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看了一遍,確認沒什麼問題后,趙玉將表格遞給工作人員。

工作人員瀏覽一遍,確認無誤后從抽屜中拿出一張特質紙張,將表格中的招聘需求謄寫出來。

寫出來的告示蓋上印章,收好放到一邊。

「可以了,按照時日,你需三日後辰時過來即可,」

「地點在前院空地,你要先去寫著志願者29號牌子處領取表格,隨後就可申請空屋進行招選……」工作人員快速的將流程講了一遍。

「可明白了?」

「明白明白,」趙玉點頭,「可要我準備什麼?」

「並無,」工作人員搖頭,隨後又補充一句,「若是成了,你們需訂立契約,同時契書一份留在府衙存檔,」這算是府衙做保的意思,同時保障了雙方的各自利益。

……

耗費了小半個時辰,辦好招人的事,趙玉離開府衙,打算回蛋糕坊。

結果剛出門口,就聽到周圍傳來的竊竊私語。

「誒,聽說了嗎?交州那邊造出了大船,嚷嚷著要出海嘞。」

一個男人湊到處人堆里小聲嘀咕。

「聽說招的是些身強體壯的,說是不白去,不光月錢給足,只要選上,就能拿到十數倆銀錢做底。」

另一人瞥了眼說話的男人,瞬間接上話茬。

「這,這麼多?可比去涿州給的多嘞,」現下誰不知道涿州可是朝廷剛奪過來的地方。

這段日子,涿州的州郡府衙一直發布告示,說是過去的百姓,不僅免稅還給白銀錢嘞。

「不,不會是假的吧,」有人耐不住小聲插了句嘴。

「哪裡能,我們一家就是從交州過來的,消息已經傳遍了,」男人瞬間提高自己說話的聲音,彷彿要證明自己一般,「交州大的很,我們一家祖輩生活在海邊,這話,騙你們做甚?我……」

「咳,那邊的,都小聲些,不要影響周圍旁人。」

維持秩序的衙役看不過眼,橫眉冷目,不忘警告一句。

聽到衙役發話,剛剛還大聲說話的男人立馬老實起來,眼睛小心的瞄了眼周圍,聲音壓低,「這可真不是騙你們,我們交州,海寬漁民多,船隻多得很,」

「平日里,我們這些漁民不過是乘坐著小漁船出海捕捕魚,但後邊朝廷發了話,好傢夥,派了好些官差大人過來,說是要在交州建甚麼海軍,反正我們不懂,尋常就是去瞧瞧熱鬧,」

「直到今年初,朝廷的大官們直接造出了好大一搜漁船,嘿,那船足足有百尺寬大,可是讓我們開了眼嘞,」

男人說到這裡,嘖嘖稱奇。

「造大船的風傳了出來,其它人家耐不住也跟著造,」

「這不,不過幾月,交州有家底的人家就造出來嘞,船隻大的,都能和大官們的媲美,」

「都說大船劃得遠,想出海尋那些傳說中的寶貝就得靠大船……」

男人說著,手跟著來回比劃。

壯麗的畫面徐徐鋪開,眾人聽得激蕩不已。

男人知道的不少,起碼經常出現在交州的那些黃頭髮藍眼睛和一身漆黑的外邦人就是大部分靠著大船跑來的。

眾人信了,逐漸放開后開始一言我一語的說起了自己的消息。

「我們一家從青州來的,傳言那裡不安穩。」

「甚?不是還有人跑去?」

「朝廷給的多,若不是家中還有老小,我也想留下來拼一把嘞。」

「嘿,緊貼著南蠻的雲州說是也要打仗,那群南蠻人手下還有長鼻子的怪物當戰寵,也不知朝廷能不能打的過……」

消息真假難辨,有人擔憂,有人起鬨。

「怕甚?大不了」含糊一句,「逃就是了。」

他們剛來,對南面又沒什麼感情,倘若有一天,南面朝廷真的敗了,他們不過是繼續逃難,換一個地方生活罷了。

所以眾人面對這樣的消息,大部分都當成笑話一般,笑笑便過去了。

倒是趙玉,在聽了這麼多亂七八糟的小道消息,只覺得這些人太過天真。

縱觀整個朝代,有能力維持社會穩定的,也就南面朝廷。

若是南面朝廷堅持不住,那其他地方怕是也不會太好。

到時戰亂流民,可不好過。

趙玉搖了搖頭,抬腳離開。

出於對這些消息的好奇,趙玉在回去的路上去了一趟雜貨鋪,買了新出的幾期報紙。

雜貨鋪的夥計認出了趙玉,待她熱情的不行。

沒辦法,過橋米線的火爆讓整個夜庭郡的雜貨鋪都沾了光,跟著入賬了大筆大筆的收益。

眾人私下都傳言趙玉乃是送財童子,神仙座下歷劫的仙童,只要被她看上的東西都會帶來不菲的收益。

對此,趙玉無奈之餘只覺得好笑,這話也不知是誰說的,她若是真有這個本事也不用如此忙碌。

嘖嘖……

雖然被人崇拜的感覺很好,但封建迷信還是要不得!

