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在實際的戰鬥中,發現對手效率很高,雖然實力要弱一點,可人跟人之間的默契程度很高。

隱隱他們這一方還有些落後。

所以史天縱選擇了撤退。

但,史天縱剛剛轉身凌空。

驟然就被一劍刺落。

而這一劍的使用者,正是雲嵐。

比起這個氣力耗費的差不多的人武將來說,雲嵐的戰鬥力簡直恐怖!

「你是什麼人!」史天縱看著眼前打傷自己的這個女人,很是驚奇。

「我自然是丞相的人,不然為什麼要殺你!」

雲嵐說罷,再度跟了上去,與此同時,還有另個雲夢閣的人也沖了出來。這生力軍的戰鬥力就是不一樣。

武技顏色亂閃爍一番,再看場中戰局,史天縱的人已經死的差不多了!他的心裡在流血,這些親信培養起來極為不容易。

每死掉一個,就都是莫大的損失,尤其是這些人的裝備武器什麼的,更是代價不菲。

「你也,去死吧!」雲嵐大喝一聲,長劍上的靈氣爆發,瞬間朝著史天縱飛了過去。

可本來應該躲避的史天縱卻意外的沒有躲避。

「本來我不想死,也不想放絕招的!」

「可是這一切,都是你們逼我的!」

「啊呀呀呀!」

「獻祭!召喚!」

瞬間,史天縱身上的靈氣開始瘋狂的暴漲。似乎那靈氣量已經密集到抵擋了雲嵐迅猛一劍的程度。

「不好,得打斷他!」

雲嵐見多識廣,知道這種武技的厲害。

可銀魚衛沒有隊長的指示,所有人都無動於衷。而邱成飛其實消耗巨大,根本沒有能力去打斷史天縱的施法。

就這樣,一股股靈氣匯聚著。

雲嵐瞬間刺出七劍,靈氣猶如利刃一樣,飛馳而去。

直逼史天縱身上要害。

——唰唰唰

一道道血口子出現在了史天縱身上。

「命中了!」雲嵐有些意外的說道。

可結果卻讓雲嵐有些尷尬,命中是命中了,傷口在不斷的飆血。

可史天縱的動作,完全沒有停下來的意思。

而那些靈氣,此時已經開始朝著空中飛舞。

飛速的旋轉中,似乎形成了一個龍捲風一樣的黑色存在。

場面簡直讓人稱奇。

可雲嵐卻將眉頭皺緊。

「撤!」

終於,又過了一秒鐘后,雲嵐果斷的下達了命令!

幾乎瞬間,雲嵐幾人就消失不見了!

而銀魚衛似乎也回過神來。在邱成飛的帶領下,也打算離開。

而史天縱卻陰狠的說道:「今天我活不了,你們也都要給我陪葬!」

這報復的聲音,本來應該是剛強而堅定。

可從史天縱嘴裡輸出來,卻顯得有些柔,甚至都有些有氣無力的樣子。

瞬間,天地變色,本來晴朗的天氣,瞬間就變得黑雲滾滾。

天空中,開了一個黑色的口子。

似乎要把整個空間都吞噬掉一般。那黑色的口子裡面不停的往外冒著靈氣。

唐玉看著眼前從沒有見過的東西,好奇的厲害,根本不想走。他有點自信的認為,自己必然能夠全身而退!

可就在邱成飛等人要離開的瞬間,一個黑色的虛影從黑洞中跑了出來。

重生細水長流 「那些人,都該死!求求你,殺掉他們,讓他們跟我陪葬!」

「好!」

那道黑影居然答應了一聲。

接下來,幾乎是一瞬間,邱成飛等人就全都倒下了。

每個人倒下的姿勢幾乎相同,甚至沒有人會反抗。

「這下,行了?」

史天縱臨閉眼前,弱弱的點了點頭,臉上露出了滿足的微笑來。

至此,整個院落之中,就剩下唐玉和這個神奇的黑色虛影了。 「其實,這些話題我已經說過多次了,原來的那個老警察金彪就問了我很多次。那一天,郝德本忽然叫人喝酒,酒桌上有梁滿倉、我、還有紅溝的兩個人,劉培校表現的很不正常,說著說著就喝多了,劉培校不知道因為啥和郝德本幹上了,對郝德本出言不遜,郝德本是本地人,一貫強勢慣了,就和劉培校吵了起來,起來要打劉培校,劉培校一口茶水就吐在郝德本的臉上。說道:郝德本我不怕你,大不了魚死網破,一起坐牢挨槍子。郝德本沒有再追著打劉培校,只是把臉上的茶水擦去。劉培校說完就走了,我記得那時候忽然就下起了雨,那時候不像現在,都有車子,街上到處都是車子,劉培校是自己步行回去的。」

