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家代長老恭敬的拉開車門對秦巖說:“秦盟主,請!”

看到秦巖他們上了加長林肯,四周的遊客們紛紛羨慕的睜大了眼睛,並且大聲的議論起來。

“這些人是什麼人啊?好有錢啊!”

“這車挺貴吧!應該有幾百萬吧?”

“哎呀,我什麼時候才能買上這麼好的車,真是羨慕啊!”

不過緊接着,讓他們更加羨慕的事情發生了。

七八輛勞斯萊斯幻影開到了加長林肯旁邊,一些年輕人紛紛從不同的地方走出來,坐進了幻影裏面。

隨着發動機響起巨大的轟鳴聲後,先是由四輛勞斯萊斯幻影在前面開道,然後加長林肯夾在中間,最後又是四輛勞斯萊斯幻影在後面保駕護航。

看到這一幕,遊客們再次爆發出一陣驚呼。

“我去,八輛勞斯萊斯幻影啊!這得三四千萬了吧!”

“那是裸車價,落地價沒有五千萬根本下不來,太他嗎的有錢了。”

其實他們根本不知道,這些錢別說對於秦巖,就是對於耿家國或者是夏柏明來說都是九牛一毛。

只不過現在秦巖他們的追求不一樣了,錢再多對於他們來說也都是身外之物。

他們現在追求的是天道,是長生,更是永恆。

回到保市,一路上有很多人都在欣賞秦巖他們的車隊。

如果是以前,秦巖肯定會得意洋洋的打開車窗,露出他那張笑眯眯的臉。

但是現在的秦巖已經不是那個時候小富即安的狀態了。

他早就懶得去炫耀,也懶得去獲得別人的認同了。

進了酒店,幾個代長老給秦巖他們安排了非常豐盛的大餐,有熊掌,有象拔,還有其他各種美味佳餚。

但是在秦巖他們看來,這些都不是好東西,也都沒有什麼味道。

說實話,他們在深山中吃的要比這還要新鮮,他們現在唯一想吃的東西就是西紅柿炒雞蛋,就是熗炒土豆絲,以及白菜燉粉條。

秦巖揉了揉太陽穴,有些無奈的說:“劉長老,咱們能不能換一些菜。”

聽到秦巖的話,劉長老苦笑起來,他以爲秦巖覺得這些菜還不上檔次:“秦盟主,這些東西可都是我爲了您專門從帝都運回來的,就連廚師都是從帝都請來的。”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的意思是說,我想吃土豆絲,圓白菜還有西紅柿炒雞蛋,還想喝八塊錢一瓶的牛欄山。”

劉長老愣住了:“什麼?”

其他長老也都愣住了,萬萬沒有想到秦巖居然想吃這些菜。

“是不是不能做這些菜,如果不能的話,就湊合着吃吧!”秦巖笑着說。

“能能能!我馬上讓廚師換菜。”劉長老趕快答應下來。

“服務員,把這些菜全部給我撤掉。”劉長老轉過頭大聲的說。 當廚房裏面的廚師們聽說讓他們做土豆絲和圓白菜時,這些傢伙們立即炸鍋了:“什麼?居然讓我們炒土豆絲、炒西紅柿雞蛋,沒有搞錯吧?”

“對呀,我們可是有名的大廚,這種家常小菜誰願意做誰做,總之我不會做。”

“這傢伙肯定有病吧,放着山珍海味不吃,居然吃西紅柿炒雞蛋。”

聽到廚師們的抱怨聲,廚師長無奈的走了出來:“大家不要再抱怨了,客人想吃什麼我們就做什麼,反正他們已經花了錢。”

看到廚師長髮話了,這些廚師們也不再說話,一個個轉過身開始削土豆,打雞蛋、切白菜。

另一邊劉長老等人和秦巖他們熱情的聊了起來。

“盟主,明天你們準備去哪玩?還是我來幫你們安排吧!”

劉長老他們準備包下一些景區,讓秦巖他們好好在裏面觀賞。

這樣的話就再也不會發生那些不愉快的事情了。

說實話,今天秦巖也沒有想到小小的景區居然有這麼多不如意的事情,既然劉長老等人說話了,他也沒有再堅持什麼:“好吧,那你們就安排吧!”

