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儘管如此,老管家依然憂心忡忡,甚至在尼姑庵給蘇逸青睞了保鏢,可以看得出來,老管家應該很清楚,蘇家不但有對立面,而且一定比蘇逸還要強大的多!

這些在暗中跟蹤蘇逸的人,會不會就是蘇家的死對頭?因爲自己的出現,所以跟上了自己?


蘇逸根本就找不到答案,這個時候他也不敢嘗試,只能暫時上車向着學校的方向趕去。

一路上蘇逸一直警覺周圍,不過幸好有驚無險,一直到了學校門口,對方也沒有出手,蘇逸這才安心的鬆了一口氣,將唐婉心送回了宿舍。

“藍靈兒,你也會去吧,我看對方應該不會在學校出手,不然的話,或許我們之前就出事兒了!”蘇逸揮了揮手,轉身向着男生宿舍走去。

“蘇逸!”藍靈兒叫住蘇逸,皺了皺眉頭:“我能感覺到,對方的身份雖然不明,但是絕對有高手,你一定要小心,很有可能對方會在你睡覺的時候下手。”

蘇逸咧了咧嘴,藍靈兒也太小心一點了吧?宿舍可是四個人一起的,就算是有人進去,誰敢保證一定不會打擾到四個人?

這麼冒險的事情也有人會做?那除非是蘇逸把人家的祖墳刨了,不然這麼冒險的事情十個人就不會做吧?

揮了揮手,蘇逸對着藍靈兒笑了笑,轉身向着宿舍的方向走去。

咔嗤!

蘇逸剛剛走到宿舍門口,一輛黑色賓利停在了蘇逸的後面,從車上走下來兩個黑衣人。

蘇逸挑了挑眉毛,我勒個去,藍靈兒說的這麼準?對方竟然真的跑到宿舍門口來下手了?完全是神預言啊!

“蘇逸先生?”黑衣人上前一步,湊到蘇逸身邊快速說了一聲。

蘇逸回過頭,看了一眼兩個黑衣人,雙手環胸:“沒錯,我就是蘇逸,不知道你們是誰?有什麼事情?”

“你好,我們老爺想請蘇先生去我們家中做客,請上車吧!”黑衣人也沒有多說,對着蘇逸恭敬的鞠了一躬。

突然跑出來一個人,不由分說就讓蘇逸上車,蘇逸要是去的話,那纔是傻子!

不過蘇逸的心中倒是很好奇,對方到底是什麼人,知道他的名字,還知道他的長相,最主要的是,竟然還能夠這麼快就找上自己,難道蘇家的敵人這麼多年一直在暗中盯着蘇家,這就是老管家一直不讓他出門的原因?

蘇逸心中有些想不通,也不知道對方的目的,不過強烈的好奇心驅使下,蘇逸還真想知道到底對方的身份是什麼。

別的不說,就憑藉蘇逸和一身本事,一般人想要困住他絕對是不可能的事情,打不過,至少全身而退,蘇逸絕對沒有問題!

想到這裏,蘇逸點了點頭,大搖大擺的奔着車上走去。

兩個黑衣人跟着上了車,也不說話,開車奔着外面走去。

一路上,蘇逸一直看着外面的風景,絲毫沒有擔憂之色,對方如果想殺人的話,完全可以在學校動手,不至於這麼大費周章。

看來確實有人想要見他纔是真的!

車子一直開了一個小時的時間,終於在一處巨大的別墅門口停下,兩個黑衣人下了車,打開了蘇逸的車門。

“蘇逸先生,已經到了,請進吧。”

蘇逸看了看前面的別墅,這別墅裝修的非常氣派,三層樓,至少幾千平的大別墅坐落在這裏,有點鶴立雞羣的味道,一下子將主人的身份凸顯出來,如此看來,對方應該不是什麼一般人物。

蘇逸從車上走下來,真氣暗暗運轉,提防着周圍,臉上卻一副玩世不恭的樣子,大步走到了別墅門口。

咔嚓!

