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囉嗦了,在不走天都亮明瞭。”

紅歡發揮她的威力,把蘇紫陌連拉帶拖的拉着往外走。

沐雲軒定定的站着,沒有追出去。

他的心隨着她的身影一點一點的空去,在蘇紫陌消失的瞬間,他似乎又回到了以前那個冷酷無情的沐雲軒。

剛剛到殿外,不遠處的慕容邵峯看到她白色的聲音。

心裏無比的激動,剛想走過去,卻看到她們瞬間消失在了原地。

慕容邵峯的心裏似乎有什麼被抽空了一樣,讓他全身無力。

“陌陌。”慕容邵峯癡迷的看着蘇紫陌離去的方向,你真的一年就回來了嗎?

蘇齊和蘇櫟也一大早趕了過來。

進了子陽宮,只見自己的爹爹坐在牀榻上發呆。

兄弟兩人相視一眼,知道孃親已經走了。

“爹爹。”

聽到蘇齊喊聲,沐雲軒這纔回過神來。

“齊兒,櫟兒。”

沐雲軒收起相思豆玉墜。

強顏歡笑的看着他們兄弟兩人。

“孃親走了嗎?”

聞言,沐雲軒剛剛緩下來的心情又瞬間涌了出來。

“嗯!”沐雲軒面無表情的點了點頭。

“孃親,爹爹。”

這時,蘇馨也過來了,看着兩位哥哥和自己爹爹的表情,蘇馨不用問也知道孃親走了,她小嘴一癟,眼看就要哭了。

“馨兒,不要激動。”

沐雲軒擔心女兒犯病,快速的走過去把女兒抱了起來。

“馨兒,你不要傷心,孃親走了,不是還有哥哥們和爹爹啊?孃親會很快回來的。”

蘇齊心裏雖然難過,但還是笑容滿面的安慰着妹妹。

“嗯!”蘇馨點了點頭,把頭埋在沐雲軒的懷裏。

“大哥。”沐雲帆走了進來,他們都聽說了大嫂離開的事情了。

“雲帆,去準備一下,三日後啓程回黎夏國。”

“那聘禮……?”

沐雲帆想知道大哥的想法,他這一趟是專門送聘禮過來的。

“把聘禮送到黎夏國禮部,我等一會去見納蘭王。”

重生之趙小涵向前衝 即使陌兒不在,他也可以先把聘禮下來了在回去。

“好!”

沐雲帆點了點頭轉身離開。

一大早,大家都紛紛到子陽宮來,可是早已經沒有了蘇紫陌的身影,又都失望的離開。

吃過午膳,沐雲軒就去見納蘭王。

御書房裏,納蘭王和司徒若嫣,蘇紫念,科豐恆,蘇清絕都在。

沐雲軒直直的跪在納蘭王的面前。

這也是平生第一次他給人下跪。

“納蘭王,雲軒在此懇求納蘭王,把陌兒嫁給雲軒,雲軒用自己的性命保證,會愛陌兒一生一世。”

沐雲軒低頭,誠懇的說。

儘管陌兒聽不見,他也要說。

納蘭王和司徒若嫣相視了一眼,夫妻兩人點了點頭。

“孤王早已經叫過你一聲女婿了,如今只不過是一個形式而已,可你依然按照黎夏國的禮信來,足以看見你的誠心,今日陌陌不在,孤王這個做父親的就先替陌兒答應下來了,等陌兒回來,你們遍擇日完婚。”

“多謝父王!”

沐雲軒淡淡一笑,已經改口,眼眸裏卻已經開始了思念。

“起來吧!”納蘭王欣慰的笑了笑,陌陌這一路走得艱辛,希望嫁給沐雲軒以後,能過上安生的日子。

“對了,父王,大哥,雲軒決定三日後回皓月國。”

“這麼倉促,那齊兒讓,櫟兒和馨兒呢?”

司徒若嫣身子一僵,眸子裏快速的閃過不捨,不希望齊兒和櫟兒還有馨兒也離開。

“母后,櫟兒他們兄妹三人也會跟着雲軒一起會皓月國,馨兒的病還要繼續治療。”

“你們這一下子全部都走了,我們還真不習慣,不可以在多留幾日嗎?”

蘇紫念萬萬沒想到,陌陌就這麼不辭而別了。

“大姐,陌兒知道你會不捨,可是陌兒來不及跟大哥大姐道別,她讓雲軒給你們說聲抱歉。”

一聽,蘇紫念有些愕然,隱在袖中的手輕輕的握了握,沐雲軒尊稱她一聲大姐,這真是讓她太以外了。

“都是一家人,沒有什麼抱歉的,只要陌陌過得幸福就好!”

沒來得及跟妹妹道別,蘇清絕心裏也挺不好受的。

“多謝大哥諒解!”

