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現在的情況急轉直下,318師居然神奇般的控制住了寶山的局面,而且把劣勢轉化為優勢。這讓蔣委員長心中的擔憂又開始加劇了起來。尤其是蔣委員長那麼明顯的將318師置於死地,顯然這道裂痕有點難以彌補了,你想把人家弄死,現在人家死不了,你怎麼收場?

蔣委員長雖然鬱悶,但是這件事情顯然還沒有到無法挽回的局面,畢竟自己已經派過兩個團前去支援過羅店,至少證明蔣委員長他曾經努力過,而且後續努力不是還沒有表明嘛。蔣委員長想著么樣彌補自己的過失,陞官?顯然才升過,至少等一段時間吧?給錢,給不進去,那都是空話,318師還以為自己又要糊弄他們呢,千萬不能幹這麼沒*的事情。

不過至少蔣委員長現在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王明宇目前沒有和中共有什麼接觸,暗地裡的接觸自然不可能被別人所知道,蔣委員長沒有收到過什麼情報,顯然蔣委員長很相信軍統局的能力,並沒有想到318師的反偵察能力是如此的強。

只是有一小點,根據前線來報,中共那邊參加平型關大捷的115師裝備了一批AK,這顯然讓蔣委員長有點疑心病了,畢竟這些東西目前來看只有王明宇的部隊有,難不成是他販賣給中共的?這個顯然不太成立啊。中共那些人有錢買這東西?自己都有點捨不得買。

不過有武器,自然有渠道,318師能買,中共自然能買,什麼愛國華僑支援中共一批武器的話,自然也是很有可能的。難不成還能賴在318師身上不成?蔣委員長沒有死心眼的認為這肯定是318師的人給的,畢竟那個時候318師正在寶山縣城浴血奮戰,沒有可能能把這批裝備運輸出去,何況他們自己也要用呢啊!

如果說之前就給了,那蔣委員長更是不信了。之前的王明宇根本就一紈絝子弟的典型,稍微能夠探查點資料的都知道王明宇的身世。這樣的人蔣某人相信,中共是不屑去接觸的。本身王明宇的家世就不適合中共的一貫方針政策。而且中共怎麼可能接觸自己的中意的學生呢?他們就不怕王明宇使用反間計?而且王明宇即便是過去了能夠抵抗得住中共一次又一次的運動和清洗? 想來想去,蔣委員長覺得自己是不是有點疑心病太重了?要是王明宇真的想去中共那邊的話,怎麼現在還冒著生命危險在這奮力拚殺呢?這顯然不符合道理的嘛。既然是這樣,自己是不是做的太過分了?蔣委員長現在正在認真的反思著自己的錯誤,一切都是因為318師很有可能完成任務突圍出來,以318師的影響力,即便是蔣委員長一個兵不派,一個糧餉不發,人家也是有能力迅速組建一支超強的部隊的。這不由得蔣委員長不去反思。

蔣委員長想著想著,覺得自己陷入一個誤區,這個誤區很難拔出來。一方面害怕王明宇反叛,另一方面又想王明宇為自己所用,正是這種患得患失的表現,才造成現在這種誤會。蔣委員長決定改變這一事實,採取另一種方式去對待318師。那就是把318師變成自己的嫡系部隊,那樣中共怎麼敢要?萬一是一次陰謀呢?蔣委員長越想越對,早就應該這樣了。

一不做二不休,蔣委員長想通了這個環節之後,就知道自己該怎麼做了。不過現在蔣委員長還是很鬱悶,那就是怎麼樣緩和與王明宇之間的關係,要知道即便是王明宇不反叛,那麼在國府內部的派系爭鬥也從未停止過,蔣委員長自然不可能把王明宇推到對手的那邊,這樣做豈不是得不償失?

現在蔣委員長還是很有優勢的,做姿態蔣委員長很會做。現在蔣委員長想著是不是幫助318師一把,讓他們度過這次危機呢。開始王明宇說了,他們有能力有信心度過這次難關,自己這麼做是不是會引起318師不必要的反感呢?

蔣委員長那個頭疼啊,好歹自己也是最高統帥,現在居然為了一個318師頭疼成這樣,這實在是讓蔣委員長有點受不了。不過沒辦法,整個國-軍戰鬥序列中能夠把日軍打成這樣的,也就是318師一個,這樣的部隊,你不去哄著他,自然是有別人哄著他。

蔣委員長覺得是不是要把夫人提出的美人計提前點使用了,這可能也是一個奇招啊。不過這些都是次要的,最主要的就是目前318師能不能夠真的像他們所說的那樣,能夠堅挺的挺到十一月份。目前離日軍制定的三個月消滅中國的計劃已經只剩下幾天了,蔣委員長已經可以肯定他粉碎了日軍的計劃了,現在就是混一天是一天了。

