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觀林曉晴,從她的眼中沒有看到一絲嫌棄看低方逸天是個小小保安的事實,就算她是個涉世未深的女孩子也好,從這點傷足以看出她跟社會上一些極其勢利現實的女孩是不一樣的,簡單的說,她的身上有一種「單純」的氣質。

本來一開始方逸天沒打算跟林曉晴索要手機號碼的,他只想跟林曉晴貧貧嘴,打發一下無聊的時間就足夠了。

誰知說著說著竟然發展到了索要林曉晴的手機,並且趁機敲詐林曉晴一頓晚飯,當然,其中那個高挑清麗的前台小姐也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效果。

接下來的閑聊中方逸天知道那個高挑清麗的前台小姐姓名叫高欣,另外一個前台小姐叫李珊珊。

「喂,方逸天,你晚上的時候不會真的讓我們的曉晴請你吃飯吧?你一個大男人的有點紳士風度好不好,怎麼說這也是我們曉晴跟你的第一次約會呢。」高欣笑嘻嘻的說著。

我在大夏開黑店 「喂,高欣,你說什麼話啊,什麼約會,哪、哪有這樣的事?真是的!」林曉晴臉色頓時漲紅,轉向高欣嗔聲說道。

「嘖嘖,瞧瞧,一聽高欣說話就知道高欣的思想有多複雜,我跟林曉晴之間乃是知己之交,你怎麼能用約會這個曖昧的字眼呢?對吧曉晴?」方逸天笑了笑,問道。

「噗嗤!」一旁的李珊珊笑起來,她說道,「哇,曉晴,你跟他的關係這麼快就升華到知己啦?是紅顏知己呢還是藍顏知己啊?」

「好啦,不要開玩笑了,現在還是上班時間呢。」林曉晴語氣中隱約透出了一絲不悅。

「那就不說啦,再說下去我們的曉晴可要生氣了哦。哎,方逸天,你還沒回答我問題呢,今晚你要是男人就要請客,哪有第一次約女孩子就要女孩子請客的道理啊?」高欣不依不饒的說道。

「對於每天吃泡麵的我來說要請客也只能請吃泡麵了,如果曉晴不介意的話。」方逸天笑了笑,淡淡說著。

「啊?你、你每天吃泡麵?不會吧?」林曉晴睜大了眼睛,詫聲問道。

「這不是暫時出現了經濟危機嘛。不過你們放心,等我工資發了我請你們吃海鮮去。」方逸天一笑,豪爽說道。

「切,你那工資只怕吃了一頓海鮮就花光了。」高欣說道。

「嗯,至少可以請你們不是?等著,我方逸天說話可是說一不二。」方逸天笑著,深邃的眼睛里閃動著深沉如大海的目光。

嬉笑姻緣亂君心 林曉晴白了他一眼,沒好氣說著:「你一頓就把工資吃完了,接下來的日子你怎麼辦?」

「這倒是個問題,」方逸天想了想,隨即兩手一攤,說道,「實在不行就吃泡麵回來唄。」

「暈,你以前是不是有錢了就一下子花光,接下來的日子就吃泡麵啊?」李珊珊詫聲問道。

「不得不誇一聲,你很聰明,一猜就對!」方逸天說著把保安帽子一戴,淡淡說道,「再去轉轉,估摸著也就要下班了。呃,曉晴,晚上的事可別忘了,嘿嘿。」

方逸天說著便朝著外面走去,看著他的背影,高欣與李珊珊小聲議論開來:

