勝過截教眾多弟子,姜塵在陣道上的成就可想而知。只是可惜,就是如此,他依舊沒有達到出師的標準。

因為姜塵並未創出屬於自己的陣法。沒能做到這一步,就是他的布陣手法再精妙,對陣道領悟的再深刻,也是不能出師。

仙道,從來都不是固步自封的,而是要推陳創新、與時俱進。唯有如此,仙道才能愈發興盛。

……

布置好陣法,姜塵施展法力,大袖一揮,將此地的水族生靈全數收起后,這才離開了此地。

這些水族生靈,受道音點撥,開啟了靈智,有了化龍的可能,也算是與姜塵有緣。

故而,姜塵將他們收走,打算養在蒼山之下。待到日後,再擇其優者送入化仙池內修鍊,送他們一場化龍的機緣。

仙道大派,自然要養些神獸,才能體現出應有的風采,也能展現出深厚的底蘊。

養幾頭真龍在山內,日後別人一聽說上清宮,就會感嘆,連真龍都能豢養,真不愧是仙道聖地。

這就是名氣!這就是威風!

返回天庭的途中,姜塵特意路過蒼山,將這些水族生靈扔進了那靈泉仙湖之中,這才化成一縷神光,回到了天庭。

走進南天門,穿過幾座天宮大殿,姜塵重新回到了凌霄寶殿,朝玉帝復命道:「九宸幸不辱命,以將那魔氣祛除!」

玉帝大笑一聲,道:「哈哈,九宸之能,寡人與眾卿家已經在天庭看到了,確實是三界少有的神聖。那玉京瓊音,更是名不虛傳,不愧是我玄門無上神通。」

先是將姜塵好好的誇獎了一番,直到將他誇的不好意思的時候,玉帝方才轉過話題,繼續說道:「方才寡人觀九宸你伏魔之時,所用之琴,乃是一件凡物,可是手裡沒有趁手的好琴?」

玉帝這個問題,倒是讓姜塵一愣,過了半響,他才反應過來,回答道:「也不是手裡沒有好琴,姜家寶庫里就有不少人族前輩留下的寶琴,只是時間匆忙,我沒來得及去取。」

玉帝把手一揮,大包大攬的說道:「何需這麼麻煩,既然九宸你手裡沒有趁手的好琴,那寡人就送一張。」

說罷,玉帝扭頭朝身邊的天壽公主說道:「天壽,你去你母后那裡一趟,將那張鳳棲琴拿來。」

沒等姜塵開口,天壽公主就領命去了。見此,姜塵也不好開口了。

過了片刻,就見天壽公主抱著一張木琴走了進來。

示意姜塵收下那張木琴,玉帝道出了此物的來歷:「此琴名為九龍鳳棲琴,取自鳳棲梧桐之意。它雖不是先天之物,但也頗為不凡。」

「遠古時代,寡人遭劫,不得不轉世重修。天皇伏羲應眾神之邀,上天代朕執掌天庭。」

「恰逢當時,有九頭魔龍作亂,有大神通者出手,將這九龍鎮壓。之後,更是將這九龍煉成九根琴弦,輔以先天梧桐木,製成一張絕世寶琴,當做禮物贈予青帝。」

「九龍魔根深重,故而,此琴初成之際,魔氣沖霄,實乃一件曠世魔兵。然,青帝神通廣大,此琴陪伴他百萬歲月,受其氣息感染,逐漸化消了魔氣,成為一件皇道至寶。」

說到這裡,玉帝的語氣突然變得嚴肅起來:「此琴為青帝之物、天皇重寶,九宸你是青帝之後,此琴贈予你,卻是正合適不過了。」

「望你收下此琴之後,當一心維護三界秩序,莫要墜了青帝的名頭。」

九龍鳳棲琴,青帝寶物,伏羲聖琴,這樣的寶物,不是先天靈寶,卻勝似先天靈寶。

姜塵怎能拒絕?

