咳嗽了起來。

顧忘皺了皺眉頭,突然想到趙以諾以前是最討厭煙味的,猶豫再三,他還是掐滅了手中的香煙,扔到了旁邊的垃圾桶里。

「趙以諾,我餓了,陪我去吃飯吧。」顧忘像是在下命令,語氣中帶著不容置疑。

「謝謝您顧總裁,我現在還不餓,想繼續工作一會。」趙以諾委婉的拒絕,她一直在盡量的避免與顧忘有過多的接觸,儘管這只是徒勞。

「我只是公事公辦,與我的合作者吃一頓飯而已,你不要想多了,有些公事還要與你談。」顧忘哪裡會給他拒絕的權利,「走吧。」

趙以諾暗嘆一聲,她還是那麼聽他的話,像以前一樣。

兩人來到了一家西式餐廳,先後入座。

「想吃什麼自己點吧。」顧忘把菜單遞給趙以諾。

「謝謝。」趙以諾禮貌的道謝,然後點了一小份牛排。顧忘也是隨便點了點東西。

接下來是長時間沉默,顧忘是在等趙以諾開口,而趙以諾,儼然一副不願開口的模樣。

還是顧忘打破了沉寂,「方案完成的差不多了吧。」

「嗯。」趙以諾低聲應道,「再有一天應該就可以完成了。」

「有什麼打算。」想到以後不能名正言順的來找趙以諾,顧忘竟罕見的有些緊張。

「打算,沒什麼打算啊,我就想好好的工作,然後過著普通人的日子就夠了。」趙以諾平靜的道。

還有遠離你。說完趙以諾在心裡加了一句。

「嗯。」顧忘一時也有些語塞,低頭悶聲吃飯。

兩人都不知情的是,這吃飯的一幕,正好被蘇菲菲的好友琳達看到,還偷偷拍了短視頻。

兩人吃過飯後,顧忘將趙以諾送回公司,自己便開車離開了。而趙以諾則回到辦公室繼續趕自己的方案。

琳達將視頻發給了蘇菲菲,看到是視頻后的蘇菲菲惱怒不已。

自從上次見到趙以諾,她就覺得她與顧忘之間的事情不簡單,還找人特意調查了一番,發現趙以諾和顧忘在大學時期竟然是一對戀人。

蘇菲菲後來轉學去了英國,所以以前對於他們戀愛的事情並不知情。

「趙以諾這個狐狸精,竟然還想著勾搭顧忘,虧我以前還對她這麼好!狼心狗肺的東西!」蘇菲菲咬牙切齒的道。

蘇菲菲一直把顧忘當作自己的准男朋友,看到趙以諾和顧忘竟然有舊情復燃的可能,她有一種自己的東西被人搶了的感覺。

尤其是,她分明感覺到顧忘還是愛著趙以諾的,沒有什麼證據,只是她來自女人的直覺。這樣想著,蘇菲菲更加不安了。

「不給你點教訓,你還真不知道自己有幾斤幾兩。」蘇菲菲恨恨地說道,隨即撥通了一個電話。

「阿強,是我蘇菲菲,有件事你去幫我辦了。放心,好處少不了你的。」不久蘇菲菲便掛斷了電話,嘴角掀起輕蔑的微笑。

「趙以諾,和我斗,你怕是還差得遠。」

趙以諾看了眼手機,已經過了十二點。「今天就到這裡吧,明天在加一天班,差不多就可以做完了。」趙以諾自言自語道。

說完伸了個懶腰,趙以諾收拾了一下,挎著包就下班了。

趙以諾回到租的房子要經過一條不算長的巷子,以往都是這麼走過來的,趙以諾也沒有太在意。

由於已是深夜,巷子里一個人都沒有,一陣風吹來,趙以諾突然打了個寒顫,裹了裹身上的衣服,不自覺加快了腳步。

走過巷子的拐角,趙以諾突然被嚇了一跳,拐角處站著三個男子,叼著煙,就這麼盯著她。

趙以諾突然感覺有點慌,深更半夜的,這種混混最是不好惹,她趕忙低下頭就要走過去。

就在走過了三個混混,趙以諾打算長出一口氣的時候。

「美女,走得這麼著急啊。」一個混混終於是開了口,帶著濃濃的地方口音,「這是要去哪兒啊。」

「美女,你是叫趙以諾吧?」三人當中明顯是頭頭的人開了口,他就是蘇菲菲打電話找的阿強。

「我,我不叫趙以諾,你們認錯人了。」趙以諾哪裡會看不出來這些人是來找她茬的,看了眼猴子一般瘦弱,臉上一道豎疤的阿強,趙以諾連忙否認。

「不管你是不是,先給哥幾個泄泄火也是不錯的啊。」

「哈哈哈,強哥說得對,長得那麼漂亮,一定很爽吧。」

沒給趙以諾任何逃跑的機會,三人團團圍住了趙以諾。 眼前的狀況令趙以諾驚恐萬分,再也想不到什麼好的法子,趙以諾只得大聲喊了起來。

「來人啊!救命啊!」

趙以諾一遍大喊,一遍想要衝出三人的包圍圈。

可是她一個弱女子又怎麼沖的出去,被阿強一把抓住了肩膀。

「哈哈,真以為電視劇的劇情會有用嗎,大聲叫,我看會不會有人來救你。」

阿強摸了一把趙以諾的臉,淫笑道。

「這還真是個好差事,不僅有錢賺,還有這麼正點的妞可以玩。」

左側的小混混已經開始要解趙以諾的衣服。

「不要啊!放開我!」

趙以諾絕望地大喊。

「這並不是一個好差事!」

三個混混正準備上下其手時,一個冷冷的聲音響起,正是趕來的顧忘。

「誰?」

突如其來的聲音令三人一驚。

「廢了你的人!」

看著趙以諾淚眼婆娑的樣子,顧忘只覺得憤怒直接衝到了腦門,聲音宛如從地獄而來的惡魔。

「就憑你?哥幾個,給我廢了他!」

顧忘的話也惹怒了幾個小混混,阿強聯手其他兩人準備好好教訓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阿強話音剛落,顧忘已如獵豹一般先動了起來,飛奔到阿強面前,一把握住了他迎面而來的拳頭。

「喀嚓!」

一聲脆響后,阿強撕心裂肺的叫喊聲便響徹了起來,手臂毫無知覺地成90度彎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