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風趕緊的分開衆人,走了過去。一看到凌風,凌雲跑過來,一頭扎進凌風的懷裏,嗚嗚的哭了起來。凌風有些寵溺的拍了拍凌雲的後背,問道:“怎麼了?”

“哎呦,這又來了一個小禿驢,這地界誰他媽的負責,怎麼什麼人都可以進來啊?剛剛還看到有個跟乞丐一樣的老禿驢一閃身就過去了,他要是走的慢,我打不死他。”人羣中間一個身穿白色綢緞衣服的年輕人說道。此人一邊說話身體一邊不由自主的晃動,都說人搖犯賤,凌風一團邪火就冒上來,但是此地人生地不熟,凌風不想惹事,於是做了一個深呼吸,才總算是把火氣壓住。

“請您說話留點口德。”凌風說道。

“口德?大家聽到沒?這個小禿驢居然在教本公子說話!長這麼大我爹媽都沒說過我,你算老幾啊?”青年話沒說完,身體一閃到了凌風近前,擡手就是一巴掌。

凌風身體一閃,抱着凌雲躲在一邊。

“媽的,本公子賞你一巴掌,居然敢躲,來呀給我打!”青年好像惱羞成怒了,臉上的肉都哆嗦着。

圍着凌風還有凌雲的十來個人,擼胳膊挽袖子這就要動手。突然遠處傳來一陣陣馬蹄聲,圍觀的衆人紛紛避讓。

原本想要動手的衆人,停了下來。凌風看到來了十來個官差模樣的人,臉上都帶着黑漆漆的鐵皮面具,胯下騎着高頭大馬,腰間配着短刀,爲首的是一位魁梧的大漢,臉上帶的是青銅面具。


這些人到了近前,驅散了圍觀的衆人,正準備說話。突然看到一旁的青年,魁梧的大漢停下了腳步,猶豫了一下,但還是走了過來。

“見過羅公子!”魁梧大漢對着青年遙遙下拜。

“你是隸屬於哪個管帶的?”青年撇着嘴,趾高氣揚的說到。

“在下是隸屬於劉文龍大人的。”

“奧,是哪頭犟驢啊!今天這事,跟你們沒關係,如果喜歡熱鬧,就在一旁看戲,如果你們忙,就他媽的滾蛋,別打擾本公子的雅興。”青年厲聲說道。

魁梧大漢身體抽動一下,隨即站起身。“公子,今天城主府下發了官文,在城中嚴禁私鬥,一經發現,立即誅殺。因爲今天咱們東莽城有好多貴客來臨,還望公子見諒。”魁梧大漢說道。


“不就是一個什麼至尊學院報名嗎?多大點事!你要是不讓本公子出這口惡氣,本公子可說不準要去你們府衙坐坐,我倒要問問劉文龍是怎麼帶手下的。”青年顯然有些暴怒。

“不知道我師弟怎麼得罪了這位公子。”凌風這時候拉着已經不再哭泣的凌雲走了過來。

剛剛凌風已經問過凌雲了,凌雲說他走路的時候,不小心碰到了那個青年,那人上來就給了他一巴掌,隨後抓着凌雲不讓他走,凌風看到,在凌雲的右臉上有很清晰的巴掌印記,心頭火氣,剛剛壓抑住的怒火,騰的一下又起來了。這才拉着凌雲走上前來。

“小禿驢,這是你師弟?他撞到我了,而且弄髒了我這身華麗的衣服,你說算不算得罪我了。”青年一臉戲虐的說道。

“唉,這兩個小和尚要倒黴了,得罪誰不好,居然得罪了羅扒皮,這人可是出了名的見人拔層皮,仗着他老爹在城主府做管家,就爲所欲爲。”

“小點聲,別讓他聽到了。”

“唉,世風日下啊!前段時間據說有個酒館被砸了,酒老闆失蹤了。那就是這羅扒皮乾的,他怪人家酒太香,老是引誘他喝酒。”

圍觀衆人都躲的遠遠,小聲的議論着,這羅扒皮聽到了,不以爲恥,反而更加的洋洋得意,飛揚跋扈,雙手掐着腰,身體晃動的更厲害了。

“不知道公子想要怎樣處理?”凌風慢慢的走上前,問道。

“好說!要麼讓我打斷你們的狗腿,然後扔出東莽城;要麼就賠償大爺的損失。不過看你們這窮酸樣,也賠不起,我覺得你們還是選擇第一種方法比較好。”

