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走出凌家別墅,葉臨天就收到了魏天龍發來的一段視頻鏈接,點開,正是他上次在西水村暴打幾個混混的視頻。

看樣子,這段視頻引起了不小的熱度!

不少人都在下面評論,這個男人好帥,我要給他生猴子……

不過,因為角度的原因,葉臨天的正臉並沒有被拍到。

不過,魏天龍卻是一眼就認出來了,還說了不少好話,葉臨天笑了笑,隨手回了個笑臉。

「你是葉臨天?我們玄冥堂文爺,想請你一聚。」

突然,身後傳來一道雄渾的男聲,將葉臨天的思緒拉了回來。

他皺了皺眉,回頭看去,就看到幾個穿著黑色西服的帽子,正站在他的身後。

玄冥堂文爺?

葉臨天一臉茫然,冷聲回道:「不去。」

說著,葉臨天直接推開其中一個保鏢,就要離開!

那保鏢後退兩步,眼底閃過一絲驚訝,好大的力氣。

「葉先生,請你不要為難我們,周雪兒周總已經過去了,請你過去也是她的意思。」

那保鏢走上前,擋在了葉臨天的面前。

同時,他的右手扶在了腰間。

葉臨天眉頭緊蹙,有槍?

周雪兒的意思?

葉臨天搖搖頭,不再多想,將手機放回兜里,跟著他們上了車。

。「我?!」姚大爺不敢相信地望向了姚大夫人,完全不明白姚大夫人為什麼會想到自己身上。

「爺,您剛剛也說了,當年您要是有這本習題集,說不定也能考上。」姚大夫人望向姚大爺,一臉認真地說道,「您現在才三十歲,你完全還有機會,三年五年,總會有一個結果。即使只是一個秀才,或者一個童生,只要您考

《侯門風華:拜見極品惡婆婆》247章姚大爺的震驚 蘇輕之所以打算投資這麼多錢和徐慧合作布局符籙材料市場,其目的,也是想一定程度上保證以後在自己推廣符籙的時候,普通民眾能用的起符筆符紙符墨。

「符籙之道一旦開始普及,那些貪婪的資本家肯定會聞著血腥味一樣的臭蟲,聞風而動,我們要定位就是反壟斷的攪局者,不能允許任何壟斷的存在。」

蘇輕向徐慧描述了一下未來符籙全名普及時的情形,同時也直接把自己弄這個投資公司的真實目的告訴了她。

徐慧認真想了想,有點遲疑地道:「如果符籙真的像你描述的那樣全民普及,那我們一百億的投資怕是很難起到攪局者的作用,就算是仙國範圍內,那也至少是個萬億級,十萬億級別的超級大市場,一百億扔進去,怕是砸不出水花……不過好在我們有先知先覺的優勢。」

蘇輕笑著道:「符籙的推廣的節奏完全掌握的在我手裡,至少最開始的階段是這樣的,現在提前布局,一百億資金,足以撬動很大的資源了,而且,掌控局面的主要力量還是得看仙國政府,我們算是按照到時候的實際力量來查漏補缺,儘力去做就好了。」

說著,又補充道:「符筆、符紙、符墨里,咱們的投資側重點又在符墨,這是三種主材里的關鍵。」

……

蘇輕和徐慧聊了一下,晚上還留人在家裡吃了晚飯,然後繼續聊到晚上十點多,徐慧才離開。

蘇輕送到停車場,目送徐慧的車離開,然後搖了搖頭,今天是他來到這個世界后說話最多的一天,這個白手起家賺下億萬財富的女人太能聊了。

不過也是這種面面俱到的性格,讓蘇輕對她更有信心了。

投資公司本來只是一個他隨手的一個布局,但未來說不得還真能幫自己解決很多小麻煩。

漫步回到宅子,蘇輕直接上樓走進靜室。

四月二十五日,也該是三千仙域歷史上第一個用靈力積滿丹田的修行者誕生的日子了。

他盤坐在靜室墊子上,運功修鍊。

黑點中有宇宙本源化成先天靈氣洶湧而出,運轉之後,最終煉成縷縷先天靈力歸入丹田。

不一會,蘇輕就感覺到丹田裡有「充盈」的知覺傳來。

這是他第一次有這樣的體驗,這種丹田充盈的感覺非常奇妙,讓他情不自禁地想起了上一世男歡女愛時的頂點。

如果此時在那些三流修仙里,蘇輕就有靈力岔路,走火入魔的危險了。

可現實不是三流,所謂的走火入魔在現實修鍊中完全是笑話,根本不會存在中那樣的走火入魔,你的思想一旦開小差,靈氣自然散逸,靈力自然停滯,頂多回歸不修鍊時的狀態,哪裡那會出現什麼靈力岔路謬論。

