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咚!叮——咚!叮——咚!

幾秒後,果然就聽見嘟的一聲,地鐵咻的一下子就停了下來。

“嘟——!!!”

大門嘭——!的就打開了。

——“尊敬的鬼夫先生,您的目的地到了,請您帶好隨身物品,準備下車。”

“這就到了?”苟蛋子望了望車窗外,一片霧霾茫茫的樣子,“健哥,你不會是騙兄弟我的吧?欺騙我讀書少?哪裏有個豪宅啊?!什麼都沒木有嘛!”

這個問題嘛,郝健還真不知道怎麼回答他。

“就你話多!”胖子給了他一額頭錠子,然後就跟着郝健下車了。

一下車郝健就聽見身後悠悠然的傳來“交易成功,500冥幣扣除成功,祝您旅途愉快,地府直通地鐵列車歡迎您下次再來。”

等車開走了以後,大街上全是空無一物,空無一人,黑咕隆咚的一片。

如果他沒猜錯的話,他們的面前就是那處宅子了。

“健哥,你說的豪宅咧?在哪裏?難不成你還真中了五百萬?!”

這不苟蛋子又開始來諷刺他了。

“你小子曉得個錘子!再吵吵,是不是想露宿街頭嘛!”

郝健沒好氣的回了他一句,然後就極力在腦海裏搜尋大門的樣子和標誌,有了!!!

