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把宮絕給我叫過來。”陸蕭吩咐一個戰士說道。

一個戰士走了,過了一會兒工夫宮絕與那個戰士一起來了,宮絕笑着問道:“老大,發生什麼事了,這麼急着把我叫過來。”

陸蕭指着軍帳上的血手印問道:“你見多識廣,你看一下,這個血手印是怎麼來的,弄出這個血手印的人,他到底想做什麼。”

陸蕭不認識這個血手印是什麼,但是宮絕見多識廣,看得也認真,眼皮跳了個不停,臉上露出驚訝之色。

“老大,你到底做了什麼傷天害理的事,你可知道這血手印是什麼嗎?”宮絕一副驚訝的樣子說道,兩隻豎起的眼睛不停放電。

陸蕭心想,你丫的,我知道還叫你來做什麼,你丫的直說不可以,還跟我賣關子,又要給我下馬威是嗎?

“我哪做了什麼傷天害理的事,這血手印是什麼就快說吧!這方面我沒你這麼瞭解,你要給我下馬威,你就直說,別給我賣關子。”陸蕭非常直接的說道。

宮絕信了樂得高興,心想你丫的不是很能嗎,終於服軟了吧!

“老大,這個血手印,是血煞組織的標識。血煞組織是大陸四大殺手組織之一,血手印在你的軍帳上,也就是說你成爲了他們的刺殺目標。血煞組織的殺手,號稱血影殺手,他們都有一種獨門絕技,就是隱藏。”宮絕滔滔不絕的跟陸蕭解釋說道。

難怪了宮絕一驚一乍的,原來這是一個殺手組織,陸蕭也很無奈,自己哪裏做錯了,得罪誰了,竟然請動血煞組織來殺自己。陸蕭也只想到人,沒有想到獸,陸蕭懷疑可能是大皇子不安分了,或者二皇子不安分了。陸蕭絕對不會想到,正是千蛇帝國的怪獸請動了殺手組織。

殺手組織陸蕭不是沒見過,羅煞組織可是有名的殺手組織,那又怎麼樣,還不是殺不了陸蕭。血煞組織又怎麼樣,他們隱藏的手段有自己高明嗎,他們的刺殺手段有自己高明嗎?兵來將擋水來土掩,陸蕭不在乎。

陸蕭已經來到了城樓上,千蛇大軍依然在攻城,而且異常兇猛,陸蕭時常見到戰士戰死,陸蕭已經出手,但是卻援救不過來。

“老大,這羣畜生是鐵了心要攻破陵城,竟然連續攻城三天三夜了。我們都死了三千多兄弟了,老大你需要想想辦法。”莫霜叫道陸蕭來到了城樓上,叫苦說道。

陸蕭也心裏叫苦,他總共三萬戰士,結果就死了三千,十分之一的心血就沒有了,這樣的損失太大了。

“陸蕭,你實力恢復了,這樣下去不是辦法,我與林蕭,還有秦空手底下,戰死的戰士已經達到一萬人了,再這樣下去,我擔心陵城保不住。”元宵將軍走了過來說道。

陵城雖然沒有被攻破,但是軍隊傷亡太大了,三天時間就戰死了一萬多人,這裏只有三十萬軍隊,能夠堅守幾個三天,陸蕭不得不考慮退兵之策。這樣下去也不是一個辦法,就算沒有攻破陵城,三十萬大軍也會被耗死。

“元宵將軍,我軍傷亡這麼大,那麼千蛇大軍的傷亡怎麼樣?我們的傷亡比例多大?”陸蕭問道。

“千蛇大軍,大概傷亡的一萬五的樣子,我們的傷亡比例的一比一點五,雖然我們佔有優勢,但是軍隊對在數量上不佔優勢。”元宵將軍說道。

陸蕭也臉色凝重,千蛇帝國再城外已經擁有五十萬大軍了,但是千蛇帝國還有援軍,但是陸蕭他們可是沒有援軍了,千蛇帝國耗得起,他們可是耗不起。

“元宵將軍,秦空將軍,林蕭將軍,這裏是三千顆火毒,你們先拿去用,儘量做到殺傷力足夠大,殺敵足夠多。先砸死他個幾十萬畜生再說。”陸蕭拿出三個空間戒子分別遞給三人說道。

