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狼王見對方藐視自己,血脈天賦發動,身形暴漲了一圈大小,攜帶無盡威勢攻擊而至。

又是巨大的爆炸聲。

衆人被這股氣勢震驚,齊齊望去。

煙霧逐漸消散而開,哪裏還有那頭威武的冰狼王啊,剩下的只是一人一騎以及一具段成兩截的屍體。

沈木獨戰冰狼王,完勝! 冰狼王一倒,其他小崽子變成了羣龍無首的局面,開始四下逃竄。

幾人也不追趕,只做略微追打後便及時收手。

蘇淺淺小跑上前查看,來到沈木身前打量着詢問道:“木哥,你的身體沒事吧?”

沈木從小修身上跳下,攤開雙手細心感應了一下自己的身體狀況後說道:“沒什麼特別的感覺,似乎比起昨天,今天的能量又暴漲了幾分。只是還未突破,也不知道什麼原因,明明體內的魔盤和血盤都已經膨脹到極限了。”

“木哥,你還嘆氣,你瞧瞧我和蕭青峯。都已經是高階武尊修爲了,而且我還是武尊巔峯修爲,還不是無法突破到武皇。而且要說戰力嘛,就連蕭青峯的變異鬥氣都無法戰神準妖君。你究竟是怎麼做到的啊。”蘇淺淺羨慕地說道。

“我也不知道怎麼做到的,我一直感覺我的鬥氣似乎等級更高,但又不是變異鬥氣。照理來說沒有達到高階武皇修爲是沒法使用紫色鬥氣的纔對,但我現在的鬥氣顏色就已經是紫色了。”

其餘幾人清理了周圍的小怪後也是陸續趕了過來。黃亦軒是專業打掃戰場人員,幾下就把周圍區域記得精魄收集了起來,其中就包括那顆準妖君精魄。

“木哥,這顆精魄?”黃少並不敢直接私吞,機制他知道這可精魄必然是會留給他的。

“給你了,快點給我達到高階靈尊吧,你們的傷害有些更不上了。”沈木一甩血污,收起長劍,淡淡的說道。

隨着沈木實力的暴漲。5人小隊的效率再次提升,接下去的一個月裏在這冰原區域的準妖君妖獸幾乎被他們清掃乾淨。冰原的全貌也逐漸浮出水面。竟然是一座大陸!

這片大陸比起蒼南大陸來說簡直打了幾十倍。其上全是冰雪覆蓋,即使是中部區域精油的一片森林,那也是白茫茫的一片。

程煙月無法吸收太多的冰精魄,導致最後修爲成了最低之人,中階巔峯火靈尊。

黃亦軒等其餘四人在這一個月間全部達到了靈尊武尊巔峯的修爲。出人意料的是蕭青峯因爲冰精魄吸收過多的關係,竟然毫無壁障的突破到了武皇境界,成了5人中修爲最高之人。



“這片大陸的歷練看來差不多結束了啊,應該是需要我們擊敗那頭妖君奇美拉才能開啓下一階段的試煉大陸了吧?”黃亦軒開口道。

“只能去試試了,總不能原地待着等待突破吧,那估計得幾年才能衝破壁障吧。”蘇倩倩說道。

“嗯,而且,那冰火精魄和那顆果實被我們順利取得的話必然可以再造就兩名武皇強者。走!”沈木也不反對,眼下也沒有其他的路線了。即使他沒突破到武皇,也只能勉強爲之一戰了。變強的道路向來都是兇險異常爲主,安逸奢靡爲輔。

小修速度極快,只是花了兩天的時間便從大陸的中部森林地區來到了大陸邊緣的冰川山脈位置,遠遠望去一片巨大的湖泊。

湖泊水面平靜無奇,只是中間的一個黑色小島上散發出的絲絲靈力波動很少吸引人。

“準備戰鬥!慕白和黃亦軒協助蘇淺淺進行正面牽制,別讓淺淺被打死了。蕭青峯,你和我主攻。程煙月,注意支援。”這段時間來雖然大家擊殺了不少準妖君的妖獸,但是這麼高強度的配合其實還是第一次。