收下九龍鳳棲琴,姜塵連忙謝道:「九宸必不負陛下所託。」

「嗯!」點了點頭,玉帝道:「散了吧,寡人今日有些累了,退朝!」

說罷,玉帝那龐大的身影,就消失在了眾仙的面前。眾仙也是各自退去,離開了凌霄寶殿。

今日知道的事太多了,他們得回去好好消化消化。當然,最重要的還是要回去翻閱道經,看看能否有所領悟,一窺道祖神通的玄妙。

姜塵也離開了,他今日連得數件寶物,還沒來得及查看,正好可以回去好好研究研究。

不過,在離去之前,姜塵給了孫悟空一個眼色,讓他明日下界來蒼山一趟。

今天這事,若非姜塵突然出現,帶來了魔尊出世的消息,擾亂了眾仙的謀划,怕不是他們就要算計孫悟空了。

為何算計孫悟空?

算算時間,孫悟空在天庭也有些時日了,該給他找點麻煩,好將他趕下去,開啟西遊的序曲。

西遊之事,不止是四尊聖人在背後交易那麼簡單,還關乎著天數的演變,西方聖人的大宏願等等。

所以,就是姜塵,也阻止不了西遊的進行。這是大勢,任何人都阻止不了。若是強行阻止,只有被煌煌大勢碾壓成齏粉一個下場。

因此,姜塵的目的,也不是為了阻止西遊計劃的進行,而是盡量的去拖延時間,好讓自己在此事之中佔據主動。

佛教東傳,已是必然之事,聖人都阻止不了。若有人敢破壞,西方二聖也不介意殺人。

但他只說佛教東傳,卻沒說那一部佛教教義東傳,也沒說是哪一部佛門教義佔據主導地位。

如來佛祖是佛,大日如來是佛,過去佛是佛,未來佛是佛,藥師王如來也是佛,還有歡喜佛、定光佛……

自然,大威大德王佛,也是佛。他傳下的佛法,也是至高佛法,也是大乘佛法,也是佛門無上教義。

佛門東傳,可以。

大乘佛法大興於世,也可以。

但那其中佔據主導的,一定得是大德大威王佛,也就是姜塵的佛法。

以姜塵之能,自然遠遠做不到這一點。那佛門之中,如來佛祖、大日如來、藥師王如來,過去佛、未來佛等等,都是高手之中的高手。真要打起來,一巴掌就能拍死姜塵。

姜塵憑什麼與他們爭?

是啊,憑什麼?

憑的自然是人族!

姜塵又不是孤身一人,他的身後,站著整個人族。

同樣是佛法,一個是外人的佛法,一個是自家的佛法。人族會支持誰?當然是自家人。

有人族在背後支持,姜塵就有了與佛門諸佛爭鬥的本錢。佛門的內部爭鬥,西方二聖是不會出手干預的。

畢竟,聖人在乎的,只是佛門能不能大興。只要佛門能夠大興,那無論是哪一派的佛法成為主流,他們都不在乎。

更別說,佛門是要在人族傳教,誰有了人族高層的支持,誰就先天立於不敗之地,這就是姜塵的底氣。

當然,在此之前,姜塵還要努力提升自己的實力。任何底氣,都是建立在足夠的實力之上的。

若無強大的實力作為支撐,那麼一切都不過是鏡中月、水中花,一觸即碎。

人族給力,姜塵也要給力才行。

……

…………

心念一動,姜塵就回到了蒼山,那屬於自己的大殿,蒼天殿中。

7017k 秋大壯一開始自然是將一這片全部都收進他們家,可是他並不是真的就想要全部占著,而是打算著將一部分分給族裡人,現在已經分出去一部分了,他就開始那些要自己留下來,這些自己留下來的,要怎麼修改,這些以後才是他們家真正的產業。

秋大壯有想法,秋嬤嬤也有想法,以後因為自己想賺錢的關係,她一直在各大世家中轉,現在沒有了那些心思,又得照顧著家裡的事情,現在好了,家裡又回來了,她也不用擔心了,就開始想著家裡是不是因當有所準備,侄子就找回來一大堆的事情,也正好是她能處理的。

秋嬤嬤只覺得特別高興,心裡還想著,家裡的孩子還是太少了,只希望如娘能多生幾個孩子。

如娘看著丈夫和姑母每天都非常的忙,可是她自己根本就忙不上什麼,心裡急得不行,可是她也不敢真的做出什麼來,要是沒有幫上什麼,反而傷了肚子里的孩子,那才是真正的難事,想到這裡如娘就開始讓自己平靜下來,只有平靜下來,讓自己變得心平氣和了,才能真正的將所有的事情都處理好。

