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見吉爾伽美什瞪大了眼睛,酒紅色的瞳孔似乎在震動,目光死死的盯著一旁正在跟愛麗絲菲爾聊天的羅恩的頭頂。

一隻小巧可愛的藍綠色小傢伙正跪坐在羅恩頭頂,似乎是察覺到了眼神,目光看了過來……

一時間,吉爾伽美什的DNA中銘刻的記憶湧上心頭,準確說是那靈基所承載的概念之中的記憶。

一種驚悚到渾身頭皮發麻的感覺傳達至全身。

不過,他倒也沒有太大表現,只是稍微有些驚訝的看了一眼提亞馬特,說道:「地方不怎樣?這觀眾倒是會找,真是找了一位重量級的觀眾。」

「?…」

阿爾托莉雅聞言,看了一眼梅莉,她以為吉爾伽美什在說她,畢竟梅莉的確是算得上是一位大人物。

畢竟,也是大名鼎鼎的賢者,在整個世界也是有名的存在。

「其他兩個也到夠格!看著你找這些觀眾不容易的份上,場地的事,本王就不計較了。」

面對吉爾伽美什突然的誇獎,伊斯坎達爾思考了一下自己找觀眾的過程,好像是順帶的。

算了,不重要。

「哈哈哈哈,人也都到齊了,那麼宴會也該開始了。我、Archer和Caster小姐,我們都是王,所以我們這也算得上是王者之宴了。」

伊斯坎達爾的表情嚴肅了起來,一股特殊的氣質從他身上散發出來,那種氣質應該就是王者之氣。

「認可。」

眾人說道。

「很好,那麼就開始吧!」

伊斯坎達爾順手用用骨節隆起的拳頭敲開酒桶蓋,醇厚的紅酒香氣立刻瀰漫在夜晚中庭的空氣中。

一般來說,通過橡木桶發酵、貯藏的紅酒品質都不會差,這類的紅酒喝起來也有不少講究。怎麼個講究法,沒有系統學習過這方面知識的羅恩不清楚,但他知道絕對不是伊斯坎達爾這樣用拳頭砸開木桶,用竹制的酒提勺盛酒。

最騷的還是伊斯坎達爾一邊盛,還一邊向其他人誇耀:「雖然形狀有點奇怪,但這可是這個國家傳統的酒器喔。」

「哪…那個…這個東西雖然是酒器,但應該不是用來盛紅酒的,更不是用來當酒杯的吧!」

韋伯弱弱的說道,因為在場的從者們氣勢太強,導致他有些坐立不安。

「是這樣嗎?啊哈哈哈。」伊斯坎達爾傻笑著摸了摸後腦勺,「怪不得店主看我的眼神那麼奇怪呢,原來是我弄錯了啊!那個……Caster的Master,能為我們準備幾個杯子嗎?」

「哦……好!」

於是……王者的宴會,就這樣開始了。

求推薦票!求收藏!求月票!。 他又是哈哈一笑,道:「照我謝煙客平日規矩,你們這般用兵刃向我身上招呼,我是非一報還一報不可,你用金刀砍我左肩,我當然也要用這把金刀砍你左肩才合道理。」

他說到這裡,左手將那鐵片在掌中一拋一拋,微微一笑,又道:「不過碰到今日老夫心情甚好,這一刀便寄下了。你刺我胸口,你刺我大腿環跳穴,你刺我左腰,你斬我小腿……」他口中說著,右手分指雪山派七弟子。