「曉晴,你晚上不會真的要跟他約會吧?」

「他人雖說長得不錯,挺陽剛的,也很風趣,可是他只是個保安,而且聽他語氣他似乎一分錢都沒有。」

「對啊對啊,曉晴,憑你的外貌條件追你的人可多呢。就像上次開著賓士來接你的那個林公子,他可就比方逸天強多了。」

林曉晴並沒與去參合身邊這兩個同事的議論,她看著方逸天的背影,她有種奇怪的感覺,就是方逸天看向她時那平靜的目光下似乎在隱藏著什麼往事一樣,也正是這一點吸引住了她。

……

方逸天走到華天大廈的自動玻璃大門前,恰好這時看到董事長的千金林淺雪正走進來,想必是開車去地下停車場停好了再走上來。

他往旁邊一站,打開了門,頗有紳士風度的說道:「林小姐,請進!」

林淺雪看到是方逸天之後原本稍稍平息下去的怒氣瞬間又竄了上來,她俏臉寒霜的瞪著方逸天,那雙秋水眸子中流露出來的目光寒冰徹骨,她緊繃著臉,咚咚咚的走了進去。

經過方逸天身邊時那輕輕帶起來的微風將她身上那抹淡淡的茉莉花香氣味傳入了方逸天的鼻中,沁人心脾。

林淺雪朝前走了幾步之後猛地回過頭來,冷冷地看著方逸天,一字一頓的說道:「方逸天,你不要得意,我們走著瞧!」

「我們?走著瞧?邊走邊瞧對方嗎?噢,忘了跟你說,我不喜歡走著瞧,我喜歡坐著瞧,當然,我更喜歡我們躺著瞧。」方逸天笑了笑,好整以暇的說著。

「你、你……」

林淺雪聽著方逸天那淺薄的語氣,氣得嬌軀亂顫,她跺了跺腳,沒再說什麼就寒著臉走過去乘電梯了。 兩個小時后,林楠沐浴更衣,整個人神清氣爽。

仙宮內,空蕩蕩的,崔慶等人離去前,給他有留言,此刻反倒只剩下他一人了。

「也該去動動了。」林楠輕笑。

其他人都在戰鬥,廝殺,拚命,努力,自己自然也不能閑著。

下一刻,林楠心中微動,察覺到了一道神識從仙宮外掃過。

「前輩!」林楠開口。

頓時,神識有了回應。

「還真出關了,帝尊得知你出關,特地命我傳來傳令,有事找你。」天痕仙王的聲音傳來。

話音剛一落,一道身影從天宮內閃現而出,穩穩落入林楠之前。

目光在林楠身上打量著。

雖然只有區區不到一個月的閉關而已,但這個時候的林楠身上有著一種特殊的氣息。

更加內斂了。

尤其是,有著帝尊身上的那種特殊韻味!

「恭喜,看起來收穫不小了。」天痕仙王感慨了一聲。

林楠的事情,他知道不少。

一位下界人皇,雖然還沒有完全成皇,而且只是下界之皇,但那也是皇者。

「還是帝尊指導,才讓我有點收穫。」林楠客氣一笑,言語中也帶著一絲感激之意。

青帝的交流,讓他受益匪淺。

「帝尊有何吩咐?」林楠開口問道。

能讓天痕仙王親自前來傳話,自然不是小事。

天痕仙王微微點頭。

「進去說,這件事說來話長,也是徵求你的意見。」

林楠聞言,更是疑惑了。

仙宮內,二人坐定,天痕仙王竟然還特意做了一個空間之力的阻隔,防止其他人窺探,偷聽。

以他的實力,估計就算是普通帝尊想要窺探,都難。

「是關皇道!」天痕仙王神秘開口。

頓時,林楠臉色也是微微一變,變得鄭重起來。

「請說!」

「帝尊希望你能替他走一趟,不過此時很危險,但同樣也是機緣,只要你能出來,你的皇道可能會固若金湯,一步成皇,而一旦失敗,可能會再也出不來,只能本尊進入!」天痕仙王說道。

說到這裡,顯得很凝重。

很危險!

「你別急著回答,好好考慮一番,這是帝尊讓我給你的。」天痕仙王一邊開口介紹著,一邊翻手間將一塊特殊的仙晶交給林楠。

這是青帝為林楠準備的。

一切,都記錄在內。

林楠臉色凝重,被天痕仙王所言嚇的不輕。

伸手接過,神識微微一掃,其中的內容已然完全被林楠記了下來。

頓時,林楠臉色也完全凝重了起來。

仙晶內記載的內容,他完全記了下來。

也終於明白了怎麼回事。

正如天痕仙王所言,很危險,哪怕是強如林楠,一個不慎也可能會殞命!

「回稟帝尊,考慮好,我會親自拜訪!」林楠沉聲回應。

這件事,他需要從長計議。

韓少的億萬甜心 天痕仙王點頭,他剛一聽聞時,也是嚇了一大跳。

「不急,即便是要去,也還需要時間,你還有提升空間!」

片刻后,天痕仙王點頭,然後悄然離去,林楠久久坐在原地,一動不動。

這件事,確實很嚇人。

但正如天痕仙王所言,真若是能成,對他自己,也是天大的機緣。

但,危險太大了!

「輪迴!」林楠自語了一聲,覺得有些駭然,心中驚濤駭浪。

這就是青帝給林楠的東西,記載了這麼一件事。

當然,並非真的輪迴,而是一個極為特殊之地。

仙界中傳說中和皇有關的危險之地。

屬於一處禁地,而且被至尊皇族完全把控的那種。

林楠想進去,九死一生,至尊皇族不會允許,只能悄然間而動。

一但被發現,哪怕是青帝都保不住他。

其中的危機,也極大。

那是至尊皇族的秘密!

林楠不知道青帝是怎麼得知的,但他相信這應該是真的,這件事青帝犯不上騙自己。

在仙宮內獨自琢磨片刻,林楠起身。

身形微微一閃,直接悄然出了天庭,一路往北。

這件事,太大了,他需要諮詢一二。

凌霄仙殿中,青帝瞬間發現了林楠的身影,但沒有阻攔。

「帝尊,他真的可以?」天痕仙王開口,有些疑惑。

他不知道帝尊為何選擇林楠,他太弱。

哪怕是自己,都不敢保證能進入那裡。

至尊皇族的看守,太嚴密了。

這些年,天庭也是耗費了無數的精力,才摸索到了一些線索。

「因為他是未來人皇!」青帝淡淡開口,信心十足。

「真正人皇?」天痕仙王一驚。

林楠是地球人皇,這個稱呼雖然在,但並非真正人皇,這點很多人都知道。

而青帝口中的這個真正人皇,意義完全不同了。

「他的皇道,走的其實比我還要遠,只不過他的路後期同樣不易,所以他同樣需要這份機緣,否則他所在的那顆祖星的復甦,他也撐不住!」青帝淡淡說道。

顯然,他對地球了解不少。

知道它的真正背景,真正來歷。

「可是萬一……」天痕仙王開口,總覺得有些擔心。

九死一生!