邱嬤嬤,能做很多高門貴女的教養嬤嬤,管理后宅這一塊自然是一點都不欠缺的,加入所有的房子整合起來也不過用了兩個多月,在這兩個多月里,你的嚇人也進行了一番整治,以前他只想著,反正也就只有幾個人,並且還不知道能不能用的長久,也就趁手用著就行,並沒有進行條件,現在就不一樣了,已經確定了,以後他們將會成為世家大族,有的東西自然是要提早準備起來。

如娘雖然幫不上什麼忙,但是以後他將是邱家的主母,很多東西都會由她出面,這個時候也要開始學起來。

「不用擔心,這些都是有慣例的,只要按照這個慣例走,都不會出什麼錯。」他們家雖然不是世家大族,他也是在各大高門做過很多年的教養嬤嬤,早就已經將他們家未來的事情打算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要不是因為突逢巨變,一切都會按照他預定的計劃,一點點的向著計劃好的未來行走,誰知道發生了變化?反而給了他們家族崛起的機會。

想秋家這樣突然崛起了,人家並不在少數,有那光是空殼子的家族,慢慢的愛落下來,將自己空空蕩蕩的院子租出去,還能租一些銀子。

從怪物出現,到怪物可以掉落東西,再到分配好所有的怪物,不過用了一年半的時間完成,所有利益的分配,明面上得到最多蛋糕的人是皇家,其實真正得到蛋糕最多的還是邱大壯,比起這個遊戲本身就是屬於他的外掛。

「不知不覺二寶已經四個月大了,我也終於閑下來了。」練級是一個忙忙碌碌的過程,每天都要去做,每天都會去刷任務,可是前期他們要搶佔很多資源點,要不然他也不能每天都在外面跑來跑去,現在支援點已經分配完畢,他們只要讓人蹲守在那裡,怪物刷新之後,過去殺就可以了,也就沒有那麼多事情可做了。

「還好意思說孩子出生的時候,你非要往外跑,你可知道如娘受了多少委屈?」邱嬤嬤說到這裡就氣的不行。

「我也沒有想到他能做出那麼不要臉的事情,要不然我根本就不會過去。」邱大壯也是一臉后怕,本來這次的事情不應該由他去處理,誰知道那位田家二夫人非說要她這個當家的來處理?想著女人生孩子怎麼都要半天時間?誰知道這一去那個女人將他托住?

鬧得他後半夜才脫身回來,回來的時候就聽說如娘難產,嚇得他恨不能將那個討厭的女人切成條條給自家娘子出出氣。

「那位田家二夫人是不是又找你麻煩了?我可給你說那位可是寡婦,你也知道寡婦門前是非多,別沒佔到便宜,反而招惹上麻煩。」侄子在京城也是有些地位的人,比起那些落魄勛貴之家好太多了,對方二價想要打到他們家大壯的主意,也能說得過去。

不過這件事情她並不怎麼看好,別看這些勛貴之家出來的人,對誰都和和氣氣的,其實這些人的心眼兒跟篩子一樣,人家扎一個眼就有一個心眼,他這個在宮中呆過的人都自嘆不如,更不要說自家侄子這個一根腸子通到底的人。

別到時候便宜沒有佔到,反而惹得一身騷。再說如娘也是他的侄女,他對這個侄女也還是不錯的,自然也不像讓她吃這個虧,看侄子好不容易空閑下來,回家自然是要敲打一番。

「姑姥,你想什麼呢?我怎麼可能做這種事情?你也不想想那田二夫人是個什麼樣的人,我這樣的大老粗,可不敢去,要是被騙得連渣子都不剩,那就太可憐了,想想我前段時間被人算計的事情,我還是老老實實的呆在家裡,別再被這些心眼多的人算計到了。」邱大壯一聽趕忙表明自己的清白,又拉拉雜雜說了一大堆。

邱大壯已經想好了,他以後就跟著皇上混得了,皇帝已經給他封了一個小官,雖然並不是多大的官職,至少對他來說還是有些用處的,不會再有那不長眼的,處處找他們的麻煩,最重要的是他們的分配並沒有發生什麼變化,頂多就是他們想要賣出東西的時候,會優先考慮皇家。

「對了,姑母。寧陽王大婚,請我們你帶著如娘一起參加吧,那段時間我還有點事得出見一次。」做官就是這點不好,要是上面派點什麼事,她就算再怎麼不情願?也不得不外出辦事情。

再有就是現在這些人的實力都不錯了,也應該出現一個實際的,大boss給他們殺一殺也好得一點好東西,主要是他也沒有看到過這種大boss,也想要看看能不能得到一些好處?

