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冰自然是無法忍受:“跟我們講法律?好啊,那我今天就好好教教你華夏的法律是什麼!”

丹尼爾·布朗疼的一句話都說不出來,抱着肚子想死的心都有了,這一腳直接讓他胃痙攣,肝抽筋,大小腸都系在一起了。

王聰上前再次把丹尼爾·布朗拎了起來:“少裝死,你究竟把人藏哪兒了?”

“我這裏……沒……沒有你們要找的人。”丹尼爾·布朗依然嘴硬:“你們私闖我的會所,打傷我那麼多人……法律一定會重罰你們的!”

沒想到這孫子還敢在冰冰面前提法律。

冰冰又是一腳橫踹過去!丹尼爾·布朗完全沒有反應的機會,直接就被踹飛出去!

王聰驚的張大嘴巴,完全說不出話來,冰冰一旦生氣了可真是夠可怕的。

“我最受不了的就是你這種道貌岸然的東西。”冰冰冷冷道,“你沒有資格在我面前講什麼法律,你講一次,我就打你一次。”

冰冰這一腳或許是太重了,丹尼爾·布朗的肋骨似乎被踹斷了的樣子,他一臉誠恐的捂着側腹,再也無法站起身來。

或許冰冰尚未出氣,還想要上前繼續教育這個混蛋,但是卻被蜜糖攔了下來。

“冰冰,你這樣打下去會出人命的……”蜜糖雖然也有心教育他們,但是她卻是可以更加理智的看待問題。

“我不在乎。”冰冰道:“如果他今天不把朋致遠交出來,我今天就要他狗命,我倒要看看,他還能有什麼能耐。”

冰冰沒有開玩笑,嚴肅的表情告誡着丹尼爾·布朗,她隨時都有可能要了他的狗命!

丹尼爾·布朗忍不住打了一個冷顫,他感覺到一股殺氣,一股讓他心驚肉跳的殺氣。

“這種人,就該死。”百合也沒有什麼憐惜,或許她們雖然本質爲善,但是在共德拉還是受到了一定的影響,不太在乎自己的行爲會犯下什麼樣子的罪過。

丹尼爾·布朗固然做過很多讓人噁心的事情,固然也是租界後裔裏面的罪魁禍首,平日裏在華夏坑蒙拐騙也不少,欺辱華夏人也是常有的事情。

可話說回來,以他的罪來說,還真的是罪不至死。

冰冰和百合可不會想那麼多,以暴制暴對於她們而言就是最好的解決方式。

即便是這種方式或許並不對,即便是這種行爲在道德面前是錯誤的,她們也不會去顧慮。

原因很簡單,她們根本就不在乎這些。

雖然說以暴制暴這種事情每天都會在無數專家口中往外噴,說這種事情是不對的,會造成如何如何惡劣的影響。

可是有些時候,難道還有比以暴制暴更有效的方式嗎?

丹尼爾·布朗就好像是社會上每天都在發生的校園暴力裏的欺人者一樣,對於弱者喜歡用拳頭說話,喜歡擺出一副天老大他老二的樣子,不把別人的尊嚴當回事兒。

這類人喜歡用暴力去欺負人,屢教不改!爲什麼?當專家否定以暴制暴的時候,又有什麼辦法來解決問題嗎?

沒有任何辦法能解決這種問題,如果能用心靈雞湯或者所謂專家的三寸不爛之舌隨便說說,就能解決問題,每年就不會有那麼多被欺負的老實孩子了。

很多時候,這種情況以暴制暴反而更加直接有效,喜歡用拳頭去欺負人的人,他的心中很清楚拳頭的威力。當有人可以用更強有力的拳頭把他的威風滅掉時,那肯定是連一個屁都不敢放。

雖然這種時候又會有所謂的專家站出來說,這樣更可怕,會讓他們更加覺得拳頭纔是老大,會讓他們不知悔改,喜歡欺負人的心態越來越重。

這根本就是放屁!

一次揍不改,那就揍兩次!兩次揍不改,那就揍三次!

沒有人是揍不改的!尤其是這種喜歡用拳頭欺負人的混蛋,他們其實更害怕拳頭和巴掌招呼在他們自己的臉上!

