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不是,大漢他家就是在山腳下,挖出了一個洞,這就是住的地方了。不過他這個洞挖得很大,也很深,最主要的是竟然還裝修了,走進去的話,就感覺和一般的民房沒什麼太大的區別了,甚至還比一般的民房更加舒服。

“你就住在這裏啊?”

大漢點頭說:嗯,我就和我妹妹住一起,怎麼樣,是不是第一次來這種地方?

我說是,然後好奇地問他是怎麼弄的,爲啥不直接在外面買個房子,這樣不更方便點。他說這個山洞不是他弄的,是他師傅弄的,在很久之前就有了,他從小就在這裏長大,他妹妹也是。

後來他又說了一些他們這行的事情,我聽了簡直腦洞大開,原來在這個世界上,真的有一羣人在和鬼神打交道,而且他們就隱藏在人羣之中,平時看起來就和我們普通人沒什麼兩樣。

我和他又聊幾句後,就直接進入正題了,我問他讓我做什麼?

他點了點頭,然後就問了我一句:你怕不怕鬼?

我說我現在不就是鬼麼?他搖搖頭說你那不算,你只是被人換了身體而已,你的陽壽還在,算不上是鬼。

聽到他這樣說,再看他認真的表情,我才真正意識到,他這一個月三萬塊的高薪並不是那麼好拿的!

想了想,我就說,那要看看是什麼鬼了,只要不是和長得一模一樣的鬼,那就還好。

大漢奇怪地看了我一眼,估計是以爲我在開玩笑,就說:那倒不會,一般的鬼他也不會變樣子,除非是……沒除非了,我也不會讓你遇到那種鬼。

頓了頓,他又接着說:好吧,我也不囉嗦了,直接和你說吧,最近有人請我抓一隻鬼,但是那隻鬼很狡猾,而且也厲害,專門躲着我,我根本沒機會碰到她。而你這種情況,陽氣特別重,一般的鬼都很喜歡靠近你們,我想讓你去把那隻鬼給勾引出來。

我聽了立刻就被嚇了一跳,這尼瑪不是等於做誘餌了。

總裁你出牆吧 我下意識地就想拒絕,但是看到大漢渴望的眼神,我又忍了下來,我說:是一隻什麼鬼?

大漢嘆了一口氣說:這隻鬼沒死之前我聽過她,是個巫婆,被人害死了,現在陰魂不散,成了惡鬼,有人讓我去抓她。但她這種鬼,很精明,一般都不會被遇到,所以我纔想到要找一個誘餌,去把她吸引出來。

不知道爲什麼,聽到他這樣說,竟然給我一種熟悉的感覺,似乎是,這個鬼應該和我有點關係?

想到了這點,我就自己被自己嚇了一跳,趕緊否認掉,我哪裏認識什麼巫婆啊。

“既然你這樣說,我也不拐彎抹角了。老實說,我不是很想賺這錢。”

我誠懇地望着他。

大漢點點頭,表示理解我,然後開口說:“我知道你的顧慮,你是怕出事。”

我沒有說話。

他又接着說:這樣說吧,百分百的把握我是沒有,但八九成的把握我還是有的,只要你到時候配合我,我可以保證你沒事,事成之後,我直接給你五萬,怎麼樣?

五萬塊錢,對於我來說,的確是不少了。

滿城風雨看潮生 我不由陷入了沉思,到底要不要接呢?

然後就在這個時候,突然從後面傳來了一個好聽的聲音,把我給嚇了一跳。

“哥,我回來了。咦,你怎麼還帶人回來了?他是誰?”

“啊,你今天咋這麼早就回來了?哦,這位是我一個朋友,叫黃權,你過來認識一下。”

緊接着,我就聽到一陣腳步聲,已經走到我身後……

等等!臥槽,這個聲音,怎麼聽起來這麼熟悉!

我連忙回過頭去,等我看到了那個人,我震驚的整個人像彈簧一樣地跳了起來!

草,是她!

我整個人都愣住了。

“紅衣女,你怎麼來了?!”

沒錯,現在站在我面前的,赫然就是我要找的紅衣女!

然而讓我想不到的是,她看到了我,皺起了眉頭,左右看了一下,然後指着她自己,好奇地說:紅衣女?你是在說我嗎?