「我會帶著人過去的,你自己在路上也小心一些,別出什麼亂子。」雖然很不情願,也知道在官場這種應酬實在是免不了的,哪怕他們彼此之間是有著仇怨的,可是這種從院並不會拿到明面上來說事兒,反而會再見到的時候,大家臉上都笑嘻嘻,像是什麼事情都沒有,有些人看起來還像對方的關係非常好一般。

秋嬤嬤接下了應酬的事情,秋大壯第二天就出發了,來到了離京城不遠的小縣城裡,不過一天時間就將這邊怪的數據記錄下來了,他們並沒有馬上離開,而是將這些事情都報到了上面,等著通知。

不過半天時間,馬上的人就接手了這裡,秋大壯馬上就發現了這是誰,心裡有些意外,這位可是五城兵馬司的成員,他不再管京中的安全了嗎?跑到了這裡來?

雖然很奇怪,秋大壯還是將事情一交接,第二天就回去了。

接下來他們要跑這樣的事情還是很多的,他養在山裡的小兔子也順利的長到了十級,在一次去周邊縣解決事情的時候,無意中和兔子遇到了,兩邊直接開打,秋大壯順利的完成了首殺。

這次得到的是套裝,是十級以上才能穿的,攻擊力和防禦力都很不錯,秋大壯直接自己穿上了,看起來特別棒的套裝,回到了京里,很多人上門求購,秋大壯都沒有鬆口。

到是有不少人看到了山裡的機遇,開始時不時會帶著人進山裡,也有人和秋大壯他們一樣遇到了十級大BOOS,也得到了套裝,不再是獨一份之後,秋大壯家裡也安靜了下來。

寧王的婚禮順利到來,因為大家都忙著打怪的關係,到是沒有了以前成親的麻煩,當天直接帶著人去接,那嫁妝抬回寧陽王府,再拜天地,送入洞房,事情就完成了。

婚禮那天秋大壯因為在京里的關係,還去看過,回來還聽秋嬤嬤說他們女賓那邊是由側妃招待的。

聽說那位先進門的側妃已經懷孕了,這就有點意思了,用曾玉的意思,皇帝上輩子根本就沒有愛過皇后,心裡一直放著她,重生歸來,兩人相遇就走到了一起,也是因為她知道了對方的喜歡,可是這一份喜歡也就那樣。

側妃就是前世的正妃,不過換了一下位置,一下就得到了寵愛,不止是這樣,就連要七八年之後出生的孩子,也提有出生了,不知道這個時候的曾玉會不會願意接受這樣的愛情。

曾玉自然是不想要接受的,可是不接受又能怎麼樣,她和寧陽王早就已經訂婚,更重要的是,她早就已經將自己給了寧陽王,不嫁給對方,她還有什麼活路。

前世她將自己的生活活成了死水,一輩子也就那麼過去了,可是這一世不一樣,這是她偷來的一世,還和自己心愛的人在一起,她想要努力一把。

寧陽王這天晚上去了曾玉的屋子,這個小姑娘他是喜歡的,也是真的覺得對方單純女美好,只是他怎麼也沒有想到,因為對方得罪了人,他雖然不知道是誰,得罪的那個人必定是和曾玉有關的,真正的將人娶回家裡,他突然之間發現,喜樂之情並不是那麼多,反而還有一絲絲的後悔。

秋大壯最近都沒有外勤可出,日子過得很悠閑,根本就不知道,因為自己整出來的怪物世界,讓原來情比金堅的男女主,現在的感情已經岌岌可危。

「大壯叔,咱們要不要也進山裡看看?」是他們第一個進山裡見到大BOSS的,可是後來他們出京的任務全部沒有了,在京城裡到是可以殺怪,可是都沒有遇到過大BOSS,想要得到好的裝備根本不可能,心裡自然是有了一些想法。

「我打聽到了一處山谷,看起來有異動,咱們可以去看看,說不定會有什麼好東西,只是那裡非常危險,不知道你們願不願意跟著一起?」秋大壯早就已經想好了,光是將那些兔子養成BOSS就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真讓那些人這麼殺,這個世界早晚要完。