又聊了一會,沐雲軒才離開,在子陽宮的門口,遇到了慕容邵峯。

看着慕容邵峯一臉憔悴,看來,他作爲因爲陌兒的事情一夜沒睡。

慕容邵峯瞥了一眼沐雲軒。

“陌陌大概一年之後的什麼時候回來?”

慕容邵峯只想知道這個。

明年的這個月初回來。”

慕容邵峯聽完,默默的轉身離開。

沐雲軒也沒有在開口說話,只是定定的看着他的背影一會。

“我會跟着你會雲城去。”

夜輕寒突然出現在了沐雲軒的身後。

沐雲軒皺了皺眉,“你連修爲都隱瞞了陌兒,讓本座如何相信你?”

“喂……喂!”

夜輕寒不滿的叫了起來,“沐雲軒,你答應過要相信我的,你現在怎麼又……。”

“好了,收拾一下,我們三日後離開。”

說完,沐雲軒冷冷的走掉。

夜輕狂摸了摸鼻子,“陌陌這才走呢?你就拉着一張臉,要不是爲了能找出能替陌陌解除死詛的辦法,我纔不願意整天面對你這張冰塊臉呢?”

夜輕寒自言自語的對着沐雲軒的背影說道。 ♂!

等夜輕寒離開,隱在暗處的慕容邵峯從暗處走了出來。

死詛,陌兒身上的死詛,輕寒瞞着他的是這件事情嗎?

慕容邵峯滿臉憂傷,高大的聲音止不住的後退了幾步,怎麼可能,陌陌怎麼可能會死。

不行,他不能讓陌陌有事,師傅,對了,他要回去問一問師傅是怎麼回事?

慕容邵峯跌跌撞撞的回未央宮,他要回去問一問師傅,可有解除死詛的辦法來。

“邵峯。”

納蘭黎昕突然擋住了慕容邵峯的路。

穿着一身粉紅色衣裙的她,看起來更加的清純可人。

看到慕容邵峯失魂落魄又憔悴的樣子,沒有一點往日溫潤如玉的樣子,納蘭黎昕的心底滿滿的全是痛,一夜之間,他爲了紫陌姐姐變得如此的不堪,他的心底到底有多愛紫陌姐姐纔會變成這副樣子的。

慕容邵峯沒有理會納蘭黎昕,而是繞過納蘭黎昕繼續走。

陌陌不在這裏,他也沒有必要留在這裏了。

“邵峯,邵峯……。”

納蘭黎昕不顧一切的追了過去。

這不像邵峯,邵峯從來沒有像這樣過。

“不要跟過來。”

慕容邵峯迴頭,聲音冷得像寒冬臘月。

讓納蘭黎昕一驚,猛的停下了腳步,心裏也已經瞭解,望着他的背影,有些心痛,納蘭黎昕微微的閉了一下眸子。

她,作爲納蘭黎昕,幫不了慕容邵峯,她什麼都幫不了他。

“蘇紫陌一離開,慕容邵峯就變成這副模樣,看來,慕容邵峯這一生,除了蘇紫陌,其它的女人是如不了他的眼的。”

庚桑瑤今天盛裝打扮,和宗親王妃一同進宮找司徒若嫣聊天,中途,她往子陽宮的方向來了,沒想到會看到剛纔的的那一抹。

“蘇紫雲,怎麼會是你?”

納蘭黎昕驚訝的看向蘇紫雲,她總是這麼悄無聲息的出現在她身邊,還有上次找她的那個黑影,到底是誰呢?

“黎昕公主可別忘記了,本郡主也是隨時可以進宮的,至於進宮以後,我想去什麼地方?那就要看我的心情了。”

庚桑瑤冷笑的看着納蘭黎昕,對於蘇紫陌的事情,她不會善罷甘休的,這件事情她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的,今天一早收到消息,蘇紫陌還活着的消息,她心裏很快明白,她又被蘇齊給耍了,這樣一來,她心裏到是明白,沐雲軒想找的東西是什麼了?

蘇齊從她這裏得到的消息,沐雲軒也知道了,只是,雲軒,你真的能找得到嗎?

“你走吧!本郡主心情不好!”

納蘭黎昕不想和蘇紫雲囉嗦,她心裏擔心慕容邵峯。

庚桑瑤看着納蘭黎昕,眼眸裏涌出一抹笑意,眼底卻滿是諷刺。

“你就算把慕容邵峯擔心得願意爲他去做任何的事情,慕容邵峯的心裏都永遠都只有蘇紫陌,不會是你。”

“你爲什麼每次見到我都要說這件事情,爲什麼?”

納蘭黎昕疾言厲色,怒視着蘇紫雲,她好討厭從別人的口中聽到這件事情。

“本郡主只是想提醒你一下而已,蘇紫陌不死,你永遠都得不到慕容邵峯,如果我說,我能幫助你得到……,得到慕容邵峯呢?”

