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個戰場不同着這邊的大混戰,那是武侯強者之間的戰鬥,一般的人根本看不清個戰場中的狀況,只聞其中不斷傳出能量碰撞聲,時不時還有巨石被其中傳出的能量轟成粉末,散落一地。

楊凡他們一落地,就瘋狂地向那些混戰中的沙蠻士兵衝去,因爲另一個戰場他們還是暫時幫不上忙。

“小的們,小爺來了,你們等着屁股被燒開花吧”見幾千人的大混戰,小紫再次激動起來,狂吼着向混戰之中的沙蠻士兵衝去。

聞聲,楊家軍立即退出混戰,遠遠地將所有沙蠻士兵圍在中間。他們見識過小紫紫火的厲害,他們可不想和那些沙蠻士兵一起被燒成灰燼,所以聽聞小紫要加入戰場立即將主攻權讓了出來,他們就圍在周圍等待着逃離出來的沙蠻士兵,完全是一種撿魚的心理。

小紫紫色翅膀一扇,身形化作一道紫線衝向沙蠻士兵上空,然後一團紫火從其口中吐出,紫火一出現立即鋪天蓋地的向地面上的沙蠻士兵席捲過去,緊接着就是一陣“噼裏啪啦”的響聲傳出,片刻後地面上就出現了一層厚厚的白灰。見狀,在場之人無不望着那紫火心生三分恐懼地,即使是擁有着天雷淬鍊過肉身的楊凡也不是很有把握自己能應付得了這遠古獸族體內噴發出的真火。

在紫火的焚燒下,一些處於外圍的沙蠻士兵立即向外逃竄而去,但皆被守在外圍的楊凡等人與楊家軍給截殺了,沒有放走一個漏網之魚。

在這樣大規模的燒殺下,半個多時辰過去後沙蠻士兵已經被全部消滅掉了,而孫虎與靈柩的戰鬥卻還未停止。按理來說孫虎的實力應該稍強於靈柩,但爲什麼這麼久了其卻仍然未露敗績呢?

在這邊戰鬥結束之時,楊凡就釋放出自己靈力向孫虎他們的戰圈之中延伸而去,在這種武侯強者之間的戰鬥中,一般武侯一下的人都不敢用靈力去窺探的,因爲他們之間產生的強大能量會直接將窺探的靈力給擊碎而導致靈力擁有者本體也受到一定的傷害的。但楊凡不同,他現在擁有的靈力即使是孫虎也自認不如,所以他纔敢大膽的運用靈力去窺探戰圈之中的戰況。

在靈力的窺探下戰圈之中的情景立刻明朗了起來,然而戰圈之中的情況卻讓楊凡吃了大驚,只見戰圈之中在與孫虎戰鬥的不光是一名渾身散發出死亡之氣的中年男子,同時還有一個閃着綠光的骷髏頭靈魂體,細看之下不難發掘這骷髏頭靈魂體與那名渾身散發着死亡氣息的中年男子息息相關,可以肯定那骷髏頭靈魂體正是那名散發着死亡氣息中年男子的靈力所成。那閃着綠光的骷髏頭靈魂體的攻擊也很怪異,它的攻擊不會傷害到人的肉身,但卻會直接造成人靈魂的重創。孫虎在兩者的默契攻擊下僅僅能自保而已,更別提擊敗對方了。

“看來得將對方那骷髏頭靈魂體和其本體分開才行,否則我們怕很難取勝”看清戰圈之中的情景後,楊凡自語道。

旋即對小紫和楊戈道:“小紫、老哥我們三人將那靈柩的靈魂骷髏頭接下,讓孫將軍全力應付靈柩的肉身。”

“沒問題,武侯強者的本體我們打不過,就其一個骷髏頭靈魂體我們還是能把它吃下的”聞言,楊戈道。

“老大,我先上了”當楊戈話剛說完,小紫已經對着戰圈之中的骷髏頭靈魂體衝了過去。見狀,楊凡二人立即召回出手中的雷龍靈魂體和金角蟒靈魂體,然後緊隨着小紫身後也衝殺了過去。

小紫人未到一口紫火就已經噴了出去,紫火在空中形成一道火牆之間將那骷髏頭靈魂體與靈柩隔開。見狀,靈柩發出一聲怒吼:“找死”。緊接着一道磅礴的散發着死亡氣息的戰氣立即聚集於其手上,然後只見其手中法訣一變那道磅礴的戰氣立即衝上紫火的上空,戰氣停留在紫火上空後開始瘋狂地旋轉起來,隨着戰氣的旋轉周圍的能量急速向戰氣聚集起來,突然一種無比壓抑的感覺從天空之中傳了出來。