聽到秦巖這樣說,劉長老等人十分高興。他們終於找到了拍馬屁的機會。

“盟主,那你等一等,我現在就安排。”劉長老一邊說一邊站起來拿起電話打了出去。

幾分鐘後,劉長老回來了。他坐下來笑着對秦巖說:“盟主,一切都安排好了。”

秦巖點了點頭:“讓你們費心了。”

“能爲盟主效勞是我們的榮幸。”劉長老笑着說。

“對,能爲秦盟主效勞是我們的榮幸。”其他長老也跟着大聲說。

不一會兒,秦巖要的飯菜都端上來了。

雖然菜式簡單,但是也有三十多盤各種各樣的菜。

秦巖指着桌上的菜說:“這些大廚真是好手藝啊!”

“只要盟主喜歡就行。”劉長老等人恭維的說。

這頓飯菜秦巖吃的十分舒坦。

第二天一大早,劉長老他們開着加長林肯就來了。

剛剛來到旅遊景區門口,旅遊景區的領導們就出來迎接秦巖他們了。

今天秦巖他們玩的非常開心,不但景區裏面沒有任何遊客,而且服務也特別周到。

秦巖他們剛剛口渴就有人端來了涼茶,秦巖他們剛剛走了有些累了,就有人拿來了椅子,秦巖他們剛剛餓了就有人送來了點心。

可以說秦巖他們享受到了帝王般的待遇。

晚上八點多,秦巖他們從景區出來了。

“盟主,你們明天還玩嗎?我再給你們安排。”

秦巖擺了擺手說:“不用了,明天我們就走了。”

其實秦巖他們還沒有真正的玩好,不過時間不等人,他們不可能一直待在這裏,他們還要去衆閣派看看。

第三天一大早,秦巖他們離開了保市。

在他們臨走之前,各個家族的代長老向耿家國和夏柏明保證,他們的產業絕對不會再被人侵吞了。他們肯定會保護他們的產業。

其實現在無論是耿家國,還是夏柏明,他們對這些身外之物早就不感興趣了,當時耿瑤瑤之所以發那麼大脾氣,也不是因爲耿瑤瑤真的在乎東西,而是自己的家被別人佔了,這破壞了耿瑤瑤對美好記憶的印象。

經過半天的長途跋涉,秦巖他們來到了衆閣派所在地。

衆閣派的弟子們看到秦巖和高長老來了,立即列隊歡迎。他們已經有兩年多沒有看到秦巖他們了。

再次來到衆閣派,高長老十分高興。他的夢想終於實現了。唯一的遺憾的是這裏的大部分弟子他都不是特別熟悉。因爲他認識的那些弟子大都去了其他世界。

和幾個要好的弟子聊了一些,高長老他們就回到了衆閣派的議事大廳。

秦巖對這裏沒有太深的感情,他只是來陪高長老圓夢的。

但是高長老對這裏的感情很深,他將衆閣派逛了一遍,包括最不起眼的角落。

九劫仙書 在衆多地方中,高長老着重看了一眼衆閣派的靈地。此刻衆閣派的靈地長滿了曾經的靈花靈草,它們還都認識高長老,紛紛搖動枝葉和高長老打招呼。

看到靈地欣欣向榮的景象,高長老十分高興。

他親自給這些靈花靈草澆水、施肥。

晚上吃飯的時候,高長老再次感謝了一次秦巖。

秦巖擺了擺手說:“謝什麼?給你們道派靈花靈草是我應該做的。現在衆閣派在衆多門派中還是排名第一吧?”

高長老激動的點了點頭:“不只是第一,而且是超級第一,現在衆閣派中已經因爲這些靈花靈草培養出了天尊高手,咱們衆閣派一個門派的實力就能抵得上其他門派之和了。”

聽到這裏,秦巖十分驚訝,他們走的時候可是將所有的天尊弟子以及絕大部分天師弟子都帶走了。想不到短短兩年時間衆閣派居然又培養出了天尊弟子。

可想而知,衆閣派現在是多麼的興旺發達。

“其他門派有沒有培養出天尊弟子?”

