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宮離起身看了一眼冰箱,發現裡面什麼東西都沒有,自己吃掉的是最後一隻雞蛋。

要是自己不回來,她豈不是要餓死在這裡?

一時之間不知道是應該心疼她,還是覺得她太過愚蠢。

「少爺,你先吃面吧,涼了就不好吃了。」

她似乎根本就不在意這些,而是很擔心他不能吃到熱騰騰的面。

南宮離心裡就像是憋著什麼,沒有多說,夾了一筷。

放入嘴中,意外的很好吃。

沒有其它調料,就是很簡單的幾種調料,偏偏保留著食物最原始的香濃。

不知不覺一碗見底,站在一旁的女人這才鬆了口氣。

「少爺,你吃飽了嗎?如果你沒吃飽我再給你下,可是雞蛋沒有了,只有素麵可以嗎?」

南宮離起身,「穿鞋。」

「怎麼了?」

南宮離率先離開,她只好穿著一雙拖鞋離開,這雙鞋還是從船上穿回來的。

「少爺,我們要去哪?」

南宮離打開副駕駛,「上車。」

悠悠小心翼翼的抓著安全帶,「少爺,我們要去哪裡?」

南宮離開車到了附近的超市,悠悠怯生生的跟在他身邊。

「少爺……」她似乎很少來這種地方,有些無所適從。

想要拽著南宮離的衣服,伸出手卻又害怕會被南宮離所嫌棄。

儘管兩人糾纏過一夜,但她從來都沒有奢求過南宮離會真的喜歡她。

人家是高高在上的南宮家繼承人,她又算什麼呢?