“死亡之雨”見上空之中的戰氣凝聚的能量已經夠多後,靈柩喊道。

喊聲一出,漫天的能量立即如暴雨般落了下來。而楊凡、楊戈和小紫剛好被能量雨完全籠罩住。見狀,楊凡兩人立即召回出石甲然而身形不變繼續向着空中的骷髏頭靈魂體攻了過去。而小紫的紫火在能量雨之中迅速地減弱起來,見到那能量雨如此厲害小紫立即在身體外形成一個紫色的能量護罩。

“青龍斬”就在能量雨即將落在楊凡三人身上之時,孫虎的巨斧在空中劃出一道複雜的軌跡然後形成一條几十丈長的青龍向天空中靈柩戰氣聚集的能量衝了過去。能量青龍剛到,氣口中便吐出一道狂暴的龍捲風,龍捲風一出現便向漫天的能量雨捲去,頓時漫天的能量雨都被能量青龍吐出的龍捲風捲入其中,隨着能量雨的不斷捲入,龍捲風中的能量也越來越弱了。雖然能量青龍吐出的龍捲風已經將絕大部分能量雨給攔截了下來,但還是有少數落下地面來,它們直接在堅硬的岩石上滴出一個個一米多深的石洞,雖然楊凡他們早有防備,但在能量雨得攻擊下他們還是感覺到一陣陣赤心的痛從能量雨落下的位置上傳來。見孫虎出手,小紫立即將紫火收了回來,在其紫色的防護罩上再加了一層紫火防禦,這樣他纔是能接住這能量雨的攻擊。

片刻後,那漫天的能量雨在青龍兩道龍捲風的攻擊下終於徹底消失了,那能量青龍也變成了巨斧飛回了孫虎的手裏。與此同時,楊凡、楊戈手中的雷龍和金角蟒靈魂體攻擊也終於達到了。它們對着靈柩那骷髏頭靈魂體就直接撲了上去,見到對方竟然也能施展出靈魂體的攻擊,靈柩也是一驚,其剛想再次出手向楊凡二人本體發動進攻卻被趕過來的孫虎給攔截住了。

那綠色的骷髏頭靈魂體見到雷龍靈魂體與金角蟒靈魂體的攻擊到來,立即從雙眼中噴射出兩道綠色的火焰,這種火焰沒有溫度,對肉身造不成傷害,但其卻能炙燒人類靈魂,其正是傳說中的“化魂火”。即使是比施展者實力強上一個層次者,其靈魂在這“化魂火”的炙燒之下也會被瞬間化爲虛無的,只不過這“化魂火”一日之間只能施展一次,因爲其必須聚集一天以上的死亡之氣後才能重新施展。

據說這“化魂火”乃天地間的第一邪物,它乃人類幾千年的死亡氣息所孕育而成,其需要不斷地吞噬靈魂體和血液來增強自己的實力,當其增長到一定程度後就會擁有自己的靈智了,所以要想收復它必須得在它擁有靈智之前,如今其雖然被靈柩給強行收復,但靈柩卻不懂得只有煉體師才懂得的種魂之術,所以現在的“化魂火”可以說還沒有完全被其收復,這也讓楊凡暗自激動了一把。 面對着迎面射來的兩道“化魂火”,即使是六階魔獸的雷龍靈魂體和五階魔獸的金角蟒靈魂體被其給直接擊中,下場也會十分悲慘。

雷龍與金角蟒見到“化魂火”後立即感應到其中蘊藏着可怕的靈魂攻擊力,當下不由得露出了驚恐之色,旋即立即調整向前撲去的身形,想躲開“化魂火”的攻擊。但兩者之間相隔的距離太近了,再加上兩者之間的速度都太快了,所以根本無法避開。

見狀,楊凡兩人也面露驚恐,死死的盯着自己釋放出的靈魂體。他們還是第一次看到自己擁有的靈魂體露出恐懼之色,可見這“化魂火”對於靈魂體來說是多麼可怕的存在。

就在“化魂火”帶着破風之聲燒向雷龍靈魂體和金角蠻靈體的瞬間,一道紫火從上空直接燒了進來,直接擋在了兩具靈魂體的前面。在這瞬間,兩道靈魂立刻抓住機會急速返回各自主人的手中。