我激動的不行,下意識就向她撲過去,直接抱住了她,激動地說:我終於找到你了!太好了!你快告訴我,我是誰?要害我的人,又是誰?

“你神經病吧!”

我還沒來得及繼續問下去,就感覺到自己的小腿被狠狠地踢了一下,然後被推開,再接着還捱了一個打耳光,啪的一聲,都把我給打懵了。

“哥!你看你這啥朋友啊,看到我就抱,臭流氓!”

說着,她就很鄙視地看了我一眼,然後跑到大漢身後去,很警惕地望着我。

這,啥回事?

她失憶了?

靠!

我摸了一下自己被打的耳光,可真是火辣辣的痛,我強忍住激動,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後,然後望着紅衣女說:紅衣女,你失憶了?你不是讓我來麒麟山找你,說只要我找到你,你就會告訴我一切的,我現在來了啊,這些你都忘記了?才幾天的事情。

(本章完) 第629章

「哈哈……今天運氣不錯,正好有一張空桌子。」隨著一道略顯尖銳的聲音傳來,墨九狸等人只覺得眼前一閃,一個身材瘦削,宛如皮包骨的青年男子搶先一步,坐在了他們面前的桌子前。

墨九狸頓足,微微皺著秀眉,臉上有些不悅!

「喂,大叔,這個桌子是我們先來的!」寶寶一溜煙爬下帝溟寒的懷抱,來到青年男子面前,不滿的說道。

這時,一個俊美的紫衣男子走了過來,坐在了瘦削青年的對面,自始至終,兩人都視墨九狸等人為無物……

寶寶見狀怒了,小手一揮桌上的茶杯飛了起來,直接砸在了青年男子的臉上,青年男子根本沒有把寶寶一個小孩子放在眼裡……

因此,毫無防備之下,滾燙的茶水直接砸在他的臉上,瞬間臉上一片紅腫。青年男子頓時怒道:「該死的小雜種,你敢潑……」

「啪啪啪……」

青年男子的話還未說完,眾人也沒有看到有人動一下,青年男子的臉瞬間被人打的跟豬頭似的,牙齒一顆顆不斷的脫落,嘴巴說話都難……

「啊——我呀傻了呢你——」青年男子怒瞪著站在寶寶身後的帝溟寒,他敢確定是這個男人動手打了自己的,只是自己沒看清罷了……

墨九狸被帝溟寒擋在身後,也就沒有說什麼,在眼前人辱罵寶寶的時候,他在墨九狸眼裡已經是死人了……

「這位公子,不知道為何出手傷了我的人?」一直沒有說話,坐在那裡的紫衣男子,此刻微微抬頭,眼神不善的看向帝溟寒問道。

「他該死!」帝溟寒冷聲道,他的女兒豈是別人可以辱罵的。

「呵——公子真是霸道的很,我的手下何錯之有?怎麼就該死了?如果今天不能給我一個說法,我怕你們是走不出這天羽城了!」紫衣男子身上湧起一股冰冷的氣息道。

帝溟寒冷冷掃了對方一眼,看向對面的青年男子,手一揚,大廳內的眾人就看到已經被打的狼狽不已的青年男子,隨著那紅衣男子手一揮,整個人就如同風中落葉般,順著窗外飛了出去,然後以著非常不雅的姿勢落在了大街上,還是臉先著地的,直接在地上抽搐了幾下,沒了生息……

這一幕讓大廳中的眾人,都紛紛震驚不已!也讓紫夜男子徹底變了臉色……

「娘親,快點過來,我都餓死了!」見到礙眼的人被爹爹處理了。寶寶歡樂的跑到座位上,還不忘回頭喊自家娘親。

紫衣男子剛想發作,就聽到寶寶的話,隨著寶寶聲音落下,一襲紅衣的墨九狸從帝溟寒的身後走了出來……

也讓紫衣男子看到了墨九狸那驚為天人的絕美容貌,心裡的憤怒瞬間蕩然無存!一雙眸子滿是驚艷和貪婪的盯著墨九狸打量……

墨城等人都在心裡暗暗的為這紫衣男子,點上三炷香!墨九狸剛剛察覺到對方的視線,有些過分而不悅時,只聽到耳邊傳來一聲霸氣的冷哼……

接著又是一真風聲響起,紫衣男子站著的地方,已經空無一人,而外面的大街上,再次響起一聲重物落地的聲音…… 然而她就像看神經病一樣地看着我,對大漢說話:哥,你確定他是你朋友?我怎麼感覺他像個瘋子啊。

大漢也皺起了眉頭,望着我不悅地說:黃權,你這是幹嘛?

