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葉直接先行動手,身形非常之快,直接出現在這個大漢眼前,一腳把他踢飛,他怒了,不想這樣麻煩的戰鬥,他拿起魔法杖直接喝道;

“異次元吞噬空間。”

他確實怒了,爲什麼兩個老來實實的小平民也要去殺死?難道就因爲去搶他們的馬,他們反抗了就該死麼?凌葉不管此人是誰,也要將他殺死。

凌葉動用的是八級秒殺系魔法,那少爺的幾個手下實力都不弱,在四到五階,算是平凡人眼中的強者了,但是這樣的實力在凌葉眼裏還是不夠,這一個月裏,凌葉已經突破了五階中期的實力,達到了五階後期,而且他發現自己隱隱快到達五階巔峯的實力了。

但是凌葉這個怪物的實力不能以源力水平來判斷了,他可以發動八階空間魔法,那幾個手下頓時被繳入了空間亂流中,無聲無息的消失。

頓時那個大少就慌了,他見凌葉竟然可以使用出如此強大的魔法,人就開始跑,一邊說道:“我叫龍少,是城主的兒子,你要是殺了我,你,你也別想活着跑出去。”


“哼,就是城主殺了這車伕,我也要他償命。”

凌葉直接一個瞬間移動出現在那龍少眼前,感受到凌葉眼中的殺氣,此人頓時腿就軟了,凌葉那會和他廢話,直接抓着他的腦袋,龍少頓時就求饒了,說道:

“別殺我,別殺我啊!”

凌葉只是冷眼看着龍少,表情依然很冷,這時遠處又傳來一個身影,那是一個官員模樣的人,他對着凌葉喝道:“少年別衝動啊,別衝動,那是龍城主的兒子啊,別……”

但是一切都晚了,凌葉直接捏爆了龍少的頭,龍少最後留下的表情是驚恐,但是他無法死不瞑目,因爲他的頭直接給凌葉捏爆了,那樣的場面太血腥了,就連遠處那個官員也忍不住要吐。

凌葉直接用火系魔法把沾在手中的血液和**給火化。他立刻跑到了那兩個車伕那裏,只見一個車伕已經死了,凌葉又些痛心,畢竟這個車伕也和他有了一個月的感情。

而另外一個車伕也已經咽咽一息,他虛弱的說道:

“凌葉,凌少爺,請,請你把這封信交給我的家人,還有錢,只是我在路上想寄給家人的,但沒時間寄,寄….”凌葉抓住了那封沾着血的信,他的眼淚有些止不住流了下來。

“我會幫你照顧好家人的……”

“好,好……”只見那車伕聽到這話,也欣慰的閉上了眼睛。

………… 七十九章 星峯城主

一個官員模樣的人臉色非常難看的跑到了這裏,看着龍少的屍體,頓時作嘔。

“哎呀,這下你可闖大禍了,把這龍城主的兒子給殺了,麻煩啊,麻煩!”

那個官員身材非常胖,看起來這麼也有個一百六十斤,四十來歲,凌葉冷眼望去,只見那官員艱難的對他擠出一絲微笑。

“你和這個龍少是一夥的?”

“哎呀,我是唐門主派來負責接應你們的人,誰知道你現在就闖大禍了,哎這下可如何是好了啊。”看着那官員愁眉苦臉的,顯然也不象在撒謊,而且唐門主,指的就是唐門把,而且唐門就是瑩瑩他爹在當門主,這話倒是情有可原。

落欣也第二個跑了過來,眼睛有些紅,看見地下的屍體,頓時有些害怕,其他人也趕了過來,凌葉說道:“兩個車伕死了,臨死前他們讓我好好照顧他的家人。”

落欣點了點頭,她說道:“我等下就寫封信給父王,讓他好好照顧兩個車伕叔叔的家人。”

“咦?劉叔叔你在這啊?”瑩瑩看見車伕被人打死了有些傷感,但是她看了看旁邊的胖子,一眼就認出了他就是負責打理星峯城門裏生意的劉福氣,劉胖子。

劉福氣見有人叫自己,看向了瑩瑩,頓時開心的說道:“是啊,瑩瑩小姐,沒想到幾年不見長的如此漂亮了!”瑩瑩害羞說道:“那有啊,謝謝胖叔叔。”

劉福氣看見烈風,和末雨也紛紛向他們點頭,說道:“大少主,二少主,門主可是特意囑咐我來此接應你們啊!”

