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纔不是說你們跟你們大哥同生共死麼?來吧,沒關係的。”

“不不不!馬爾茨還沒死呢,我們這就走!”

蘭科真不知道自己隨手打飛的是什麼名人,還以爲只是無名的小角色,所以也沒在意,拉着姬恩就打算進城。

“那個……”剛來的城衛兵正想攔住蘭科說些什麼,突然看到蘭科的目光轉向了自己。

這邊守城門的可都是親眼目睹了蘭科把馬爾茨扇進牆裏,儘管蘭科只是順勢看過來,但城衛兵卻覺得對方彷彿下一刻就要扇飛自己了。

這個新來的城衛兵瞬間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呆呆的站在原地。

還是旁邊的老兵油子聰明,把新兵拉到一旁,陪着笑對蘭科道:

“沒事沒事,您快進去吧。”

“啊好的。”看到連入城錢都不用交,蘭科的心情也是很好,心裏還在感嘆。

不愧是大城市啊,連城衛兵都這麼有禮貌,居然還對我用敬語,果然是大城市的素質。

(快速結束了龍家劇情,我這段劇情寫的確實莫名其妙,給讀者老爺道個歉……爲了補償,我給大家劇透一下,救贖者聖女,擁有四分之三的龍使之神寧清的血脈……至於怎麼擁有四分之三的,你們只要稍微想一想就知道了,我不能多說,不然會被警察叔叔抓走的。) (感謝‘小風蘿莉’、‘江黃天下’的打賞!)

哈尼城作爲星耀城周圍的四城之一,果然風氣開放了很多。

蘭科和姬恩只是在吃飯,就聽到了餐館裏三桌人在討論哈尼城貴族的**傳聞。

雖然因爲姬恩的容貌,一路上有不少人上來搭訕,但都被蘭科這個護花使者擋住了。

而且不單單是擋住,蘭科還毫不留情的諷刺了所有人。

“聽說前幾天出現了一把魔法武器……”“那次任務得到了十個金幣!”

餐館裏大部分人都在說着話,吵鬧的環境下都以爲沒有人聽得到自己和朋友說話。殊不知蘭科靠着傳奇階實力,非常無聊的來回換着聽。

也有幾桌人在談論着上午馬爾茨被一個年輕人打飛的事情,很多人都不相信,覺得對方喝多了。

蘭科聽到什麼有趣的事情,臉上帶着古怪的笑意,看向了餐館裏最張揚的一桌人。

這羣人只有五個人,卻肆無忌憚的大笑着,絲毫不在乎周圍的人,隱約可以看出是以其中一個穿着魔法袍的男人爲首。

那個魔法師微微發福,一頭黃髮看上去更像是無業遊民,身上流露出市井小民的氣質。

蘭科聽到餐館裏角落裏不少人在討論這個魔法師。

這個魔法師叫傑拉德,本身只是一個不起眼的二階魔法師。

在其他地方或許二階魔法師已經是受人尊敬的強者,甚至還能混進小城市的權力階層,但是在哈尼城這種繁榮的大城市,二階魔法師只是底層的一員。

不過傑拉德卻因爲從小貧窮的生活練就了一手不算絕技的絕技,吸田螺。

就是那種靠着舌頭和口活把田螺裏面的肉吸出來的絕活。

魔法師本來就是燒錢的職業,貧窮的家庭根本支撐不起傑拉德的魔法學習,這也讓他覺得在魔法之路上沒有前進的希望。

直到有一天,傑拉德在吃田螺的時候,被一個看上去四十多歲的貴婦人看上了。

那天回來之後,傑拉德請自己的狐朋狗友大吃一頓,還在喝醉了之後放出豪言,自己以後就要是大人物了。

看上他的那個貴婦人據說是一位伯爵夫人,只不過那位伯爵如今已經七十多歲,無法滿足伯爵夫人了。

帶著星際闖美幻 但傑拉德靠着一手吸田螺的絕技……

據說那位伯爵夫人非常滿意傑拉德,還在自己的圈子裏推薦傑拉德,不久之後傑拉德就在哈尼城的貴族夫人圈子裏名聲大噪,當然是因爲吸田螺的口活。

不光是星佑帝國的貴族,就算是理想聯邦貴族之間的夫妻和睦都是擺在檯面上的問題。

男人是一種很專一的生物,他們在自己二十歲的時候喜歡二十多歲的漂亮少女,在三十歲的時候也喜歡二十多歲的漂亮少女,四十歲、五十歲……就算他們八十歲了,他們依然喜歡二十多歲的漂亮少女。

