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外一個,一直在我心裏……”我擡起頭看着她輕聲說道。

那女孩兒聽到我這句話後,臉上的表情頓時就凝固了……

從酒吧裏出來後,我一個人帶着啤酒,打個車,回到了別墅裏,一個人坐在院子裏的草地上,看着天空的星星,喝着手裏的酒。

“老野,喝酒咋不叫上我?”老牛的聲音從我身後傳了過來。

我沒有回頭,直接對他說道:

“酒還有,你自己來喝。”

老牛也沒客氣,直接坐在了我身旁,打開了一瓶啤酒喝了起來。

“老野,還在想她?”

“沒有。”我搖搖頭。

“我還沒說你想的是誰。”

我:“……”

“老野,忘記了吧,雲月她現在已經投胎了,要不你考慮考慮,韓穎大老闆?漂亮,有錢!要……要不我讓朱桂允給你介紹一個漂亮的女警察?你別天天這個樣子,這個世界上好女孩多了去了,就憑咱現在的條件,什麼樣的找不到?”老牛在我身旁不停地勸着我。

我擡起頭,看着夜空,夜空之中似乎出現了雲月那張熟悉的臉蛋。

“對啊,老牛你說的沒錯,這個世界上好女孩的確有很多,可是我,偏偏不喜歡……”

(全書完) 紫晶自由領,撒曼城。

明明是熱鬧的季節,街道上卻顯得異常冷清。

最近這個城市人心惶惶,別說街頭叫賣的小販們都跑了,就連城主都不敢跟那幾個貴族**亂搞了。

原因是一隻龍。

就是這隻銀龍,成爲撒曼城所有人心頭上的烏雲。

這隻銀龍在紫晶自由領已經出現了兩個月了,剛開始離撒曼城還遠,大家也都沒放在心上。

畢竟天塌了有個高的頂着,領主們會想辦法解決的。

但隨着銀龍不斷前進卻無人能擋,大家都開始慌張了。

雖然聽說這隻巨龍沒有隨意屠殺,但就連幾個四階強者都被巨龍打傷了,誰還是它的對手?

情有毒鍾 不過畢竟是銀龍,而不是綠龍黑龍之類喜怒無常,時常屠村屠城的那種龍。

再加上只是暫時路過撒曼城的銀龍,按照之前的情況,一週內就會離開了,而且只要不去招惹就不會有生命危險,所以撒曼城還沒有變的空蕩蕩。

撒曼城的一個小酒館裏。

“不過聽說,這隻銀龍似乎一直想要跟領主大人索要什麼東西,所以在紫晶領不走。”

說話的中年人似乎有些醉了,所以壓低聲音跟對面的人說着‘祕密’。

對面那人聽了之後,也是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難怪呢,那可是銀龍啊,從來沒聽說過銀龍會吃人的。”

“哼,誰知道呢,不過那可是龍啊,肯定會吃人的吧?城主居然不讓我們出城,想要一起死在這裏嗎!”

“噓!你不要命了啊,也許城主是有什麼對付龍的方法呢。”

喝醉的中年人卻似乎來了酒勁,用力一拍桌子叫道:

“怎麼對付!那個怪物可就在那座山上!只要它想,整座城都會沒命的!”

雖然喝了酒,但中年人說的卻是真話,那可是龍,就算銀龍不會輕易傷人……但誰又會喜歡把自己的性命寄託在它的善良上。

就在整個酒館都因爲這句話寂靜無聲的時候,卻有一個人拍桌而起。

“放屁!”

酒館裏的人循聲望去,是一個穿着皮甲的壯漢。

“是雷德?”“雷德啊!”

這個壯漢似乎有一定的名氣,此時卻也是醉得滿臉通紅的大喊:

“那條大蜥蜴馬上就會沒命的!”

大秦工程兵 “哈哈,還沒到晚上啊,雷德你提前睡着了說夢話吧。”中年人卻毫不猶豫的嘲笑道。

雷德似乎被激怒了,從懷裏掏出一張羊皮紙:

“我們雷德傭兵團明天就會成爲屠龍勇士!”

所有人都以爲雷德喝醉了,但當看清楚那張羊皮紙之後,才被驚得沒了一絲醉意。

“獵龍賞金海報?雷德瘋了吧!居然真的想去屠龍!”

“那可是龍啊!連四階強者都打不過!”