烈風淡淡的點了點頭,他說道:“好的,麻煩劉叔了。”

“那敢說麻煩啊,是因該的,因該的。”

烈風又道:“這個死去的人是星峯城主的兒子麼?”

劉福氣立馬點頭,說道:“是啊,這是龍城主的三兒子,平時不學無數,只知道作威作福,但奈何他是城主兒子也沒人敢惹他。”

烈風冷冷說道:“那他死有餘辜,就算是龍城主的兒子,殺人也要償命,我倒是看他敢拿我們怎樣。”劉福氣立馬點了點頭,擠出微笑,額頭已經流出了汗珠。

他說道:“星峯城城主自然是不敢,不敢拿少主怎樣了,可是畢竟我們家族也有基業在這,關係也不能鬧的太僵了。

凌葉沒有說話,他倒是要見見這個星峯城主,到底是個什麼東西,自己的兒子在城裏作孽也不管管。大家把兩個車伕給埋了,也算讓他們入土爲安把。

他們都是老實人,想必死去也不會下地獄,希望他們一路走好……

…………

凌葉他們到達的城市就叫星峯城,一個邊界軍事大城,在劉福氣的帶領下他們進了城門,而那守城的士兵知道了這行人的身份也不敢阻擾,要知道唐家可是三大超級家族之一,就算是星峯城的城主在唐門眼裏也算不了什麼。

但是那些士兵很快就將龍少的死稟報了上去,雖然屍體已經沒了頭部,但是依照那些還完好的衣物,他的家人還是不難判斷出死去的人就是龍少,凌葉並沒打算毀屍滅跡,他倒要看看這星峯城主會怎樣辦這件事情。

星峯城也是個比較大的城市,貿易繁重,這裏也遍佈着維特斯商行的門店,當然了這裏的主要貿易依然是三大超級家族管手,而維特斯商行和他們都是合作伙伴關係,互贏互利,這就是商人。

星峯城的人流量保持在八十萬人,走在人羣中,凌葉一行人有些各位顯眼,三位小美女就足以讓人圍觀了,但是他們都知道這些人都是修煉者不好惹,道路上也有乞討的小乞丐。

不管在那裏,乞丐總是會存在,而且窮人永遠比富人多上很多倍,見到衆人衣衫亮麗,一個乞丐立馬就跪到了衆人面前,說道:“各位好心的公子小姐,求你們給點錢把,我已經兩天沒吃飯了,不然就會餓死了。”

只見那個乞丐蓬頭污垢,看起來卻年輕力壯,三十來歲的樣子,小芸是出身貧苦人家,頓時就起了善心,取出錢袋裏的錢,這些前都是她做飯得來的手藝錢,凌葉硬塞給她的,路上這小丫頭都很省着花。

凌葉眼神一利,頓時覺得這乞丐有個古怪,明明年輕力壯的幹嘛來討飯?小芸已經拿出錢袋,正準備拿出幾個銅幣給乞丐,但是那乞丐卻突然露出了邪惡的笑容,破爛的衣袖裏劃出一把鋒利的小刀。

直接撲向了小芸,小芸嚇的驚叫一聲。

“啊——”

凌葉早就感覺到這乞丐有古怪,頓時見到他露出小刀,已經使出了瞬間移動,出現在小芸身前,那個乞丐頓時一愣,只見凌葉一拳已經打在了乞丐的胸前,頓時倒在地上,吐了一口鮮血。

凌葉立刻跑過去,踩着乞丐的手喝道:“說,是誰讓你來刺殺我們的!”

那乞丐惡狠狠的看着凌葉,說道:“你們都要死,哈哈,都要死。”說着那乞丐竟然咬舌自盡了,凌葉一眼就看出此人是經過訓練的人,而且豪不畏死。

凌葉眼神往邊上的攤販掃去,見那些攤販都一個個看着自己,眼露兇光,頓時他知道不對頭,喝道:“這裏有詐,大家小心點。”

頓時那邊上的商販竟然都從自己的攤子裏抽出武器,衝着就往凌葉這砍來。而周圍的路人羣中也有着刺殺者,無辜的百姓立馬躲閃開來,影藏在人羣中的刺殺者趁着混亂,也個個拿出了武器直接衝凌葉一行人砍來。

凌葉冷哼一聲,喝道:“瑩瑩,落欣你們保護好小芸和劉叔,鬼火跳到樓頂去狙擊,末雨和烈大哥和我一起殺死這羣王八蛋。”衆人都依着凌葉的話,行動起來。


凌葉看這羣人,都是訓練有素的刺殺者,頓時也不敢大意,他用腳都能想出來這次的行動幕後的指示人是誰,幾個刺殺者都揮舞着小刀,之類的武器,衝向凌葉,場面非常換亂,人山人海的。