「皇道,本就是一條不歸路,無法回頭,除非他想跟隨那顆祖星一次再度覆滅,否則他別無選擇!」青帝開口說道。

不過稍微停頓少許,他再度加了一句。

「我天庭亦是如此,一個不慎,滿盤皆輸,所有人都將死無葬身之地!」

頓時,天痕仙王沉默了下來,不知道該如何接話了。

…………

萬妖山,妖祖之地,林楠出現,老猿也再度出現。

不見小金和小猴。

「遇到什麼事了,專程來這一趟?」林楠有心事,老猿一眼就看了出來。

「前輩,你知道輪迴之眼嗎?」林楠開口問道。

剎那間,饒是老猿也是微愣,而後點頭。

「知道!」

「據說是天地初開時,最早的一位皇者在天地最神秘之地發現的一件至寶,通過這輪迴之眼,可使人輪迴,更有著其他特殊之道,可能和皇道有關。」

老猿知道很多東西,給林楠介紹了一番。

但具體的,它也不清楚。

「你問這幹什麼?真遇到這件至寶了?」老猿看向林楠問道。

這東西,上古至今,知道的都屈指可數。

仙界之人,雖然相信輪迴之說,但誰也沒有真正見過輪迴之人,自然而然也就被人遺忘,只能是傳說。

「有人想讓我進輪迴之眼!」林楠聽到老猿的話,沉聲說道。

頓時,老猿首次露出了驚容。

「什麼?」 林淺雪寒著臉,直接乘著電梯上了頂樓。

一想起方逸天那副嘴臉她整顆心簡直要氣爆了,從小到大她哪有受過這樣的氣?

身為千金大小姐的她出出入入都有人鞍前馬後,畢恭畢敬的。

可今天呢,竟然被一個小小的保安欺辱、頂撞、褻瀆,而且就連自己的父親也要幫著那個臭保安,她實在是想不通,這個保安有什麼了不起?

大庭廣眾之下,自己的父親竟然向著那個保安,要求自己開車去停車場停下,這分明就是讓自己在那麼多人面前丟臉。

公司門前不能停車嗎?那為何自己第一次把車開過來停下的時候沒人跟她說起過呢?偏偏這個不知好歹的保安……她心中是越想越氣,本來心情就不好的她經過剛才的風波之後就更加鬱悶了。

華天大廈頂樓整整一層都是董事長林正陽的辦公地點,除了他的辦公室外,還有大大小小的會議室。

林淺雪走出電梯后直接走到了董事長辦公室,「咚咚咚」直接用力的敲著門口,而不是按門鈴。

整個華天大廈也只有她膽敢這麼做了。

董事長辦公室裡面有三個人,分別是林正陽,林正陽身邊的那個兇猛精悍猶如一頭猛虎般的貼身保鏢,這名貼身保鏢名叫王虎,跟在林正陽的身邊已經有十年,當年據說是道上的一名悍將。

此外,辦公室里還有個女人,她就是人事部的經理夏冰。

當時林正陽正在翻看著夏冰遞給他的幾張A4紙,看完之後他笑了笑,說道:「這個叫方逸天他就遞上來這些簡歷就想要應聘我公司市場開發部的部門經理?」

「是的,董事長,當時我也覺得他的要求太過於荒謬就婉拒他了,我隨後說了句華天大廈里正缺一名保安,可萬萬沒想到他竟然答應要當這名保安。」夏冰恭聲說道。

「呵呵,這小子有點意思啊,你說他眼高手低吧可是他卻甘願當一個小小保安,你說他空口說大話吧可他卻膽敢來應聘市場部的部門經理,有點意思,有點意思。」林正陽喃喃說著,眼中精光閃動。

「董事長,方逸天他今天的態度可以說是無理之極,而且還冒犯到了董事長,您看要不要……」夏冰欲言又止,謹慎的說著話。

「哦,你說剛才的事,這事不怪他,他也是依照公司的規章制度辦事嘛,如果因為這個而把他開除掉那麼外人會如何評價我們公司呢?而且他今天所說的那番話合情合理,勇於直諫,我看除了他之外沒有別的保安敢對我這麼說話的吧?呵呵。」林正陽笑了笑,語氣洪亮的說道。

恰好這時,門外就傳來了那急促的「咚咚咚」敲門聲。

林正陽怔了怔,苦笑了聲,說道:「看來是小雪上來了,哎,她肯定又要對我糾纏不清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