蔣委員長的戰略眼光還是很高的,他早已經看出淞滬戰場已經是強弩之末,現在能堅持一天自然就是一天得勝利。日軍現在除了寶山縣城,其餘的地方像瘋狗一樣的四處亂咬。顯然是派遣軍司令部已經急了。

日軍派遣軍司令部內。

松井石根大將心中很是鬱悶,整個淞滬戰場的形勢可以說是一片大好,唯獨寶山這右翼的一座屏障始終無法打開。這樣的情況讓松井石根大將很是頭疼又是無奈。

別人或許覺得一個支那軍的師而已,可是松井石根大將知道,在這個師的手上,自己已經派出過兩個師團去圍剿,都已失敗而告終,現在第九師團外加一個旅團和一個聯隊三萬多人圍攻寶山,都過去近二十天了,依舊只是打開了一條缺口而已。

吉佳良輔的電報中也是很無奈的說明了這支支那軍的戰鬥素質很強,野上滄狼引以為豪的暗夜,在這一次的對決中也是以失敗而告終,野上滄狼如果不是幸運的有一塊金屬懷錶,那邊他現在就不止是受傷這麼簡單了,必然是身隕的下場。

一開始吉佳良輔提出的這個想法還真是不錯,可惜碰到了怪物部隊,他們居然同樣有著如此的兵種,松井石根大將不得不想著這是不是上天給自己開玩笑呢?居然打到現在還是這麼的無奈。

松井石根面對大本營的壓力已經是越來越大,大本營中已經有人開始質疑自己在淞滬戰場上的所作所為,認為松井石根連支那軍一個小小的師都對付不了,他們很難相信松井石根大將能夠領導日軍攻佔中國的首府南京。

所謂牆倒眾人推,松井石根大將目前面臨的壓力是空前的,他想儘快尋找到突破口,可是現實總是很殘忍,一方面自己的侄女在寶山縣城裡面,另一方面師團進攻不利。這些足以讓松井石根睡不著覺了。

吉佳良輔可以說是表現最好的了,因為他們成功的佔據了寶山縣城的南城門,雖然到目前為止還沒有前進一步,至少他們有了一個很好的突破口,支那軍的南城門丟失,必然引起連鎖反應。目前整個中國的報紙上都在宣傳著寶山保衛戰。

原本以為支撐不過一個星期的寶山現在居然還在支那軍的手裡,讓日軍感到顏面大損,然而中國人的士氣則是大振,這種反差讓松井石根大將實在有些氣餒,他想不通有什麼好的辦法能夠快速的突破到寶山縣城裡面。

當然吉佳良輔的來電中也說的很明白,在給他二十天時間,他絕對能夠慢慢的尋找出缺口,並在一個月的時間內攻佔寶山縣城。

一個月的時間嗎?松井石根大將無奈的苦笑,即便不給吉佳良輔一個月的時間又怎麼樣?難不成寶山就能乖乖的回到自己的手中嗎?大本營的計劃已然是不可能了,現在只有面對現實,步步為營的蠶食整個支那了。

大本營那邊雖然質疑,但是短期內他們根本不可能換帥。而且一旦拿下南京,即便是拖上個把月,最終的勝利不也屬於大日本帝國嗎?松井石根想了想,堅定了自己的信念。如果換帥則罷了,如果不換就按照自己的思路走。

松井石根大將一封電報發給了吉佳良輔,上面的內容就是說,給吉佳良輔二十天的時間,二十天以後寶山要完全控制在帝國的手裡,這是最後的期限,如果不能完成,吉佳良輔自己切腹吧。

吉佳良輔看到這個電報的時候,心中也是大定,一個月的時間是吉佳良輔估計的最長時間,按照吉佳良輔的分析估計大約十五到二十天左右肯定能夠拿下寶山縣城。只要日軍能夠有一條通道進入寶山縣城內部,那麼支那軍的就會曾潰敗之勢。

吉佳良輔現在的策略就是穩步蠶食,一個一個民房的推倒,讓支那軍無險可守,這雖然是無奈之舉,卻也是最好的方法之一。否則一直這麼進攻,日軍損失的兵力只會越來越多。

這樣的辦法雖然時間花費上要多一點,但是至少在十天左右的時間,可以打通整條街。這樣支那軍無險可守,這條通道算是打通了。

吉佳良輔現在後悔的是為什麼攻佔下南城門的時候就沒有想到這樣的策略呢?否在現在已經差不多要拿下這條街,接下來,日軍的大部隊就可以直接進城,到時候就可以展開攻擊了。後悔,無盡的後悔。可是沒有想到又能怪誰呢?當時吉佳良輔的想法和現在不一樣,當時吉佳良輔的想法是用這樣的辦法是在是太愚蠢了,吉佳良輔想著自己肯定能在十天之內拿下寶山縣城。