“來人呢!把這兩個擾亂社會治安的和尚給帶走。”就在凌風想要發作的時候,魁梧的大漢突然吩咐道。

一衆官差都從馬上跳下來,就要動手,凌風眼中寒芒一閃。

“媽的,你們誰敢動手?本公子的事情,本公子自己解決,你們要是動手,我不介意跟你們也一起玩玩,來呀,這些官差如果想要動手,就給我打,別打死了,打個腿斷胳膊折的就好。”羅扒皮吩咐道。

一下子羅扒皮的手下就跟官差對上了,雙方劍拔弩張,但是誰都沒有動手。

現場反倒一下子平靜下來。就在大家以爲陷入僵持的時候,突然就聽到“啪!”的一聲,隨後“哎呦!你個小禿驢居然敢打我。”

“譁!”圍觀的人都震驚了,這兩個小和尚這是不要命了嗎?居然敢打羅扒皮。

魁梧大漢看到這個場面,心一下子就涼了,唉,本來打算幫助這兩個小和尚的,現在看來,事情麻煩了。這羅扒皮他是最清楚的,東莽城的城主叫羅煥天,羅煥天爲人倒還公正,但是他最大的一個毛病就是護短。 他的管家叫羅慶,此人可以說無惡不作,大傢伙敢怒不敢言,曾經有人仗義執言找羅煥天反映過,但是被羅煥天給打了出來,此後再也沒人敢於冒犯。

這羅扒皮本命叫羅絆,是羅慶的小兒子,據說出生時,天降祥瑞,被羅煥天相中,收爲弟子,但是奈何此子的確是沒有什麼修仙的資質,也就是多練了幾年。羅慶對他卻是十分的溺愛,還有種說法,就是此子是羅煥天的私生子,只不過不能帶到府內,才暫時由羅慶撫養,當然這只是坊間謠傳。

這兩個小和尚一看就沒有什麼來頭,這一次麻煩大了。魁梧大漢對於凌風二人的境況暗暗擔憂。

就在魁梧大漢還在擔憂的時候,那邊已經傳來羅扒皮鬼哭狼嚎的聲音。魁梧大漢循聲望去,嚇得腿都軟了。媽呀,這可要了老命了,這倆小和尚這真是嫌命長。

“來呀,快點救人。”魁梧大漢喊的時候,羅扒皮帶來的人也已經衝了過來,這些人實力都還不錯,甚至有幾個應該是修仙者,看來這羅絆真的對這個兒子十分的疼惜。

魁梧大漢率領着一種官差也都撲向凌風跟凌雲。此刻的凌雲臉上還掛着淚痕,但是眼中十分的堅定,雙拳緊握,小拳頭雨點般的打在羅扒皮身上,別看拳頭小,個子不高,但是下手卻挺狠的,這倒讓凌風成了旁觀者,一個人擋着衆多保鏢。

對於這些助紂爲虐的家丁,凌風也是深惡痛絕,所以下手的時候也就重了一些,很快一衆人等就都斷胳膊斷腿得了,躺在地上哎呦不止。

魁梧大漢本來就要撲到凌風近前了,但是看到眨眼的功夫,所有人就被放倒,這可不是一般人能夠做到的。魁梧大漢停住腳步,朝着後面擺了擺手,立馬有官差心領神會,跳上馬就走。魁梧大漢看到有人離開,臉上掛着尷尬的笑,深深的抱拳說道:“兩位大師,一看就是出自名門,是不是要去至尊學院的啊?”

凌風看了看他,沒有回答,一旁的羅扒皮,真的快被凌雲打的扒皮了,哭爹喊孃的。

周圍的羣衆幾乎要拍手叫好。但是臉上有掛上擔憂之色,擔心凌風等人吃虧。

有人低聲地說道:“小和尚,快別打了,快跑的,那個官差如送信了,等他們來了人,你們就走不了了。”聲音很低,起初只是一個人在說,後來幾乎所有的人都在喊,讓凌風心中有些觸動。

多麼好的人們。“凌雲!別打了,咱們走!”凌風喊了一聲。凌雲這次拍了拍手,從羅扒皮身上起來,但是好像想起了什麼,又不解氣的在羅扒皮身上踹了一腳,樂呵呵的跑到凌風的身邊。

“好了,沒事了吧!”凌風寵溺的摸着凌雲的腦袋問道。

“師兄,好過癮啊!以前師傅常說不能欺負別人,原來欺負人真的很爽。”凌雲天真的說道。

“你呀?走吧!”凌風拉着凌雲就想走。


魁梧大漢一看凌風兩人想走,急得是抓耳撓腮,想要伸手攔阻,但是看看地下躺着的衆人,又把伸出去的手給收回來了。

“你們這羣狗東西,看到本少爺被打成這樣了,居然不攔阻行兇之人,你看我怎麼收拾你們。哎呦!疼死我了。”就在魁梧大漢糾結的時候,羅扒皮大聲地喊道。

魁梧大漢聽到這聲,嚇得差點尿了褲子。心裏話,還不如讓他倆把這羅扒皮打的不能言語呢?他這一嗓子倒好,我這不攔都不行了,要是不攔阻,這下子指不定怎麼折騰我呢?但是攔,我也攔不住啊!