小紫擁有的紫火是靈魂體的剋星,那“化魂火”是由靈魂體釋放而出的,其也不例外受到紫火的制約,在接觸紫火的瞬間其立刻被化成一片白煙消散開來。

“呵呵,小骷髏頭你現在知道小爺的厲害了吧”見那“化魂火”的攻擊被自己的紫火化成了白煙,小紫得意地道。

見“化魂火”被小紫化解,楊凡手中的雷龍靈魂體再次出擊。那骷髏頭靈魂體在釋放了一次“化魂火”後明顯弱了不少,而此時雷龍靈魂體的攻擊無疑是它巨大的威脅。見雷龍靈魂體瞬間攻到,其立即消散成一團綠火,然後向上空逃竄開去。可此時小紫的紫火卻已經在其上空形成了一張火網,將其整個上空給罩住,這令其不得不再次返回到原地。而此時雷龍靈魂體的攻擊正好已經到達。見狀,那骷髏頭靈魂體也只好硬着頭向雷龍靈魂體撞擊過來了。

兩者相撞,一大片靈魂漣漪消散開來,緊接着那變得幾乎透明瞭的骷髏頭靈魂體和稍微變淡了一點的雷龍靈魂體再次出現在衆人眼前。

見狀,楊戈剛想發動金角蟒靈魂體的攻擊,卻被楊凡出聲制止住了,楊凡見到骷髏頭靈魂體中的綠火,激動地道:“老哥、小紫,你們斷住它的去路。我要用我的靈魂體來收復那骷髏中的綠色火焰,它正是傳說中的“化魂火”,對於像我這種修煉“磐涅靈訣”的人來說,它可是一種非常難得的寶貝呀”。

“好,沒問題”聞聲,楊戈小紫兩人同時應道,與此同時他們身形一動,立即守住了那骷髏頭靈魂體的所有退路。

見楊凡竟然打起收服“化魂火”的主意起來,那靈柩臉都氣成豬肝色了,其拼命的向楊凡衝殺過來,想立即將楊凡幾個人給撕裂,但是都被孫虎給攔截住了,孫虎如跗骨之蛆般死死地將他給纏住,這氣得他直暴走。

見那骷髏頭靈魂體被圍住,楊凡當下釋放出自己的靈魂體來,然後手中法訣變動,一股強大的靈魂吞噬力立即從其靈魂體內傳出,然後直接向對面的骷髏頭靈魂體傳去。那骷髏頭靈魂體現在處於最虛弱的時刻,在楊凡靈魂體靈魂吞噬力下,其掙扎了一下無果後便被其慢慢地吸了過來。


當其被吞噬力吸至楊凡靈魂體面前時,楊凡立即將一滴精血逼入自己靈魂體的一絲殘靈內,然後手中法訣再變,那屢殘靈立即帶着那滴精血射入對面的骷髏頭靈魂體內。緊接着,楊凡靈魂體瘋狂地吸收其周圍的靈力起來,當其吸收的靈力達到足夠多之後,其纔將骷髏頭靈魂體內的一團綠火緩緩地吸了出來,然後吞噬了下去。

那團綠火進入楊凡靈魂體內後,便瘋狂地燃燒了起來,緊接着一種來自靈魂深處的疼痛傳遍楊凡全身。強忍着疼痛,楊凡將“磐涅修靈訣”的心法給全力運轉。

隨着楊凡靈訣心法的運轉,其靈魂體在熊熊燃燒地“化魂火“中迅速地被燒得透明起來,然後其再次瘋狂地吸收周圍的靈力補充起被燃燒掉的靈力來。

在楊凡靈魂體吞噬掉“化魂火”之時,楊戈那金角蟒靈魂體也順利地將那失去了抵抗能力的骷髏頭靈魂體給吞噬掉了。那骷髏頭靈魂體乃靈柩絕大部分靈魂凝結而成,如今其被金角蟒靈魂體給吞噬了,靈柩的本體也受到了很大的傷害。這正給一旁待着的孫虎製造了一個絕佳的機會,當然對於身經百戰的孫虎來說其是不會放過這種機會的,當下其一招殺手鐗使出,一斧頭直接將靈柩劈飛,後者身體被劈地陷入了堅硬的石壁之中,一口鮮血吐出後其已經氣息全無,就這樣一代赫赫有名的沙蠻中將軍就被人給幹掉了,從此以後沙蠻部落在也沒有靈柩這個人的存在了。