看到他們這樣子,我立刻停了下來,想到了一種可能,心裏一下涼了起來。

我靠,難道她不是紅衣女?

不,這怎麼可能,她明明和紅衣女長得一模一樣啊。

我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可我卻發現,無論我怎麼努力,都始終冷靜不了,腦子亂糟糟的。

我顫抖着說:你,你不是紅衣女?

她白了我一眼,很莫名其妙地說:什麼紅衣女,你是認錯人了吧,我名字叫夏迷,不叫什麼紅衣女啊。

真的是認錯人了?

這時候大漢也說:黃權,你意思是,你有個朋友,長得和我妹妹很像?所以你以爲是她?

我已經有點失魂落魄了,下意識地就點點頭說是。

這沒理由啊,我記得很清楚,那晚紅衣女明明讓我去麒麟山找她,然後她會把所有事情的來龍去脈都告訴我!現在這裏就是麒麟山啊……不對,難道她說的那個麒麟山,不是這個麒麟山?不不不!更加不可能,如果這個麒麟山不是紅衣女說的那個麒麟山,那怎麼會有一個和紅衣女長得一模一樣的女人出現?

莫非,紅衣女有苦衷,她是故意裝和我不認識的?

想起那天晚上中年男人說的話,說我老婆自身難保,不可能來救我,然後紅衣女出現,他當場就被鎮住,說什麼紅衣女被困住了,不可能出現,最後紅衣女很明顯受了傷,再到最後,她從我懷裏消失……

那也就是說,眼前的這個女人,的確是紅衣女,只是她有我不知道的苦衷,所以纔不敢和我相認?那要照這樣說,大漢是壞人?

可是看起來也不像啊,如果他是壞人的話,爲什麼要和我囉嗦這麼多,直接幹掉我就是了啊。

接着我又想到了好幾種可能,想到頭腦都要爆了,都沒想到個靠譜的。

“黃權,黃權?你那個朋友叫什麼名字?”

大漢的話把我從失神中驚醒,我深深地望了那個叫夏迷的女人一眼,發現她雖然和紅衣女長得一樣,但仔細看的話,還是能看到一點差別的。她看起來比紅衣女似乎要稚嫩一點,最主要的是,她的氣質和紅衣女相差很大,她只是單純的漂亮,並沒有紅衣女那種不食人間煙火,女神一樣的氣質。

最後,我不得不痛苦的承認,她,並不是紅衣女,她只是和紅衣女長得一樣而已!

可是,我又不由懷疑了,事情真的可能是有這麼巧嗎?剛好這個地方叫麒麟山,剛好就遇到了一個和紅衣女長得一模一樣的人?

“喂,傻子,我哥問你話呢,你那個朋友叫什麼名字?”

我深呼吸了一口,慢慢鎮定下來,接受她不是紅衣女的事實,我嘆了一口氣說:她叫紅綢,長得和你一模一樣。不好意思,我剛纔以爲你是她了,有什麼冒犯的,請你不要放在心上。

說完,我就露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

她挺古怪地望了我一下,然後揮了揮手,大方地說:既然是這樣,那我也不和你計較了,你下次別再把我認錯就好了。

我點點頭,說好,不會有下次了。

後來我才瞭解到,原來大漢的名字叫夏魁,是東北人,難怪長得這麼高大,而夏迷並不是他的親妹妹,他們兩兄妹都有一個師傅,好像挺老的了,聽說是到南方去了,一時半會還回不來。

我的英雄學院之我的人生 聊着聊着就到晚上了,我本來是想回去的,可這裏窮鄉僻壤的,而且路也難行,加上夏魁挽留,我也就沒有回家了,就在他們這裏住上一晚。

通過短暫的相處,我可以感覺到,他們兩兄妹並不是什麼壞人,相反,他們的性格很淳樸,比我二十幾年遇到過的所有人都要淳樸和善良,和他們在一起,可以感覺到他們的真誠,他們表達情感的方式很直接,不會和你轉彎抹角,一就是一,二就是二。 一號警官 漸漸的,我都開始喜歡上他們了。