“那個!二位大師,打了人跟我走一趟吧?”魁梧大漢硬着頭皮上前,底氣不足的說到。

“奧!這位官爺是要拿下我們師兄弟二人了?”凌風本來對這個官差就有氣,吃官糧不爲民做主,卻助紂爲虐,比那些走狗還可惡。

“不敢,只是希望二位去我們府衙做客!”魁梧的大漢好像思索了好久,終於找到了合適的詞語說道。

“哼!到底發生了什麼?你比誰都清楚,還用得着去嗎?在這裏的父老鄉親也都看到了,要不是這個混蛋步步緊逼,我們是兄弟二人斷斷不會如此做法。你要是想要留下我二人,必須有足夠的籌碼才行。”凌風言語冰冷說道。

“讓他們走吧,都是孩子。”周圍的人羣中,突然有人說道。

魁梧的大漢回頭掃了一眼周圍的人羣,嘈雜的人羣一下子安靜了下來,但是眼神中流露出的是一股忿忿不平的神色。

“哎呀!這不是烏龍院的凌風、凌雲師弟嗎?這修仙之人在跟凡人較勁,是不是有失身份啊?”突然一個陰陽怪氣的聲音傳了過來。

緊接着“咻咻咻!”的聲音傳了過來,路上出現了五六個身着相同服飾的年輕人,每個人的腰間都掛着一塊烏黑的玉佩,玉佩上是一條栩栩如生的烏龍。

凌風的記憶中有這個人的存在,這人名叫龍傲雲,是烏龍門的大弟子,在他身後的是烏龍門的精英弟子龍傲虎、龍傲豹、龍傲天、龍傲迪。

這五個人可以說代表着烏龍門年青一代最強者。爲首的龍傲雲伸手揹着一把長劍,臉上帶着不屑的笑容。

凌風沒有說話,只是冷冷的看了龍傲雲一眼。“龍傲雲,你怎麼說話呢?這可不是我們欺負他們,是他們先打的我,然後又步步緊逼我們才動手的。”凌雲雙手掐着腰說道。

“哼!嘴長在你的身上,你說什麼就是什麼了?可是我沒想到烏龍院是一代不如一代,現在淪落到欺負一些凡人的地步,真是丟人,我看以後乾脆叫烏龜院吧。”龍傲雲說完,他身後的幾人都跟着笑道。

“仙人,我是此地巡邏官差,希望仙人可以給我們做主。”魁梧大漢跪倒在地,說道。

“真無恥!”圍觀的人羣中有人說道。

“就是,欺負兩個孩子,算什麼本事啊?剛來的這幾人很明顯就是來找事的嗎?”

“好,你慢慢說,我肯定爲你做主,他們倆怎麼欺負的你們。”龍傲雲卻不去理會圍觀之人的反應,而是笑着說道。

魁梧大漢一張嘴就幾乎顛倒了黑白,隨後用手一指地上衆人,這都是凌風凌雲打傷的。

說完以後居然聲音顫抖,有哭泣的聲音。

“凌風、凌雲你們還有何話說。居然恃強凌弱,有違我們修仙之人的本分,我就代表修仙之人教訓一下你們,也讓你們長長記性。”龍傲雲身體氣勢飆升,凌風感覺到是化神境界。

凌雲握緊小拳頭就要上前,被凌風給拉過來,擋在身後,凌風可以感覺到,雖然這龍傲雲看起來是化神修爲,但是其實力絕對不止化神境界,因爲凌風有種心驚肉跳的感覺。

凌風邁步上前,笑着說道:“對於你們這羣無知之刃,我無話可說,要打就打,少那麼多廢話。”