與此同時,孫虎也是一臉蒼白,顯然這一戰耗費了其全部的戰氣,值得慶幸的是在關鍵時刻楊凡他們將那靈柩的骷髏頭靈魂體給接下,並將其給誅滅了,這才幫了他一個大忙,讓他有喘息的機會,並一舉將靈柩轟入石壁之中,讓其一命嗚呼。

楊凡收服“化魂火”還沒有結束,隨着化魂火不斷地對其靈魂體的淬鍊,其靈魂也在不斷地強大着,其靈魂體也由原來的透明變得漸漸厚實起來,其靈魂體上的五官也再次凸顯出來。在習慣了“化魂火”對靈魂炙燒的疼痛之後,楊凡很快對其產生了免疫能力,現在他覺得在那疼痛之後有一種舒暢的感覺傳出,這讓他既痛苦又享受着。

在戰鬥結束後,所有人都圍住楊凡觀看起來,卻沒有一個人出聲打擾到楊凡的繼續收服。在一個時辰過去後,楊凡那靈魂體終於再次恢復到其原來的模樣,細看之下發現唯一的不同就是現在這靈魂體不但模樣與楊凡非常相似,其雙眼之中還閃着兩道綠光,而且身體只是的靈魂靈力還開始不停地流動着。直到此時,楊凡才將靈魂體收入手中,站起身體長長的吐了一口濁氣,緊接着一種無比舒暢的感覺傳入全身。這次看來,他靈魂體的力量怕是擁有了與武靈強者抗衡的能力了,這完全是那“化魂火”的功勞,這讓楊凡的靈魂體實力既然超過了他的本體,不過其本體在靈魂體實力狂增的帶動下竟然也晉級入成境期大武師了。

“你小子真是怪物,在這種環境下你都可以晉升,看你靈魂力量的戰鬥力現在絲毫不亞於一般的武靈強者的實力了,平常人都是靈魂戰鬥了弱於本體的實力,你小子竟然是靈魂戰鬥力超過你了本體的實力,你小子真是一個怪胎”,見楊凡在這種環境下竟然能晉級而且還能讓靈魂戰鬥力遠遠強於本體的戰鬥力,無不感慨地道。

對於楊凡來說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認清了這一點的楊戈與嫣兒根本不覺得奇怪,有的只是替楊凡而感到的高興,與此同時他們也在心中鞭笞自己得加緊修煉,不然真的會被楊凡遠遠地甩在後面了。

“僥倖而已”聞孫虎所言,楊凡淡淡地道。

這一句“僥倖而已”不知道會氣煞多少年輕才俊,在寰武大陸的歷史中能像楊凡一樣以十五六歲的年齡晉級巔峯大武師,並觸及武靈強者邊緣者,雖不說他是第一人,但數量也絕對不超出二十人,而這二十人中要不成爲了一方巨擘,要不成爲了一代宗師,有的甚至超脫了修武者的限制晉級爲元武真人了,不過這僅僅是個別人而已,而這個別人正是楊凡奮鬥的希望所在。

“好了,他們的援軍即將趕到了,我軍在這一戰中也消耗了不少,不宜連續作戰,我等還是趕快撤離萬靈山吧”見任務已經完成,孫虎立即下達命令道。

在衆人都急於撤離之時,兩道黑影卻在萬靈山頂到處亂竄起來,他們正是楊凡與楊戈兩人,在這緊急時刻他們二人仍不忘到處搜刮了一把,對於這種機會嘗過甜頭的二人是絕不會放過的,只是在二人不注意之下,小紫也混了進來並搶走了他們看着的幾件寶貝。二人當場一陣苦笑,然後立即加快了搜過的速度,怕下一個目標又被他給搶走。 楊凡幾人一陣瘋狂地搜刮之後,整座中將軍府中稍有點價值的東西都被他們搬進了納戒之中。

在搜尋靈柩納戒時,楊凡發現了一卷散發着古老死亡氣息的黑色卷軸,攤開看了一眼,只見上面閃爍着幾個朦朧的古老文字“馭惡靈訣”,見到這幾個字後楊凡立即將卷軸合攏,然後看了看周圍,發現楊戈與小紫還在拼命的尋找着其它的寶貝根本沒有留意他後,他這才偷偷地將那捲軸藏在自己納戒的深處。