“別說天尊弟子了,天師後期弟子都沒有。”

秦巖想了想也對,想培養出一個天師弟子,沒有十幾年根本不可能,這還是需要有天賦的人,現在纔過去兩年,自然不可能培養出天尊弟子了。

“高長老,我們明天走可以嗎?”秦岩心中掛念着大世界,他想早點進入大世界。

這次回衆閣派完成了高長老的心願,高長老立即非常爽快的答應了:“掌教,我們明天一早就走吧,可不能耽誤了你的千年大計。”

秦巖點了點頭,表示知道了。

第二天一大早,秦巖他們從衆閣派出發,經過七八個小時的長途跋涉,來到了秦嶺之巔。

就在秦巖他們臨走的時候,耿瑤瑤和夏雪尼都在悄悄的暗自抹眼淚,她們心裏面知道秦巖這一走有可能就再也見不到了。

秦巖不知道爲什麼在臨走的時候,也無限傷感起來,特別是看到耿瑤瑤和夏雪尼悲傷無助的樣子。

耿家國不想讓這悲傷的氣氛繼續下去,他拍了拍秦巖的肩膀對秦巖說:“走吧!千里送君終須一別。” 秦巖也知道這個道理,但是人非聖賢,誰能無情。

在這種情況下,他肯定非常的傷感、難過。

“瑤瑤,雪尼,你們一定要好好的修煉,我們去大世界見。”秦巖說罷,飛身而起直入雲霄,鑽進了通往邪靈世界的通道。

透視醫聖 高長老嘆了口氣,跟着秦巖也飛入了通道中,緊接着是慕容雪菡。

看到秦巖走了,夏雪尼和耿瑤瑤同時在心中暗暗下定決心,她們一定要好好的修煉,早日達到天尊巔峯去大世界和秦巖會合。

進入邪靈世界,秦巖長長嘆了口氣,轉過頭向通道中望去。

他明明知道無法看到耿瑤瑤和夏雪尼,但是依舊想看到她們的身影。

“掌教,我們走吧!”高長老拍了拍秦巖的肩膀。

秦巖揚起頭看着天空,長長吐出一口氣,大聲的說:“我們走!”

說罷,秦巖帶着高長老和慕容雪菡接連穿過殭屍世界、妖族世界以及鬼類世界,直接來到了大世界通道外。

秦巖不準備再去看其他人,因爲他知道那樣只會令彼此傷心。

站到大世界通道下面,慕容雪菡突然對秦巖說:“主人,你自己走吧!我去修煉了。”

不等秦巖說話,慕容雪菡轉過身走了。

在慕容雪菡轉過身的那一刻,她的眼淚潸然而下。她的眼睛在瞬間一片模糊。

秦巖原本想叫住慕容雪菡和她說句話,不過秦巖最終還是忍住了,他即便叫住了慕容雪菡,也無法帶慕容雪菡走,還不如就這樣分開。

“掌教,我也走了。你自己多保重!” 寒門貴子 高長老也不想看到秦巖離開時的樣子。

秦巖張開嘴想說什麼,但是最終沒有說出來。

他點了點頭,表示同意了。

高長老在心中嘆了口氣,轉過身毅然決然的走了。

偌大的山頭上只剩下了秦巖一個人,寒風襲來,秦巖感受到一陣涼意。

這涼意是來自秦岩心中的涼意。

再見了!各位!希望我們在大世家見。

秦巖轉過身雙腳點地,整個人就像火箭一樣爆射而出,眨眼間消失在原地,進入了大世界的通道中。

通道里面一片漆黑,伸手不見五指,秦巖散發出魂力,想感受一下身邊都有什麼,但是他居然無法感受到。

突然,“嗖”的一聲,秦巖感覺到一陣眩暈,然後他眼前一亮,出現在一條街道里。

街道里冷冷清清,什麼人都沒有。

秦巖好奇的在心裏想:這是哪了?怎麼連一個人都沒有。

就在這時,街頭的另一邊走出來兩個人,這兩個人一個拿着錘,一個拿着鑼,拿錘的打了個哈欠,有些憤憤不平的說:“該死的,今天這是怎麼了?怎麼心驚肉跳的?”

拿鑼的笑着說:“那是因爲你老婆給你帶綠帽子了吧!”