那七人聽他將剛才自己的招數說得分毫不錯,更是駭然。

在這電光石火般的一瞬之間,他竟將每一人出招的方位看得明明白白,又記得清清楚楚。這謝煙客的心眼得小到什麼程度才會記這種小事兒。

只聽謝煙客又道:「這也通統記在帳上,幾時碰到我脾氣不好,便來討債收帳。」

雪山派中一個矮個子大聲道:「我們藝不如人,輸了便輸了,你又說這些風涼話作甚?你記甚麼帳?爽爽快快刺我一劍便是,誰又耐煩把這筆帳掛在心頭。」

此人名叫王萬仞,其時他兩手空空,說這幾句話,擺明是要將性命交在對方手裡了。他同門師兄弟齊聲喝止,他卻已一口氣說了出來。

謝煙客點了點頭,道:「好!」拔起王萬仞的長劍,挺直直刺。

王萬仞急向後躍,想要避開,豈知來劍快極,王萬仞身在半空,劍尖已及胸口。謝煙客手腕一抖,便即收劍。

王萬仞雙腳落地,只覺胸口涼颼颼地,低頭一看,不禁「啊」的一聲,但見胸口露出一個圓孔,約有茶杯口大小。

原來謝煙客手腕微轉,已用劍尖在他衣服上劃了個圓圈,自外而內,三層衣衫盡皆劃破,露出了肌膚。他手上只須使勁稍重,一顆心早給他剜出來了。

王萬仞臉如土色,驚得呆了。安奉日衷心佩服,忍不住喝采:「好劍法!」

賀奇也是微微點頭,這一劍的確巧妙,喚作他來使劍,怕也最多是這個層次了。謝煙客的確是俠客行世界的武力天花頂了。

說到出劍部位之准,勁道拿捏之巧,謝煙客適才這一招,石清夫婦勉強也能辦到,但劍勢之快,令對方明知刺向何處,仍是閃避不得,石清、閔柔自知便萬萬及不上了。

二人對望一眼,均想:「此人武功精奇,果然匪夷所思。」

謝煙客哈哈大笑,拔步便行。

雪山派中一個青年女子突然叫道:「謝先生,且慢!」

謝煙客回頭問道:「幹甚麼?」

賀奇目光炯炯,注視著這個女子一眼。

在俠客行中,賀奇印象較為深刻的女子便有這個花萬紫。

原因是這名字萬紫千紅的很是有趣。

並且這女子性格剛強,令人印象深刻。

花萬紫道:「尊駕手下留情,沒傷我王師哥,雪山派同感大德。請問謝先生,你拿去的那塊鐵片,便是玄鐵令嗎?」

謝煙客滿臉傲色,說道:「是又怎樣?不是又怎樣?」

花萬紫道:「倘若不是玄鐵令,大夥再去找找。但若當真是玄鐵令,這卻是尊駕的不是了。」

只見謝煙客臉上陡然青氣一現,隨即隱去,耿萬鍾喝道:「花師妹,不可多口。」

眾人素聞謝煙客生性殘忍好殺,為人忽正忽邪,行事全憑一己好惡,不論黑道或是白道,喪生於他手下的好漢指不勝屈。

今日他受十人圍攻而居然不傷一人,那可說破天荒的大慈悲了。不料師妹花萬紫性子剛硬,又復不知輕重,居然出言衝撞,不但雪山派的同門心下震駭,石氏夫婦也不禁為她捏了一把冷汗。

謝煙客高舉鐵片,朗聲念道:「玄鐵之令,有求必應。」將鐵片翻了過來,又念道:「摩天崖謝煙客。」頓了一頓,說道:「這等玄鐵刀劍不損,天下罕有。」拔起地下一柄長劍,順手往鐵片上斫去,叮的一聲,長劍斷為兩截,上半截彈了出去,那黑黝黝的鐵片竟是絲毫無損。他臉色一沉,厲聲道:「怎麼是我的不是了?」

花萬紫道:「小女子聽得江湖上的朋友們言道:謝先生共有三枚玄鐵令,分贈三位當年於謝先生有恩的朋友,說道只須持此令來,親手交在謝先生手中,便可令你做一件事,不論如何艱難兇險,謝先生也必代他做到。那話不錯罷?」

謝煙客道:「不錯。此事武林中人,有誰不知?」言下甚有得色。

賀奇看的分明,這謝煙客也是一個俗人來著,被人拍下馬屁便心中嘚嘚的。

花萬紫道:「聽說這三枚玄鐵令,有兩枚已歸還謝先生之手,武林中也因此發生了兩件驚天動地的大事。這玄鐵令便是最後一枚了,不知是否?」

謝煙客聽她說「武林中也因此發生了兩件驚天動地的大事」,臉色便略轉柔和,說道:「不錯。得我這枚玄鐵令的朋友武功高強,沒甚麼難辦之事,這令牌於他也無用處。他沒有子女,逝世之後令牌不知去向。