眼下距她上次購買報紙,過去了大半個月。

就不說那些不辨真假的小道消息,單說報紙上積壓的勁爆消息就一大堆。

加上雜貨鋪的夥計都得了自家掌柜的指示,面對趙玉那是力盡所能的諂媚奉承。

要錢、不要錢的消息是一大堆一大堆的往外送。

趙玉……

費儘力氣打住對方繼續攀關係的想法,趙玉深吸一口氣,買上報紙便急急忙忙的往蛋糕坊跑。

這也算是店鋪火爆之後的後遺症了。

趙玉名氣太大,原本自由活動的時間又被大大壓縮,往常還能偶爾逛個店鋪的人,現下都要時時警惕不知從哪裡衝出來的人打擾。

無奈,她只能買回蛋糕坊看。

而且最近店鋪事忙,為了儘快敲定明年的供貨合同,趙玉需要儘快和賣家定立契約,今日就有幾個要簽訂文書的。

………

文書的模板趙玉已經給到了沈靜,所以當趙玉回來時,等待她的就是沈靜遞過來的一溜數張已經摁好指印的文書。

趙玉伸手接過,同時掏出自用的印泥。

確認文書無誤后,依次簽上名字、蓋上指印。

「對了,今日我去府衙招人,不出意外,這些雜事,日後都交給新來的管事們,到時,你就負責把控全局,」既節省了時間,也能讓人將精力更集中於自身。

任何一家想要將生意做大做強都需要這種細緻的劃分。

沈靜作為趙玉一手培養的親信自然明白她的意思。

「掌柜遠見,相信鋪子定會越大越強,」心中為趙玉高興的同時也不免產生更多的豪氣。

看,這就是她沈靜的掌柜!

雖年紀稚嫩,但頭腦聰明,比之那些名門貴胄也不逞多讓。

不,不對,那些人,如何比得了她家掌柜!

早在一樣樣新奇的吃食從趙玉手中誕生時,沈靜就被趙玉的能力所震撼。

她很清楚,這是那些名門貴胄不曾有的,獨一無二的創造能力。

趙玉可不知道,她培養起來的左膀右臂此時已經成了她的大型迷妹,還是那種將其當成自身的信仰神衹,瘋狂推崇的那種。「魔染眾生,這就是我的大道,你如果真的為我着想,不如自己出來,給我你的道果,這樣我也可以直接就走了。」

波旬對着釋迦說道,言語中充滿了嘲諷,他料定釋迦不會將道果給他。

「你想要我的道果嗎?我可以直接給你,這就是我的道果。」釋迦拿出一顆晶瑩剔透的心狀寶石出來,讓波旬看到之後,

《洪荒修仙:開局攜帶人工智能》第二百八十七西方教分裂(第一更) 蕭燁陽一直注意著稻花這邊,見剛才的動靜並沒有影響到她,便將視線收了回來,看向下方的河口。

此時,賽龍舟已經開始了,十多條龍舟正奮力的在河面上划行著。

官員們聚在一起的時候總忍不住炫耀學識,再加上這次大家都將家中小輩帶了過來,就有人提議讓小輩做應景詩,讓大家品評。

這一提議得到了眾人的響應,很快,男眷這邊就響起了吟詩聲。

女眷這邊見男眷那邊熱鬧得很,郭夫人也提議讓在場的姑娘來作詩。

這是讓姑娘露臉的機會,各家夫人自然不會拒絕。

只有李夫人和董夫人隱晦的瞥了一眼自家的女兒。

稻花和董元瑤一聽所有人都要作詩,還要讓對面的男眷品評,頓時整個人都不好了。

「這次我要丟臉丟到家了!」

見稻花蔫蔫的嘀咕著,蘇詩語忍不住低笑出聲:「不過是作應景詩而已,哪裡就難了?」

稻花哀怨的看了她一眼:「你一個學霸,不懂學渣的煩惱。」

董元瑤一臉贊同的點頭:「就是。」

蘇詩語想了想,低聲道:「要不,我幫你兩作,你們照著念就好了?」

稻花和董元瑤雙眼一亮,齊齊點頭,還催促蘇詩語快點。

就在蘇詩語沉思的時候,女眷這邊已經有人站起身開始作詩了。

不是別人,正是蔣婉瑩。

詩一念完,就得到了大家的讚賞。

稻花看了一眼就沒了興趣,緊緊的盯著蘇詩語:「蘇姐姐,你快點,你一個人要作三首呢,也不知時間來不來得及?」

董元瑤:「咱們等所有人都作完了再念,應該來得及。」

蘇詩語攪著帕子一陣急思,很快就作好了一首,立馬低聲說給董元瑤和稻花聽。

就在這時,一旁的王滿兒看到對面的顏文凱朝她招手,看了看自家姑娘,然後快步朝著樓道口走了過去。

很快,王滿兒又折返了回來,一回來就拉了拉稻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