“你多次跟我提這件事情,就是爲了想幫助我得到邵峯嗎?蘇紫雲,以你之前的名聲,我納蘭黎昕就是在笨,也不會被你利用的。”

納蘭黎昕說完,飛身去追慕容邵峯。

庚桑瑤站在原地,一臉的冰冷,沒想到這個納蘭黎昕這麼不上道,心裏倒是挺謹慎的,不過你以爲不答應,本族長就會放過你嗎?

庚桑瑤拿出一個竹筒,很快,裏邊爬出一直白色的蟲子。

“去吧!去找你的主人吧!”

庚桑瑤冷冽一笑,轉身離開,是時候去找蘇齊算賬去了。

樊子復躲在暗中,待庚桑瑤走遠,他快速的出來尋找剛纔庚桑瑤放出來的那條蟲子,這女人害他不夠,現在又害納蘭郡主,不行,他一定要阻止,不能讓她的陰謀得逞。

而這邊,夜輕寒在宮裏瞎逛,突然看到庚桑瑤,他猛的把身子縮了回去。

那不是去一粟宮的方向嗎?庚桑瑤去那個地方幹什麼?齊兒和櫟兒?

夜輕寒小心的隱藏好自己的氣息,跟了上去。

庚桑瑤毫不避諱的走進一粟宮,她心裏太憤怒了,在次被一個五歲的孩子耍,讓她心裏有一股屈辱感直升頭頂。

“站住,你來這裏幹什麼?”

蘇櫟在園內,看到庚桑瑤突然闖入,他瞬間整個人陰沉帶煞的看着庚桑瑤。

而蘇櫟的一聲怒吼,立刻驚動了蘇齊,蘇齊不用想都知道她是來幹什麼的。

不過她今天既然主動找上門來,那就好好的給她一點教訓。

蘇齊拿出噬魂靈,冷冷一笑,大大的眼眸裏全是殺意。

“醜女人,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說完,蘇齊笑看着自己手中的噬魂靈。

“叮鈴鈴!”清脆的響聲由小漸漸變大。

蘇櫟知道噬魂靈的厲害,快速的捂住了雙耳。

庚桑瑤聽到鈴鐺的聲音一愣,是……是噬魂靈,該死,蘇齊居然想用噬魂靈對付她。

跟過來的夜輕寒一聽噬魂靈的聲音,也猛的停下了腳步,等等,蘇齊手中有噬魂靈,那麼就意味着有很大的用處,不過現在不是想這個的時候,夜輕寒也快速的捂住耳朵。

庚桑瑤也聽說過噬魂靈的厲害,林秋水就是敗在噬魂靈上的。

感覺到自己的神智越來越難以控制,庚桑瑤快速的在周圍設下屏障法。

可是她纔剛剛擡手,蘇櫟就看清楚了她想幹什麼?

蘇櫟快速的攻擊庚桑瑤,這一擊,出手軟如棉,沾身似如鐵,看着這樣的攻擊力度,庚桑瑤不得不閃身躲避。

庚桑瑤布屏障法失敗,怒視着蘇櫟,“臭小子,看來你剛剛那一掌已經用了全部的修爲了,這一擊你沒有成功,你以爲自己還會再有機會嗎?” “哼,你自己也已經錯過了最佳時機未,你認爲你今天能逃得出去,噬魂靈一響,我爹爹會很快知道這裏出事了,在加上我爹爹的修爲,你又會覺得自己有多少勝算。%し”

蘇櫟譏諷的看着她,一臉的嗜血。

聽到蘇櫟的話,庚桑瑤目光微微呆滯,不錯,加上沐雲軒的修爲,她的確不是他們的對手,不過她又怎麼會讓沐雲軒過來呢?沐雲軒已經出宮了。

“那你的意思是說,我今天是退一步是爲人間,進一步就在閻王殿了嗎?”

蘇櫟冷冽一笑,沒有回答她的話,昨晚回來以後,他睡不着,就在房間裏修煉,成功的晉升了一階,今日能與這女人一戰,讓他更有了一絲體悟。

在拋開那些雜念後,他的很可能會再次晉升,神玄期九階,離聖玄期已經沒有多遠了。

一夜時間,他不聲不響地晉升了!

在神玄期八階滯留了這麼久,他終於突破了!這次晉升真是來得再適時不過!

思及此,蘇櫟彎脣一笑,眼裏第一次出現了狡黠的光芒,在陽光下,更加的璀璨。

難怪許多人終其一生也無法突破到神玄期巔峯,這神玄期與金玄期的差別猶如一道天塹,進入神玄期八階後,他的身子更加的輕盈,剛纔他稍微一探,就感應到了庚桑瑤的存在。

看到蘇櫟眼中的笑意,庚桑瑤眸光微動,這纔回過神來,她剛剛是如何被發現的。

突然,蘇櫟的笑意提醒了她,她瞬間驚訝於蘇櫟的敏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