「當時表哥梁滿倉咋說?」

「你表哥從開始喝酒就一直悶著頭,默默的喝酒,不說話,就就連劉培校他們打了起來,你表哥都沒有站起身。」

爹地盛寵,媽咪無節操 「後來呢?」

「後來酒席就散了,第二天就聽說劉培校找不到了。那天後半夜下了很大的雨,當時都懷疑劉培校是喝多了掉到河裡了,那幾天郝德本組織人在河裡打撈了很久,一直沒有見到劉培校的屍體。」

「這以後郝德本就沒有什麼可疑的表現?」

「咋了,你也懷疑是郝德本害了劉培校?要說郝德本有什麼可疑的表現,就是蘇蘭一直找郝德本要人,郝德本念及一起共事了幾年,一起在紅溝創業,就給了蘇蘭一百萬元,蘇蘭就回南方老家了。」

「還有呢?」賀豐收覺得老田一定還掌握的有郝德本的事。

「還有就是那天後半夜,有人看見郝德本在桃花島上的別墅一直在施工。雨都嘩啦啦的下著,也沒有停止。」

「你不是在給郝德本他們幾個做工程嗎?那些機械不都是你的嗎?你不說話他們會連夜給郝德本做工?」

「我問了,那些開鏟車的師傅都說沒有給那裡做工。不知道是誰把新挖的地基回填了。」老田說。

「會有那麼邪門的事?難道是鏟車自己行動了起來。」

「還有更加邪門的事。」老田喝了一杯酒不經意的說道。

「啥更邪門的事?」

老田拿起筷子,把一塊油乎乎的羊肉填到嘴裡。慢慢的咀嚼,嚼了好久說道:「沒有了,一切都很正常,一切都過去了。這肉煮的不是很爛,有點塞牙。」說完,笑了笑,露出一顆牙齒上沒有嚼爛的肉。

賀豐收不好意思再問,問了他也不會說了。賀豐收覺得今天他已經說得很多。就說道:「田叔,你以後準備咋辦?我給你買一輛三輪車吧?」

「不買了,再買估計還得丟。」

「你不能總是這樣啊,要不我給大表嫂說一下,你去她廠里上班好吧,當門衛,原來就一個門衛。現在廠子里正加班加點的生產,一個人不行,你去那裡吧?」

老田想了想說道:「也行。」

賀豐收掏出手機就給周玫打電話,周玫聽了當然願意,這個老田以前就和表哥很熟悉,原來就想把他弄到廠里管理生產,可他就是不去,寧願滿大街亂跑拉人拉貨,就是不願意往宏遠的廠子里,看來老田是老了,倔脾氣改了很多。

一瓶酒已經喝完,兩個人準備吃一碗燴面就結束今天的小飯局。賀豐收的電話又響了,打開一看是袁媛,這個袁媛好多天都沒有聯繫了,自己剛一回來,難道她是看見了,就趕忙接了。

「喂,袁大記者,您好。」

「你在哪裡?」

「在紅溝啊!有什麼指示?」

「不敢給你指示了。現在忙嗎?」袁媛說。

「不忙,時刻準備著您的召喚。」

「你是不是喝酒了?」袁媛可能聽出了賀豐收聲音異樣。

「喝了一點。」

「現在才幾點?還不到十二點你就暈暈乎乎的,是不是成酒鬼了?」

「沒有沒有,今天是特殊情況,剛喝了一點、」

「你在哪裡?」袁媛又問道。

「我在紅溝啊!」

「我說你在紅溝的什麼地方?具體一點。」

「你在紅溝?」賀豐收立即意識到這個袁媛問的這麼清楚,一定是來紅溝了,就報了自己的位置。

「你在哪裡等著。我馬上過去。已經十二點了,你就不問問我吃飯離開沒有?」袁媛掛了電話。

這個瘋丫頭,說來就來,這也太突然了吧,自己以及酒足飯飽,還得陪她吃飯。就趕忙就叫來老闆,把桌子上的菜換了,屋子重新打掃一遍。想了想,從外面買一瓶好酒,羊肉湯館里有酒,都是低檔的酒。