片刻之後,楊家軍停留在外圍的情報兵已經發出了援軍靠近的信號。見狀,孫虎立即下達所有人迅速撤離萬靈山的命令。楊凡幾人也停止了繼續搜尋,立刻展開飛行技對着已經提前撤離的孫虎他們飛去。小紫翅膀一張,也緊跟在楊凡兩人身後,但其嘴中還在念叨着還有幾樣寶貝來不及搬走,在他眼裏那中將軍府中擺設的桌子椅子都變成了寶貝一件都沒有放過,幾乎全部被他搬進了楊凡送給他的納戒之中,看起來他不是在尋寶而更像在搬家,對此楊凡二人也只能苦笑着搖搖頭而已。

在一行人急速撤離出萬靈山並向萬獸山方向行進了幾十裏之時,一支幾千人的沙蠻軍隊在三名武靈強者的帶領下已經迅速地開進了萬靈山中。顯然他們正是沙蠻部落派過來的援軍,可惜他們還是晚了一步,現在他們要救援的對象已經不再需要任何救援了,只是他們還不知道,所以他們還在急速地向萬靈山頂趕去。

“這一仗贏得真夠艱難的呀,要不是關鍵時刻小紫的醒來,還有嫣兒吸收了萬靈山的瘴氣讓那些惡靈的力量變弱的話,憑藉着我們本身的實力估計現在的我們早已經成爲萬靈山衆惡靈的靈魂養料了”經過這一戰,楊凡感覺其中巧合成分太多這才使他們僥倖的取勝,同時也說明他們本身實力還是不足,無不感慨道。

“是呀,這中將軍靈柩果然是個難對付的角色,不過小凡你還忘記了一個幫助我們取得勝利的大功臣,就是那靈柩之子靈泉呵”想到那靈泉知道自己幫助敵人滅了自己老子後的樣子,楊戈不禁笑出聲來。

“這次你們幾個表現都非常不錯,回去給你們幾個都記上一個大功”聞兩人所言,稍微恢復了點實力的孫虎笑着道。


“能夠爲大家盡力,我就很高興了,我不需要記什麼大功”聞孫虎所言,嫣兒坦然道。

“那就把你那份給我吧,不知道有沒有什麼寶貝做爲獎勵呀”見嫣兒不要,小紫馬上厚着臉皮搶過來道。

聞言,衆人都是無奈地微笑着搖了搖頭,這小傢伙以前只是表現得稍有些好色而已,現在卻又貪上財了,真是讓衆人無語。

見孫虎只是微笑着搖搖頭,小紫立刻苦着臉問道:“記大功沒有寶貝的呀?那有什麼用呀”。

“有,到時候一定會給你一些讓你滿意的寶貝作爲獎勵的”見小紫會錯了意,孫虎立刻解釋道,同時其心中暗想道:中將軍府中那些破爛玩意其也會視爲寶貝,到時隨便找幾樣東西就把着小傢伙給大發了,以後幾戰還需要這個超級小打手的幫忙呢,得好好穩住他才行。想到這裏,孫虎嘴角不禁露出了一抹狡詐的笑來。

聽到有寶貝可拿,小紫立即又興奮起來。

楊凡與楊戈再次對其投去了鄙視的眼光,嫣兒卻只是微微一笑,這些對於她來說根本不是她關心的,其心中想着的只是能爲楊凡做些事情來償還楊凡對她的救命之恩而已。

當楊凡他們又撤退了幾個時辰後,他們再次進入了沙蠻的茫茫沙漠之中,爲了不讓敵軍清楚他們的行軍路線,他們故意在沙漠之中兜了一圈,然後再繞道向萬獸山方向開去。不過在他們行軍兩天後,衆將士都感覺到無比疲敝了,一場大戰再加上兩日連續不斷地行軍,確實已經到達他們體能的極限了。見狀,在天色暗下來後孫虎終於下達了紮營休息的命令。

在衆人都已經休息之後,一道文弱的身影突然從帳篷之中竄了出來,直接向沙漠之中疾馳而去。當人影來到離帳篷十里遠處的沙漠之中後,其突然停下身形來。

此人正是楊凡,經過萬靈山一戰後,楊凡深深認識到自己的實力的弱小。雖然這麼久以來他面對的都是些赫赫有名的老一輩強者,但在其看來戰鬥之中沒有年齡之分有的只是實力的強弱和個人的生死之分而已。

萬靈山之中他們對付的大部分是惡靈之輩,這對於擁有着魔獸靈魂體的他們來說還能有取勝的機會。但下一戰之中他們就不再會那麼僥倖了,只有自身實力的強大才能保住自己的小命,所以他覺得目前刻不容緩地事情就是要迅速提升自己的實力。