這幾年來,大家都在拚命找尋,想來令我姓謝的代他干一件大事。嘿嘿,想不到今日輕輕易易的卻給我自己收回了。

這樣一來,江湖上朋友不免有些失望,可也反而給你們消災免難。」

謝煙客一伸足將吳道通的屍身踢出數丈,又道:「譬如此人罷,縱然得了令牌,要見我臉卻也煩難,在將令牌交到我手中之前,自己便先成眾矢之的。

武林中哪一個不想殺之而後快?哪一個不想奪取令牌到手?以玄素庄石莊主夫婦之賢,尚且未能免俗,何況旁人?嘿嘿!嘿嘿!」最後這幾句話,已然大有譏嘲之意。

石清一聽,不由得面紅過耳。

他雖一向對人客客氣氣,但武功既強,名氣又大,說出話來很少有人敢予違拗。不料此番面受謝煙客的譏嘲搶白,論理論力,均無可與之抗爭。

他平素高傲,忽受挫折,實是無地自容。

閔柔只看著石清的神色,丈夫若露拔劍齊上之意,立時便要和謝煙客拚了,雖然明知不敵,這口氣卻也輕易咽不下去。 看着吳達,蘇葉怎麼瞬間有種被算計了的感覺。

不過既然已經達成了交易,那蘇葉也就不矯情的去計較那麼多了。

好在慕容每次扎針的時間都不是太長,這點時間換來兩天的時間,好像還是她賺了呢。

正好今天可以等慕容紮好針了她去街上逛逛看接下來自己該做什麼合適,考察考察市場。

所謂的陪伴,就是慕容躺在吳達準備的床上施針,而蘇葉則是坐在一旁百無聊賴的逗著妞妞。

看着慕容頭上,手上還有腳上都被扎滿了針,整一個看去就像刺蝟一樣的,蘇葉覺得自己要不是定力好,早就忍不住的笑了。

吳達給慕容施針的這期間李亮過來找過蘇葉說了食材已經下好了,蘇葉就讓李亮先回去麵攤等著,讓他告訴蘇勝天等人自己還有事,晚些回去。

吳達也就用了半個時辰的時間就給慕容弄好了。

等慕容起身之後,蘇葉竟是有種慕容氣勢變得不一樣的感覺,再仔細一看,慕容還是對着自己憨笑,與之前並無異樣。

嗯,或許是她的錯覺吧,不然她怎麼會感覺慕容的氣勢有那麼的一瞬間更凌厲逼人了呢。

「好了?」蘇葉對着吳達問道。

「嗯,好了。」吳達對着蘇葉笑答道,只是眼中暗藏着蘇葉看不到思緒。

「既然好了,那娘子我們走吧。」慕容起身後走到蘇葉的身邊,笑着說道。

重色輕友,重色輕友,簡直就是重色輕友啊。

他辛辛苦苦的給他施針,結束了一句好話都沒有就算了,竟然無視了他直奔蘇葉去,吳達表示自己的心再次的被扎到了。

他感覺自己教了個假朋友,很難過怎麼辦。

「謝謝你啊吳達,那我們就先走了。」蘇葉看着吳達那眼中一副備受朋友傷害的樣子,蘇葉忍不住的對吳達道謝道。

慕容這貨怎麼失憶了反倒對吳達冷淡對她熱情起來了,這一副臭屁的樣子,要是換個角度想,慕容是自己的好朋友,而她受到了好朋友的冷漠態度,最後還被無視,肯定是會心塞的了。

蘇葉瞬間覺得吳達好可憐,這心裏承受能力也還真的是強大啊,都被慕容此般對待了,竟然還能這麼頑強的湊上來,蘇葉服。

「嗯,走吧走吧。」吳達擺了擺手,一副傷心欲絕的樣子,那做戲的誇張姿態,讓蘇葉心中剛生的一絲可憐之意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就這樣的一逗比,她竟然去可憐,蘇葉覺得自己真的是想太多了,因為吳達好似根本就不需要她的可憐。

