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天將炎無暴攙扶起來,指了指左行繆:“是他打得你?”

炎無暴頷首:“是屬下無能!”

一番對話,讓左行繆心中震撼無比。

“什麼,炎無暴竟然被你收服了?”

左行繆,十分不可思議。

南天哈哈一笑:“豈止是收服了?”

“雪炎二宗,現在都是同修於好,冰釋前嫌了!”

南天淡淡地說道。

“雪炎二宗,都聯手合作了?”

左行繆更是震撼不已!

雪炎二宗,世代仇恨,源自老祖宗那一輩子開始。

怎麼,說冰釋前嫌,就冰釋前嫌了。

“實不相瞞,雪炎二宗冰釋前嫌,聯手合作的第一事情,就是爲了幹掉你,順便拔除掉北水宗在浩瀚主星上的所有勢力範圍!”

南天淡淡地說道。

左行繆眼中閃過一絲厲芒。

“南天大人,你何故於此?”

“我北水宗和您沒有太大的仇恨吧!你命令雪炎二宗,消滅我北水宗分部?”

左行繆咆哮道。

南天冷笑一聲:“你心裏頭打着什麼盤算,我會不知道?”

“哼,你這個牆頭草,估計心裏頭早就想要把我給擊殺掉了吧。只是,我太強大了,你一直是苦於沒有機會!”

南天不屑一笑,道出了左行繆內心裏頭的想法。

北水宗的兩大總管,都因爲南天而死。

北水宗更是在北洛主星上顏面掃地。

此等仇恨,豈能說放下就放下。

左行繆眉頭一皺:“哼,既然你都知道了。那我也該離開了!”

左行繆說罷,就準備跑路了。

雪炎二宗聯手,在這滄海附近,左行繆人手不夠,哪裏敢硬拼。

大批雪宗弟子,還正在圍殺玄仙幫的成員呢!

“刺啦!”

左行繆拿出空間之門,準備穿梭而逃。

“哪裏逃!”

南天“凌波微步+游龍身法”,極速爆發,頃刻間,來到了左行繆的身旁。

左行繆大驚失色,一個反手,將玄仙幫主給拉了過來,推向南天。

“擋住!”

左行繆用自己一個同僚的性命,來換取時間!

可是,玄仙幫主,又那個能耐嗎?

“給我劈開!”

同爲七品皇境,南天比玄仙幫主,要強大無數倍!

“獨孤九劍之劍氣沖天!”

一道劍氣凌空,直接將玄仙幫主給腰斬。

劍勢威力不減,橫貫衝向了左行繆。

左行繆感受着這駭人的劍氣,不得不作出抵抗。

左行繆沒有時間進入空間之門了。

利用流星機甲的增幅,南天的速度再一次提升!

幾乎是一個瞬間,南天變幻出了無數個“幻影”。

每一個幻影,重重疊加,一層層地繞向了左行繆。

左行繆被嚇了一大跳。

一個回頭,發現,身邊多了幾百個“南天”。

“森羅萬影,真真假假,虛虛實實!”

“萬法自然,千劍歸一!”

南天逐漸開始在實戰中,摸索創立自己的劍道。

獨孤九劍雖好,但是那終究是別人的劍法。

南天現在已經超越了前世,破入皇境,在古武時代,可尊稱爲大能!

到了這個境界,是該創立自己的道了!

“我南天的劍道,就從千劍歸一,開始吧!”

數百近千的幻影“南天”,各持流星寶劍,劍法超然,氣絕常人。

劍劍劈斬向了左行繆。

左行繆驚恐地發現自己,竟然渾身不能動彈,機甲異能也像是被封鎖了一般。

“不要!”

“不要!我不想死!”

“我是北水宗第二總管,馬上就要接替宋先的位置了。你現在殺了我,你會後悔的!”

“北水宗不會放過你的!不要殺我呀!南天大人!”

左行繆驚叫道。

可惜的是,南天的劍,可不會因爲左行繆的求饒,就停手了。

“千劍歸一”,以獨孤九劍爲基礎,再融合了前世,南天所學過的各種劍法,此乃機甲時代第一劍!

千般法則,千般大道,我心如劍,劍亦如我!

“轟隆!”

劍影散,劍氣滅。

剛纔那囂張得不可一世,準備跑路,準備東山再起的北水宗第二總管——左行繆,殞命當場!

左行繆的肉-身都是劍痕招招致命,足有千道之多。

“呼啦!”

狂風吹拂而過。

左行繆的肉-身遽然間,徹底地消散掉了。

一個六品機甲戰皇,就此隕落。

收起流星寶劍,南天面色如常。

一旁的炎無暴心裏頭,更是掀起了驚濤駭浪。

南天實在是太強大了。

左行繆可以力壓炎無暴,但是面對南天,就跟菜雞一般,只有被碾壓的份。

“玄仙幫主,已死!”

“北水宗左行繆,已死!”

“餘下之人,投降不殺!反抗者,殺無赦!”