嗯所以說男人都是非常專一的。

但女人不可能永遠年輕,貴族夫人都有四十歲五十歲的時候,那時候正是她們需要的時候,可是丈夫又看不上人來珠黃的他們,喜歡與自己愛了一輩子的二十歲少女做那種事。

傑拉德這種吸田螺好手的作用就體現出來了。

不過傑拉德雖然風光,但是背地裏鄙夷傑拉德人可不少。

甚至大家還給傑拉德起了個外號,叫做太太樂。

特別是前段時間,有人看見傑拉德從城主府出來,整個人腳步虛浮,猜測傑拉德勾搭上了城主夫人。

這件事告訴我們,就算本錢不行,也可以靠着吸田螺吸出一片天啊。

太太樂哈哈哈哈。

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時光:新版 蘭科看着傑拉德就忍不住笑了出來。

“你笑什麼呢!”不知道什麼時候,傑拉德注意到了蘭科,直接大叫道。

傑拉德也知道自己的情況,這段時間不知道多少人暗地裏瞧不起自己,所以心裏特別敏感,看到別人在自己面前笑,就覺得是在嘲笑自己。

不過傑拉德還真的猜對了,蘭科就是在笑他。

笑了一會兒,蘭科才發現餐館裏似乎安靜了下來,所有人都在看着自己,終於發現了盯着自己的傑拉德,奇怪的問道:

“嗯?怎麼了?”

“傑拉德大哥問你笑什麼呢!”傑拉德旁邊的跟班問道。

蘭科這才反應過來,歉意的擺了擺手:“抱歉啊太太樂,我沒笑你。”

奪愛遊戲 “……”一下子就是死一般的寂靜。

不少路人都是看到傑拉德臉色陰沉的像是死了爹,雖然什麼都沒說,但是絕對不會輕易放過蘭科。

大家心裏都瞧不起傑拉德,但是沒人敢當面得罪傑拉德,因爲這小子畢竟攀上了貴族夫人的大腿,尋常人得罪不起。

而且傑拉德最不能忍受別人叫他太太樂,聽說有人曾經在他面前說過,最後被人在街頭生生砍死。

蘭科也注意到了傑拉德的臉色不好看,可能是自己的稱呼對方不太愛聽,於是換了個稱呼:

“田螺哥,我不是有意的。”

“……”坐得近的路人甚至看到了傑拉德的手在顫抖,看上去已經快氣瘋了。

終於傑拉德的跟班坐不住了,站起來狠拍了一下桌子,衝着蘭科走過來,揮起拳頭準備教訓聯科:“你小子看來是找死的啊!”

蘭科看着對方慢的像是蝸牛一樣的動作,實在是不知道還手不還手。

這次自己真的不是故意的啊。

再說太太樂什麼的我也沒去招惹他,沒想到麻煩還是自己找上門了。

……不過太太樂的原名叫什麼來着?

蘭科這邊已經忘了傑拉德叫什麼,但是在其他人眼裏,是蘭科已經被嚇得不知道躲避了。

要知道傑拉德本身剛剛成爲三階魔法師,但是身邊的跟班都是四階五階的水準。

對着蘭科出手的這個男人,本身就是一個五階劍士。

看蘭科的年齡只有二十歲左右,怎麼可能是一個五階劍士的對手?

就在所有人都以爲預料到蘭科的結果的時候,旁邊響起了一聲嬌喝:

“住手!”