陸蕭打仗可是全靠火毒,無往不利。火毒已經夠珍貴的了,陸蕭竟然拿出三千顆,這手筆還真大。就算一顆砸死一百,三千顆也能砸死三十萬。


三位將軍接過火毒,繼續主持戰鬥,陸蕭同樣也給了莫霜與譚飛火毒,目的就是短時間加大敵軍的傷亡。

也就在這個時候,四支軍隊總共砸出四百多顆火毒,這在進攻的千蛇大軍,此時繞上成一片火海,可謂壯觀。爬在城牆上的怪物,也被火毒波及,被燒的掉了下去,被焚燒爲灰燼。

“噗嗤,啊!你們這羣混蛋,你們卑鄙無恥,你們怎麼可以這樣,你們怎麼可以用毒。”藍眼皮男子依然在指揮戰鬥,當看到一片火海,氣得吐血暴跳。

千蛇大軍攻城三天三夜,從未斷過,當見到這一片火海,藍眼皮人還沒有下令撤軍,他們就自主撤了下去了。藍眼皮男子也沒有阻止,若是不撤軍,傷亡會更加的慘重。

藍眼皮男子心裏恨呀,他哪會想到,就這麼一瞬間,他們死了四萬多的戰士。他們有五十萬大軍,也沒有幾個四萬,若是再來這麼幾次,五十萬大軍也差不多了。

“收兵,收兵。”藍眼皮男子大聲叫道。

千蛇大軍撤了下去了,還有四十五萬軍隊,在陵城外五百米外紮營。林蕭將軍、元宵將軍、秦空將軍,還有陸蕭,都長舒了一口氣。心想,你丫的也怕死,還以爲你們是鐵打的。

“陸蕭將軍,你這火毒真的神了,只要一用,千蛇大軍就退走了,不知道這火毒還有多少。”

三位將軍都非常高興,有着火毒,就可以高枕無憂了,但關鍵是陸蕭的量有多少,三位將軍一起向陸蕭問道。

“三位將軍,這火毒可不是豆子,哪有太多,已經全部給你們了。我讓靈丹閣再採購一批都要,掙取再製造一批火毒。”陸蕭跟三位將軍交底說道。

千蛇大軍已經被打發了,陸蕭讓人把宮絕找了過來。

“老大,你又呼喚我過來,又有什麼事需要我辦?”宮絕笑着問道。

宮絕心裏樂得高興,他現在的價值越來越大了,陸蕭做的很懂大事,他現在都有資格參與了。他雖然沒有做軍師,但卻創建了情報組織。


“我知道你陣法高明,你能能佈置一個陣法,覆蓋整個城樓,並且覆蓋城外一百米範圍,把千蛇大軍擋住在城外一百米。”露胸啊做手勢,指着城外說道。

宮絕不知道陸蕭的想法,還十分開心,當知道陸蕭的想法,這下有些震驚了。宮絕心想,你丫的心怎麼這麼大,我又不是萬能的。外面可是有四十五萬大軍,我就這點道行,佈置的陣法能夠抵擋他們嗎?

“老大,我雖然會佈置陣法,但卻沒有這個能力,我也沒有學過這麼高明的陣法。”宮絕搖頭晃腦說道。

陸蕭有些大失所望,心想你丫的是有些能耐,遇到大問題,你丫的依然解決不了。既然不能佈置陣法,陸蕭只能想別的辦法。

陸蕭又回到了自己的軍帳,在沒有辦法之前,只能先提升自己的實力,若是等自己修爲提升到了凝元境第九重,說不定可以一人壓一軍。

當陸蕭再次回到軍帳,感覺有些不對勁,怎麼感覺軍帳中有人,而且還不少,陸蕭用神識,還有混沌靈體的感悟,竟然感應到了四個人的位置。

陸蕭知道,這四個人,絕對是血煞組織的殺手,而且實力強大,陸蕭立馬戒備起來,並且做好戰鬥準備。

“結陣!”