靈力在體內試試滋養肉身,就算是岔路,也不過是換個肉身部位滋養罷了。

蘇輕放慢修鍊的速度,感受著丹田的那種充盈感。

隨著丹田內的靈力越來越多,越來越接近極限,那種充盈感就越強,歡愉的感覺就越濃烈。

過了一會。還差126點,蘇輕覺得自己有沉迷這種歡愉感的傾向了。

又過了一會,還差87點,蘇輕覺得,自己可能真的沉迷在這種歡愉感中了。

當體內的靈力還差9點就要積滿丹田的時候,蘇輕的眼皮子都在顫抖了,他再次有意地放滿了修行速度,好細細會著這種來自骨子裡,來自靈魂深處的快樂。

幾分鐘過去了,當積滿還差最後3點靈力時,蘇輕感知到,自己的全身的細胞都在顫抖。

終於,只剩下最後1點了。

歡愉甚至傳到了靈識里,瞬間增幅了八九倍!

蘇輕首次被動地停下修鍊,零點一秒鐘之後,才重新運轉靈氣。

最後一點靈力緩緩進入丹田。

轟!

似是虛室生白,靈識停滯剎那,剎那似乎永恆,靈識在下一剎那恢復,猶如隔世。

那奇異的歡愉感突然消失了,湧上心頭的是一種矛盾的感覺。

淡淡的,大歡喜。

原來修鍊之中真的有大歡喜。

蘇輕睜開眼,從靜室里走了出來。

在卧室的窗邊,欣賞著窗外的夜色,這寂靜的夜晚,在這靠近荒原的小農場,我,蘇輕,成為人類幾十萬年歷史上,第一個靈力積滿丹田的人。

站了好一會,蘇輕忽然嘴角露笑,這樣重要的時刻,是不是應該發條仙網紀念一下?

他拿出手機,隨手拍了一張夜景,美如畫,發到自己私人的仙網賬號,同時附上文字:

窗外很安靜,遠處林子里有鳥叫聲,近處的小湖裡有蛙鳴,隱隱約約還有花叢中的飛蟲在扇動著翅膀,所有一切動靜,我都聽見了,可卻又啥也沒聽見,唯有一種歡愉在身體里發酵。

——原來修鍊中真的有大歡喜。

——字面意思。我會記住這一天的。

蘇輕寫完之後看了看,發了出去。

睡覺之前,蘇輕照例看了一下電影成績簡報。

《月亮仙子》已經上映十六天,總票房已經達到了一百八十億,超過兩百億指日可待。

蘇輕現在倒也不怎麼在意電影的票房能累積多少,他更在意的是網友們對電影的評價,以及電影的影響力是不是在持續加深。

第二天早上,蘇輕照例很早起了床,依舊做了早課,不過如今的早課不再是累積靈力,而是磨礪自己的靈識。

他閉上眼睛,用靈識去感知外界的一切。

吃完早飯,胡蕊打來電話,彙報電影在其他幾個大陸發行的事。

「先生,由仙映影視牽線,南方大陸、西方大陸和東方大陸已經談妥了,現在還剩下中央大陸的發行在談,不過估計也能在兩天之內談妥。」

蘇輕問道:「其他幾個大陸的上映時間定下來了嗎?」

胡蕊回道:「那邊的發行商都建議趕緊上映,現在其他幾個大陸對咱們電影也有很高的熱度,經常有話題在熱搜榜上,算是未播先火了。」

蘇輕道:「那就趕緊定時間上映吧,對了,你把工作安排下,接下一個月,你每天晚上的時間都要空出來。」

胡蕊:?