別墅的門自動打開,裏面一片燈火通明,在別墅的大廳裏面坐着一個男人,手裏拿着雪茄,翹着二郎腿,正看着走進來的蘇逸。

蘇逸挑了挑眉毛,對方竟然這麼有範,確實出乎蘇逸的意料,蘇逸也上下打量起對方來。

這男人大約四十五六歲,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裝,上身只穿着襯衫和馬甲,頭髮一絲不苟,一雙眼睛炯炯有神,不時的閃過陣陣銳利的光芒,嘴角帶着淡淡的笑意,氣場十足,一看就不是一般人。

“你就是蘇逸?長得一表人才,難怪,難怪,請坐!”男子慢悠悠站起身來,上下打量蘇逸,點了點頭:“自我介紹一下,我叫做唐天雄。”

“唐天雄?”蘇逸眼珠轉了轉,突然挑了挑眉毛,擡頭看着面前的唐天雄:“你該不會就是…….”

“沒錯,我就是唐婉心的父親,想必蘇先生應該可以放心了吧?”對方淡然一笑:“我可不是什麼壞人!” 蘇逸吧唧兩下嘴,鬧了半天來找自己的,竟然是女同學的父親,不用問也能知道,肯定是一個需要保護女兒的男人,現在過來找自己的麻煩來了。

不過蘇逸已經決定了,什麼事情都好商量,但想要讓自己離開唐婉心,那是門兒也沒有,這一點蘇逸是絕對不會答應的!

“請坐,蘇逸先生,我聽說了一些事情,叫你過來,就是想覈實一下,還有一件事情希望蘇先生幫忙。”唐天雄坐在沙發上,笑呵呵的看着蘇逸道。

蘇逸一看唐天雄的表情,心中已經加了小心,別的事情都好說,但是就看唐天雄這樣的嘴臉,蘇逸就感覺自己一定遇到了一個十足的成功商人的嘴臉。

這種商人絕對不好惹,一個弄不好的話,就很容易引火燒身!

“說吧,到底是什麼事情。”蘇逸坐在沙發上,也一臉的不在意,大哧哧的翹着二郎腿。

“我聽說你和我的小女正在交往,是不是?”唐天雄身體微微前傾,一雙眼睛緊盯蘇逸,寒光乍現。

蘇逸挑了挑眉毛,唐天雄一上來就開門見山,看來是要給蘇逸一個下馬威了!

這個時候蘇逸要是慫了,那以後豈不是被這個老丈人一直壓着打了?

不行,這個時候蘇逸絕對不能丟了自己的面子,更不能給蘇家丟臉啊!

“沒錯,不能說是交往,交往不過是開始,交,纔是我最後的目的。”蘇逸笑了笑,也轉頭看着唐天雄,臉上帶着一副莫名的笑意。

唐天雄雙眼緊盯蘇逸,絲毫不移的看着蘇逸的臉,看了半天,最後卻驚訝的發現一件事情。

這個不過是二十歲不到的男孩子,一雙眼睛卻深邃的好像是七八十歲的老人一樣,在唐天雄這樣的氣場之下,蘇逸不僅僅沒有一點點緊張的感覺,反而雙眼之中什麼都看不見,想要知道蘇逸現在是什麼樣的情緒,簡直就是異想天開!

唐天雄詫異的看着蘇逸,過了半響才仰頭大笑一聲,一雙眼睛緊盯着蘇逸:“哈哈,蘇先生果然是與衆不同,如此年紀輕輕就有這樣的本事,確實讓我非常佩服,看來你能夠成爲我女兒的初戀,也不是沒有道理。”


“你確定?唐先生,這事情可不是開玩笑的,這對我可非常重要,你確定你女兒真的是初戀?”蘇逸雙眼一亮,往唐天雄的身邊湊了湊。

別的事情唐天雄是真的不在乎,但是這個關於初戀的問題,一定是蘇逸心中最在乎的一個點!

唐天雄笑着點了點頭,靠在沙發上,伸手指了指外面:“我外面至少有三十個保鏢,全部都是暗中保護我女兒的,我女兒究竟有什麼一舉一動,我自然輕而易舉的就能知道,以前在高中本就是一個封閉的環境,你覺得什麼事情我會不知道?這一次我過來,其實就是爲了寧帥的事情。”

蘇逸瞭然的點點頭,靠在沙發上:“唐先生,你不要和我說你和寧帥的家裏面私交非常好,這一次是過來想找我麻煩的。”

“哈哈,寧帥?寧家不過就是跳樑小醜而已,不按你以爲寧帥會這樣輕易的罷休?高中三年,他不知道弄走了多少喜歡唐婉心的人,說實話,他倒是幫助我解決了不少問題,不然我還要一個個清理。”唐天雄笑着揮了揮手,抽了一口雪茄:“這一次你幫我把寧帥弄走,我也算是省心,這個人,遲早是一個禍害!”