一個聲音叫道,陸蕭依然沒有看到人影,但是卻感應到他們的存在,四把血紅的利劍,竟然組合成爲一個劍陣,陸蕭就被困在劍陣中。

在這劍陣中,陸蕭感覺到了一股血煞之氣,陸蕭的血液竟然沸騰起來,血液竟然有被蒸發的跡象。

陸蕭的體魄與常人不同,最多也就只有血液蒸發的跡象而已,若是換一個人,早就死了。

“這都不死,血劍嗜血。”

在暗處一個人叫道,依然沒有現身。記下來四把血劍,從四個不同的方向朝陸蕭殺了過來。陸蕭能夠感受到,四把劍竟然組成了一劍劍網,將陸蕭封鎖。若是換做別人,肯定被陣法封鎖奇經八脈了,只有等死的份了。

但也就在這關鍵時刻,陸蕭突然消失了,四把劍刺了一個空。

但也就在這時,出現了兩道陸蕭的幻影,一把青銅劍輕飄飄劃過,憑空出現一道血線,一顆人頭掉落在地上,一具無頭屍體倒在地上。


“我們殺不死他,快撤!” 何爲殺手,一擊必殺立即遠遁。何爲刺客,一擊不殺,立即遠遁。血煞組織的殺手,可是眼高於頂,瞧不起刺客。但今天,他們怎麼也想不到,他們失手了,並且像刺客一樣立即遠遁。

血煞組織四個殺手,被陸蕭斬殺一個,其他三個殺手心裏鬱悶至極。陸蕭是凝元境第六重,並且可以抗衡金丹強者,這已經不是祕密,以血煞組織的情報,是瞭如指掌的。也傳聞陸蕭殺不死,但是血煞組織的高層,並不在意,而是用“他們不是殺手”六個字譏諷。

他們血煞組織,是恐怖的殺手組織,只要他們接的任務,就沒有殺不死之說法。但是今天面對陸蕭,殺不死之說還真的出現了。

剩下的三個殺手心裏鬱悶,隱身藏形,血煞比羅煞更爲在行。但是今天他們面對陸蕭,給他們打擊不小,陸蕭竟然比他們更在行,他們已經動用了血煞陣,都無法定住陸蕭。他們明明是殺手,當面對陸蕭的時候,竟然成爲了活靶子。

這三位殺手鬱悶呀!他們是凝元境第九重的高手,以他們的頗多手段,斬殺金丹境強者也不在話下,這也是他們敢來刺殺陸蕭的原因。但是結果如何,他們被反殺了一個。

殺手的武技,都有一個特點,就是速度快,招式狠辣,一擊必殺。但是他們面對陸蕭,他們拍馬都趕不上。陸蕭現在修煉殺道劍法,劍法快而刁鑽,根本無法躲避,一個殺手連慘叫的機會都沒有機會發出,這讓其餘三位殺手毛骨悚然,太可怕了,到底誰纔是殺手。

三個殺手刺殺不成,立馬退出軍帳外面,並且朝三個不同的方向奔逃。他們是殺手,拿人錢財爲人消災,過的是刀頭舔血的生活,到了關鍵時候,還是是保命爲主。

“刺殺不成,還想逃命,誰告訴你的。”陸蕭大聲吼道。

陸蕭身後留下兩道幻影,但是陸蕭的真身,已經追上一個殺手,青銅劍已經從殺手的背部,穿透心臟,劍尖已經穿過胸前。

陸蕭的速度太快了,竟然比他們還快,他們可是殺手,逃跑的速度一流。但是他們萬萬想不到,陸蕭的速度比他們快了這麼多。他們的速度已經很快了,但是卻撐不過一秒鐘,另外逃跑的兩個殺手被嚇得頭頂冒汗,脊背發涼。