現在對他來說,最快捷的提升自身實力的方法就是修煉一門高等級的能很快掌握住的戰技,而上次得來的湮級低等戰技“雷光殺”正適合他現在的需要。他身體本身具備雷屬性戰氣,再加上他有着修煉雷屬性戰技的厚實基礎,這“雷光殺”雖然是湮級戰技,但其卻只有一招“雷破九天”,修煉起來也很簡單,只是這戰技的威力隨着施展者的熟練程度和本身實力的增加而增加罷了。

楊凡靈力過人,再加上身體裏的戰氣中蘊含着天雷的精純能量,所以這“雷光殺”就猶如爲其量身製作的一般。只見楊凡盤膝坐於沙漠之中,將那“雷光殺”卷軸攤開於面前,然後將自己雄厚的靈力源源不斷的輸入那捲軸之中,開始細細的感知起卷軸之中的戰技的法訣來。


一個時辰過去後,楊凡終於睜開了緊閉着的雙眼,站起身來。

只見其滿臉興奮的掏出了斷魂刀,開始配合着身法,按照卷軸之中的功法修煉起來,可結果根本沒有出現功法之中記載的破天五彩雷芒。按照功法記載,這“雷光殺”修煉成後會出現破天五彩雷芒,這雷芒不但是施展者體內精純雷屬性戰氣凝結而成,在施展時如果外界有天雷的出現其立即回吸收爲己所用,也就是說如果天雷出現時使用它的威力會強上無數倍的,但必須要施展者靈魂力量足夠強大才行,否則會遭受到天雷能量的反噬的。

而破天五彩雷芒的出現數目是按施展者自身的實力和對戰技的掌握程度決定的,一般的大武師最多能釋放出兩道破天五彩雷芒已經很不錯了,只有真正達到武尊強者的高度才能同時釋放出九道破天五彩雷芒來。那時,這“雷光殺”的威力就算是比武尊強者高上一個等級的武聖強者,估計也得畏懼幾分了。只是擁有這雷屬性身體者非常之少,所以能修煉這種雷屬性戰技的人也非常少而已。

在楊凡不停地練習了上百遍之後,其身法開始變得流暢起來,手中斷魂刀舞動的軌跡也越加熟練起來。在又一次練習即將結束時,楊凡的斷魂刀上竟然真的出現了一道破天五彩雷芒,雷芒看起來極爲不穩定,其搖晃地閃動後隨着斷魂刀的一劈向夜空中之中射去。

只見黑夜被那道幾丈寬的五彩雷芒一劈爲二,在五彩雷芒經過之處留下了一道斑駁的空間裂縫來。

見狀,楊凡激動地看着空間出現的空間裂縫,他被這湮級戰技的威力給徹底震懾住了,要是人被這道破天五彩雷芒擊中的話那後果一定也不會好到哪裏去吧?看着斑駁的空間裂縫,楊凡在心裏暗道。

按照常理,一般只有靈動期以上的武侯強者的攻擊才能在空間之中留下裂痕,而楊凡本身實力也就半隻腳跨進武靈強者而已,但其卻能憑藉着半武靈強者的實力施展這“雷光殺”在空中留下裂痕,這有兩個原因,一個是楊凡不僅是雷屬性身體而且身體之中還有“元武雷訣”這種頂級功法的存在,其次就是這“雷光殺”本身的威力確實是屬於異常恐怖的湮級戰技的存在。 通過這次的成功經驗,楊凡隱隱約約地捕捉到了一些成功的要訣,當下其閉上眼睛,沉思了片刻後,手中法訣飛速變動起來,同時其將體內“元武雷訣”運轉至極致,緊接着一股磅礴的雷屬性戰氣瘋狂地灌注入其手中的斷魂刀之內。

當斷魂刀內的雷屬性戰氣已經達到極限後,其立即施展出“佛雲步”飛入半空之中,然後身形在空中急速旋轉起來,最後旋轉的身形一躍而起,手中的斷魂刀對着半空之中全力一劈而下,隨着斷魂刀的劈下斷魂刀竟然幻化出了三道一模一樣的殘影,殘影出現後三道幾十丈長的破天五彩雷芒從斷魂刀中顯現了出來,最後順着斷魂刀的軌跡向地面急劈下去,緊接着只聽到地面上發出三道雷鳴聲響。