凌葉直接抓住一個刺客的手腕,一腳踢到他膝蓋,那人頓時倒下,“啊,殺啊!!”一羣刺殺者衝凌葉蜂擁而來,而且那些刺殺者都是修煉者,全身還能爆發出赤色源力,和橙色源力,這代表着其中有三階實力的,也有四階實力的。

而瑩瑩則是使用出了水系魔法,用着一個個冰凍魔法將衝來的人變成冰雕,而落欣則恐怖了,她的源力水平其實在衆人中是最高的,她是個變態武者,凌葉自從聽了落欣的源力水平,也不敢去惹這個小丫頭了。

她是十六歲的七階強者,驚才絕豔的一個小丫頭,可惜她是個女生,不然流川帝君肯定會讓她當上繼承人的,但是奈何落欣是個丫頭,不過她父王也是格外寵護她。而且也是因爲落欣的實力已經很強悍,她父王纔會讓她出來歷練、

她身形非常之快,全身漲出青色源力,頓時那些刺客都害怕了,知道那是七階強者所擁有的源力,落欣幾乎是一拳一個,而且被擊中的人無一例外的,全部都會在空中飛出一條弧形,然後落地倒下。


凌葉看了不禁倒吸一口涼氣,這小丫頭力氣還真不是吹的,他也是自愧不如啊,而鬼火更是爽,直接拿着***,一槍一個,烈風殺人最多,幾乎被他影子擊中的,都死亡了,而末雨也不弱,那些刺客基本難以傷到他。

凌葉幾下解決衝來的刺客,抓了個活口,問他:“誰派你們來刺殺我的?”

但那刺客非常嘴硬,凌葉怕他咬舌自盡,手捏着他的顎骨,不讓他有幾乎咬着舌頭,那人根本不說話,只是惡狠狠的看着凌葉。

“哼,不說是把,你想活着麼?給你們城主去送個信,說我凌葉在此等候他大駕關臨.”

頓時那個被凌葉抓着的人眼睛園睜,喝道:“你怎麼知道是我們城主刺殺你?”


凌葉見他開口承認,冷冷說道:“哼,蠢東西,謝謝你告訴我。”頓時那個刺客終於知道自己說漏嘴,那刺客爬了起來,真想逃跑,鬼火一槍直接解決了他,說道:

“這個刺客回去也是死,還不如讓他早點安息。”

凌葉沒說什麼,看了看躺在街道上的刺客,大約有百來人,好傢伙,這星峯城城主還真是夠狠,讓這百來人當替死鬼。

劉福氣這個大胖子已經全身是汗了,看見這麼多人就死了,有些害怕,畢竟他只是一個管家,負責打理門裏星峯城的家業,也算是個商人把。

凌葉說道:“這些人就是龍城主派來的人吧?哼,手段還真狠的,不過這是不是愚蠢呢?”

劉大胖子立馬擦着汗說道:“這事又越鬧越大了。”

但就在這是,街道上圍來了大量的官兵,一個聲音傳來。

“星峯城城主到!”

只見一個轎子被八個人擡了過來,想必裏面的人也就是所謂的龍城主了吧,不知道此人來這裏是爲何意,也不避避嫌麼?

凌葉表情依然是冷冷的,他倒是想看看這所謂的城主,能拿他怎麼樣。

………… 第八十章 驚震全場

只見那轎子裏走出一個四十來歲模樣的中年男子,一副架勢威嚴的樣子,眼睛掃過凌葉時閃過寒光,顯然他已經知道就是凌葉把自己兒子給殺了,雖然自己那三兒子成天欺行霸市,但是凌葉竟然敢殺了自己的兒子,他一定要讓凌葉不得好死。


凌葉一看此人,就知道他是個護短的主,不用說也知道那龍少手裏沾了不少命案,龍城主全名龍嘯海,在城裏出了名的無情,還在城中偷偷提高賦稅,瞞天過海。

龍城主看了看躺在地下的刺客,顯然眉毛皺了一皺,那些可都是他的精英手下啊,竟然死的都差不多了,龍嘯海喝道:“一羣小混混在這裏打架,而且還殺死了人,全都給我拿下。”

龍嘯海那管凌葉他們一行人是什麼身份,聽見士兵稟報,而且親眼見到自己兒子屍體,他立馬就集結了一百多個精英刺客,那都是在軍營裏訓練挑選出來的精英啊,直接不管三七二十一,先要把殺害自己兒子那羣人拿下。

這知道凌葉他們實力強悍如斯,頓時凌葉也沒準備動手了,這龍城主是準備冤拿他們,如果自己動手那他就佔了理,頓時烈風直接站到了前面去,冷冷的道:“龍城主,好大的排場啊!”