軍營中的一些戰士,他們看不見殺手,他們還以爲陸蕭在練功呢,當看到突然憑空多出一具屍體,而且流血還是熱的,這讓他們吃驚不小。

“你們兩個也別跑了,留下與他們做個伴吧!”陸蕭大聲吼道。

這兩個殺手,被嚇得同時拿出一張符紙捏碎,這是他們保命的遁符。他們不逃命不行呀,陸蕭力量上比他們強大,各方面的優勢更勝於他們。

兩個殺手同時捏碎了遁符,但是他們依然還在方圓千米的範圍,陸蕭也就一秒鐘的時間,轉身追上了另外一個殺手,手起劍落,這個殺手被腰斬,遁符包裹半截屍體跑了。陸蕭原本想追上另外第四個殺手,但是已經被遁符帶走了。

這場戰鬥就這樣結束了,地面上有兩具半屍體。陸蕭在兩具屍體身上,取下兩枚空間戒指。這殺手還真有錢,兩個殺手竟然擁有近八萬的元晶。八萬元晶對陸蕭來說,雖然不算什麼,但是蒼蠅腿也是肉。

這場戰鬥的時間加起來,不到一分鐘,但是鬧出的動靜太大,竟然有人對陸蕭行刺,這是活膩了。此時聚集了一些戰士,他們也喜歡看熱鬧。


“老大,看來你已經與血煞組織的殺手交手了。”宮絕走過來驚訝的說道。

要知道,血煞組織的殺手,可是很難纏的,但是他們在陸蕭的手中,卻如此不堪一擊,陸蕭的實力就更加恐怖了。

“幾個小毛賊,才凝元境,不堪一擊,沒有一點成就感。”陸蕭搖搖頭說道。

這死了的三個殺手,他們真的死不瞑目,他們是殺手,竟然被人說成是小毛賊,若是他們還活着,絕對能被氣死一次。

其他戰士有些無言以對,他們可是有很多人都沒有達到凝元境,又何況凝元境第九重,也就是說他們連小毛賊都不如。

“老大,你殺了血煞組織的殺手,你已經打破了血煞必殺的神話,已經砸了他們的招牌,已經砸了他們的飯碗,他們不會善罷甘休的。”宮絕提醒陸蕭說道。

宮絕的話很玩味,怎麼像在指責自己一樣。砸招牌、砸飯碗,有這麼嚴重嗎?陸蕭對殺手組織沒有好感,對於他們的招牌與飯碗,砸了就砸了唄。

“他們來就來唄,我不怕他們。是誰派來的殺手,你給我查的怎麼樣了?”陸蕭問道。

宮絕心裏發苦,心想,你丫的把幾個殺手全部殺了,也不留下一個活口,血煞組織這麼神祕,你以爲這麼好查嗎?

“老大,殺手保密工作做得太好了,你剛纔怎麼不留下一個活口問問?”宮絕有些抱怨的說道。

陸蕭心想也是的,血煞組織若是這麼好查,他們就不會是通天大陸四大殺手之一了,若是剛纔留下一個活口,還真能問出一點東西。

“查不出來,就不用查了。在陵城以及陵城附近,有哪些情報組織,你可查過?還有被查封的青樓,他們人去哪了,你可查過?”陸蕭再次詢問道。

以前陸蕭並不重視情報,自從那次差點被十萬大軍伏擊,陸蕭現在非常重視情報。以前不擔心自己被人查,但是現在不同了,實力提升,自己的責任也就越重了。自己被人呢偷窺,一點小小的差錯可能要葬送幾萬軍隊。

“老大,據我瞭解,陵城起碼有二十股情報組織,分別天都帝國四大宗門,王公大臣、王孫貴胄。他們一直在查你,其中有兩個重點話題,一個是你的修爲爲什麼提升這麼快。第二個話題,是你的丹雲神丹怎麼來的。至於被查封的青樓,他們的人已經轉移到了地下。”宮絕一五一十的報告說道。

