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有幾個自作聰明的官兵,試圖趁著這個機會逃離,然而他們剛一動身,便是被綠臉巨人一人一巴掌,直接拍成了肉醬。

「呃,這麼強悍,這力道可以和修哲有一拼了吧!」雷牙張大了嘴巴。

相比較他的震驚,那些試圖逃離的官兵,可是恐懼到了極點。

原本他們以為這個巨大的怪物,動作一定會非常笨拙,可是剛剛那秒殺的速度,徹底顛覆了他們的認知。

傳令官被直接帶到了東方修哲的房間。


此時的東方修哲。原本正在體會「本命之器」的改變,還沒有入睡。

吸收煉化了那件法寶之後,「本命之器」的能力強悍了許多,如果再用它煉製符篆的話,成功率將會大幅度提升。

「修哲。這個傢伙竟然帶人想把咱們抓進宮,不知道是何居心,你來審問他!」雷牙一下子將這位有些六神無主的傳令官扔到了地上。

「你……你們這是在犯罪,你們一定會倒霉的,快點放了我……」傳令官聲音慌張,自知逃脫無望的他。從地上爬起來后便只是用眼神瞪視著所有人。

「你們可要想清楚,我可是陛下身邊的紅人,如果我少了一根頭髮,你們也別想好過。這裡可是在『天火帝國』,就算你們厲害。但可以敵得過我們帝國的千軍萬馬么?」傳令官再次說道,試圖讓這些人產生動搖。

「皇宮裡來的人?消息這麼快,難道已經知道親王府是被我給滅的了?」東方修哲手指敲擊著桌面,喃喃自語道。

他這一句話,直接嚇傻了這位傳令官。

早在今天傍晚的時候,他就聽說了一件震驚朝野的大事:

達拉姆親王府不知道被什麼人給搗毀了,傷亡無數,達拉姆那慘不忍睹的屍體。猶如爛泥一般被找到……事情從發生到現在,暫時還沒有找到兇手。

「你……你說什麼,親……親王府是你……是你……」

傳令官聲音顫抖。連話都無法說完整,一雙眼睛因為驚恐,都快瞪出來了。

一個連親王府都不放在眼裡的人,又怎麼可能把他這個小小的傳令官當回事?

一瞬間,這位傳令官的身體拔涼拔涼的,有種一隻腳邁進鬼門關的感覺。

「看你的反應。似乎不是為這件事而來。」東方修哲沉默了少許后,接著說道。「如果不是這件事的話,那麼就只有那個可能了!」

雷牙在一旁聽得一頭霧水。忙插口問道:「修哲,你不要打啞謎,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東方修哲淡淡一笑,說道:「我想一定是他們的陛下請我煉器,確切地說,應該是合成三種不同屬性的稀有礦石!」

「請你去合成礦石?」雷牙有些懷疑地接著說道,「『天火帝國』不是有著『煉器之都』的稱號么,要找煉器師的話,滿大街都是,為什麼偏偏找你?」

「因為我厲害唄!」東方修哲笑了起來。


不是他自誇,要想合成那三種稀有礦石,他是再合適不過的人選,別的不說,單單是「本命之器」的能力,就不是其他煉器師能夠擁有的。

「切!」雷牙撇撇嘴。

這位傳令官眨著一雙疑惑的眼睛,正一頭霧水地看著東方修哲。

說句老實話,他都不知道陛下的用意,僅只是奉命來此而已。

「你們的陛下還真是想得美啊,是不是不打算支付那筆費用,不過區區六百億,竟然都想賴賬,看來我的要價還是太少了!」東方修哲嘆了一口氣,依舊自顧自地說道。

「多……多少錢?」雷牙的眼睛一下子瞪得老大,「六……六百億?我沒有聽錯吧,僅只是給合成一下,就……就收六百億?」

東方修哲無視雷牙的吃驚,對著同樣震驚的傳令官說道:「回去告訴你們陛下,費用漲價了,八百億,少一分都別想讓我出手!」

「八……八百億?」雷牙的呼吸都開始急促起來。

這個時候,東方修哲接著說道:「對了,如果想要讓我去宮裡合成的話,還要再額外加兩百億的出行費!」

這個時候,雷牙已經忍不住跳了出來,大聲質問道:「哇靠,修哲,你出行費那麼貴,我怎麼從來不知道?」

東方修哲白了雷牙一眼,說道:「現在你應該知道我平時對你的收費是多麼便宜了吧!」

「我暈!」雷牙直接無語了。

就在這個時候,傳令官用顫抖的聲音問道:「你……你的意思,是打算放我離開?」

他簡直不敢相信這種事!