夏魁雖然性格直爽,但他心還是挺細的,他看得出來我有心事,在夏迷進房間之後,他叫我出去,給了我一根菸,然後笑着說:你剛纔可嚇壞我了,我還以爲你要佔我妹妹便宜呢,差點就想上去削你了。

我尷尬地笑了笑,撓撓頭說:我也沒想到你妹妹會和我那朋友長這麼像,一開始我就以爲夏迷她是我朋友,就上去抱她了,呵呵。

夏魁抽了口煙,擺了擺手說:一場誤會,沒事。頓了頓,他又笑着說:說來也奇怪,夏迷她脾氣一向暴躁,尤其討厭男人,一般男人別說這樣抱她了,就是多看她幾眼,她都得生氣罵人,沒想到你抱了她,她都沒有和你計較啊,你還真牛逼,嘖嘖。

我摸了摸自己的臉,苦笑着說:牛逼個錘子哦,我臉都被她打腫了。

夏魁就哼了一聲說:你這算是輕的了,要是

換做其他男人這樣抱她,她不把對方閹了纔怪呢。你是不知道,就在前不久,有一個男的碰了一下夏迷的手,你知道夏迷怎麼做的不?

我下意識地問:她怎麼做的?

夏魁嘿嘿地說:那男的手直接被夏迷給擰脫臼了,永久性脫臼,嘿嘿。

我聽了頓時就倒抽了一口涼氣,臥槽,這麼彪悍啊!

這個性格,倒有點像紅衣女了。

看來以後得離她遠遠的,不能惹她才行。

一曲滄桑 接着聊了幾句後,夏魁就沉聲地問我:黃權,我知道你身上有很多祕密,如果你信得過我的話,可以說給我聽。雖然我們纔剛認識不久,但你挺對我胃口,能幫的,我都會幫你。

感覺到他的真誠,我心裏還是挺感動的,仔細想了想,我還是沒有說,我輕輕地搖了搖頭,對他說:夏大哥,也沒啥事,就是突然知道這個世界原來是有鬼的,看過它們幾次,一時半會比較難接受而已。

夏魁嘆了一口氣,然後說:既然是這樣,那我也不問那麼多了,到時候有什麼要我幫忙的,就直接告訴我吧。

我點了點頭。

接下來夏魁又和我說了一些到時候具體去怎麼勾引那隻鬼出來的事項,也不早了,就回去睡覺了。

躺在牀上,我輾轉反側地怎麼都睡不着覺,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太多,而且還是完全顛覆我之前的生活和認知,老實說,我到現在都還是有點恍如夢中的感覺。

我到現在都想不明白,如果我是有另外一個身份的話,爲什麼在我拍畢業照之前,生活過得這麼平靜,一隻鬼都沒找過我,等我去墳場拍了畢業照之後,就一下子翻天覆地的變化了呢?

還有姥姥對我說的,她只能幫我到這裏,剩下的要靠我自己,是什麼意思?

她是不是早點就知道了什麼?

還有在墳場的時候,班長對我說的,他是身不由己,又是啥意思?

還有最大的疑點,我到底是誰,爲什麼會不斷有和我長得一模一樣的人來害我?他們說的那些話,又是啥意思?

至於紅衣女,爲什麼她那晚不直接告訴我這些事情,非要我去到麒麟山找她?她到底是誰?真的像那晚中年男人說的,她是我老婆?既然她是我老婆,爲什麼她自己不直接告訴我呢?

還有現在這個夏迷,和紅衣女長得一模一樣,她和紅衣女就一點關係都沒有嗎?她會不會是紅衣女的妹妹,或者是親戚呢?