陸蕭沒想到,自己還這麼受關注的,竟然有這麼多人在打探自己的祕密。青樓轉移到了地下,也不是簡單角色。宮絕的能力,陸蕭現在也十分認可。

“你與藏風,把所有的情報組織給我端掉,青樓那個組織,派一個暗影跟着,我要釣魚。”陸蕭吩咐說道。

就在這一天,陵城有十幾個地方,都發生了戰鬥,要麼被血洗,要麼就是被逐出城外。

在一個山清水秀的高家莊,這裏與別處不一樣,高家莊的莊主,是一個文人雅士,經常會有一批文人來這裏。來到這裏的人,不是吟詩作對,就是柳下對弈,或者琴畫山水。

但就是這樣的一個地方,突然被一千多戰士包圍了府邸。這讓有些客人大驚,到底是招惹誰了。

“藏風將軍、宮絕大人,你們爲何率兵包圍我高家莊園?我高安需要一個解釋”一個白色長衫,一副書生意氣的中年男子走出莊園問道。

高安雖然看起來是一個書生,其實是一個凝元境第二重的高手。以前陵城凝元境的高手不多,自從靈丹閣建立,在陵城聚集了一大批高手,凝元境第五重以下的高手,也是多見不怪了。

“前些天,我方軍事機密泄露,查探來源於你們高家莊。我家侯爺有好生之德,不願大開殺戒,請你們滾出陵城,以後不得踏入陵城。”宮絕找了一個恰當的藉口說道。

什麼軍事機密泄露,若真是這樣的話,就不會被趕出城,可能是要被血洗。高安是在給人傳遞情報不假,但是賣國的事卻還沒有做過。也正是這樣,卻給了他一個反駁的理由。

“宮絕大人,您說我們泄露了軍事機密,您可要拿出證據。”高安語氣非常重的提醒說道,尤其在“證據”兩個字上,語氣特別的重。

“若是抓到證據,你還想出城嗎?若是抓到證據,就地正法。若是你們要證據的話也行,全部關進大牢,我們會給您找出證據的。”宮絕笑着說道。

高安的臉僵住了,這個宮絕也太狠了吧,竟然要他進入大牢等待證據,若是一直沒有證據,那麼他就出不來了。也就是說,有證據他們就是死路一條。沒有證據,要被趕出城外。若是想要證據,要關進大牢,若真的查出證據了,還是要死路一條。

“宮絕大人,我這裏有御賜金牌,你們能否通融一下。”高安拿出一塊金牌說道。

金牌可是皇宮裏面的東西,若是一般人,早就被嚇得跪下了。但宮絕與藏風,可不吃這一套。陸蕭是誰,大皇子都要退讓三分,又更何況一塊金牌而已。

“原來背後有人,說說你的後臺吧!真想不到,竟然抓到一條大魚!”宮絕笑着說道。

高安的計劃全部打亂了,原本以爲,拿出金牌了,宮絕與藏風會有些顧忌,不再爲難他。結果宮絕說他是一條大魚,難道陸蕭的人就這麼囂張,連他背後的人都敢查?

“你們這是無理取鬧。”高安非常憤怒的叫吼。 高安雖然拿出金牌了,但還是被逼着離開了陵城。他身後那一位確實是權勢滔天,但是陸蕭就好對付嗎,不好對付,高安只能帶着自己的人離開。在這一天之內,陵城的情報網絡已經統一。因爲青樓的人,陸蕭要用來釣魚,暫時還留着,她們還沾沾自喜,以爲自己多高明,竟然沒有被發現。

而在同一天,藍眼皮男子得到一條消息,陸蕭沒有殺死,血煞組織需要增加五十萬元晶,纔會繼續出手,若是藍眼皮男子拒絕增加元晶,他們不再派人刺殺陸蕭,並且元晶也不退還,這把藍眼皮男子氣的不行。

這幾天,千蛇大軍依然沒有攻城,陸蕭也安心閉關。在五天之後,陸蕭終於突破了凝元境第七重了,若是現在陸蕭與藍眼皮男子一戰,不說打敗藍眼皮男子,至少不會戰敗。

“老大,好消息,好消息,我終於有了破敵之策了。”莫霜突然跑到陸蕭的軍帳,非常興奮的叫道。

陸蕭有些不解,若是譚飛,或者宮絕這麼說,陸蕭會相信了。但是莫霜,陸蕭真不相信他有什麼好策略,你丫的就是一個大老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