「難道你還想在這裡吃飯不成?」東方修哲看著他。

傳令官忙將頭搖得像波浪鼓,他可是巴不得離開這裡。

「既然這樣,那就走吧!」東方修哲語氣平淡。

那傳令官一喜。邁步就向外走。

「等一下!」突然,東方修哲喊住了他。

「你……你想反悔?」傳令官一驚,心跳驟然加速。

「在店外的時候,你說了很多無禮的話,我可不能當作沒聽見。自己扇自己一千個耳光,你就可以離開了!」東方修哲眯縫著雙眼說道。

傳令官沒有動手,而是怒聲道:「你這樣羞辱於我,我不會忘記的!」

「你就算懷恨在心也沒關係!」東方修哲淡淡一笑,然後話峰一轉,說道。「如果你下不去手的話,我可以讓泰力幫忙,只需扇你十下。」

聽到這話,雷牙翻了個白眼,心說話:「你這招真夠損的。泰力一巴掌下去,他還能活才怪!」

半個時辰后,傳令官紅腫著雙臉帶人離開了,走得時候還不忘露出一雙怨毒的眼神。

「修哲,你……你就這樣放他們離開了?」雷牙一臉的不解。

「難道我還請他們過夜不成?」東方修哲輕輕一笑。

「你這可是放虎歸山啊,剛剛那人離開的時候,你沒有瞧見他的眼神么,這種傢伙放走。只會招來麻煩!」雷牙說道。

東方修哲抬起頭,望著窗外的星空,喃喃說道:「我現在突然有了一個發現。沒有麻煩,就不會有收穫。那個傢伙是我故意放跑的,我甚至知道他一定會去打報告,這樣再好不過了。我這個人還是比較心軟的,如果別人不主動找茬,我就下不去狠手。哎,賺點錢不容易啊!」

雷牙大翻白眼。心說話:你還心軟,別扯了。你如果心軟,惡魔都能成佛!

而對於東方修哲所謂「賺錢不容易」的說法,他更是懶得去腹誹,因為那簡直就是睜著眼說瞎話!

「原來煉器師這麼賺錢啊,看來我也是時候選一個副職了。」雷牙突然盯著東方修哲邪邪笑了起來。

「初級學費可以給你打個五折,五百億就好了!」東方修哲一邊喝著茶水,一邊平靜地說道。

「去死,熟人也宰!」雷牙直接大喝一聲。

翌日,陽光明媚,空氣清新。

庭院內,李二牛正在利用烈炎鬥氣,融解著手上的礦石。

這是東方修哲布置給他的新訓練任務,雖然不知道有什麼用,但只要是東方修哲說得,他都會堅決執行下去。

「二牛哥,你在做什麼呢?」就在這時,一個輕脆的聲音突然傳來,好似森林裡歡快的百靈鳥。

李二牛臉上一喜,抬頭看去,只見白顏顏和她的姐姐白玲巧從外面走了進來。

「顏顏妹妹!」李二牛忙停下手上的訓練。

「咦,二牛哥,你難道在學習煉器?」白顏顏看到李二牛手上的礦石后,巧臉一愣。

「算不上煉器,只是在適應鬥氣而已。」李二牛一邊說著,一邊將兩人帶進了客廳。

白玲巧好似有什麼心事,進入客廳坐下后,她忙問道:「請問,辰月在么?」

她陪妹妹突然來這裡,可不是為了敘舊,說起來有些難以啟齒,她來這裡的主要目的是為了借錢!

