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鋒掠過,直刺蕭卓的脖子。 就在鋒利的刀尖刺來的那一瞬間,蕭卓毫無徵兆地擡起蒲扇大的手,一巴掌招呼到了大漢臉上。

僅僅捱了蕭卓一個巴掌,大漢的身體就像受到了強勁的衝擊力,整個人都彈了出去,狠狠砸在門上。

“砰!”地一聲巨響,整扇大門被大漢撞得轟然倒塌。

大漢趴在地上,一動不動,暈死了過去。

衆人驚呆了,就連孫茂行都是一臉驚愕。

老四不僅是他的貼身保鏢,更是職業殺手。

論拳腳功夫,老四雖算不上頂尖,但也不至於會被一個軟飯男一巴掌就打飛了。

蕭卓單手插在褲袋裏,褪去了那副吊兒郎當的模樣,身形穩若泰山,氣勢迫人,朝孫茂行逼近了幾步。

孫茂行的腦子清醒了些,望着向他走來的蕭卓,臉上流露出了難以掩蓋的慌張。

孫茂行強迫自己冷靜下來,揚起下巴,對蕭卓吼道:“王八羔子,傷了老子的人,你賠得起醫藥費……”

沒給孫茂行說完話的機會,蕭卓大手一伸,狠狠按住他的腦袋往堅硬的桌臺上用力一磕。

“啪!”

孫茂行的腦袋磕碎了身前的玻璃桌臺,碎片四濺,空氣中霎時間瀰漫着一股血腥味。

“啊——”孫茂行慘叫一聲,額前傳來一陣碎骨劇痛。

蕭卓面無表情地望着孫茂行頭頂上那兩個閃閃發光的數字,左邊40,右邊65。

蕭卓嘴角一扯:“別怕,今晚你死不了,頂多就是腦袋開花,廢條胳膊。”

二話不說,蕭卓拽起了孫茂行的右手,緊緊擒住他的手腕,奮力一擰。

“咔嚓!”清脆的碎骨聲驟然響起。

又是一聲撕心裂肺的慘叫:“啊——你他嗎……你他嗎給老子等着!”

蕭卓拽着孫茂行那隻猥褻過蘇晴的胳膊,毫不客氣地從下往上擰了個三百六十度。

“啊——疼疼疼!”孫茂行疼得幾近暈死,連罵人的力氣都沒有。

整間包廂裏,衆人屏息凝神,誰也不敢出面攔住蕭卓,生怕他們會變成下一個孫茂行。

恍惚間,蘇晴迷迷糊糊看見了前方有道人影,那個人,正在教訓孫茂行。

他……怎麼那麼像蕭卓……

蕭卓把孫茂行那隻被擰得骨折的胳膊死死壓在他的背上,咬牙問道:“下次還敢不敢碰別人老婆,啊?!”

孫茂行疼得快要窒息,好久好久才憋出幾個字:“不……不敢了……”

聽到這句話,蕭卓才鬆開了他。

孫茂行的身子滑倒在地,猶如一條死魚癱在地上。

腦袋上的鮮血直淌而下,糊滿了他的整張臉。

那隻被擰得變形的胳膊耷拉在肩膀之下,顯然是斷了。

蕭卓平靜地掃了一眼縮在沙發角落裏戰戰兢兢的衆人。

“我叫蕭卓,是蘇晴的老公。我沒啥本事,但打架特厲害,想玩命,隨時奉陪。”

衆人面面相覷,特麼誰想找你玩命啊!

蕭卓沒有久留,直接抱起了醉倒在沙發上的蘇晴,離開了瀰漫着血腥味的包廂。

就在離開包廂的那一瞬間,蘇晴身上一抹特殊的味道竄入了蕭卓的鼻尖。


有一股迷.藥味,孫茂行在敬給她的酒中下了迷.藥!

若他再晚來一步,後果不堪設想。

“晴晴,晴晴啊!”方麗華一臉擔憂,匆匆跑來。她剛到帝都酒店,就看見了抱着蘇晴的蕭卓。


蘇晴在他懷裏暈死了過去。

“晴晴她怎麼樣了?”

蕭卓:“她被下了迷.藥,快把她送到醫院裏去。”

蕭卓把蘇晴抱上了車,關上車門正要走,方麗華問:“咋了?你不去醫院陪晴晴啊?”

蕭卓打了個呵欠,吊兒郎當地撓了撓脖子:“不啊,我不去了,好睏啊,回去睡覺。”

方麗華狠狠瞪了蕭卓一眼:“要滾就快滾!”

她懷疑這個女婿就是老天爺派來氣死她的,自己老婆暈倒了,連醫院都不陪着去,這樣的丈夫要來有屁用?

方麗華開着車揚長而去,蕭卓一臉賤兮兮地在車屁股後面做了個揮手拜拜的動作。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凡人修仙傳仙界篇) ,單手撐着街邊的大樹,晃了晃暈乎乎的腦袋。

“呼——”蕭卓長長地呼出一口氣,歇了幾分鐘才緩過神。拖着疲倦的身體,上了公交車……

……

第二天中午,帝都醫院

蕭卓吹着口哨,雙手插進褲袋裏,吊兒郎當地走進了蘇晴的病房。

一踏入病房,就聽見蘇晴在打電話。

“嗯,我沒事,你不用來看我。放心吧,真的沒事。”蘇晴的語氣非常溫柔,不用猜,肯定是在和她的初戀打電話。

蕭卓若無其事地坐在牀邊的椅子上,蘇晴神情寡淡地瞟了他一眼,掛斷了電話。

“劉智明打來的?”蕭卓問。

“嗯。”蘇晴淡淡地應了一聲。

不提劉智明還好,一提劉智明,方麗華又來勁兒了,指着蕭卓的鼻尖罵罵咧咧:“你瞧瞧你這副窩囊樣,智明一大早就託人送來了水果,你呢?你一覺睡到太陽曬屁股!”