蘇逸看了唐天雄一眼,他現在算是知道唐天雄的性格了,這個老傢伙看起來笑眯眯的,實際上絕對是笑裏藏刀的人。

利用寧帥將所有的其他男生都給弄走,讓唐婉心不用受到其他男生的騷擾。

現在到了大學了,竟然又開始卸磨殺驢,利用蘇逸將寧帥給弄走,這一套連環計絕對是完美的不能再完美,甚至蘇逸都覺得,什麼狼哥就是唐天雄找去的!

這個男人絕對不簡單,看來想要從唐天雄的最裏面虎口拔牙,可不是簡單的事情!

“蘇先生千萬不要誤會,我這一次過來可不是想要讓你離開我的女兒,相反的,我是希望你能一直和我女兒在一起。”唐天雄看着蘇逸不說話,急忙笑呵呵的說了一聲。

“哦?爲什麼?”蘇逸好奇的看了唐天雄一眼,心中的小心卻越發的謹慎,這個男人實在是太神出鬼沒,不按照常理出牌,接下來他指不定會有什麼其他更加瘋狂的計劃。

“蘇先生的事情我已經調查過,你也是我最快就得到了所有關於你的事情的人,因爲資料上面只有四個字,一概不知!”唐天雄站起身來,在房間裏面來回踱步:“其實在整個商界之中,姓蘇的,而且能夠有實力掩飾自己身份的人,並不多,而且我還是坐古董生意的,蘇先生應該明白我的意思吧?”

“不明白!”蘇逸想也不想就直接否決了唐天雄的話。


開什麼玩笑,說一嘴驢脣不對馬嘴的話,還要蘇逸明白,蘇逸又不是神仙,哪裏知道唐天雄到底想說什麼?

“咳咳…….”唐天雄尷尬的咳嗽一聲,回頭看了蘇逸一眼,笑了笑道:“蘇先生,在我面前就不用僞裝了,我想知道,你到底是不是蘇家的人?當初我一直就聽說蘇家有一個接班人,不過那個時候年紀還小,我一直沒有在意過,現在算來,你的年紀和我最初聽到你的消息的時候,年紀非常的吻合,我很懷疑,你就是蘇家的人!”

“我要是蘇家的人,就不會在這裏坐着和你說話了,雖然我不知道蘇家到底是什麼,但是我想一定比你強,不然你也不會過來巴結我,對不對?”蘇逸揮了揮手,慢悠悠的站起身來,臉上古井無波,滴水不漏。

唐天雄一直盯着蘇逸的雙眼,可是他最後還是驚訝的發現,不管他怎麼說,蘇逸就是一點點破綻都沒有,他完全不知道蘇逸的心中想的到底是什麼!

“不過我可以說一下,以後我可能是唐家的人,唐先生,這個,你應該提前準備一下才是真的!” 蘇逸的一番話讓唐天雄的身體微微顫抖了一下,一雙眼睛也不由看向了蘇逸。

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唐天雄實在是太清楚了,蘇逸話裏面的意思,完全是再和唐天雄說,這個傢伙是想要把唐婉心弄到手定了!

不過現在就算是說什麼都沒有用了,蘇逸既然能說出來這樣的話,就說明他已經充滿了把握,看來這個女婿他想要不要都不行!

唐天雄雙眼緊盯着蘇逸,眼珠轉了轉,突然仰頭大笑起來,滿意的點點頭:“很好,蘇逸,真是英雄出少年,既然你這樣說,我也沒有什麼其他的話好說!”

蘇逸笑眯眯的站起身,沒有理會唐天雄,伸手打了個哈欠:“既然這樣的話,唐先生,沒什麼事情我就先走了,你放心吧,以後唐婉心有我照顧,肯定不會有事的,還有,你的那些保鏢跟着實在是沒有什麼作用,一路上我都發現了好幾次,不願意揪出他們罷了,還是不要讓他們跟着了。”

唐天雄臉上的表情微微變了變,心中驚駭不已,先不說別的,他對於自己的信心非常的足,他所找到的保鏢可全是是花重金弄下來的,隨便拿出來一個都是退伍軍人。

這些人一個個身手不凡,不知道保護了唐婉心多少次,就連唐婉心都不知道她被暗中保護的事情。

蘇逸不過是和唐婉心出去一趟而已,竟然就發現了這麼多的事情,確實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他的心中不震驚絕對是假的!