所以他準備放空間里的大BOSS出來的,選擇的地方就是這處山谷,這是準備做成小副本,只能單隊進入,裡面還有一個小空間,會存放一百隻BOSS,每天放一次,這樣大家都不會再缺套裝穿了。

。 聽到沈漣直白到沒有情緒的質問,明明不該有多大的感覺,徐老太卻生生打了一個哆嗦。

徐老太抬眼看向沈漣露出了一個尷尬的笑容,笑道:「林哥兒家的,不,舉人老爺,我和林氏夫婦都是舊識,自然是他的長輩。」

沈漣聽到她這不要臉的話,臉上的神色沒有多少的變化,語氣平靜的繼續問道:「既然你和我岳父母認識,那為什麼我沒有在我岳父母的告別禮上看到你,反而是吃酒席的時候才見到了你的影子?」

沈漣這話的意思可是明晃晃的指責徐老太沒有按照人情隨禮,卻厚著臉皮吃酒了。

本來在發現沈漣是個舉人時就對他另眼相待的眾人,在聽到他的這番話之後,更是對徐老太這胡攪蠻纏的人大加鄙夷,甚至有人直接陰陽怪氣了起來。

「喲,原來是怎麼回事啊!這那裏是什麼親戚,分明就是仗着自己年紀大,到處騙吃騙喝的老王八!」

向來只有自己擠兌別人的,那有別人擠兌自己的。徐老太聽到她這話,直接就擠兌了回去,「關你什麼事,我吃的又不是你家的大米,你在這裏張著嘴巴胡說些什麼?」

沈漣看着已經開始無理取鬧的徐老太,打斷了她喋喋不休的話,只是看着她道:「以前岳父岳母沒有你這門親戚,往後也不會有,還望你不再以一個外人的身份對着我家林哥兒指指點點了!」

沈漣這個舉人老爺發了話,徐老太即便是心裏再不甘,還是不情不願的應了下來,「是是,我知道了,是老婆子我嘴碎,我不該這樣說的。」

沈漣看着她即便是認著錯,眼裏也依舊閃著寒光的樣子,輕輕的勾起了唇瓣,繼續道:「對了,我剛才從衙門回來的時候,恰巧得知了一個消息,我覺得我該同你說說。令郎今日在賭坊同人賭博,因為輸了出手傷人,此時正在衙門裏關押著。你若是想要讓他早點出來,恐怕還需要早點做打算。」

徐老太生了五個女兒才得了那麼一個寶貝兒子,此時聽到自家兒子不僅輸了賭債,還打傷了人被送進了牢房裏,頓時急得不得了,她也顧不上和眼前的人們說嘴了,從地上一咕嚕就爬了起來,然後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徐老太一邊盤算著要去閨女那裏籌集多少錢才能把她兒子提前贖出來,一邊暗地裏咒罵着林小九和沈漣。

今日吃的這個虧,她總要想辦法討回來的!

看着徐老太跑走的背影,其餘人不由感嘆了一句,果然龍生龍、鳳生鳳,耗子的崽會打洞。徐老太自己就是個能厚著臉皮把黑的說成白的,他家兒子也是個濫賭還喜歡打架的。

沈漣在打發完這個不知所謂的老太婆之後,他便看向了站在灶台前的林小九。只見林小九一臉燦爛的看着他,見自己朝他看了過去,隨即伸手將做好的燙菜遞給了自己,同時上面還配好了自己往日裏愛吃的醬料。

沈漣垂眼看着手上葷素搭配的燙菜,剛剛好夠他一頓的分量,裏面都是自己喜歡吃的東西。

以前,還從未有人在意過自己喜歡吃什麼,只是短短生活了幾日,沒有想到林小九就記住了。

沈漣抬眼看向林小九,得到他有些困惑的目光,「怎麼了?」

沈漣搖了搖頭,看着疑惑的林小九笑道:「謝謝。」

林小九被他這麼一謝,弄得有些不太好意思,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低聲嘟囔道:「其實我也沒有做什麼重要的事,你也不需要那麼慎重的向我道謝。」

沈漣只是抬眼看着他,目光溫柔的笑了笑,隨即再也沒有多說什麼,端着手裏的燙菜就去找了一個位置坐下吃飯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