況且那一夜,他口中叫的人不是她,是另外一個人的名字,他早就心有所屬。

悠悠收回手,在打別墅里等他的每一天,她不覺得是煎熬,都是期待。

不奢求其它,只要她還可以看著他,這樣就好。

南宮離推著小推車過來,「愣在這幹嘛?不是沒有食材了?」

悠悠嘴角上揚,「嗯。」

儘管她還穿著拖鞋,心情卻好極了。

「少爺,你喜歡吃西紅柿嗎?還有土豆。」

「我喜歡吃肉。」南宮離淡淡回答。

他也不知道怎麼了,僅僅只是吃了一碗素麵而已,他竟然會破天荒的陪她買食材。

聽見悠悠在那自言自語,念叨著菜譜。

視線往下,看到她穿得還是拖鞋。

當時他將悠悠往別墅一扔,給了她一些錢就再沒有管過她,誰知這丫頭竟然這麼蠢。

如果是顧柒,早就飛檐走壁翻牆出去找吃的了。

不知不覺又想到了顧柒,那個鬼精靈。

便在這時悠悠手中舉起兩根金黃的玉米,笑容甜美。

「少爺,你喜歡吃玉米嗎?」

那樣純凈的笑容,和記憶中那抹笑容重合。

那一晚他為什麼會蠱惑,就是因為她的眼神吧。

分明是兩個截然相反的人,一靜一動,眼神和笑容倒是莫名很像。

婚心蕩漾:寶貝,我們不離婚 「不喜歡。」南宮離一盆冷水潑下來。

悠悠臉色有些失望,「哦。」她默默的將玉米放了回去。

南宮離見狀,將她剛剛放進去的玉米又拿出來丟到小推車裡面。

「少爺,你不是不喜歡嗎?」

「買你喜歡的,還有記住這裡,下次自己餓了自己出來,真是笨死了,這個年代還有差點將自己餓死的人。」

悠悠垂著頭,「對不起,少爺,我沒在這裡生活過,我……聽不懂他們說的話。」

南宮離對女人沒興趣,哪怕是這樣一位絕世美女,要不是顧柒搶了他的號碼牌,他也不會理會。

見她楚楚可憐的樣子,南宮離也沒管過她過去是幹什麼的。

顧柒那個混蛋說讓他好好養著,他鬼使神差將她帶回家,不然早就將她丟出門了。

「真是蠢。」

南宮離雖然這麼說著,但還是兇巴巴補充了一句。

「記得跟緊我,要是走丟了我可不管你。」

「好的少爺。」

離婚風暴:錯惹壞總裁 路過女裝區的時候,南宮離招手讓她過來。

「試試。」

那是一雙淺紫色的平底鞋,悠悠皮膚白皙,腳生得秀氣,簡單的款式也讓她穿出大牌的感覺。

儘管只有幾美元,但悠悠卻很開心。

「少爺,你要送我嗎?」

「嗯。」

南宮離將鞋子隨手丟進去準備一起結賬,悠悠從推車裡面拿出鞋子,將鞋子抱到了胸前。

她孩子氣的小動作南宮離也沒有理會,悠悠一路上很開心,也沒有之前那麼小心翼翼的樣子。

結賬完南宮離發現她還穿著拖鞋,「你可以換上了。」

「不,會弄髒。」

「笨蛋。」

悠悠沒有理會他的說辭,不理會別人投在她身上的眼神,她抱著鞋子,嘴角上揚。

少爺給我買的鞋子,腳下的步子都是輕快的。這個時候南宮離就會在她身上看到顧柒一些影子,顧柒身上有一種其她女人身上沒有的孩子般純粹,這一點悠悠很像她。 顧安南蹦蹦跳跳進來,任誰都不會知道她剛剛乾什麼了。

「安南,尼古拉斯出去找你了,你沒有看到他?」

顧安南不客氣的在顧錦身邊的位置坐下,譚洛汐也知道她的性格,特地給她留了顧錦身邊的位置。

要是自己坐了她的位置,顧安南是會發脾氣的。

「剛剛那邊車禍,他身上被血弄得到處都是,噁心死,被我踹走換衣服去了。」

她說得輕描淡寫,彷彿是在談論一件很簡單的事情一樣。

「他出車禍了?」顧錦從凳子上起來,都出這樣的大事了,顧安南還在這麼淡定的吃飯?

「不會啦姐,是別人出了車禍,那個二傻子以為是我被撞了,不分青紅皂白就去抱人家,弄得自己滿身是血。」

顧錦這才鬆了口氣,手指戳了戳她的腦門,「你這個壞丫頭,人家擔心你,你還說人傻?」

「哼,我是什麼人,怎麼可能會被車撞,他就是不相信我嘛。」

「對了安南,你為什麼要離開?」

顧安南神秘一笑:「給我叫兩個香蕉船我就告訴你。」

顧錦颳了刮的鼻子,「你身體也比我好不到哪去,一個都不讓你吃完,你還要吃兩個。」

「不嘛,姐,我就要吃兩個,我們一起吃。」顧安南最喜歡向顧錦撒嬌。

顧錦也能理解,她對顧柒又恨又愛,顧柒對她嚴厲,她將這種感情寄托在了自己身上。

自己既是她的姐姐,也是她的媽媽。

「好好好。」

司厲霆朝著顧錦瞪了一眼,顧錦撫著額頭,她覺得自己就像是兒子夾在兒媳婦和婆婆之間,在夾縫中生存。

「厲霆哥哥,我就吃一點,不會吃太多。」

顧安南有個毛病,她很偏執。

假如她很喜歡一樣東西,就一定要讓她喜歡的人分享她的快樂。

例如擼串,要是顧錦沒有吃壞肚子,她一定還會繼續要求的。

例如看動畫片,她一定要唐茗陪著她看,這些性情和孩子是一樣一樣的。

她喜歡吃香蕉船,就要拉著顧錦一起吃。

給她點了兩個香蕉船,顧安南這才開口,將之前的事情說了一遍。

「有人跟蹤我們?她逃跑的時候還推了一個女人,讓那女人被車撞,她順利逃跑?」

「是啊,要是我再跑快一點就可以抓到她了,真是個狡猾的女人,差一點我也被撞了,還好我閃的快。」

司厲霆冷著一張臉,這個時候還有誰對她虎視眈眈?