(本章完) 「小二,把你們這裡的招牌菜,全部都上來!」墨城看了眼站在一邊呆愣的小二喊道。

「哦,好,好勒,客官稍等!」小二立即退了下去。

墨九狸等人這才圍著桌子坐下來,好在這張桌子剛好在窗口,非常的大,十幾人坐在一起雖然微微擁擠,卻還是坐下了……

「客官您的菜齊了!」沒多久飯菜便被小二端了上來說道。

「賞你的!」墨城拿出一顆玄石,遞給小二說道。小二見狀心中一喜,看了眼周圍,小聲的在墨城耳邊道:「謝謝公子,你們是從外面來到天羽城的吧?」

「是啊,怎麼了?」墨城隨意的說道。

「那你們幾個吃完就趕緊出城吧!剛才那位爺打的紫衣公子,可不是一般人,要是等他回來,你們就走不了了!」小二膽怯的看了眼帝溟寒說道。

「哦?不是一般人?那是何人?」墨城疑惑的看了眼外面,果然看到之前帝溟寒丟出去的青年男子,屍體還躺在大街上。只是後面丟出去的紫衣男子,人已經沒了!只留下地上一灘醒目的血跡。

「那紫衣男子是我們隠族古族,上官家少主的表弟!來到這天羽城已經一個多月了,凡是惹到他的家族,都在一夜之間消失了……」小二壓低聲音道。

說完又再次說了些關於那紫衣男子的事情,這才拿著墨城的錢離開。

墨九狸一家三口將小二的話,聽完卻是沒有絲毫的反應!只是月九黎。聖俟夜和月飛幾人,卻是忽然臉色一變……

墨城雖然不知道怎麼回事,但是看到舅舅的臉色,也知道對方可能真不是一般人!而且,他發現從那個紫衣男子,被丟出去后,這原本熱鬧的大廳,就變得極其安靜……

眾人都似乎在忌憚什麼,只是低頭默默吃飯,時不時的拿眼神偷瞄他們這一桌,墨城有些好奇的問道:「舅舅,這古族是什麼?我怎麼沒有聽過?」

「古族是隠族的兩個古老家族,是隠族中最強大的家族,也可以說是隠族中的隱世家族……」月九黎說道。

「可是他們的實力好弱哦!」寶寶聞言眨著眼睛萌萌的說道。

就被爹爹揮揮手,就丟出去了,死的死,跑的跑,不是很弱么……

聞言,大廳內用餐的人,嘴角都是紛紛一抽,那不是人家弱,是那男人太強了好么……

不過,回過神來眾人也發現了,哪一家三口似乎根本不擔心招惹到古族,嚇的他們話都不敢說了,人家卻毫不在意,這都什麼事啊……

想到這裡,眾人又開始慢慢交談起來,大廳的氣氛在短暫的沉默后,因為寶寶的一句話,再次恢復到了原有的氣氛……

月九黎幾人聽到寶寶的話后,也是有些無語!不過他們倒是也沒有之前那麼擔心了,雖然對方弱不弱他們不清楚,但是墨九狸身邊的男子,卻是非常強,這是幾人共同承認的……

墨九狸幾人吃飽喝足,準備找個客棧休息一晚,明天再繼續趕路!墨九狸抱著寶寶走在前面,還沒走到門口,迎面就飛來一道黑色身影…… 第631章

墨九狸站在原地,眼神冷冷的看著前方,因為暗護法已經不知道何時出手了,迎面而來的黑影嘭的一聲,落在地上,摔得齜牙咧嘴的……

正是酒樓在門口迎客的小二,掌柜的趕緊讓人把小二扶到一邊,自己也一溜煙的往後院跑去……

他不過是個開門做生意的,不管是古族還是今天來的客人,他都不想招惹啊!瞬間,整個酒樓所有的夥計和小二,跑得一個不剩了……

墨九狸見狀倒是挑了挑眉,不得不說她對這老闆的做法,還是很滿意的!既不會因為古族的強大,而去點頭哈腰,也不會因為他們是外來的強者,而阿諛奉承!而是直接選擇了遁走,這倒是讓人生不起反感……

看在這酒樓的老闆,如此會做人的面子上,墨九狸心裡暗暗決定,走的時候會給他留下一些補償的……

只是當墨九狸的目光,在發現自己女兒的眼神,盯著那空無一人的櫃檯,且閃閃發光時,墨九狸瞬間覺得頭頂烏雲密布……

有些哀怨的看了身邊一襲紅衣,身材高大的,英俊不凡的帝溟寒一眼,墨小姐很想問一句,你家族的血脈裡面,是不是帶著貪財的成分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