見到在自己改進過且全力施展之下的這招“雷破九天”竟然出現了三道破天五彩雷芒時,楊凡心中一陣狂喜,他很清楚這三道破天五彩雷芒只有冥思期武靈強者施展這“雷光殺”纔會出現,現在的他能以一名半武靈強者的實力施展出這等威力來,確實是非常不易。當然這與他體內的絕頂功法“元武雷訣”提供的雄厚雷屬性戰氣是分不開的,不過即使如此,在施展了這招“雷破九天”之後他還是感覺到一陣眩暈,一種虛脫的感覺頓時傳遍全身。看來,以後施展這“雷光殺”時一定要慎重,不到生死關頭最好不要用得好。

在狂喜之後,楊凡立即懷着激動地心情向地面飛去,雖然他施展的“雷破九天”已經能呈現出三道破天五彩雷芒了,但其威力究竟如何這纔是他最爲關心的。

在楊凡來到地面時,三道幾十丈長的巨大沙坑出現在他面前,至於沙坑到底被劈得有多深,光憑肉眼是無法看得清的,於是楊凡立即釋放出一絲靈力向沙坑之中探測開去。一探之下,楊凡徹底的傻住了,竟然快有百丈之深了,這破天五彩能量也太過於可怕了呀,這種威力一招之下簡直可以直接將一座山峯削平了。

站在原地傻傻地看了那三個巨大沙坑片刻後,楊凡終於清醒了過來,然後忍不住發出一陣興奮地嚎叫來。看來他真是修煉界的天才,這種級別的戰技竟然在其強大的靈力感知和絕頂領悟力的幫助下,一晚上就練到有七八分的火候了,看來在以後的戰鬥之中他又多了一張底牌了,而且是一張連武靈強者都會畏懼的底牌。

夜空之中,銀月撒下了一層淡淡的銀色光芒,一文弱少年正在銀色的月光下緩緩地飛行着,他正是楊凡,在恢復了大部分身體裏的戰氣後,楊凡終於帶着成功的喜悅向楊家軍駐紮的營房飛了回去。

此時其心情一片大好,所以他根本不急着快速趕回去,而是施展着“佛雲步”緩緩的在天空中飛行着往回趕,邊飛行其邊欣賞着這月夜下沙漠獨有的荒涼起來。觸景生情,在孤獨和淒涼夜色的引發下,種種情緒瞬間向其侵襲了過來,對邊城父親的思念,對自己親生父母的擔憂,對自己現在無力解救家族的愧疚等等,這讓他原本還有些興奮的情緒瞬間變得惆悵起來。

再長長的吐了一口氣後,楊凡立即將速度提升至極致,身形化作一道黑線向楊家軍駐紮地射去,他已經下定決心了,在沙蠻戰事結束後,他就將離開星語國到外面歷練去,只有真正的擺脫家人的看護經過魔鬼般的磨練他才能迅速地提升自己實力,順便其還可以到外面去收集些自己家族的一些線索,以便將來自己達到武聖實力後能儘快地將他們解救出來,讓他們少受一份痛苦。

在思緒中,楊凡不知不覺的就回到了楊家軍駐紮營地,他身形一閃就鑽進了自己的營房之中。雖然他覺得自己已經非常小心了,但還是擺脫不了武侯強者孫虎的靈力感應,孫虎突然一笑,輕聲道:“這小子又跑出去抱佛腳了,看來在接下來的戰鬥中其又會給我們帶來驚喜了,這小怪物每次都會創造出些奇蹟來的,對於他來說不管會發生什麼事情都不是沒可能的”。在孫虎心中,楊凡的地位已經由原來的累贅變成了不可或缺的主力了,現在連他自己都感覺到自己對楊凡楊戈這兩個小傢伙的嚴重依附性了,看來他們兩個這副將身份此時已經真正的是名符其實了。

豎日,當天空中第一縷陽光出現時,楊家軍就開始拔營行軍了,在經過一夜的休整之後楊家軍再次恢復了原有的面貌,殺氣再次從每個戰士內心裏自然的散發了出來,直衝雲霄。

當衆人皆將所有準備工作完成後,楊凡才拖着有些疲憊地身形趕了過來。見到楊凡那有些疲憊地樣子,楊戈關心道:“小凡你不會在戰鬥中受傷了吧,休息了一晚上還那麼疲憊”,與此同時,嫣兒也是一臉關切地看着楊凡,等待着他的回答。