以前可都是沈木獨戰而勝,其餘人牽制小妖獸的。

“好!”4人齊聲。

蘇淺淺拔出炎魔雙刃,整個人從小修身上越出,旋轉身形,兩刀能量波動打出,直飛那平靜的湖面。

“小修,放他們到地上,我倆必須要並肩作戰了!”沈木說道。


兩名靈尊和慕白齊齊被放到了地面之上,李站上較遠,但也是可以支援得到的距離。

慕白落地,防禦法術齊出。白泉法杖加持之下,那些屏障牢不可破。直接在地面三人周圍形成了一個法術結界,形成安全地帶。

蘇淺淺頂着慕白給與的屏障,劈出刀氣後不久就進入了戰鬥狀態。

一道水柱從湖底沖天而起,聲勢浩大,直擊她的面門。

右手刀攜帶狂暴烈炎揮出,試圖格擋這一擊試試強度。

“轟!”格擋成功,但是衝擊力頗大,蘇淺淺竟然被推的倒飛而出,周身護盾也是破碎而開。

“好強!護盾不要斷。感覺有些吃不消。”蘇淺淺臉色張紅,顯得有些吃力地說道。

“慕白,靠你了。蕭青峯,我們上!你攻擊火頭,我攻擊冰頭!”沈木話落,騎着小修沖天而起。

蕭青峯也不落後,一點頭後冰鳳劍出鞘,帶起一聲鳳鳴聲就直衝而去。

那湖泊之中的雙頭奇美拉一擊攻勢後此時剛好鑽出水面。

“吼吼!”兩顆巨大的頭顱張口咆哮,迎來的卻是沈木與蕭青峯的一頓猛攻。

“壓制住他,不要給他反擊的機會!程煙月!黃亦軒,分別噢攻擊兩個頭,用你們的最強招數!”沈木手中攻擊不停,強大的鬥氣中還攜帶着狂暴的魔力,只是一個瞬間便把冰頭壓制的無法動彈。

遠處冰火元素開始凝聚,兩人應該是聽到了自己的召喚。

蕭青峯這邊一開始出其不意的搶攻倒也取得了不弱於沈木的戰果。況且他本身就是武皇修爲,壓制能力應該更強纔對。

只是過去1分鐘。奇美拉的吼聲再度傳來,蕭青峯吐血倒飛而出。

“我靠!這麼快就當不住了,蕭青峯你這麼虛得嘛?”沈木簡直要無語了,兩名靈尊的攻擊都還未至呢!


“慕白!實在不行就用那招!保留魔力!”沈木心念傳音。

“用完那招我會消散的,短時間內無法協助你了!”慕白迴應極快,顯得有些焦急。

“沒事,現在就開始蓄力吧,我擋住他半分鐘還是可以!”沈木心意已決的回到。

慕白不在說話,只是停止了輔助法術的釋放,白泉光芒全力爆閃而出,混沌破虛劍就要使出。

天空烏雲開始盤旋,那是先兆。

“淺淺,把蕭青峯轉移到安全處!這裏暫時交給我!”沈木暴喝一聲,周身氣勢大漲。

“靠,沈木,你瘋了,竟然強行提升修爲,你又不會這種祕法,這樣下去你恐怕成不了十分鐘吧!”小修大驚,此時沈木身上的氣勢竟然隱約接近中階武皇,而且依舊在持續攀升,連帶他的修爲又被牽住。

“顧不得這麼多了!”

一人一騎迎上奇美拉的雙頭硬憾數下,沈木口中鮮血連吐數口,但是他根本顧不得恢復傷勢,只是簡單地施加治癒術後就再度衝上,因爲他不上,身後這些人就得死!

“地獄炎槍!”

“水龍的咆哮!”

兩擊大招如約而至,將奇美拉的攻勢阻上了一阻。

“效果不錯!”沈木瞅準間隙給自己釋放了一個聖治癒術,剛完成法術,奇美拉的攻擊竟然狂暴而至。

“什麼!竟然還有翅膀!”沈木驚呆了。

之前奇美拉一直是半潛水狀態在和衆人戰痘,實力已經足夠強大。誰能想到他只是不願意離開這片水域而已。

如今他被徹底激怒,剩餘的大半身軀破水而出,兩隻肉翼一擺,,如此聲勢,簡直無法形容。

沈木在這頭龐大的妖君面前猶如一隻螞蟻一般,顯得無力。

但恰恰是這隻無力的螞蟻。正在使出渾身解數抵抗着那狂暴的攻擊。

冰火風。

竟然是三系的妖君。

風系,這個全新的元素出現在衆人的眼前。那絕對是風系,魔力波動顯示青色,不同與其他兩系的能量。

“混沌破虛劍!”