現在回頭想想,如果當時松井石根大將能給自己二十天的時間說不定自己就會採取這種保守的方法,可是松井石根大將只給自己十天的時間,如果知道現在松井石根大將能夠延長期限的,吉佳良輔很有可能就用這原始的辦法了,可惜他不能預知未來。

吉佳良輔在收到松井石根大將大將的電報之後,就確定了下一階段的打法。原本如果野上滄狼能夠贏的話,吉佳良輔還有更多的選擇,現在被*無奈之下,吉佳良輔也只能選擇這樣的打法了,或許有點蠢笨,但是至少完成任務吉佳良輔還是有點把握的。

既然選擇了這種作戰方案,吉佳良輔自然把東西北城門的重火力都集中到了南城門,這次吉佳良輔自然要玩點狠的,吉佳良輔現在的心態就像後世王明宇所熟知的地產商強拆有的一比了,吉佳良輔現在就是一種強拆的心態。只不過地產商的強拆是普通老百姓,而吉佳良輔的對象是威脅他的看似民房,實則是很多工事的支那軍堡壘。

吉佳良輔還是為自己能夠想到這種餿主意而感到很開心的,經歷了幾次鬱悶之後,現在吉佳良輔的心態已經很平穩了,他最大的心愿就是拿下寶山縣城,先完成帝國的計劃,然後在想別的事情。寶山縣城除了守軍之後已經空無一人,自然無法滿足吉佳良輔的嗜殺欲。想要滿足自己的慾望只能遙望南京城了。

吉佳良輔無奈的搖搖頭,沒有想到自己也會被支那軍*到這一步,顯然平靜下的吉佳良輔內心已經是怒火滔天,他急於發泄自己心中堵著的一口氣。318師成功的把自己的怒火燃燒到了最頂點。吉佳良輔很…PS:今天五更,大家有花覺得可以投給散心的,就投一朵,支持一下散心啊,呵呵!連續四天爆發! 十月十九日早晨,南京的一條繁華的街道上,熙熙攘攘的人群來來回回的走著,看似忙碌的人們,並不知道整個淞滬戰場目前的情況,寶山縣城已經大約一個星期沒有消息了。

路邊上,一個賣報的小孩急匆匆的竄入人群之中,扯著幾分報紙大聲的吼道:「號外,號外,寶山依舊在!!!」,這個聲音如同將時間定格一般,正在走著的人群紛紛掏錢向小孩買報紙,終於有寶山的消息了,這些人的想法是這些。

小孩滿足的看了看自己一口袋的報紙,瞬間變成了手裡的一張張鈔票,他們或許不知道什麼是國破家亡,他們只想解決自己的溫飽問題,但是他們也是愛國力量的一部分,正在不斷的為宣傳愛國做出他們的努力,或許他們本身沒有意識到而已。

「寶山還在國軍手裡啊!」一個老者欣慰的說道,時不時的還抿一口茶。

「是啊,318師自從丟了南城門之後,已經好幾天沒有任何消息了,我都覺得寶山已經丟了,只是國民政府沒有發出來而已,沒有想到居然還在318師手裡!」另一個青年滿臉興奮的說著

「這位小兄弟和我想法差不多,看來我又看走眼了啊,318師了不起啊!」另一個中年男子搖搖頭說道,顯然他也不敢相信寶山還在國-軍手裡

「報紙上敢登出來,那絕對錯不了,這些消息不可能作假的。」青年很篤定的說道

「這個我知道,所以我才覺得不可思議啊!中國有這樣的軍隊,我們還有希望,還有希望!」中年男子也是滿臉的感嘆之色。

「現在整個淞滬戰場就寶山這邊還能給點勁頭,要是所有的國-軍都能像318師這樣能打,我們還擔心個什麼啊?」一個人不滿的說道

「兄弟,你就知足吧,咱們好歹還有一個318師這樣的隊伍。不然真不敢想象現在的結果」旁邊一個人勸慰的說道

「老子就想去當兵,打鬼子!可是老子的老娘卧床在家…」

「自古忠孝不能兩全啊!」

「……………………」

「寶山!!寶山!!」一個青年站在茶樓的凳子上高聲的呼喊著緊接著人群中呼喊的聲音越來越高,「寶山!!寶山!!」這淳樸的話語,在這一刻顯然是人們心中最大的期望。

在茶樓下面,另一個聲音轟然響起:「同胞們,日軍對我中華之狼子野心昭然若揭,我們還等什麼?我們是在校的大學生,但是我們也是一個中國人,從現在起,我決定棄筆從戎,誓用我的生命捍衛我們國家、我們民族的尊嚴。」

一個女子,約莫十七八歲,正值青春年華,她用她動人的嗓音說道:「我們可以滅亡,我們的國家不能滅亡,我們的民族不能滅亡。我們中華民族的精神不能滅亡。寧死不做亡國奴!」