當冰冰和百合都想用以暴制暴的方式來處理丹尼爾·布朗的時候,蜜糖雖然有意無意的說了一句,但卻也並沒有再插手。

蜜糖很清楚的記得,在她上中學的時候,班裏有幾個壞孩子,總是喜歡欺負班裏一個老實的小胖子。

這個小胖子總是被欺負,每一次被欺負也不敢開口說話。蜜糖打抱不平,幫他告訴老師,老師也“苦口婆心”的教育過班裏的幾個壞孩子。

什麼人之初性本善,什麼己所不欲勿施於人,什麼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各種心靈雞湯給幾個壞孩子往腦子裏面灌輸。


可是最後一點用都沒有,這幾個壞孩子仍然是會欺負老實的小胖子。

老實的小胖子每日都以淚洗面,每次被欺負過之後,他都恨不得馬上去死,再也不要活在這個世界上了。

欺負他的壞孩子總是辱罵他各種難聽的話,還用手打他腦袋,掐他大腿,各種蹂躪讓他苦不堪言。

然而有一天,事情發生了逆轉。

那天放學,老實的小胖子在學校門口又被幾個壞孩子抓住了,幾個壞孩子對他又踢又罵,還扔他書包。

碰巧,被一個年輕人給看到了,巧合的是,這個年輕人居然就在這個老實小胖子父親工地裏做事情,而這個老實的小胖子雖然看起來其貌不揚,但家庭背景卻很特殊。

小胖子的父親曾經是一個當地有名的大人物,混的非常好,在道上的地位和人脈都很厲害。

因爲一次傷人的重罪,小胖子的父親被判刑六年,這六年的時間裏,小胖子度過了小學,他的心理陰影很大,身邊的小朋友都看不起他,都疏遠他,就連老師對他也有偏見。

所以小胖子纔有瞭如今這軟弱的性格。

小胖子的父親刑滿釋放,出來之後決定重新做人,他不再混社會,因爲曾經的社會關係,有朋友給他找了一個看工地的工作。他也就安心的做這份工作。

在小胖子父親的手下做事的青年看到這事情之後,馬上給小胖子父親說了,小胖子的父親來學校和老師溝通了一下,也讓老師叫來了那幾個壞孩子的家長。

不過,幾個壞孩子的家長對他這個有前科的人並沒有太多的尊重。

雖然他們也告誡了自己的孩子不要再欺負人,可是卻並沒有更嚴厲的教育。

小胖子的父親以爲事情可以結束了,以爲心平氣和的灌下“心靈雞湯”就可以平息了這件事情。

可惜的是,他錯了。

幾個壞孩子非但沒有改正,反而把這件事情怨恨到小胖子的身上,幾個人把小胖子暴打一頓。

這件事情讓小胖子的父親很生氣,只不過他的朋友更生氣,聽說以前大哥的孩子被欺負,直接招呼社會人來學校,把幾個小兔崽子狠狠的教育了一番!

終極龍魂兵王

小胖子的父親來道歉,反而被他們辱罵,結果小胖子父親的那些朋友直接把這幾個小兔崽子和他們的父母一起給狠狠的教育了一頓!

就是用拳頭說話!就是用拳頭來狠狠的給他們長點記性!

這一番狠狠的教育之後,幾個壞孩子再也不敢欺負小胖子了,他們的父母也灰頭土臉的走了。

任何一個“不是東西”的小兔崽子,背後都有一對垃圾父母,因爲他們的父母本身就不是什麼好東西,纔會教育出這種孩子。所以這種孩子灌雞湯是沒有意義的。

最好的辦法就是把他和他爹媽一起教育教育!以暴制暴把他們給徹底揍服,事情反而會解決。

蜜糖想到這件往事,這個時候就不想插手眼前的一幕了,因爲她在丹尼爾·布朗的身上,看到了那幾個中學時候壞小子的身影,也看到了那幾個壞小子父母的身影。

丹尼爾·布朗就是一個不折不扣的“賤人”,沒錯,這種人是不能用惡人來形容的,而是賤人。

因爲他們除了會欺軟怕硬之外,狗屁都不是!

“嘴硬就打,我還真想看看他能堅持到什麼時候。”王聰嘴角上揚,露出一抹笑容:“冰冰,百合,這傢伙就交給你們了。”

王聰話音剛落,百合上前就動手了!一點都不客氣啊。

丹尼爾·布朗毫無招架之力,被冰冰和百合左右開弓一頓暴打,王聰也時不時在後面補上兩腳。

不到半分鐘的時間裏,丹尼爾·布朗這張原本就不洋氣的臉,變成了一副洋氣的豬頭一般。

蜜糖只是看看都覺得疼,那臉腫的絕對跟C罩的MM都有一拼,一般人可真hole不住這級別的大臉,很適合丹尼爾的感覺。

金鑫和青幫的兄弟也都驚呆了,這倆姑娘不出手是不出手,一出手可是真不一般啊,他們都hole不住,這也太猛了,實在是太猛了。

“我……我說……我說……我什麼都說……求求你們……不要再打臉了,我的臉……我的臉實在是受不了了!”丹尼爾·布朗擡臉兩行淚,直接滑過嘴角,高高腫起的顴骨都把一雙朦朧淚眼給遮住了,若不仔細看,都有些察覺不到呢。

冰冰一記耳光又抽了上去:“別說這些沒用的,來點乾貨!直接說重點!”