龍嘯海聽到這聲音頓時心裏打了個激靈,他喝道:“何人敢這樣對本城主講話,一羣刁蠻你們想造反不成?”龍嘯海眼利,一眼就看到了混在人羣中的劉福氣,心裏暗道:“那不是唐家在城裏的管事麼?怎麼和這羣人在一起?”

劉福氣全身冒着冷汗,他知趣的走了上去,說道:“龍城主啊,這些都是誤會,殺你兒子是誤會啊,誤會。”頓時龍嘯天見劉福氣說話語氣一弱,立馬就有氣勢了,他喝道:

“好啊,劉福氣,你是仗着唐家勢大力大就欺負到我頭上了,還把我兒子給殺死了,這羣人我一定要抓起來,劉管事我已經給你面子了,這事與你無關,你可以先走。”

凌葉倒是對這情異常的冷靜,在一旁看着事情到底會演變到什麼地步,劉福氣說道:“不行啊,這是門派……”

“哼,少拿唐門派呼弄我,就算是唐門的門主來了,殺人,也,也要償命哼。”龍嘯天不聽劉管事說完,就打斷了他的話,不過從話中顯然聽的出龍嘯天說的有些心虛,他要是真惹怒了唐門,就是帝國也保不住自己了。

他興沖沖說道:“來人把他們給抓起來,劉管事你放心我抓他們去只是審問罷了。”龍嘯海語氣也緩了下來,畢竟這是唐門的人,他只會針對殺害自己兒子的兇手。

劉福氣大聲喝道:“龍城主,你先等一等,等一等啊,這是唐門的子弟啊。”

“哼,唐門的子弟又如何?”

“不是啊,他們是唐門主的貴客,而且唐少主和唐小姐也在這,你要是拿下了他們,那,那就。”

“媽的,唐門少主怎麼了,哼,就是天王老子……”頓時龍嘯海停了停。“什麼,誰是唐少主?”

烈風依然冷冷道:“你個狗官,不想死的話,就給本少主讓開了。”對待這種人烈風還從沒客氣過,龍嘯海打量了下烈風,看看此人,頓時覺得倒是有些象唐門少主的樣子。

語氣就軟了下來,臉上擠出比哭還難看的笑容:“哈哈,是唐少主啊,誤會啊,全都是誤會,不過唐少主啊,你的下人殺了我的兒子,怎麼也要個交代……不公道吧!”

烈風說道:“他不是我下人,是我兄弟,你要公道我給你。”唐門盤踞東部大省,算是這裏的土皇帝,勢力比這些帝國命官要牛的多,龍嘯海那敢頂撞啊,但是他現在有理了,客氣的說道:

“唐少主,這個人總要講些道理把,我們都是文化人,不如坐下來談談。”

凌葉說道:“不用談,殺人償命,這是天經地義的事,我出來和你講講道理。”他直接走到了龍城主面前,這龍海嘯實力到是不錯,七階的修煉者,可惜遇一到鐵板就是個軟蛋。

龍海嘯見凌葉走過來,明明知道凌葉的實力比自己弱,卻有些害怕了,連忙說道:“你幹什麼啊?你想幹什麼?”

周圍的百姓也都紛紛圍了過來看熱鬧,知道這個惡霸城主也在這,都靠的遠遠的,但也好奇剛纔是誰說出了一句,殺人償命的豪氣話語。

凌葉走到龍嘯海面前,直接喝道:“你的兒子殺過人沒?”

龍嘯天瞪了他一眼,立馬說道:“我的兒子當然,當然沒殺過人了。”

“切,你兒子沒殺過人,那老子的頭就給你當頭踢。”頓時周圍的老百姓憤憤不平了,不知道誰說出了這麼句話,周圍的百姓也跟着發出噓聲。

龍嘯海聽的一愣,衝周圍大喝道:“你們想造反不成啊!”

周圍的人顯然還是害怕龍嘯海多年來的餘威,不敢再說話。

凌葉喝道:“是麼,你兒子沒殺過人,如果他殺過人你怎麼說?我親眼看見他殺死了我的兩個車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