南天騰於空中,高聲喊道。

在場被圍攻的大多數是玄仙幫的成員,聽聞幫主已經戰死,哪裏還敢反抗。

那些北水宗的直系高手,聽聞左總管被殺,也是士氣大跌,不少人都直接投降了,根本無心再戰。 滄海這邊的戰局,開始逐漸的一邊倒,大勢已經塵埃落定。

玄仙幫和北水宗的一部分高手,除卻投降的人外,其餘的全部被一一斬殺。

當然了,這些投降的人,南天也沒有準備輕易放過這些人。

從此以後,這些玄仙幫衆還有北水宗弟子,將會永世爲奴,一直爲雪宗和炎宗服務勞作。

炎無暴更是怒火中天,十幾萬炎宗弟子俘虜,被這羣玄仙幫衆,殺戮得到最後,只剩下三四萬人了。

雖然,普通幫衆,責任不大,但是那些高級幫派長官們,炎無暴可沒有手下留情,直接是擡手就殺,一連屠戮上百個玄仙幫的高層,這才平息了炎無暴心中的怒火。

至於,玄仙幫主的屍體,更是被炎無暴等炎宗高層,拉出去,當着衆多人的面,進行嚴酷地鞭撻。

雪宗在尹語雨和雪一老的帶領下,也是逐漸地掌握了大局。

雪宗弟子控制了滄海。

過了一兩天後,等到大家心裏頭都平靜了。

南天將尹語雨,炎無暴,雪一老他們都召集了過來。

“左行繆,玄仙幫主,這兩大巨頭,雖然已經被我斬殺掉了。但是,北水宗在浩瀚主星畢竟是圖謀了百餘年,根基尚存,我們不能夠懈怠。必須,要將他們連根拔除,浩瀚主星不是北水宗可以染指的地方。”

南天聲音冰冷地說道。

炎無暴抱拳而言:“請南天大人放心,我一定會處理好這些事情的。”

“我炎宗已經在查到北水宗的人,各方人馬,已經在籌備中!”

尹語雨也是上前一步:“南天,我雪宗已經準備好了,隨時可以出擊!”

南天點了點頭:“好,事不宜遲,現在就開戰!”

“左行繆,玄仙幫主身死,正是浩瀚主星北水宗分部弟子們士氣低落之時刻,此時打擊他們,可以減少很大的人員損失!”

“有我帶頭,我來衝鋒,我來仗劍斬殺所有北水宗高手!”

南天眼眸中,精光四-射。

這幾日,浩瀚主星,風雲再起!

鎮守在浩瀚主星上的銀河聯盟世襲大公爵,銀河軍內部編制三星上將———莫垡,在自己的軍營基–地裏頭,頻繁地接到了各方來電。

作爲總攬浩瀚主星軍事的星球將軍,莫垡位高權重,實力雄厚。

可是,現在,莫垡卻是有些焦頭爛額。

駐守在星球各地的分支基地管轄範圍內,接連爆發了,大規模的宗門爭鬥。

玄進幫,北淼閣,北元門等等這些在浩瀚主星鼎鼎大名的宗門,卻是如同過街老鼠一般,被雪炎二宗,聯手剿滅。

缺乏核心高手的這些門派,很容易就被雪炎二宗打壓得連口氣,都喘息不了。

南天也是下了命令,對於這些北水宗的這些人,不能夠手下留情,就要殺一儆百!

除卻真心投降的,貶爲奴隸,其餘一個不留。

雪宗,炎宗,都是本土勢力,加上這一次聯手,讓北水宗的浩瀚主星分部,損失慘重。

一些北水宗弟子,還想要乘坐飛船,逃離浩瀚主星。

可是,南天哪裏會給他們機會。

雪一老和炎無暴事先就在各大門派的機場,埋伏好,在飛船啓動的時刻,引爆了炸彈,炸死了北水宗弟子。

隨着戰鬥的持續,戰鬥的範圍也在擴大。

宗門之間的戰鬥,有時候也發生在了軍事管制區。

那些地區軍事長官,知道雪炎二宗的厲害,不敢貿然出兵,全部都是來電詢問莫垡。

莫垡眉頭一皺:“雪炎二宗,不是世代仇敵嗎?”

莫垡的參謀搖了搖頭:“將軍,雪炎二宗已經宣佈聯合。他們的仇恨,已經化解掉了。”

“什麼,仇恨化解掉了?”

莫垡一驚!

雪宗和炎宗都是傳承悠久的宗門,在浩瀚主星上,有着舉足輕重的地位。

這兩大宗門的聯手,事關重大。

參謀遞給莫垡一些資料卷宗。

莫垡看罷,悠悠一嘆:“沒有想到,竟然是紫淵衛出手了!那個叫南天的橙印紫淵衛,真是厲害呀!先是劍斬了永北侯府,現在又是促使雪炎二宗握手言和!”

“說不定,他以後,能夠成長爲藍印以上的紫淵衛!”

叮叮!

正好,這個時候,又有電話打來。

電話那頭:

“將軍,現在,我區附近,發生大規模宗門械鬥,請問是否出兵進行干預抓捕?”

一名軍官問道。

“住嘴,不要干預!宗門幫派之間的事情,由宗門幫派,自己去解決,我們軍方不必出手干預!”

莫垡下令道。

星球將軍莫垡都下令了,這也給了南天他們,很好的狙擊機會,可以更加大膽放手地去擊殺北水宗中人。

一連十幾天,由南天牽頭,帶頭擊殺北水宗高手,將一些達到機甲戰皇級的高手,全部一一斬殺。

剩下的一些小魚小蝦,南天就交給了雪宗,炎宗,他們自己去處理。

雪宗的滄海營地裏頭,南天和尹語雨來到了,尹清的臥室。

現如今,尹清身中奇毒“軟神散”,至今還沒有清醒。

尹語雨心如刀絞。

不過,好在有生命之泉,每日給尹清補充大量的生命精-氣,短時間內,尹清還死不了。

南天估計着時間差不多了,是時候去一趟茅氏世家了。

“尹兒姑娘,我要去一趟極地冰山附近,能夠救治你父親的解藥,應該就在那裏!”

南天緩緩地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