關鍵時刻,天空中的烏雲間終於凝結完成了這道禁咒。

巨大的光劍直插而下,攜帶毀天滅地的聲勢而來。

奇美拉的速度並不慢,但是禁咒波動鎖定之下根本無從躲閃。

三系法術從他口中噴出,試圖阻止這驚天一劍。

“你當我不存在?漫天.凝!”

沈木施展出強大武技,那紫色巨劍完全形成了巖姬的形狀,朝着奇美拉直刺而去。

奇美拉憤怒異常,竟然被這些螻蟻逼迫的狼狽至此,單翅甩去,直接擊碎沈木施展而出的武技。

沈木武技被破,反噬之力直接涌上心頭,一口鮮血再度噴出。

“呵呵,碎得好,我正愁鬥氣碎片不夠多呢!雪影.融霜!”沈木豪放大笑,完全不顧渾身的血,劍指蒼天融霜發動。

龐大的奇美拉雙翅以及雙頭全部被紫色冰晶瞬間覆蓋,行動受阻。空中混沌破虛劍插下,直接命中無法抵抗的巨大身軀。

慘叫聲響起。驚天動地。

“攻擊不要停,發什麼呆!”沈木感覺其餘幾人攻擊驟停,連忙呵斥。接過轉頭一看。

剩餘四人竟然只有蘇淺淺勉強支撐鬥氣護盾護住衆人。

慕白脫力消散而去,兩大靈尊無人守護,完全承受不住戰鬥餘波。

“木哥,這邊不行了,我支撐不了多久了。”蘇淺淺喊道,雙刀火焰明顯開始暗淡。

妖君之威竟然恐怖如斯。 八零重生小幸福

“沈木,要不逃吧,至少能活命。等着混沌破虛劍消散之後我們連逃的機會都沒有了!”小修艱難開口道。

“逃嗎?”沈木望向不遠處的蘇淺淺幾人,心中計較萬千,猛地咬牙下定決心。大聲呼喊道:“淺淺,我擋住他,你們立刻離開,但我不能走。我走了,這輩子恐怕就無法破圖瓶頸了。心中有懼,何以言勇,此生修爲,無法寸進!”

蘇淺淺被沈木的氣勢所震,差點也要陪着留下來,但她要是留下來,身後幾人都得死。禁咒和奇美拉的碰撞散發出的氣浪越發強悍,一秒都不能再留了。

“你保重!”留下這句話,蘇淺淺不回頭,夾住地上幾人直接就走。

“好了,小修,你呢?陪我留下來嗎?”沈木舒了口氣,伸手一招,側身一個流影出現在身旁,這是沒有靈魂的流影,指受他的控制。

“都締結契約了,你死了我也要被反噬,算了算了,就這麼着吧。”小修嘆了口氣,無奈的說道。

“哈哈,那就走吧,上!”沈木一揚手中長劍,“天要亡我乾坤凝,我破天地又如何,漫天一劍!”

流影開路,攜帶者狂暴的紫的巨劍朝着前方的能量爆發點出衝去,義無反顧!

奇美拉震怒,這人類竟然不知死活,這點修爲就想要撼動自己奪取寶物。

空出一爪向着這邊揮來,爪風之下竟然撕裂了虛空。

“這麼巧,我剛好也領悟了些許空間法則呢,”沈木往前方虛空一劍劃出,竟然也是斬出了一道黑色裂縫,漫天立刻竄去其中消失不見,待再次出現之時已經從奇美拉的冰頭背後射來。


“轟,”一聲響,那原本在抵抗混沌破虛劍的冰頭硬吃了一擊傷害,力道更不上之下,有些壓制不住禁咒了。

這一擊可謂兩敗俱傷,因爲沒有了漫天守護的情況下,沈木自己也被那利爪所傷,一人一騎到飛而出,口吐鮮血。

“哈哈,來得好,小修,你還能堅持嗎?能的話就再上!”沈木瘋狂大笑,猶如封魔了一般,劍姬劍嗡鳴迴應着,似乎也很享受這種極限的戰鬥。

那道雖漫天一起出現的流影還在冰頭附近閃躲戰鬥着,併爲消散。沈木趁着這個機會和氣浪威勢再度欺上,幾劍斬出,打亂對方的節奏。

小修此時狀態逐漸開始上身,竟然沒有疲憊反而開始強盛了起來。

“沈木,我感覺體內的血脈開始躁動起來了,似乎要突破!”

沈木大喜,小修要突破了?那自己豈不是也快了。攻擊更加賣力起來。

這陣欣喜勁還沒過多久,悲劇的一幕發生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