這時,一陣狂風吹來…… 第823章陷害心理醫生

「什麼旗袍,我們看看。」

傅南初直接朝著易醒醒方向走去。

明明與易醒醒只在權離亭暖房派對見過一次,根本沒有交情。

可是看她碰到這種待遇,南初心中非常不平。

「這位太太,進來我們裡面看看,這裡都是國外最新送來的旗袍。」

「看看這件,這件來自日本,旗袍與和服元素一同展現,非常時尚新穎。」

看到南初她們穿著打扮,店員明白身份地位不低,立刻介紹起來。

「但我覺得不倫不類。」

「旗袍就是旗袍,就該正統,就該端重。」

說著,南初撿起藏藍色月季花刺繡旗袍,仔細擦拭乾凈。

「這件旗袍的確很好,原本我是想買這種,不如這件旗袍,讓給我買,好嗎?」梅莉看過旗袍以後,說道。

因為南初,梅莉一唱一和,反讓店員尷尬起來。

「南初,謝謝你們。」易醒醒非常感動。

聽說南初失去記憶,易醒醒感覺她們距離遙遠,但是現在看來,失去記憶並不代表失去品德。

南初依舊是和從前那樣,明明比她要小兩歲,但總處處照顧自己。

「不用說謝,原本這件旗袍,我們就很滿意。」南初握住易醒醒,給她安慰。

「可是旗袍有點臟,不如去趟易氏,那兒有不少全新旗袍。」

「這樣正好,想必易氏是有定製旗袍,我們選購更加隨意點。」梅莉連忙應下。

原本南初是陪梅莉一起過來,梅莉同意,自然願意一起前往易氏。

來到易氏公司,看著相當氣派,可是裡面已經搬空。

從前易氏是由易庭管控,易庭時尚審美這塊知道不夠透徹,導致易氏旗袍銷量不佳。

現在虧損嚴重,已經處於破產邊緣。

「你們可別笑話,只要我在,易氏一定能夠重新輝煌!」

「沒有笑話,倒是感覺醒醒真是厲害,單憑自己支撐易氏,這份信念,佩服!」

「這是我的辦公區域,這些旗袍,通通由我親自設計。」

「這是更衣室,如果看到喜歡旗袍,可以進去試試。」

「你們放心,絕對沒有任何監控設備。」

說起工作,易醒醒格外認真,一點一點介紹起來。

梅莉細細挑選,選中幾件旗袍進入更衣室。

此刻外面只剩易醒醒與傅南初。

「醒醒,我們從前認識,對嗎?」

「雖然有種故意勾搭嫌疑,但是真的感覺熟悉。」南初抓抓頭髮,覺得不好意思的問。

「沒有勾搭,我們以前就是朋友。」

「後來因為某些事情讓我出國,交流開始缺少起來,然後聽說是你喪生火場,讓我難過很長時間。」易醒醒解釋起來。

「我們以前就是朋友,接下來我想說的,你可不要生氣。」

「不管什麼批評,我都接受,說吧。」

「就是,現在易氏遇到困難,肯定需要用錢,我能借你。」

「這個不是看不起,而是將你當做朋友,想要一起度過難關。」南初握緊易醒醒的手,說道。

畢竟單靠醒醒自己在外打拚,不知要看多少冷眼。

醒醒聽到南初的話越發感動起來。

只是此刻缺口整整需要三千萬!

「一切沒有這樣嚴重,其實早就找到投資,只是資金到位需要幾天時間。」

「南初,謝謝你能這樣替我著想。」

易醒醒思考幾秒,然後直接就將南初抱住。

借錢這種事情,易醒醒剛剛開始的確想過南初,但是最終選擇拒絕這份好意。

因為南初已經幫的很多,易氏雖說自己一直都在支撐,但是前景確實非常迷茫,可能真的面臨破產。

等到那個時候,易醒醒絕對還不出三千萬,易醒醒不想因為三千萬,而讓這段友情萌生污點。

「找到投資就好,但是一定記住,如果遇到不能解決的事,記得聯繫。」

「會的,就和以前一樣啰嗦,我們進去看看你的朋友,衣服換的怎樣。」

正說著,梅莉已經出來。

梅莉身材很好,穿著旗袍前凸后翹,顯然對於易氏旗袍非常滿意,離開前,梅莉特地選中幾塊布料,要求易醒醒為她定製。

易醒醒自然欣喜同意,並且承諾三天以後送往她的家中。

送走南初與梅莉,易醒醒深吸口氣,準備聯繫聶元嘉。

聶元嘉知道易氏急需三千萬投資,身為醒醒男朋友,聶元嘉非常負責,這段時間一直都在聯繫從前顧客借錢。

但是易醒醒已經真的無法耐心等待下去,根據暖房派對得到信息,易家別墅過段時間可能遭遇拍賣。

一旦拍賣結束,爸媽都要搬走,他們已經五十歲,難道後半輩還要風雨飄零著過嗎?

易醒醒嘗試撥通聶元嘉電話,偏偏聶元嘉電話顯示無人接聽。

看看時間,現在沒事可做,易醒醒準備去趟聶元嘉所在醫院,詢問資金進程。

打車來到醫院,易醒醒剛要走進辦公室,但是聽到裡面傳來說話聲音。

「聶醫生,居然給錯患者用藥,如果患者沒有發現誤食,知不知道將會造成什麼惡劣影響?」

「整天想著借錢借錢,根本沒有上班心思!」

辦公室內傳來嚴厲訓斥聲音。

易醒醒僵在門外,不敢進去。

「主任,真的與我無關,明明就是患者——」

「明明就是患者什麼,就是患者故意為難不成?」

「不是。」聶元嘉想要發火,最終選擇一聲不吭。

「不是就好,道歉態度記得誠懇,記得上交檢討。」

「以為自己國外來的,喝過幾年洋墨水,了不起嗎?」

易醒醒聽到辦公室傳來腳步聲音,連忙朝外走去。

現在聶元嘉心情肯定非常差勁,易醒醒不想因為自己這點破事,讓他糟心。

「現在的錢真是好賺。」

「可不是,故意陷害心理醫生,就能拿到兩千塊錢,下次再有這種好事記得找我。」

易醒醒蹲在馬路邊上,看著兩個男子從她前面走過,口中振振有詞。

陷害?

心理醫生?

難道!