類似的聲音此起彼伏,不過雷德卻絲毫不在意,冷哼道:

“雖然我雷德只有三階,但我們已經請到了強大的魔法師大人,而且花重金買了針對那頭龍的魔法道具。”

所有人都被雷德的話驚得說不出話來,還在回味雷德透露的信息。

這時人們纔看到雷德身旁,坐着一位穿着長袍的男人,儘管沒有法杖,但眉宇間那股高傲不屑的神情和身上若有若無的壓迫感,絕對就是那個強大的魔法師了。

酒館老闆打破了沉默,大笑着說道:

“那我就提前預祝屠龍勇士們凱旋了,順便爲魔法師大人接風洗塵……今天酒館裏的酒,都一律免單!”

不愧是老道的生意人,酒館老闆的一句話就讓氣氛瞬間回溫。

大家舉着酒杯說道:

“我們敬屠龍勇士們一杯!”

酒館老闆看着喝得起勁的雷德傭兵團,卻可惜的嘆了口氣,招呼道:

“蘭科,快去上酒了。”

留着黑色短髮的平凡少年,聽到老闆的招呼,馬上答應,在轉過身的瞬間,嘴角卻露出一抹神祕的笑容。

……

在撒曼城城外的山腰上,雷德和魔法師看着四周的殘肢斷臂,蒼白的臉上都帶着絕望。

而那頭銀龍就盤旋在低空頭頂上,聲音緩緩傳來:

“怎麼了?已經不行了嗎,屠龍勇士,昨天不是信心滿滿嗎?”

聽到這句嘲諷一樣的話,那位年輕的魔法師卻瞳孔一縮,驚恐的說道:

“你、你知道昨天酒館的事情?!”

但馬上,這位魔法師卻又自言自語:“不可能!絕對不可能!我昨天明明特地檢查過的!就算是九階的龍族,也不可能隱藏的!”

“說完了嗎?”銀龍懶洋洋的聲音傳來。

這頭銀龍的身軀對於人類來說,太過巨大以至於有時看不清全貌。

閃亮的銀色龍鱗佈滿全身,在巨龍流線型的身體上,猶如瑰麗的珠寶一樣奪目。

但……卻是奪命的死神。

沒等魔法師思考出結果,銀龍口中射來的寒冰吐息,把兩人凍成了冰塊。

又盤旋了一會兒,發現附近沒有其他人之後,銀龍才落在了地上,身形在光芒中慢慢縮小,最後變成了人的形狀。

從光芒裏露出了一個人,正是昨晚在酒館裏的黑髮少年蘭科。

蘭科看着冰塊裏,死之前都帶着疑惑的魔法師,搖了搖頭:

“你死的不冤啊,別說九階龍族都能查出來……就算是連龍神都隱藏不了,那也找不到我。”

因爲,我可不是龍啊。

……

蘭科不是西納普斯這塊大陸的本土人,而是外星人……準確的說,是穿越者。

穿越而來的蘭科,作爲人類的本人可以說是手無縛雞之力,但卻可以變成一頭巨龍。

龍可抵萬軍,蘭科自然就擁有強大的力量。

而且蘭科發現,自己雖然可以變成龍,但自己的本質還是人類……因此所有針對龍的東西,對蘭科是毫無用處的。

所以那個魔法師纔沒有發現在酒館裏的銀龍蘭科同學。

雖然龍形態很強,但另一方面,蘭科本人卻很弱。

蘭科本人沒有絲毫的實力,就算是普通的成年人都可以殺了他。

這完全是致命的,假如有人知道了蘭科就是銀龍,那蘭科就危險了。

媚道無雙 不過可以變身成人類,卻也有特殊的用處。

在西納普斯存在着一種職業,叫做龍使。

顧名思義,就是一羣使喚龍的人。

她們憑藉契約與龍達成聯繫,並且藉助龍的強大力量。

在完成龍契約文後,龍與龍使就是同生共死了。

這對龍來說就是一場噩夢,他們失去了自由,被當做戰鬥工具一樣使用,直到死亡。

當然這對穿越過來的蘭科也是一場噩夢,因爲他發現自己好不容易穿越了,居然還可能被當做奴隸一樣。

完全沒有‘龍權’!異世界又沒什麼自由平等!

不過這一切顧慮,在蘭科發現龍使的契約對自己無效後,就煙消雲散了。

蘭科突然發現了,自己是特殊的,甚至可能是西納普斯唯一不會被龍使控制的龍。

爲什麼?因爲我是人類。

龍的本質是龍,可以變成人,而蘭科的本質是人,可以變成龍……所以不會受到針對龍制定的龍契約的控制,而聽命於龍使。

因爲龍的稀有,所以龍使都希望擁有契約龍,畢竟可以控制龍,就代表着擁有了強大的實力,可以獲得地位與尊敬。

順便提一句,龍使與龍不管是互相提升實力,還是穩固加強龍契約文,都需要靠體液交換……至於方式嘛……當然是最親密的交流了。

在這些女人身邊被當做工具一樣使用,實在是一種悲哀。

儘管蘭科可以擺脫這些完全無視龍的意志的龍使,但蘭科也見過了太多死氣沉沉的契約龍。

龍使少女們跟要去搶購超市半價一樣,瘋狂的追着蘭科,想要契約到這頭銀龍獲得力量。

萬物平等,龍族卻失去了天生的平等,而且那些龍使完全把蘭科這種契約龍當做獲取力量的工具,從來沒有在乎過蘭科的感受,只是強制的命令,讓暫時被契約的蘭科,無比的嚮往自由。