“你說你沒本事賺錢就算了,好歹也要體貼一下老婆啊!連晴晴的生死都不管不顧,你有什麼資格做她的丈夫?”

“我警告你,你別以爲我們蘇家會一直養着你,就算我公公向着你……”

蕭卓又掏了掏耳朵,挖出一坨耳屎,往垃圾桶裏一彈。

丈母孃的嘴就像機.關.槍一樣,噼裏啪啦說個不停,聒噪得很啊!


“好了好了丈母孃,別浪費脣舌了,你說你何必跟我計較呢?打死我都不會和晴晴離婚的。”

在蘇家吃好喝好,有人養着,蕭卓發誓要緊緊抱着蘇晴的大腿不鬆手,怎麼可能離婚!

方麗華被蕭卓氣得差點一口氣憋在胸口喘不上來,蘇晴揉了揉太陽穴,一臉疲憊:“這裏是病房,都安靜一點吧。”

“晴晴,都怪你太慣着他了,所以他纔不思進取!”方麗華又忍不住抱怨了一句。

“蕭卓,昨晚謝謝你。”蘇晴毫無徵兆地對蕭卓道了聲謝,聽得方麗華一頭霧水,她根本就不知道昨夜在帝都酒店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蕭卓咧嘴一笑:“嘿嘿,晴晴,如果你真的想謝我,不如……不如給我多加一點生活費?”

“你別得寸進尺!”方麗華怒不可遏。

蘇晴:“媽,別說他了。昨晚孫茂行在我的酒裏下藥,妄想對我圖謀不軌,是蕭卓救了我。”

說罷,她直接拿起手機,給蕭卓轉了五千。

蕭卓望着手機屏幕上的轉賬記錄,笑得合不攏嘴。

方麗華質疑:“鼎勝集團的總裁孫茂行?他手下那麼多保鏢,蕭卓一個人能對付得了?”

蕭卓下巴一揚,得意洋洋道:“丈母孃,我不僅打趴了孫茂行的保鏢,還把孫茂行打了個腦袋開花。”

顯然,蕭卓認爲這件事非常自豪。

但是方麗華卻急眼了:“你……你把孫茂行打了個腦袋開花?”

蕭卓以爲方麗華覺得自己在吹牛,又補充了一句:“不僅把他腦袋打到開花,還擰斷了他的一條胳膊!”

“啊!你……”方麗華臉色一垮,嘴裏直唸叨:“完了完了,以孫茂行的脾性,他絕對不會放過我們蘇家的。”


方麗華對蕭卓責備道:“蕭卓,你稍稍教訓一下他就得了,怎麼可以把他打殘呢!”

蕭卓表示無所畏懼:“這有什麼?反正是你們掏醫藥費,又不是我掏。”

“你!”方麗華被蕭卓氣的,恨不得當場噴出一口老血。

“叮鈴——”方麗華的手機叮叮響起。

是蘇父蘇志鵬打來的電話,她按下了接聽鍵:“老蘇啊,你和顏顏回來了?”

電話那頭的聲音有些焦急,還刻意壓低了聲音:“麗華啊,家裏出事了,孫茂行的老婆帶了一羣打手來,說要找晴晴和蕭卓算賬。” “啊?她……她這麼快就來了?”方麗華心叫不妙,孫茂行的老婆許曼莉是帝都市上流社會出了名的母老虎,據說她黑白通吃,暗地裏培養了不少職業殺手。

如今她都帶人找上門來了,他們蘇家還有好果子吃?

方麗華匆忙掛了電話,又對蕭卓抱怨一通:“都怪你這倒黴娃子,人家老婆都找上門來算賬了!你知不知道你給我們蘇家惹了多大的麻煩?啊?!”

蕭卓此刻深深懷疑丈母孃是唐僧轉世,整日念念叨叨,惱得他耳朵都快長繭了!

蘇晴倒是非常平靜:“媽,該來的總會來,咱們回家再說。”

方麗華恨鐵不成鋼地瞪了蕭卓一眼:“下次再給我惹事,你就給我滾出蘇家!”

方麗華離開病房後給蘇晴辦理了出院手續。蘇晴微微擡眸看了蕭卓一眼,紅脣微張:“要不你最近別回家了,孫家是不會放過你的。”

蕭卓一臉賤笑:“晴晴,你在擔心我的安危?”

蘇晴無語,都到這時候了,這傢伙還有心情開玩笑?

蘇晴嚴詞厲色:“蕭卓, 極品賭神 ,你對付不了。離開帝都,去避避風頭。”

難得老婆關心他一次,蕭卓笑嘻嘻的,顯然沒有把許曼莉要找他算賬的事放在心上。

“天塌下來有我撐着,你怕啥?”

蘇晴知道蕭卓的臉皮子比城牆還厚,成天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樣子,反正出了事也是蘇家擔着,他心裏倒自在得很。

方麗華開車載着蕭卓和蘇晴在路上兜了個大圈子,遲遲沒有回到蘇家,期間蘇志鵬還打來了好幾個電話。

方麗華心焦得很,憑孫家的實力,分分鐘碾壓他們蘇家。沒想出解決事情的對策,她怎麼也不敢貿然回去與許曼莉正面交鋒。

蕭卓在車上都睡了一覺,醒來卻發現還在路上,他打了個呵欠,問:“丈母孃,怎麼不回家啊?”

一聽到蕭卓的聲音,方麗華心底的怒氣就騰騰竄起:“閉嘴!還不都怪你,害得我們有家都不敢回!”

蕭卓癟了癟嘴:“他們又不是吃人的怪獸,怕什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