「你們站住,你們陷害什麼心理醫生?」

「把話給我說的清楚一點!」

易醒醒心中著急,朝著他們跑去,想要問問明白。 濃霧很快就被風給吹散了。

一座歐式的三層建築大宅就這樣清晰可見的呈現在他們的面前。

“哇,酷哦,健哥,你家豪宅可真大啊!”苟蛋子眼冒金星,驚歎道,“胖哥,你說是不是?”

王胖子也審視了一番,道:“好風水。”

“那是當然啦,你也不看你健哥哥我是誰?”

郝健心裏有點小得意,眉飛色舞的,把妞妞揣進了褲兜裏。然後宛如一個領頭羊似的就把王胖子和苟蛋子帶了進去。

“走着,跟我進去吧!帶你們去認識認識你們的新室友。”

郝健就把他倆都帶了進去,他們來到了客廳裏。嗯,還是這樣的裝飾,還是這麼的乾淨整潔,大方利落。

他尤其最愛這升級版席夢思超軟沙發,郝健興奮的一屁股就坐了上去,還刻意的彈了彈,嗯,不錯舒服。

苟蛋子一屁股坐在他的旁邊,眼冒金星,瞬間開啓了話嘮模式。

王胖子竟然和他家的風水槓上了。一進屋都沒歇着,樓上樓下的跑了個遍,說是“郝子,我幫你看下你家的風水怎麼樣?順便幫你驅驅鬼,去去邪。你不用謝我。”

謝你個大頭鬼!明明就是你捉鬼的老毛病又犯了。不過這只是郝健他在心裏說說而已啦。

郝健也就不管他,任之,放之,縱之。

桌上的茶還是熱的,嗯~,郝健輕輕的抿了一口,好香好香。

也不知道黎大哥吳大嫂還有團團他們,到哪裏去了?幾天不見,別說,我還真有點想他們了,晚上他們一般是要出去?應該是去超市了。

“嘿,健哥,新室友咧?是小蘿莉還是大胸美女啊!?”這時,苟蛋子湊過來賊兮兮的問道,臉上還掛滿了淫蕩的笑容,“要不你偷偷告訴我,給我引薦引薦?”

噗——嗤!

郝健差點沒把一口茶水給直接噴到他臉上。

“去你的喲!引薦個毛線!”他連忙放下茶杯,嗯,扯了一張紙擦了擦嘴,順手在滿上了一杯茶,然後特別鄙視苟蛋子道:“小蘿莉,大胸美女,你想得倒挺美,別說是沒有就算是有我也不會引薦給你。這不是糟蹋人家姑娘嘛!”

“嘿嘿,我說健哥,你這就不厚道了噻?”苟蛋子一把搶過了郝健的茶杯,隔~,他一口氣就喝光了,砰~!的一下就放在桌子上,然後露出更加淫蕩的笑容,道,“你不給兄弟我引薦,難不成你想留着自己享用?咳咳,我記得上次是誰喝醉了酒,呃,邊哭邊唱邊嚎什麼我愛你來着呢!你要不要我給你回憶回憶?”

“靠,有你這麼拆兄弟我臺的嗎?!”

郝健生怕苟蛋子嘴皮子太賤,一個不留情就把自己醉酒後丟人的話全都大聲嚷嚷了出來。那可就太有失他的身份了。

“還是你歪。行,蛋子,你夠有種!引薦就引薦,就怕你到時候不敢!”郝健就一把從他的手中把茶杯給奪了回來,然後“嗯哼”了他一聲,又倒滿一茶杯自顧自地喝了起來。

引薦就引薦,一家子鬼,看你到時候敢不敢有沒有種。蛋子,你別怪兄弟我沒提醒你喲!和健哥哥我鬥,你還嫩了點,哈哈哈。

“那你說的哈,你記住了哈,胖哥,你要作證喲,健哥他說要把室友引薦給我,嘿嘿。巴適得板。”

郝健只笑笑不語連連點了點頭,哈哈哈,你中招了吧小子。其實心裏早就在想象他被團團他們給嚇得魂飛魄散的樣子,到時候就好玩了。

“你們在說啥好玩的,見證什麼?”