「寧死不做亡國奴!」「寧死不做亡國奴!」「寧死不做亡國奴!」此起彼伏的喊聲震動了整個繁華的街道,一旁維持秩序的警察這個時候也只能維持維持秩序,他們不敢在這個時候貿然出動,因為他們也是有血性的中國人,在這一刻,沒有人敢去阻止他們。

「同胞們,醒醒吧!日本鬼子慘絕人寰人神共憤,我們只有拿起我們手中的武器去抵抗,去消滅他們,一切的和談都是虛偽的。」一個男子轟然說道

「同胞們,日軍說過要殺光南京城所有的中國人,難道我們真的就眼睜睜的看著他們為非作歹?殺光我們的同胞?能不能?」另一個聲音響起這個聲音很快就引起了軒然大波,殺光所有南京城的人?南京城至少幾十萬人啊,日軍真的有那麼慘無人道?很多人並不相信這個人所說的,認為他有點危言聳聽。

但是一個人說沒有人信,兩個人呢?二十個人呢?二百個人呢?

「南京城的父老鄉親們,這個消息千真萬確,這是318師截獲日軍的電碼得來的消息,我告訴你們,我有一個親戚就在318師,是他讓我趕快撤離南京城的。」

「我也收到過這樣的消息,看來小日本真的打算喪心病狂了啊!」

「真的假的?小日本真的敢做出這種喪盡天良的事情?他們也不怕老天發怒嗎?」

「真的是318師說的啊?他們不是還在寶山嗎?你們怎麼有他們消息的?」

「你啥意思?不相信我?318師有一批傷員轉移出來知道不?我親戚就在那裡,你愛信不信,我騙你能有錢賺?真是的。」

「我覺得這位小兄弟說的在理,小日本做的喪盡天良的事情還少嗎?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到時候萬一小日本真這樣,我們死了都沒地說去。反正我不管,明天我就向西邊去,去老家避避風頭,就算小日本不殺的話,在回來就是了!」

「是啊,是啊,小老兒可就一條命啊,賭不起啊!」

「我也覺得,人家318師這麼能打仗,會編這些來騙咱?反正人家是打鬼子的部隊,他們說的話我就信,我明天也回老家避避風頭。」

「這個兄弟說的有理啊,即便是318師的消息不可靠,人家不也是為了咱好?走吧,兄弟們!人家在前線辛辛苦苦打仗,還想著我們這些人,我們要是不走,豈不是辜負了人家318師和王將軍的一片好意?」

「對啊對啊,哎,可是我在南京城住了幾十年了,往哪裡走啊?我一輩子都沒出過南京城!」

「我說您老怎麼這麼糊塗呢啊?一輩子沒出過南京城咋了?隨便拿點家當出去避避禍吧,反正總有一天我們還是要回來的,命都沒了,還談別的嗎?」

「也對,收拾收拾走吧!」

這日軍要屠城的消息開始一傳十,十傳百,有鼻子有眼的,許許多多的人都開始相信了這一事實,畢竟這種事情大家都相信了,你不相信顯得你很有個性?這萬一要是真的,可是掉腦袋的事情啊。南京城上下籠罩在一片恐慌之中。許許多多的人們,開始辭去工作紛紛往西邊遷徙,保命第一的思想很快就在南京城蔓延開來。

正在看著文件的蔣委員長聽到消息的時候也是一驚,這也是蔣委員長沒有想到的結果,原本以為發布寶山依舊在的消息穩定人心,沒有想到居然有人藉機生事,而且是拿318師說事。這讓蔣委員長覺得一個向318師示好的機會來了。蔣委員長對於日軍屠城這樣的消息根本就是忽視的,畢竟他也不願意相信真的有這麼回事。一旦有這麼回事,到時候對於他的聲望打擊那是相當的大的。

於是蔣委員長開始嚴查這件事情的始作俑者,原本就有點壓抑的南京城,一下子開始風聲鶴唳了起來。不過蔣委員長到是沒有下達封城的打算,畢竟蔣委員長自己都打算跑路了。

一封電報發到了318師的師部。

王明宇拿起電報看了看,笑著說道:「蔣委員長這是向我示好呢?」

高山道:「這件事情的確有點詭異啊,我軍什麼時候截獲這些情報的?看來謠言害死人啊!」

王明宇搖搖頭道:「這件事情就是我散布出去的,日軍這次沒有完成他們三個月攻下中國的計劃,很有可能會氣急敗壞,做出一些喪盡天良的事情,這些不得不防啊?」

高山一愣,隨即問道:「師座你是什麼時候傳播出去的啊?我咋不知道呢?」

王明宇笑著說道:「要讓你知道,那還得了?呵呵,秘密!」

高山笑著說道:「那這封電報怎麼回?」

王明宇篤定的說道:「你就說我們截獲了日軍的電報中提及了此事,日軍第九師團的師團長吉佳良輔欲屠城發泄心中憤懣。」

高山點點頭,然後有點擔憂的說道:「這可是捏造軍情啊!」

王明宇臉色一板道:「是這些重要?還是南京城的幾十萬同胞重要?何況這件事情他們想要查能查出個什麼東西?恩?造我的意思做就可以了!」

高山聳聳肩,意思自己明白了。不過高山並沒有多問,畢竟王明宇的判斷一向很准。

王明宇自然不能說老子來自後世,這些老子都知道,只能胡編亂造,編不出來的直接來點判斷和分析在加一點神秘元素,誰也拆穿不了。反正人都轉移了的話,在怎麼說也沒辦法對症了。