這個聲音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包括蘭科也很好奇,什麼人會給自己出頭。

沒想到出聲的是一個二十三四歲的少女,看上去很漂亮,只不過打扮有些老土,但是臉上的表情明顯很氣憤,似乎看不過這種欺負人的事情。 (感謝‘落後半步’、‘ψ空?冥?’、‘m0130203’、‘cq牛牛’打賞!)

女孩這一聲住手叫的頗有氣勢,連打算動手的蘭科都被震在了原地,更別說對面那個男人了。

在場吃飯的所有人都停下了手裏的動作,整個場面寂靜的詭異。

周圍的普通人沒察覺,只是覺得這女孩很有氣勢,但是蘭科卻察覺到了問題。

少女剛纔那一吼明顯下意識催動了血脈鬥氣,但是能夠讓在場所有人注意,憑藉少女那三階的實力肯定辦不到,那就說明是少女的血氣有特殊之處。

“佩爾,別管閒事。”不過跟女孩坐在一桌的老人卻叫了女孩一聲,老人的表情很嚴肅,不希望自己的孫女捲進這種事非。

佩爾有些不滿的咬了咬下嘴脣,好像心有不甘,不過最後在爺爺的眼神示意下,無奈的對着蘭科和動手的男人說道:

“沒事了,你們繼續吧。”

“……”

所有人都無語了。

你當這是看片啊,你說住手就住手,說繼續就繼續。

但是讓人想不到的是,除了蘭科和傑拉德表情古怪外,其他人真的按照佩爾說的,繼續之前正在做的事情,面前這個五階劍士還想接着打蘭科。

所有人都彷彿什麼也沒發生。

真的有古怪啊。

蘭科倒是對這個佩爾有點興趣了。

不過太太樂傑拉德似乎也沒有受到影響,蘭科看到傑拉德似乎又要破口大罵,決定先把眼前的事情解決……於是捏住了面前五階劍士的脖子。

這個男人都沒有察覺到蘭科的動作,更不要說躲避了。

還沒來得及驚訝於蘭科的速度,就聽到蘭科慵懶的聲音說道:

“田螺哥,你的嘴可是很重要,不要隨便張開了。”

說着蘭科笑了一下,看着傑拉德惱怒到要爆炸的表情,好心的再次提醒了一句:

“我可是很厲害的,還是不要招惹我。”

“哈哈哈你很厲害?”傑拉德的怒氣值早就滿了,指着蘭科大聲嘲笑。

旁邊的黨羽也在起鬨:“哎呀我好怕啊!”“是啊這麼厲害呢哈哈哈!”

不光是傑拉德一衆,就連周圍吃飯的路人都對蘭科的說辭不屑,似乎覺得這小子怎麼這麼傻。

佩爾也有些氣惱,更是氣不過有傑拉德這種人,與爺爺對視一眼,爺爺卻搖了搖頭,讓佩爾非常着急。

蘭科無奈的聳了聳肩,自己每次都是實話實說,但是現在這個世界就是實話沒人相信啊。

更何況自己手裏還提着一個五階劍士呢,這幫人真是水裏放了點腦子就被當做腦袋了。

傑拉德本身只是一個不入流的魔法師,自然看不出來蘭科出手的厲害,而旁邊的那些跟班則是覺得五階劍士自己大意了,纔會被蘭科得手。

只有這個劍士自己才能感覺到蘭科身上傳來的壓力,此時已經不再掙扎,臉色煞白的看着滿臉無奈的蘭科。

“我倒要看看你多厲害!”傑拉德臉色一狠,陰笑着看向蘭科和姬恩,“兄弟們都動手吧,記得把女的帶回去!”