晚上的時間空出來?先生有事要交代自己去做嗎?可為什麼是晚上? 李宗仁,龍雲帶到隨從並不多,鄧錫候的蓮花湖別院在轟炸中保存完好。

乾脆讓給他們兩人住,自己去旁邊擠秦國梁。

別看外面看著一片廢墟。

地下室又安全又涼爽,裡面的傢具被褥還特別舒適。

兩人跟鄧錫候,潘文華天天混在一起,很開心。

一幫國府要員,帶著大量的隨從,警衛,都把永州大酒店包下來了還不夠住。

賀國光代表國府在蓮花湖購置的別院也住了一幫人。

跟那邊軍閥時不時發出笑聲不同的是。

裡面的幾張面孔都是緊繃著的。

「辭修,庸之,就這麼放過川軍,答應他們依法治川的條件,拱手把四川的控制權想讓?我就見不管四川軍閥小人得志的樣子。」

陳立夫很不甘心啊。

該死的李宗仁,眼看自己都逼的周小山走投無路了。

這時候跑來了。

拉攏了孔家,宋家,加上鄧錫候請來的龍雲,沒他陳家什麼事了。

「不答應又怎麼著?你去跟川軍對著干?」

陳誠白了他一眼,福建的陳儀,聽說自己就算是離職,也不能打散安徽的川軍。

不答應離開福建了。

畢竟一方諸侯的座椅,不是隨隨便便可以找到的。

福建還沒有淪陷呢。

安徽的事情,只能作罷。

「立夫啊,你現在還不明白,委座對於你處置川軍的事情,非常不滿意,雖然你現在是教育部長,可你好歹執掌過中統。李宗仁到永州這麼大的事情,你的消息居然比不過川軍靈通。本來小化肥也好,種子種苗也好,也都是我們跟川軍之間的事情,現在兩大諸侯介入進來,分了這麼大一塊蛋糕!」

聽見何應欽把責任往自己身上推,吃了大虧的陳立夫氣都不打一處來。

「何敬之,你少裝好人,川軍一定不會反,你是你的判斷!當初要不是你說讓我抗住,這是進入永州工業體系千載難逢的機遇,我會這麼干?」

「我不也什麼都沒得到嘛!我都知道了,人家周小山把這件事都提在嘴邊上了,願意跟陳家合作,你愣是沒去了解一下。再說,我要在永州,肯定比你看的清楚,這事比進入永州工業體系更重要,所有後方的糧食增產,多大事情啊!」

何應欽這次有些鄙視這個傢伙。

下午明明接到了自己哥哥打來的電話。

讓他收攏重慶中統的人手,去貴陽重建。

還賴在永州不走。

得罪周小山那麼狠,睚眥必報的小子放了狠話不和陳家合作,你不走人家川軍難道還分潤你陳家好處?

化肥和種植養殖這些事情都是利國利民,有利抗戰,需要急辦落實的,你愣是沒看見。

給黨國造成這麼大損失,還讓雲南,廣西,四川,安徽,浙江勾連在一起,要不是你哥在峨眉山下跟委座求情。

恐怕等待你的不止是撤職的命令。

還在自以為是。

「算了,不要爭了,立夫先去貴州,政務要緊,至於這次你沒有能夠參與,我和宋家會考慮從其他地方補償你的!」

陳立夫無奈的搖了搖頭,他認為自己沒做錯什麼。

低聲給孔祥熙耳語。

「你家兩位公主,讓人在別院門口堵了周小山兩天晚上,都沒堵到,這傢伙就睡在留守處,根本沒回來!」

說起這個,孔祥熙更加鬱悶。

兩個女兒他誰也管不了。

要不是你這混賬咄咄逼人,也不至於把周小山嚇跑了。

在電話里要是聽我的,從長計議,換賀國光去說媒,情況要好的多。

大家也不至於鬧的跟仇人一樣。

「不說她們了!辭修,論說化肥設備已經到了西安,最該著急的是我們,川軍為什麼突然間急了起來。連陳布雷催促鄧錫候發通電,鄧錫候也答應了!」

「依法治川,畢竟有利發展生產,為抗戰提供更加充沛的物資。川軍謀划依舊,饑渴難耐啊!」

「庸之這麼一提醒,我也覺得不對,我覺得川軍是在趕我們走,沒聽鄧錫候說嗎?讓我們去重慶或者成都,慢慢扯,還說什麼永州大酒店跟66軍都在市場上買不到肉供給我們了,這不是胡扯嗎?」

「要不,讓賀國光留在永州吧?重慶放空司令部的事務,賀國光已經派陳方過去了,前線川軍的觀察哨,也跟重慶接上了電話電報,實現了情報共享,原來的救火隊已經全部解散,重新招募了,他身上的事務並不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