“等一下!”唐天雄看着蘇逸要出去,急忙上前一步,一把拉住了蘇逸,笑呵呵的拍了拍蘇逸的肩膀。

蘇逸轉過頭,看了唐天雄一眼,不由笑了笑:“嘿嘿,怎麼,唐先生還有什麼事情要交待嗎?”

唐天雄雙眼緊盯着蘇逸,眼珠子轉了轉,湊到蘇逸的身邊,伸手摟住蘇逸的肩膀:“蘇先生,其實這一次讓你過來,不單單是爲了你救了唐婉心的事情,還有另外一件事情相求。”

蘇逸看着唐天雄,心中一動,笑眯眯咧開嘴:“那還有什麼事情?”

“我想蘇先生能夠答應我,在唐婉心在校期間能夠順利的畢業,這就是我的想法。”唐天雄坐在椅子上,笑眯眯耳朵看着蘇逸:“我想你身爲唐家未來的女婿,也應該要保證唐婉心的安全吧?”

蘇逸咧開嘴笑起來,唐天雄還真是會安排人,這明顯是給唐婉心找一個免費保鏢!

這事情唐天雄還真是異想天開,他還有一個美女保鏢在身邊呢,身爲蘇家的大少爺,唐天雄這點資產就想僱傭他,簡直是癡人說夢。

“對不起,我不會答應你,我的女人我當然會保護,但是怎麼個保護法,就由我來決定,沒事的話,我就先走了!”蘇逸笑眯眯的揮了揮手,轉過身向着外面大步走去。

唐天雄皺了皺眉頭,雙眼緊盯蘇逸,卻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這個小子,有點不識擡舉了,有多少人想要做唐婉心的保鏢,唐天雄從來沒給過他們機會!

現在大好的機會擺在蘇逸面前,蘇逸卻不知道珍惜,這不是不識擡舉又是什麼!?

蘇逸大步走到外面,叫了一輛出租車,直接奔着學校的方向趕去。

想要讓他這個蘇家大少爺乖乖的被唐天雄制服,除非太陽能從他腳底下升起來!

咔嗤!

出租車轉了一個彎,從衚衕裏面快速穿梭,漆黑的衚衕裏面一點燈光都沒有,到處都是昏暗一片。

蘇逸也沒有多想,他的心中還在想着剛纔唐天雄的話,既然唐天雄會這樣說,很有可能唐天雄的仇人已經盯上了唐婉心,不然唐天雄不會這麼緊張。

既然如此,蘇逸還真的要多加小心,做保鏢的事情確實不可能,但是保護自己的女人,這一點義不容辭。

“恩?司機大哥,你是不是弄錯了?這麼久了還沒到天海大學?”蘇逸坐在車上半個多小時時間,卻發現出租車依然在衚衕裏面穿梭,絲毫沒有走上大道的意思。

最主要的是,蘇逸根本就看不見天海大學在什麼地方,天海市蘇逸也有些人生地不熟,該不會不但自己不熟悉,連這位出租車司機也不熟悉吧?

出租車司機一句話都不說,依然快速開着車,在衚衕裏面穿梭。

蘇逸心中一動,伸手將手機拿出來,打開了地圖,看了一眼天海大學的位置。

完全相反!

出租車司機開車的方向和天海大學的位置正好相反,這樣子,完全不是前往天海大學的方向!

蘇逸雙眼微眯,一個出租車司機不可能會出現這樣的失誤,在這個時代,也不可能有人再利用繞路來賺錢。

這個出租車司機,有問題!

蘇逸心中暗暗算計,不着痕跡的將手機收起來,剛想要說話,出租車卻猛地停了下來。

蘇逸身體微微向前,伸手扶着副駕駛的位置,歪頭看了前面的出租車司機一眼:“亮出身份吧,到底是誰讓你過來的?是寧帥還是張揚?這種小伎倆有點無趣了吧?”

咔嗤!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