這時候傑拉德才注意到蘭科身邊還帶着姬恩這麼漂亮的美少女,覺得自己簡直就是幸運星座附體。

幾個男人都拿起了武器,身上的氣勢都不弱於五階,表情不屑的走向蘭科。

所有人似乎都看到了結局。

就在佩爾忍不住要出手的時候,蘭科也不屑的笑了。

蘭科發現自己每次都是被這些不上臺面的小角色糾纏,似乎自己的檔次都變低了……雖然本身就不高。

但原因就是自己沒什麼名聲,也沒什麼靠譜的跟班。

名聲這種東西對蘭科來說幾乎不可能,畢竟蘭科的能力太過詭異,經過和摩耶的談話,蘭科知道大概是那位救贖者聖女賜予自己這種化龍能力。

就算是摩耶似乎也對那位忌諱莫深,因爲那可是曾經以人類之身成就神話的男人的後代,有些無法想象的手段也是可以理解。

不過自己變身龍的能力一旦暴露,那就是整個西納普斯的焦點。

靠譜的跟班也不是說有就有,姬恩的實力雖然不錯,但是情商太低,根本看不懂人類之間的勾心鬥角。

還是要慢慢培養一個啊。

想到這裏蘭科都懶得動手了,雙眼化成銀龍之瞳,身上九階巔峯的銀龍氣勢驟然爆發,讓周圍所有人都彷彿背上了一座大山。

蘭科放下了手裏的人,緩緩的走到傑拉德身邊,看着對方蒼白的臉色,笑着在對方身上摸了一會兒,找到了一個護身符似的東西。

魔法道具。

之前傑拉德能夠不被佩爾的血脈鬥氣影響,就是靠着這個護身符。

畢竟田螺哥天天用力爲那些貴族太太服務,難道身爲魔法師還不能爲那些老處AA女魔法師服務麼?能得到這種珍貴的魔法物品也不奇怪。

“第一次見面就給這樣的大禮,但盛情難卻,我就收下了。”

一邊幫傑拉德送出了這個魔法道具,蘭科一邊把東西收進了懷裏。

不過當蘭科轉頭看向之前那個正義感強烈的少女佩爾的時候,卻發現兩個人早就走了,讓蘭科非常錯愕。

這對爺孫到底是什麼人物?

蘭科都沒有注意到他們是什麼時候走的,就憑這份實力就知道不是普通人。

……

蘭科以爲自己這麼張揚,絕對會被哈尼城的城主找到,但是沒想到一下午逛下來,居然沒有任何人找自己。

要知道就算哈尼城是首都星耀城的四方守衛之一,城主最多不過是九階實力,出現了蘭科這種神祕陌生的九階強者,作爲當地領主不會不調查。

事出無常必有妖。

這實在太奇怪了,所以蘭科決定……去找那個城主。

當地城主不找蘭科,蘭科反倒找上門去,這就告訴我們逃避不是解決問題的辦法。

不過在城主府的門口,蘭科卻看到了兩個熟悉的身影。

佩爾和她爺爺。

這對爺孫似乎在跟門衛爭執什麼,佩爾氣的滿臉漲紅。

等到蘭科走近了才聽到雙方的對話。

“你們快走吧,城主大人不見你們。”

“不可能!馬洛裏叔叔怎麼會不見我們!我是佩爾啊!”

“我不管你是誰,但是城主大人說了不認識你們,別在這裏糾纏了。”

“我不信!我要見馬洛裏叔叔!”

佩爾貌似是這個馬洛裏城主的侄女,不過門衛卻說城主不認識他們。

正在佩爾氣鼓鼓的瞪着大眼睛,而她爺爺拉着她準備走的時候,門衛看到蘭科和姬恩走了過來,雙眼一亮。

不是因爲蘭科,而是因爲姬恩。

畢竟姬恩是龍女,放在哪裏都是鶴立雞羣的美女。

“你們有什麼事嗎?”門衛對着蘭科問道。

“城主在嗎?”

“你們認識城主大人?”聽到蘭科問到城主,門衛神色隱隱有不耐煩。

“不認識啊。”蘭科實話實說。

“那趕緊走,城主大人不會見你們的。”門衛很熟練的開始趕人。

蘭科認真思考了一下,開口道:“那你就說我是城主的長輩,讓他來見我吧。” (感謝‘吳笛的組合’打賞。

光年彼端 “那你就說我是城主的長輩,讓他來見我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