見此,蘇葉不由的覺得,慕容的態度簡直就太對太給力了,對於吳達這樣的逗比就得用不一樣的態度來對待,不然還真的是要上天了。

看着蘇葉和慕容果然頭也不回的走了,吳達才想起還有話沒說完,趕緊的追出去。「記得明天來鎮上啊看你的宅院啊,然後順帶給慕容扎針。」吳達說道順帶兩個字的時候還特地的加重了音量和拖了聲音。

一副就是想要讓慕容知道他只不過是被順帶的,而不是重點對象。

「幼稚。」然,慕容並沒有回身,腳步不變的繼續往前走,只是嘴中那吐出來的兩個字還是讓蘇葉小小的驚訝了一把。。「這點你放心,這計劃我和佐牢使商量過。你的人目前來看都沒事,但到了這就說不準了。」

我懂,對方五六百人,我的才幾個?哪怕門外是自己人,他們也不能明目張膽和門內對着干。

「等人到了,我會在侑大人眼皮底下製造混亂,到時候你看準……

《控魂》第二百六十六章胡海棠?《夫君個個美如花》番外二:幻境篇1 知道奧黛麗就是正義后,奧利安娜沉吟幾秒,手上力道稍有鬆懈,抬手把休推了出去。

佛爾思本能的走上前去,一把抓住休的手腕,想要伺機逃脫。

可就在這時,奧利安娜緩緩開口了。

「其實我並非軍方的人,我來到這裏只是一個偶然。」

說着,她指了指躲在長椅后只探出個腦袋的金毛大狗,嘴角抽搐道:

「難道你們不覺得它很可疑嗎?」

可疑?

休和佛爾思面面相覷,她們實在看不出來這隻金毛大狗的異常之處,只是覺得它表現的有些聰明,但那也在正常的範圍之內。

事實上,奧利安娜才是她們急切需要面對的問題,當得知奧黛麗的確對讓眼前這位非凡者產生忌憚之後,休和佛爾思才不由得鬆了一口氣。

「你剛才在欺詐我們?」休咬牙切齒的問道,她覺得奧利安娜的微笑看起來充滿嘲諷意味。

欺詐?我只是做了一個惡作劇罷了。

奧利安娜感覺身體里的魔葯又消化了很大一部分,她心裏一喜,在內心感慨道。

以非凡者為目標所進行的扮演,似乎能夠加快魔葯消化的進程。

「算是吧,可我在你揮舞拳頭衝上來之前的確警告過你,不是嗎?」奧利安娜依然保持着一貫的微笑。

休一時語塞,她不願為自己的魯莽而辯解,索性直接扯開話題。

「你是否願意接受奧黛麗小姐的委託,幫助我們調查齊林格斯的行蹤。」

「她事先承諾過,只要你願意加入我們一同調查,我就會先墊付你50磅的報酬,如果真的找到有關齊林格斯的線索,那麼她絕不會吝嗇手裏的金磅。」

奧利安娜挑了挑眉,她嘿笑一聲,裝作有些疑惑的問道:「可她為什麼不當面告訴我?」

休看了佛爾思一眼,嘴巴不自覺嘟起,示意好友自己捅出的簍子自己解決。

我這不是為了救你嘛…

佛爾思委屈的眨了眨眼,她思索半天,覺得這件事的背後可能存在兩人不知道的隱情。

「她或許有着自己的考慮…」佛爾思小聲的試探道。

奧利安娜瞥了她一眼,沉吟幾秒,突然開口道:

「說一下你們所掌握的情報吧。」

看見奧利安娜願意配合,休主動回答道:

「齊林格斯身上有一件邪惡的封印物,每隔一天都要獻祭一個活人的血肉和靈魂,所以我們着重在貝克蘭德橋區,東區等流浪漢眾多的地區展開調查。」

「根據奧黛麗小姐給出的線索,考慮到他是序列6『風眷者』,喜歡有風和水源的地方,我們在西區和喬伍德區的塔索克河兩岸都安排了一些線人。」

奧利安娜先是點了點頭,覺得對方的推理很符合邏輯,她猶豫幾秒,然後問出了一個她很在意的問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