這是個很讓人糾結的情況。

我有一個夢想,夢想有一天,龍族都能生活在一個自由的大陸……

坦然來說,能夠跟美少女一起旅行、吃住確實很不錯,而且還經常會需要體液交換。

不過讓蘭科完全喪失自由和尊嚴……好吧尊嚴喪失也就喪失了,但自由這種東西還是很重要的,至少在失去以後,蘭科發現自由的珍貴。

而且那種沒有感情、完全把自己當做金手指的感覺,讓蘭科覺得生活沒有任何滋味。

也幸好西納普斯上龍使的數量並不多,蘭科大部分時間還可以自由。

但龍使是可以指揮龍的強者,一個人就可以改變一場戰爭,所以自然不會太多。

而每個龍使都象徵着力量,自然會受到人尊重。

因爲蘭科的特殊性……

似乎可以稱爲龍使公敵。 蘭科來到西納普斯之後,以爲自己就算不能學魔法,也至少可以激發氣的感應成爲武者。

結果直到十五歲,都沒有什麼路過的強者覺得蘭科“骨骼驚奇、天縱奇才”而教幾手,反而是蘭科自己在這裏的父母死後,進行了測驗……才發現自己是魔物雙廢,標準的普通人。

雖說大多數人的天賦都只能說是平庸,但……

像是蘭科這種魔力感應、元素親和、精神天賦、武學天賦、血氣強度都無限接近於零的傢伙,也是頭一回聽說。

最後幾個考官都對蘭科好奇起來,這種天資之差也是千年難遇。

甚至蘭科成了小鎮裏的名人,走在路上都會有人指指點點,無非是嘲笑或者同情。

按理說蘭科本來是挺失落的,畢竟發現自己是個千年奇葩,之前對於魔法、血氣的幻想都破滅了。

但沒想到第二天,多裏一家竟然來了。

多裏與蘭科的父母是至交好友,而蘭科的父母都是激發血氣的武者,所以沒人會想到蘭科毫無天賦。

因爲這些原因,蘭科在小時候與多裏的女兒古姬·多裏訂了婚約。

現在蘭科突然成爲了廢人,而古姬·多裏卻在幾個月前成爲了龍使。

雖然還沒有契約龍,但古姬·多裏成爲了龍使,就讓兩人的身份拉開了巨大的差距。

龍使是受人尊敬的職業,不關乎實力。

作爲能夠契約巨龍,並且使喚巨龍的職業,龍使本身就代表着強大的實力。

並且在近千年前,龍神顯露神蹟,規定龍使只能是女性。

這讓龍使變的更加稀有。

退婚,成了理所當然。

聽到多裏叔叔慚愧的說出了事情原委,蘭科卻喜形於色的招待對方,甚至都要敲鑼打鼓了,之前的失落全都一掃而空。

這可是退婚啊,傳說中的退婚啊。

看來我還有機會啊。

退婚不就是實力強大的必然前提嗎!這簡直就是牛頓找了大半輩子的第一推動力啊!

果然,第二天蘭科在鎮子外面的草叢裏睡着之後,醒來就發現……自己變成了一條龍。

不過事後蘭科用正常的思維去想,應該是身爲龍使的古姬·多裏誘發出蘭科體內的龍形態,纔會讓蘭科突然變成龍的。

第一推動力果然不是吹的。

帶着突然擁有強大實力的興奮,蘭科以最快的速度出發四處旅行,並且在路上逐漸熟悉了自己的龍形態。

九零團寵A爆了 ……

蘭科隨手撿起一把劍,敲碎了年輕魔法師凍成的冰塊,看着也碎成好幾塊兒的魔法師,蘭科卻毫不在意的搜刮起來。

沒辦法,窮啊,不把這些屠龍勇者身上值錢的東西拿走,怎麼生活啊,龍也要過日子啊。

不過那些錢就不拿了,畢竟要有龍的樣子。

你見過哪條龍特麼的屠完城還飛下來摸屍體的!

突然蘭科找到了一個有意思的東西。

“【奧澤利亞魔法學院】——最近學校發現了一顆隕石,裏面充滿了暴走的火元素一樣……”

而在遙遠的某處草原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