何況日軍的名聲一向不好,這個時候自然利用這一點。只不過王明宇知道,即便是在怎麼宣傳,肯定還有一部分人抱著僥倖的心裡。王明宇並不是神,自然不可能每一個人都照顧到,現在這些都是謠傳,肯定能走一部分人,等等自己在發表一個申明,相信絕大部分人應該能夠相信自己而逃出去吧!

不過現在還不是最好的時間,等寶山城破再說吧,至少現在他們還暫時是安全的。 正當王明宇在思考關於宣傳這一事項的時候,遠處寶山南城門那邊的炮擊聲源源不絕的傳入王明宇的耳中,打斷了王明宇的思路,王明宇站起看著南城門的方向。

「怎麼回事?日軍怎麼用炮擊了?」王明宇詢問道,「師座我也不清楚怎麼回事啊?我詢問一下!」高山邊回答王明宇的話,邊開始發電詢問張德恩那邊的情況。

約莫過了十分鐘,高山急急忙忙跑到王明宇這邊來說道:「師座,小鬼子不知道想幹什麼,他們正在無目的的亂轟,似乎要把整個街道前沿的房子都炸毀一般,張旅長分析是小鬼子想來個覆蓋式轟炸,然後集體衝鋒。」

「炮兵轟完,步兵沖?不像,如果小鬼子這麼進攻的話,吃力不討好,他們自然不可能經常做這麼愚蠢的事情。先看著,等著最新的消息。」王明宇昂著頭,不知道在思索著什麼。

寶山縣城南城門外,日軍的炮火正在不斷的落在南城門街道兩旁的民房內。四處飛濺的木屑、泥土等雜物使得整個一條街看上去很是破爛不堪。但是迫擊炮的威力似乎看上去並不是那麼的強大,儘管轟擊了這麼久,看似有點搖搖欲墜的民房它就是不倒。

吉佳良輔看在眼裡,急在心裡,搖了搖頭,看來只有換個威力更大一點的了啊,否則浪費了這些炮彈就是造孽啊。吉佳良輔轟炸二十來分鐘依舊暫停了轟炸,就在張德恩以為吉佳良輔要準備進攻的時候,看著南城門樓上,登時瞳孔一縮,大聲吼道:「全體隱蔽!」

「轟!~~~~」一座民房轟然倒塌。一座好似巨大怪物一般的日軍山炮傲然屹立在南城門的城牆上,散發出令人心悸的冷芒。只不過日軍搞了半天也只將一個山炮給弄上城門。原本吉佳良輔的意思是弄它個七八門炮上來,給支那軍點厲害瞧瞧,可以到了這邊才發現,這山炮咋就那麼重呢?

張德恩睚眥欲裂的看著那座民房的倒塌,那裡面可都是自己的兄弟啊。不過這個時候得意的日軍並沒有想到,他們第二炮沒還有開始開的時候,已經被人給盯上了。

唐風等人看著日軍的『傑作』,心中冷笑,一開始的時候他們還覺得小鬼子想耍啥花招?但是現在看來小鬼子的目的不言而喻他們想借著山炮開路呢。

唐風等人的狙擊步槍已經瞄準了正在調試角度的日軍炮手。「砰!」隨著一聲槍響,日軍的炮手腦袋瞬間開了花。

所有準備著的日軍此時都已經卧倒,吉佳良輔也是一驚,拿著望遠鏡看了看,才發現,原來是昨天那幫支那軍的特種兵,自從野上滄狼受傷以後,暗夜的人已經退出了第九師團。他們的大隊長都已經這樣了,他們還留在這裡丟啥人?野上滄狼走了不要緊,他留下的是給日軍的一層陰影。

現在日軍一聽到這狙擊步槍的聲音,都下意識的要卧倒一下。這個炮手死的可真是無比的凄慘。吉佳良輔沒有辦法,不過也只能硬著頭皮還擊啊。於是乎,日軍的重機槍、步槍等武器就開始瘋狂的向唐風等人的方向掃射而去。