如今的白家,已經四分五裂,經過杜家的打壓后,更是到了生死存亡的關頭。

可氣的是,那些從家族裡分離出去的長老們,仗著對白家事業與核心秘密的了解,十分囂張地吞食著白家的經濟來源。

雖然白自行已經盡量挽救,可是,經濟上的匱乏依舊是一個致命的弱點。

如果再籌不到足夠的錢來挽救的話,那麼白家就算不滅,也勢必淪為被人們逐漸遺忘的小商人。(未完待續)




… 「這是我的老師教我的:龍王三太子死了之後可以死過翻生,身份變得不一樣,目標也變得不一樣。」

童年的記憶總是很深刻,一個人的綽號可以伴隨他很多年,張無為回唐人街的時候,認識他的街坊依然親昵的教他剝皮魚。

他小時候特別特別瘦,但是因為個子高,長手長腳的,騎在單車上就跟猴子似的,但是他又不服氣當孫猴子,非要當龍王三太子,還組團跟人挑戰,結果當然是輸的很慘咯,同學就笑他是也沒有跳過龍門的笨魚。後來這件事傳了出去,傳著傳著,他就變成了被剝了皮的魚。

剝皮魚是一種軟骨魚,這是笑話他不自量力。

他一開始很憤怒,天天想著要報仇,到處去找會功夫的人拜師,想著總有一天要威給人看。

趙寶萱聽著發笑:「你沒有去拜李小龍為師嗎?」

張無為搖頭,想起自己拜師的經歷:「我出生的時候,李小龍早已經不在了,只有李小龍的兒子李國豪。李國豪是大明星,不是我想見就能見到的。我去過李小龍留下來的武館,是他當年的徒弟在打理,因為李國豪平時要拍戲,要飛去很多地方,在武館的時間非常的少。我童年最大的夢想就這麼失敗了。」

想起來好唏噓。


趙寶萱彷彿看到了垂頭喪氣的小男孩:「我有個小學同學也是,他偷了家裡的錢要去少林寺學功夫,在火車站就被人家送回來了,家長和老師告訴他說現在少林寺已經不收徒弟了,本來想斷了他學功夫的心,誰知他的想法又變了,後來他想去香港找葉問學功夫。」

原來所有的小男孩都有一個成為功夫之王的夢。

再想一想,那個想學功夫的同學為了去香港,讀書時特別發狠,後來考大學考到了香港理工大學。

不知道那個同學看到葉問其實只是傳說中的人物時會怎樣。

張無為笑:「當然不會失望!」

如果是小男孩,發現夢想跟現實不一樣的時候,會沮喪那麼一陣子。

如果是個沒有夢想的小男孩,他就會放棄這個夢想。

如果是個有夢想的小男孩,他依然會追尋自己的目標,只不過換了個方式,由明轉暗,在這個暗暗努力的期間,也許他的偶像會變,但是他的目標依然是很堅定的,但他有一天去到夢想中的地方時,他依然是有收穫的。

一個真正追求自己目標實現自己夢想的人,最終的目的是要成就他自己,那些偶像和榜樣只是他奮鬥過程中的加油站,並沒有固定的形象或者形式。

就像鯉魚跳龍門一樣。

鯉魚跳過龍門,它不會變成龍,但是它具有了龍的本事,在新的環境里,它就是一條具有龍的本質的魚。

趙寶萱表示羨慕:「原來男孩子的確是很有思想,我要是像你一樣就好了。」

她就只會幻想自己是小公主,夢想自己成為被父母呵護,人見人愛的小公主,誰知道是個被關在古堡里的孤零零的倒霉公主。

原來,古堡是她自己走進去的:「那後來呢?你拜到師傅了嗎?」

張無為輕輕點頭:「有!」

不但拜了師傅,整個人生還變得不一樣。

趙寶萱眼睛一亮:「你學了功夫嘍?為什麼不見你練功夫,反而跑步健身?」

「功夫並不拘泥於某一種形式啊!」

「……?」

「要慢慢跟你講,要循序漸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