「那人什麼模樣?金髮還是黑髮?」他第一感覺是愛麗絲。

畢竟上一次愛麗絲沒有得手,自己還燒了一整船的人,說不定就是愛麗絲想不通又回來了。

顧安南得意一笑:「那你也得吃一個香蕉船,吃完我就告訴你。」

司厲霆:「……」他想捏死這個惡劣的小女人。

同樣的基因,為什麼她和顧錦差別這麼大。

顧錦知道顧安南的性格,要是司厲霆不吃的話,你就算磨破了嘴皮子她也不會開口。

「服務員,再加一個香蕉船。」

「好的小姐。」

司厲霆有些不悅的看著顧錦,「蘇蘇……」

「厲霆哥哥,香蕉船也是很好吃的,你要不要嘗嘗看?味道很好哦。」

真是敗給她了,司厲霆就聽她的。

他怨念的吃完了一整個香蕉船,「現在你可以說了吧?」

「女性,162CM,穿著一身黑色衛衣,我沒看到正臉,不過她身上的香水味是玫瑰香,黑髮。」

黑髮和身高都不可能是愛麗絲了,那是誰會窺視她們呢?

「一會兒將附近所有的監控都調過來對比。」

「好的,爺。」

「你啊,下次不許這麼就衝出去,萬一對方有埋伏和陷阱呢?」顧錦埋怨道。

「姐,你可不要小看我,要是有人敢動我,我就動她全家。」

這可是一個不好惹的主,要是真動到她頭上,還真沒有這麼簡單。

「這次是她跑的快,下次要是被我抓到,我非得扒了她的皮做成人皮鼓。」

看來她們姐妹三人,也就顧安南的性格最像父親,同樣的偏執,同樣的心狠手辣。

「女孩子家家的動不動就要剝皮做鼓,小心以後你嫁不出去。」

顧錦也不好過分苛責,畢竟顧安南不會主動招惹別人。

顧安南主動將頭靠在了顧錦的肩膀上,「姐,我要是嫁不出去了,你就養我一輩子好不好?」

「不好,我可養不起你,你每天那麼貪吃。」

顧錦越發感覺顧安南對她的在意和偏執,就像是穆爺喜歡顧柒那種。

有時候顧錦甚至在想一個問題,顧安南喜歡小錦諾,喜歡司厲霆,是不是因為喜歡她才愛屋及烏喜歡他們的。

這種愛意對她來說不是壞事,相反顧安南一定會要好保護她。

可這樣的話,顧安南的注意力永遠都不會放在唐茗身上。

這丫頭胡來,她可不能讓唐茗也白浪費時間,看來等處理完了這些瑣事她也要想辦法撮合顧安南和唐茗了。

唐末戰圖 顧安南被顧錦說貪吃有些不開心的嘟嘴,「姐又不是不知道,我和你都是一樣的體質,怎麼都吃不胖。

再說我很有錢的,一百輩子都吃不完。」

顧錦揉了揉她的腦袋,「好好好,喜歡吃就多吃點,一會兒還要幫我帶孩子呢。」

「好咧,姐。」顧安南乖乖吃飯。

這個時候的她就像是幼兒園的孩子,一本正經吃飯。

顧錦早就發現了,她只聽自己的話。

這樣偏執的顧安南,她實在不忍心拒絕安南提出的任何要求,她怕有一天安南也變成父親那樣的偏執怪。

另外一邊。

蘇夢壓低了帽子急沖沖離開,好險,她差點就被那個女人看到了。

那個女人究竟是怎麼回事,在那麼多人的情況下居然可以發現她在跟蹤。

第二次更誇張,隔著一條馬路她居然都能感覺到自己的視線。

有她在顧錦身邊,自己很難對顧錦的兒子下手。

蘇夢已經打算好了,既然穆塵不肯讓自己對顧錦下手,他可沒說自己不能動司錦諾,

司錦諾就是她們所有心中的寶貝,只要能動她的兒子,顧錦就會瘋掉的。

對了,還有那個顧錦的妹妹,這些日子都是她在帶司錦諾,可見她也很疼愛那個小兔崽子。

要是這個小東西死的很慘,她們會傷心成什麼樣子呢?

蘇夢越想越開心,到時候顧錦、司厲霆、顧安南、唐茗臉上會出現怎樣好看的表情呢?

不如弄死他以後送去泰國那邊,那邊很流行古曼童,自己的把司錦諾做成古曼童寄給顧錦。

她已經迫不及待想要那麼做,然後慢慢欣賞顧錦的悲痛欲絕。

從前她們對自己的踐踏,侮辱,所有的一切仇恨都可以報回來了。

蘇夢經過這些打擊,不只是她性格變了,心理也變得很變態。

她以折磨人的為樂,別人越悲慘她就越開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