可惜這麼遠的距離,那些重機槍、步槍也只是威懾力大於本身的作用。唐風等人的目標很明確就是炮手和重機槍手。

一個接著一個的重機槍手倒下,日軍的炮手趁著間隙終於發出了一枚炮彈,可惜打偏了。吉佳良輔懊惱不已,這樣下去如何了得?不過這也是目前唯一的辦法,就是利用時間差。

戰鬥依舊在繼續,顯然吉佳良輔的強拆計劃進行的難度也是頗大,不過吉佳良輔早有自知之明,他把這個計劃定義為十天的目的顯然就是考慮了很多方面的因素進去,否者也不至於需要十天。

一個方法不行,吉佳良輔嘗試之後,立刻換了一種思路。戰車,你狙擊手再牛,你給我把戰車打掉試試?吉佳良輔冷哼一聲,發動進攻的命令。

日軍兩輛戰車開始了他們的強拆計劃,要是此刻王明宇在場的話,一定會驚呼,沒有想到這個年代的強拆居然比後世的強拆更加的牛叉,居然直接開戰車強拆,後世要是地產商們有這麼個東西,那還不無敵了?呵呵,開個玩笑。

顯然這兩個戰車的目的就是街道兩旁的民房,現在形成一個什麼局面呢?就是戰車想要拆房子,張德恩的人想要炸戰車,日軍的機槍想要打炸車的人,而唐風等人卻是打機槍手。這根本就是一個循環,除了唐風等人沒有危險之外,其餘的人都有一定的危險性。

循環的後果就是日軍的動作越來越緩慢,經過三個多小時的戰鬥,張德恩部損失了近四十名敢死隊隊員,成功的炸毀了一輛戰車,而日軍的機槍手也損失了三十多名。戰車成功的摧毀了五座民房。在民房中的張德恩部也是犧牲了六十多名戰士。

相對於搖搖的一百多座民房,吉佳良輔覺得自己的目標任重而道遠啊。就這速度,一天下來也最多拆個十來座啊。不過顯然這次他們的損失要小很多。對於結果而言,吉佳良輔還是比較滿意現在的進程的。至少目前為止他們的損失首次沒有多過支那軍。這是一個好兆頭。

日軍的強拆計劃已久在繼續,不過這個停靠在這裡的戰車卻是擋住了後面那輛戰車的前進之路,也讓吉佳良輔頗為惱火,「這該死的街道!」,吉佳良輔忍不住咒罵開來。

但是有什麼辦法呢?街道本來就是為了走路而用的,能夠開一輛戰車已然是不錯了,難不成以為是大草原?想開幾輛就能開幾輛。這些地形的優勢都是318師賴以生存的優勢,要是沒有了這些,就光憑日軍的機械化部隊,整個318師怎麼能夠抵擋的住呢?所以吉佳良輔雖然咒罵但是也知道這些是存在的事實,不接受也得接受,難不成人家過不去還不讓人家發泄兩句?

唐風等人的目標就是城門上的炮手和機槍手,至目前為止日軍至少已經損失了三十多名機槍手和十幾名炮手,現在的日軍基本上知道上去就是個送死,一點機會也沒有。他們也是看過野上滄狼和對面的支那軍狙擊手交過手的人,自然明白一旦被人家看上了,基本上就直接去天照大神那邊報道了。

沒有誰願意接受這種類似於死刑一般的任務,吉佳良輔的命令讓他們更是想自己剖腹,因為吉佳良輔的命令是他們不去就立刻按軍法處置,戰前不聽指揮,那自然就是一個字—死了。去也是死,不去也是死,既然這樣,日軍想了想,還是去吧,至少去了算是一為國捐軀,不去,那就是逃兵啊。他們去了(死了),也沒有任何人同情他們,甚至會看不起他們,所以還不如光榮的死去,至少還能得到一些國家的保障,讓家裡人的生活變的好一點。

好在這一場戰鬥以一輛戰車被摧毀而告終,因為後面那輛戰車隨時都有著被摧毀的可能性,往著前仆後繼的支那軍,吉佳良輔顯然選擇了謹慎的對待這件事情,所有吉佳良輔選擇了今天暫停進攻。

張德恩看著退出去的日軍,稍稍鬆了一口氣,他算是看出小日本打的啥主意了,這他娘的不就是想著一個一個的把房子推到,好讓他們進攻么。這小日本的腦袋瓜子現在如此的好使了?