龍傲雲身體一縱,揮拳就打向凌風,這一拳就如同平時武術之中的招式,但是凌風卻感覺到莫大的壓力,從拳風中溢出。

凌風不敢怠慢,右拳真龍霸王拳迎上,只聽得“嘭!”的一聲巨響,凌風的身體被震得後退了好幾步,站穩腳跟,龍傲雲的身體也後退了好幾步。

這是凌風在這個叫做神州的大陸,第一次正經的出手,感覺跟在地獄的時候,差不了很多,這邊的靈力可能要更加的濃厚一些,所以在力量上可能更加的龐大。

那我就試試在這裏我到底有怎樣的實力,凌風揮拳就攻。腳下踏着游龍九步,身體如同出水的游龍,拳頭虎虎生風,空中不時地出現龍騰萬里的景象。

凌飛這次出外歷練,的確是成長了很多,他的步伐如游龍,身體下盤穩健,可以說煉體做得非常好,雖然修爲處於納元境界,但是身體應該可以說在化神境界處於不敗的地步。老和尚身體隱沒在虛空中,看着場下的戰鬥,頻頻點頭,臉上掛滿了笑意。

此刻下面的戰鬥已經接近了尾聲,烏龍門跟烏龍院基本上都屬於煉體流,龍傲雲跟凌風比拼身體,那自然是佔不到便宜。

凌風右拳狠狠地轟出真龍霸王拳第五式,拳頭如水韻流明,龍傲雲也是拳風霍霍,龍聲嘯嘯,二人拳頭相碰的瞬間,凌風突然控制體內的電蛇,從拳頭中集中發出,龍傲雲先是手臂發麻,緊接着整個右臂都擡不起來了,身體緊跟着麻木了。

想要躲閃,卻猛然間感覺到後面風聲響起,想要躲閃已經來不及了,就聽到“嘭!”的一聲,龍傲雲被狠狠地打飛了出去,龍傲雲在空中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龍傲雲心中駭然,是誰躲在了自己的身後,轉身一看,在他身後站着凌風正朝着他微笑。

居然有兩個凌風,他一下子明白了,這凌風居然還有分身,勝負已分,龍傲雲也算是一條漢子,帶領着四個師弟離開。

圍觀衆人都目瞪口呆,沒有想到這個小和尚居然這麼厲害,魁梧大漢這次真的是嚇尿了。

凌風回身拉着凌雲就走。

“哼!我東莽城禁止私鬥,你居然在此打鬥不說,還傷了如此多的凡人,你可知罪。”突然一個蒼老的聲音響了起來,凌風心中一驚,這人實力太強了,居然可以讓自己心神瞬間失守。

“是嗎?如果老夫說沒事呢?”此時一個凌風熟悉的聲音響了起來。

“師傅!”凌雲大聲的叫道。

“地獄修羅!你怎在此!”一開始那個蒼老的聲音驚恐的說道。 凌風擊敗了龍敖雲正準備離開,卻被一位老者攔住了去路。

此人一身黑色衣服,看年紀也就是四五十歲的樣子,身上雖然沒有修士的氣息,但卻讓凌風緊張不已。

凌風全神戒備,知道這或許是一場硬仗,倒是凌雲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樣子,緊緊的握着小拳頭,不停的揮舞着。

這時候一個熟悉的聲音響起,老和尚晃悠着肥大的身軀走了出來。

“地獄修羅?好久沒有人這麼叫我了,這突然聽到還真的有些不習慣了。”老和尚笑呵呵的說道。

“不知道這二位是?”老者手指着凌風二人說道。

“你是不是老了,耳朵不好使了,沒聽到他們叫我師傅嗎?”老和尚依然樂呵呵的說道。

“師兄,師傅表情好陰險啊!我感覺怕怕的,不過很刺激的樣子。”凌雲跟凌風說,聲音雖然不大但卻可以讓在場的人都聽到。


“混賬東西,你哪隻眼睛看到爲師陰險了。”老和尚回頭笑着對凌雲說道。

凌雲吐了吐舌頭,露出一副害怕的表情,調皮的躲到凌風身後。

“東莽城禁止私鬥,違者是要被廢去修爲的,你的弟子既然違反了,那就怪不得我們了。”老者硬着頭皮說道。

“哼,這些話你還不夠資格說,你還是叫羅煥天來吧!我倒要問問他,我的徒弟在這兒被打了,他怎麼給我一個說法。”老和尚說完,大腳一跺地,剛纔說話的老者突然嘴裏噴出一口鮮血,身體向後激射而去。

凌風目瞪口呆的看着這一切,老和尚的實力,已經遠遠的超出他的認知,有這樣的師傅,我幹嘛要去至尊學院,凌風心中不解。

“凌風,爲師能護得了你一時卻護不了你一世,我的道法、我的路不適合你,你有你自己的路,那纔是你的道。”凌風的心底再次響起老和尚的聲音。老和尚就跟可以讀懂凌風內心一樣。

“師傅,你到底是誰?”凌風幾乎是要問出聲來。

“爲師說了,還不到時候,到時你自然知曉。”老和尚有些無奈的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