“他是晚上出去修煉戰技去了”孫虎微微一笑,對楊戈與嫣兒道。

聞聲,楊凡尷尬一笑,撓了撓後腦道:“晚上出去看了會夜景而已,我沒受什麼傷,大家不要擔心”。

“老大,你看夜景也不叫上我呀,害得我一個人喝這個東西,多沒勁呀”說着,小紫不知道什麼時候提着一罐酒,帶着滿身的酒味湊了過來,道。

原來這小傢伙連中將軍府的酒都不放過,全部被他搬了個空,昨晚一個人竟然偷偷地喝了一晚上,幸虧這小傢伙本體爲遠古獸族,酒量是千杯不醉,要不然現在可能醉死在哪角落裏了。

聞小紫之言,衆人再次苦笑,這小傢伙再混下去可就是五毒俱全了呀。

“你什麼時候變成小酒鬼了?”聞到小紫全身的酒味,楊凡不禁問道。

“這東西叫酒呀,我覺得好喝就喝了十幾罐而已,也不算多呀,我納戒之中還存儲了上百罐呢,看來我真的在中將軍府裏找到了寶貝了”聞楊凡所言,小紫立即興奮起來,激動地道。

“下一戰你再立功我就獎勵你很多這樣的寶貝,怎麼樣?”聞言,孫虎立即露出拐騙兒童時的笑容來,對小紫道。

聽聞孫虎此言,除小紫外所有人都在心中罵孫虎奸詐起來,其竟然想用幾罐酒就把小紫給收買了。但小紫卻並不認爲自己吃虧了,極爲興奮地道:“說話要算數喲,要上百罐好酒才行。”

“好,決不食言”見小紫竟然答應了,孫虎立即雀躍起來,趕緊回答道。

“老狐狸”見孫虎計謀得逞,楊凡幾人同時輕鬆罵道。

孫虎卻直接無視掉他們的罵聲,洋洋得意地率領着楊家軍向萬獸山方向疾馳而去,楊凡幾人也只好立即動身跟上。

萬獸山位於沙蠻部落最西邊,其爲一座獨立於沙漠之上的大山,在其周圍到處佈滿了各種魔獸,有沙漠之中的劇毒魔獸,也有高階具有了一定靈智的飛行魔獸。這對於楊凡他們來說可是一個巨大危險的存在。不過在他們之中有嫣兒這位施毒專家和小紫這遠古魔族的存在,或許會有解決地辦法,也正因如此,孫虎才儘量討好小紫讓其爲自己賣力衝當打手。

“再往前行進五十里後大家就要注意了,那時我們就進入了萬獸山的範圍了,到時候到處會有萬獸山的防衛魔獸隊的巡邏。只要遇上他們,我們必須用最快的速度將它們全力解決掉,絕不允許放走任何一個回去報信,否則我們的偷襲任務實施起來困難度會大大的提升的”見即將進入萬獸山範圍之內時,孫虎慎重地對衆人道。

聞聲,衆將士皆是凝重的點了點頭,然後再次向前方疾馳而去。 在衆人再次行進了三十里路程後,楊凡立即招手讓所有人停了下來,其對孫虎道:“孫將軍,我感應到有一支沙蠻士兵在我們前方二十多裏處進行巡邏,其中有三十多道魔獸氣息,摻雜着的人類氣息卻僅僅只有兩道,他們實力到不高,似乎都在大武師級別。我認爲我們軍隊還是先在原地隱蔽起來,待我去查明情況後,再行進軍吧。在這種情況下,我們的情報人員如果前去窺探,在擁有着衆多魔獸兵團巡邏的萬獸山範圍之內是非常危險的”此時,在離楊凡他們二十里遠處,正好有一支由兩人帶領下的沙蠻魔獸隊伍在巡查,他們在楊凡強大的靈力的感知下,頓時無法循形起來,一切情況皆被楊凡所掌握清楚。旋即,楊凡將感應到的情況對孫虎等人道。

“也好,你和楊戈一起去吧,你們擁有飛行技也便於脫身。記住,只要探查清楚他們情況就立刻返回,千萬不要和對方過多糾纏”聞楊凡所言,孫虎立即應答道。

“好,我等速去速回,你們就在此地等待我們的消息吧”二人得令後,楊凡立即答道,然後身形一閃,施展着“佛雲步”率先向前方急速飛去,楊戈緊跟其後。

“希望你們能帶回些好消息回來”望着楊凡兩人遠去的身影,孫虎站在原地輕聲道。

楊凡二人在沙漠上空飛行了半個時辰後,已經進入了萬獸山的領域,正當他們準備運用靈力探查周圍情況時,一股強大的魔獸氣息突然闖進了他們的感知之中,正以非常恐怖地速度向他們二人飛射過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