“滾粗!你老婆纔給你帶綠帽子呢!”拿錘的狠狠地瞪了一眼拿鑼的。

緊接着拿錘的看到站在街邊的秦巖,他睜大了眼睛,用手中的錘子指着秦巖說:“你看你看,這裏居然還有人,這小子瘋了吧!居然敢在將軍的禁令期間上街。走,我們把他抓起來。”

不等拿鑼的說話,拿錘的就氣勢洶洶的向秦巖衝去。

拿鑼的翹起嘴角露出一抹邪笑,他也趕快向秦巖走去。

秦巖看到這兩個人走來,又聽到他們的話,覺得今天恐怕遇到麻煩了。

“喂,小子,你叫什麼名字?家住哪裏?居然敢在姚將軍的禁令期間出來。我看你是……”拿錘的指着秦巖的鼻子大聲叫起來。

當他的話說到一半的時候,拿鑼的走過來,打斷他的話:“老劉,你等一等。”

拿錘的轉過頭問:“怎麼了?”

拿鑼的趴在拿錘的耳邊,壓低聲音說:“老劉,咱們最近手頭不是缺錢嗎?我們何不……”

說到這裏,拿鑼的向秦巖努了努嘴。

聽到拿鑼的話,再看到拿鑼的動作,拿錘的立即知道他是什麼意思了。

拿錘的轉過頭看了一眼四周,發現沒有人後立即嘿嘿的賊笑起來:“你說可行嗎?這種事如果讓別人知道,咱們倆的腦袋絕對保不住。”

“這裏根本沒有其他人,我覺得可行。”拿鑼的嘿嘿奸笑起來,樣子十分猥瑣。

“行,那咱們就幹吧!”拿錘的咬了咬牙,似乎下了極大的決心。

拿鑼的大搖大擺的走到秦巖面前,背抄着雙手趾高氣揚的說:“小子,你應該知道今天是姚將軍的禁令日,你在大街上溜達,觸犯了姚將軍的禁令,我今天網開一面,給你行個方便,你覺得如何?”

聽到對方的話,秦巖笑了,這不就是勒索嗎?

秦巖打量了一眼兩人,發現他們兩個只擁有天尊初期的實力,根本不是自己的對手。

“你們想要什麼?”秦巖冷冷的問。

“你有什麼?”拿鑼的眼中閃過貪婪的神色,似乎準備狠狠的敲秦巖一筆,而且必須讓秦巖大出血。

秦巖伸手一招,他的面前立即閃現出上百件法器。

這些法器最次的也是天師級別使用的。

看到這麼多法器,無論是拿錘的,還是拿鑼的,他們兩個人都矇住了。

他們萬萬沒有想到秦巖居然這麼有料。

“兩位,你們選一件吧!”秦巖面無表情的說。

拿錘的將錘夾到腋下,搓了搓雙手,激動無比的伸出手,準備拿他看中的一件法器。

但是就在拿錘的伸出手的時候,拿鑼的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老劉,着什麼急啊!這位小兄弟拿出這麼多法器,那肯定是讓咱們多挑幾件,你只拿一件是不是太虧了?”

剛纔秦巖說的清清楚楚,讓他們每人選一件,可是現在拿鑼的居然說出這種話,拿鑼的顯然是想黑秦巖一把。

聽到拿鑼的話,拿錘的愣怔了一下,不過他很快就反應了過來。

他摸了摸下巴,對秦巖說:“小子,我們這麼做可是冒了很大風險,和你要三五件法器,你應該不會心疼吧!”

“老劉,三五件法器夠給兄弟們分嗎?咱們那裏那麼多人,小兄弟今天的死可是犯了姚將軍的大忌。”說罷,拿鑼的對拿錘的眨了眨眼睛。 看到拿鑼的眼神,拿錘的恍然大悟,他知道拿錘的這是讓他狠狠地黑一把秦巖。

“對啊,咱們那麼多人,你拿三五件,我拿三五件,撐死了才十件東西,怎麼可能夠給兄弟們分。我估摸着至少也要拿二三十件。”拿錘的摸着下巴說,同時觀察着秦巖的表情。

拿鑼的比拿錘的膽子大多了,他根本不滿足於二三十件:“老劉,二三十件也不夠啊,咱們至少也要拿他個百八十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