拎著酒瓶剛回來嗎,就見羊肉湯館前面疾馳過來一輛火紅的跑車,一個穿著火紅風衣滿頭秀髮,戴著茶色眼鏡的女郎從車上下來。已經到了飯時,飯館前面都是在小桌上吃飯的人,院子里更是爆滿。灰突突髒兮兮膻乎乎的小飯店裡突然來了一位時髦,所有目光你能夠觸及的人都抬起頭來觀望。

「你來了也不提前給我打個招呼,讓我準備一番,在這裡請你吃飯不好意思。」賀豐收有點自慚形穢的說道。

「這裡這麼啦? 重生之寵你不 這裡有特色,有味道,我喜歡。」袁媛把眼鏡取下,插到胸前。

「走吧,往裡面去,今天吃飯來的早,要是現在過來,根本就找不到房間。」

袁媛跟著賀豐收往院子里走,院子里有菜葉塑料袋一類的垃圾,袁媛本能的拉住賀豐收的胳膊往裡走,這種自然親昵的舉動,分明就是一堆情侶之間的默契舉動。

之前就有傳說,這個賀豐收在省城有關係,有大人物親戚,今天一看,確真無疑,你看這麼一位漂亮的大美女駕車一百多公里來和他約會,這小子看來有背景。再外面吃飯的人一定都這樣想。

進了屋,老田看見賀豐收領著一個大美女進來,連忙站起來,說道:「豐收,我已經吃好了,先走,你們慢慢吃。」

「老田叔,她不是外人,您再喝兩杯,換酒了,我剛從外面買來的。」賀豐收晃了晃手裡的酒瓶。 唐玉躲在角落,完全將靈氣全收,屏息躲著。

可卻能夠感覺到那場中間的無盡壓力,那種恐怖的威壓,似乎能夠直接作用於人的靈魂之上。

唐玉那般強大的靈魂之力,也只是堪堪抵擋的住,若是一般人,恐怕直接就被震攝的昏厥過去了!

突然,那些如有實質的黑色霧氣,蔓延開數百米。

像是把整個院落都給包裹了起來。

「出來吧,別躲了!」

唐玉先是一驚,暗道一聲道:「不好,難道被發現了?這個存在居然是如此的強大!」

可瞬間,唐玉又覺得這個聲音,似乎在哪裡聽見過!

「是哪裡呢?我合適見過如此強大的存在?」

唐玉大腦高速的運轉著,可就是想不起在哪裡聽見過這個聲音。

「磨磨唧唧,跟個娘們一樣!」

瞬間,那黑色的霧氣就直接將唐玉托起,拉出了唐玉躲藏的那個角落。

終於,在看到那個全身黑乎乎,笑起來蠢萌蠢萌的黑熊時。

唐玉想起來了。

「老黑!」

「嘿嘿,沒想到啊,你居然還活著!」

「你怎麼這麼出現,還真的是讓我驚喜和意外的不行!」

畢竟老黑是自己人,危險算是接觸了。唐玉懸著的心也算是放下了。

面對唐玉的問題,老黑不由自主的撓了撓頭,神情很複雜。

先前老黑留在唐玉身上的妖王之力被中和掉之後,老黑以為唐玉死了,立馬逃開了人間。

去了另外的一個空間之中,而這一次卻恰好被史天縱,用生命之力作為祭品給召喚了出來。

「嘿嘿,這個說起來,話就長了……」

接著,老黑胡扯一起,總算是自圓其說給他自己留了一點面子。

「對了,老黑,那你在的那個空間,下一次若是有人召喚的話,還能夠確保出來的是你嗎?」

老黑得意一笑,那當然了。

說著,撿起了作為祭品的史天縱,張開血盆大口就吃了進去。

這時候的老黑,乃是本體存在,史天縱的大小,就跟常人吃兩個油條一般。

「唔!味道不錯,要來點嘛?」

看著唐玉有些異樣的神情,老黑反應了過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