張德恩沒有辦法,只得慢慢的等待著天黑,然後回到師部去研究一下既定方針。卻不知道,日軍的打算是黑夜在城門上架起他們的山炮繼續進攻,他們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不斷的摧毀前面的民房,摧毀一個那就是成功一步啊。

夜晚八點,張德恩等人回到師部去討論如何抵擋日軍的這種戰術,可是張德恩沒有走多久,便聽到後面的一聲巨響。

「草他姥姥,這他娘的小鬼子,還讓不讓人安生了?」張德恩大聲的呼喊了一句。

夜晚的炮火也是沒有什麼準頭,打了三炮之後只命中了一炮,這個時候剛剛放鬆警惕的唐風等人又開始拿起狙擊步槍開始射擊,夜晚離的太遠,根本沒有什麼威脅性。唐風等人看著這些也是急在心裡。

唐風開了機槍之後,日軍那邊消停了一陣,不過緊接著他們又開始準備進攻了,雖然夜晚的命中比較低,可是傷亡更小,也就是多損失幾發炮彈的事情,這點損失吉佳良輔還是損失的起的。

張德恩折回來之後一看,沒轍,這大黑天的,日軍又是居高臨下,指不定下一個炮彈是不是就落在自己的院子里呢。用焦急如焚也不為過。

張德恩對著一旁的李世超說道:「得想哥法子啊,老這樣被轟來轟去的能撐個幾天?」

李世超道:「是啊,旅座,我看是不是先撤出一部分人來?這樣下去損失太大了啊!」

「這個我知道,你們開始有序的撤出一些部隊,每個民房裡給我留兩個人,記住,讓他們做好掩體!」張德恩很快的命令道李世超領命而去,緊接著張德恩就開始想著怎麼樣解決目前的困境了。

PS:第二卷還有五章結束,第三捲風雨南京,大家多多支持,這兩天先保底兩章,27號爆發! 唐風讓幾人留在伏擊點,自己卻是和張德恩去見面去了。現在他們為了陣地,自然需要通力合作溝通了,否者怎麼能夠保證前沿陣地呢?

唐風見到張德恩也不廢話道:「旅座,現在這個情況是我們沒有想到的,我建議立刻採取行動!」

張德恩苦笑了一下道:「唐營長,你也知道我老張這腦瓜子能想出個什麼東西來?現在我只能撤出一部分人出來,不過別的我就不敢保證太多了。現在我雖然在想,可是一點頭緒也沒有啊!」

唐風道:「現在的情況來看,這條街道保住的可能性太小了,即便是我們阻止日軍一時半會的進攻,他們也能在幾天之內順利的打通整個街道,現在我們能做的只能是破壞他們的行動,延緩他們的進攻時間了。」

張德恩點點頭道:「話是這個話,但是現在的情況是,我們沒有辦法阻止日軍的炮擊,白天還好點,尤其是晚上…」

唐風點點頭:「晚上對於我們來說也是很困難的,畢竟晚上看不清,而炮擊根本不需要看得清,他們能有一炮命中就前進了一步,等他們整個機械化部隊展開的話,到時候我們只能看著他們佔領寶山縣城了。」

「可是離師座的目標還有近半個月的時間,我們改如何是好啊?」張德恩問道「今天晚上日軍大概會破壞二十座左右的房子。現在的問題是,夜晚對於我們不利的同時,對於他們也未必有利!」唐風緩緩說道「哦?什麼意思?」張德恩一下子來興趣。

「我軍的迫擊炮連不是還沒有派上用場嗎?看見前面那個高地了嗎?悄悄的排兩個排的炮兵上去,對著南城門亂轟一下,至少可以延緩日軍的進攻,只要撐過今晚,那麼明天他們的動作頻率自然就低很多。至少在這個陣地上,我們可以拖延十天以上。堅持十天以上我們基本就勝利了!」唐風分析了一下道「就按你說的辦,我這就讓他們開始弄這些東西!他娘的小鬼子,可把我憋死了!」張德恩聽到這個主意也是笑哈哈的說道「恩,我們直屬隊的人依舊開始射擊,影響他們的進攻時間,你們一定要把握這次機會,最好能把他們的山炮給幹掉那是最好不過的了!」唐風拍了拍張德恩的肩膀,然後消失在張德恩的臨時指揮部裡面。

張德恩悄然的召集了迫擊炮連,然後指定了位置讓他們進入戰鬥位置,在十點半的時候準時發動進攻。迫擊炮連連長欣然領命而去,這會他娘的終於派上用場了。

張德恩現在的目標很明確,堅持十天。堅持十天就是勝利。 神王從爽點系統開始 寶山目前的情況來看,堅持十天的難度十分的大,日軍的這種進攻說起來簡單,但是破壞性極大,被損壞的房子自然不可能在被修復,也就是說越往後張德恩等人的優勢就越小。

日軍現在好像一點都不著急一般,根本不急於進攻寶山縣城。難不成日軍不著急打下寶山了?不過這些都不關張德恩的事,張德恩就是一個拖字訣。拖住日軍就等於完成了任務。

十點三十分,日軍的進攻依舊在繼續,突然之間一陣低沉的聲音傳入日軍的耳中,顯然這是迫擊炮發出的聲音,然而自己這方根本沒有迫擊炮發出的信號,怎麼突然之間聽到這個聲音了呢?