“我……我現在就帶你們去找人……”丹尼爾·布朗捂着臉,再也不敢多說廢話。

這時候多說無益啊,最好的辦法就是用行動來解決對方的拳頭和巴掌。

丹尼爾一路上都在琢磨一個問題,華夏有句話是說“打人不打臉”,可爲什麼對方打他的時候只打臉?這不科學啊。

殊不知,冰冰和百合完全沒有把他當做人看。既然打的不是人,打臉又怎樣? 朋致遠萬萬沒想到,今天發生在他身上的鬧劇居然還會有變動,當幾個陌生男女把丹尼爾·布朗扔進房間的時候,朋致遠愣是沒敢認。

除了穿的衣服沒有變之外,丹尼爾整個人都被打的像整容失敗了似的,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像眼睛。

“朋博士。”金鑫見朋致遠安然無恙,總算是鬆了一口氣:“我們總算是找到你了。”

“你們是誰?”朋致遠一臉茫然,他今天已經三番五次的被陌生人給帶走了,現在見到陌生人,他已經沒有之前的恐懼了,更多的是無可奈何。

王聰上前,把丹尼爾·布朗扔到角落裏:“博士你放心,這個人現在已經不可能傷害到你了,你見到我們就算是見到了救星。”

朋致遠搖了搖頭:“他原本也沒傷害我,他是把我當做貴賓一樣的招待。”

王聰愣了一下,很快就明白過來,朋致遠這種尖端科學人才,在任何地方都能吃的開。

“你們美帝國的行動力可真夠快的。”王聰轉頭看了丹尼爾·布朗一眼:“這事兒你沒少撈好處吧?”

“我什麼事情都不知道,只是爲人做事而已。”丹尼爾道:“你在我這裏根本問不出任何事情的。”

“我們也沒打算問你什麼。”金鑫道:“你沒必要此地無銀三百兩的做解釋,現在我要跟你算的賬,是你傷了我青幫兄弟的賬。丹尼爾,不是我沒給過你臉,是給你臉你不要。”

丹尼爾·布朗有些不能理解:“我都已經把人交給你們了,你還想要怎麼樣?”

“我今天就是要毀了你的會所。”金鑫道:“就算是你給我青幫賠罪了。”

“你敢!”丹尼爾·布朗瞪眼道,這可是他的心血,爲了這個會所他可是花費了幾個億,這會所也是他收入的主要來源,如果會所毀了,他在美籍後裔的圈子裏就無法立足了。


冰冰突然揮出烈炎巨劍,只見刀光劍影一閃而過,房間裏的整張牀都被冰冰一刀劈裂!

“這有什麼不敢的,今天還真就要把你的場子給你砸了。”王聰也毫不客氣一腳踹向茶几,茶几騰空翻起直接砸向牆面七十寸的巨大平板電視。

金鑫也緊跟王聰的步伐,突然上前將冰箱直接拉倒在地,轟的一聲,冰箱裏的各種酒水飲料全部都灑落一地。

整個房間裏的東西幾乎瞬間就被他們給毀掉了。

“我想問你,我們有什麼不敢的?”蜜糖反問道:“今天我們就算把你這裏給燒掉,你也沒有任何證據能夠證明什麼。”

丹尼爾·布朗心中冷笑一聲,他這裏的所有監控系統都是遠程記錄的,所有一切他們在會所裏做的惡果,他都有監控視頻爲證!絕對能讓他們吃不了兜着走。

“你們一定會後悔的!”丹尼爾憤憤道,他心裏清楚,對方最多就是砸點東西而已,不可能把他的會所給拆了。

到時候他只需要找一個最好的律師,就能讓青幫賠償他多倍的損失!

然而,丹尼爾·布朗永遠不會相信,他眼前突然冒出一團火焰,赤紅的烈炎直接衝着窗簾開始燒起。


“帶朋博士走!”蜜糖見冰冰已經暗中動手,馬上示意王聰快走。

憑藉冰冰的破壞力,別說一個會所,就算是一個城市,她都能燃燒起來!

王聰也沒含糊,上前直接就把朋致遠給拽了起來,朋致遠一臉驚慌失措,雖然他今天輾轉反覆被多個人帶走,但這一次卻是最驚險的,眼看着房間着火了,朋致遠也不敢多停留半步。

朋致遠在王聰和蜜糖的保護下衝出房間,直接向會所外跑去,冰冰和百合以及金鑫三人則是繼續留在會所準備大幹一場,她們是鐵了心要把這個對華夏人有侮辱性質的會所給徹底燒燬。

冰冰怒髮衝冠,誰人敢惹,眼看着會所內一個一個的房間都燃起熊熊大火,丹尼爾·布朗和所有會所的人都傻眼了,他們瘋狂的找出滅火器想要滅火。

當濃煙升起觸發了煙感器的時候,會所內的消防設備也都全面打開,天花板上的噴淋猶如下雨一般噴往會所的每一個角落。


這時冰冰她們也都衝出了會所,整個會所陷入一片火海之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