“沒沒,胖哥,你研究出什麼沒有?風水大師,快過來給我們說說唄。”郝健特別打趣道。

王胖子研究完這大宅子的風水,聽見我的話,這才把手背在背上,一副老有研究的樣子走了過來,也坐在郝健旁邊,盯着他的額頭看了半天,然後特別正兒八經的對他道:“郝子啊,你這豪宅的風水不行啊!我看它原本是一塊風水寶地,只不過長時期被一些邪氣濁氣給掩蓋住了,我看你印堂發黑,眉心卻犯桃花,我猜你大概是被什麼鬼給纏身了,陽間有陽間的桃花運,陰間有陰間的桃花運,我看你這桃花運犯得是不祥啊!郝子,你老實跟我說,除了那口枯井,你是不是還去過了什麼不吉不祥的地方?”

“不會吧?胖子你莫不是在豁哥哥我?”

說實話郝健他有點不相信,他自己就是一個鬼啦,還被鬼纏身,說不通啊。他最近也真是倒黴透頂了。

“這幾天我不就都跟着你們嗎?哪都沒去啊。”

“郝子,你可不要騙我,你再仔細想想!你去過哪兒,到過哪兒,發生了什麼事,快,都通通告訴我。”王胖子滿臉嚴肅,有點迫切的問道。

“胖子你別賣關子,我知道你這方面本領大,快給健哥他想個解決的法子唄。”一旁嬉皮笑臉的苟蛋子也急了。

“你小子,先別亂插嘴,郝子,你先說。”胖子臉上的表情更嚴肅認真了。

“好,你們容我想想。”郝健看胖子他說的這麼玄乎,他也有點害怕起來了。

這幾天除了在枯井遇到了那個女鬼以外,嗯,也就只有我做了那個奇怪的夢,和一個,奇怪詭異的雜貨鋪,對,沒錯,就是應有盡有雜貨鋪!!!

他這才恍然大悟地驚叫了起來:“呀!胖子,我想起來了。”

“你快說!”胖子眉頭皺成一根線,神情特別擔憂。

“是這樣的,我在到達枯井之前,去過一個叫應有盡有雜貨鋪的超市裏去買東西。嗯,那家店的老闆娘叫做什麼閻異瞳,還是個大美女喲,哈哈。”

郝健他樂呵呵的回想起那天,黑裙牛仔,膚白貌美,想起來心裏還是特別的爽。

“(⊙o⊙)哇!大美女啊!”苟蛋子在一邊眼睛裏面已經充滿了期待和好奇。

“嘿嘿,因爲我是第一次進她們店買東西的,我買的東西還都是免費的呢!她還叫我去她們店裏打工咧!不過被我拒絕了。我牛不,蛋子?羨慕不?”

“切!”苟蛋子雖然切了郝健一句,實質上心裏早就羨慕嫉妒恨啦。

哈哈。看他那副嫉妒樣,郝健心裏憋爽!

“靠!你說重點好不好!”這下子胖子急了,給了郝健一額頭錠子,他纔回過神來。

“呃呃,好,我記起來了,她們這店好像是一個冥鋪!!!說是一共有33層,而且她們的服務還分活人和死人呢!我現在想起來還特別的詭異,還有她們裏面的營業員都是機器仿真機器人!!!最恐怖的是我一離開,回頭一看,居然消失了!”見胖子真的急了,郝健這才特別嚴肅認真的,把他所回憶到的全都告訴了他們。

“冥鋪?!33層!!!?”

胖子突然驚訝的跳了起來,大叫道:“郝子!那就是傳說中的鬼魂當鋪啊!”

“啥意思?啥叫鬼魂當鋪?”郝健懵逼了。

胖子更加焦急擔心了,那表情就像是郝健他即將慘不忍睹一樣。 天下無敵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