正當日軍思索的時候,一枚迫擊炮彈已然落入了南城門的陣地之上。至少四名日軍被炸飛。不過並沒有炸到山炮。南城門上,張德恩以前弄出來的工事,此刻正是日軍最大的依仗,日軍的損失很少,即便是日軍也不得不感嘆,為什麼炮擊對於寶山縣城那麼的無力了,他們的防禦工事弄的實在是太出色。

不過山炮來不及轉移了,這個時候誰還冒死去推這個大傢伙?山炮就在炮擊中被炸成一塊塊的廢鐵。吉佳良輔知道自己這邊一門山炮被炸得消息之後,氣的暴跳如雷,可是無可奈何,沒有想到支那軍這邊這麼快就找到了應對的辦法,看來夜晚進攻對於雙方都是公平的,有利有弊。

不過吉佳良輔覺得自己今天的任務是完成了,他們破壞了二十座民房,基本上完成了五分之一的工作。要是造這個進度下去的話,別說五天之內就能掃平這一切的障礙了,到時候揮師北上何等暢快?只不過事情還沒有成呢,現在也只能意*一下。

王明宇等人正在師部匯聚著,寶山南城門那邊打的很熱鬧,但是王明宇知道,熱鬧的背後隱藏著危機,日軍很有可能隨時都會破城而入,現在最主要的問題已經不是如何防守寶山的問題了,而是如何撤退的問題。

張德恩這個時候已經來到了師部的會議室,經過剛才的一陣廝殺之後,雙方明顯又進入了對峙的狀態。張德恩首先開口說道:「師座,現在事實的情況是南城門那邊最多還有不到十天,差不多優勢喪失殆盡,日軍很有可能趁機攻入!」

王明宇道:「再有十天差不多就是月底了,日軍想要收復整個寶山,至少需要半個月左右的時間。這段時間就是我們做好撤退工作的時間。」

吳培林道:「我們那些人撤退還好一點,可是傷員、儀器、重武器很難運到城外,我們的卡車也經不住日軍的飛機啊!」

李賢宇咧咧嘴道:「怕什麼,小日本華中方面軍的松井石根大將的侄女不是在我們手上么?到時候我們突圍出去就跟小日本說,要是我們安全就放了她,要是炸就同歸於盡吧!」

王明宇道:「這也未嘗不是一個辦法,但是只能是重武器,我們的主力部隊自然不可能把賭注壓在這,那邊到時候派一兩個直屬隊員過去就好!」

緊接著,王明宇鋪開地圖說道:「目前從寶山地區突圍只有一條路可以走,那就是北城門,我們一路要長途奔襲,然後繞道崑山,最後進入蘇州。這次突圍就有吳培林和王明川二人負責指定詳細計劃,我相信你們在蘇州無錫一帶待了這麼長時間應該不是問題吧?」

王明川笑呵呵道:「這事培林比我熟,我呆無錫時間長,這小子一直呆在蘇州一帶活動啊!」

吳培林點點頭道:「這事交給我,保證沒問題。只要進入蘇州境內,我們暫時算是安全了。只是師座,我們的目標是哪裡?」

王明宇笑道:「自然是南京,我估摸著小鬼子的下一站肯定是南京。不過我暫時不隨著你們突圍,我準備繞道去南邊,找一下孫大寶!你們的任務很重,就是給我到江陰一線阻止日軍進攻南京的步伐,不過你們最終的任務是在南京外圍一帶蟄伏,等待命令。」

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聶思思終於忍不住開口道:「師座,你為什麼不和我們一起突圍?」

王明宇道:「我也和你們一起突圍,不過突圍之後,我自然轉道去浙江,聶院長極其野戰醫院大部分人都去連雲港。至於南京,主要留下作戰部隊。其餘重武器等都先運送到連雲港。」

「師座,那你去浙江帶我不?」林文道「警衛營自然是要帶的,一來你們的戰鬥力不弱,而來目標也小!」王明宇低聲說道「林文,你小子不地道啊,憑啥就你跟著師座?」李賢宇笑眯眯的說道「咋了,我這不是警衛營么,當然得跟著師座,嘿嘿!」林文也笑著說道「好了好了,你們兩個少說點,這次突圍的計劃要絕對的保密,而且我軍的突圍時間肯定是定在夜裡,到時候在北城門肯定也免不了一番交火。你們的人先去準備準備,東西兩個城門的守軍有秩序的向北城門靠攏。其餘的等候命令!」王明宇一錘定音般的說道王明宇轉身對著張德恩說道:「你們南城門的壓力很大,這次阻擊日軍困難很多,不過整個寶山保衛戰中,大家的表現都很優異。老張,你接下來的任務就是拖住日軍十天,然後穩步後退。待我軍突圍之時,你們要全力向北城門靠攏!我們的計劃會在十月三十日凌晨正式啟動。十一月一日,寶山將會落入日軍手中。」

「是,師座!」眾人齊聲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