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眼前就是這樣的結果。

甚至根本沒有過本該有的、暢快淋漓的激戰。

新月神劍隨著恆毅左臂前伸,輕輕鬆手,緩緩的飄飛到許問峰面前,恰到好處的在他面前凝而不動的懸浮著。

「大哥,這場戰爭你贏不了,這時候撤兵回去不會損了大哥的威名,這場決鬥也只是平手。」

聽見這句話時,許問峰忍不住緩緩搖頭,雙手撐著腰,竭盡全力的挺直身體,臉上卻掛著無奈的笑。「恆毅啊恆毅……都這時候了,你覺得做這些還有什麼意義?大哥的志向你很清楚,成為宇宙之主!我爬的越高,就必須讓自己繼續攀爬到更高,而我早就註定了不能後退,只能爬上巔峰!大哥沒有退路,贏不了你,不能滅亡無雙神族,等著我的就是被兩大超級文明滅亡。可惜,可惜……可惜我原來註定是個笑話!我根本沒有可能戰勝你,我的未來根本不可能實現!與其將來被兩大超級文明所滅,不如今天死在你手上。動手吧——動手之前,我只想知道,真相!」

「大哥以前說過,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再說讓我殺了大哥,這件事情我不會做,大哥既然不願意回去,我只好送大哥回去!」

說話間,恆毅身形突然一閃而逝!

出現在許問峰面前的時候,爆發的劍勁瞬間吞沒了兩人!

但是,身處其中的許問峰身體周圍卻沒有被任何劍勁能量觸及。

恆毅一把拽著許問峰,發動紛飛亂斬化作疾光飛閃沖入不敗戰神族的陣勢之中。

緊接著,又揮劍催動劍勁掀飛了周圍不敗戰神族的戰士同時,掉頭飛沖回去,口中高呼道「大哥!今日之戰結果未分,改日再戰!」

擋道的不敗戰神族戰士根本不敢攔截,早被恆毅和許問峰五個時辰里激戰的對碰劍勁所震懾,哪有人敢靠近到千丈範圍內?

恆毅隨意飛沖中一路揮劍劈斬,輕而易舉的衝出不敗戰神族的陣勢,回到雙方廝殺糾纏的戰線。

被恆毅保存了顏面送回來的許問峰看著他離開的殘影,不由自主的拳頭緊握……

『恆毅!我只求個痛快!這種時候還需要你的恩惠做什麼?既然註定不可能贏你,我許問峰的人生就是個笑話!你偏不殺我,難道我許問峰連逼得你不得不下殺手除去的價值都沒有了嗎?』

恰好在這時,黑袍終於趕了過來。

聽說兩人交戰未果,黑袍暗暗寬心,忙道「請大帝稍做休息再戰。」

許問峰這時精力稍稍恢復,原本已經沒有戰意,卻因為恆毅的善意反而被激的決意非逼恆毅殺了自己不可,於是冷靜的維持著自身的尊嚴,故作輕鬆的點點頭,在一干護衛和黑袍的陪同下回了後方的軍總部。

首席上司,太危險 「今天算那無雙神運氣好,大帝休息妥當,回頭屬下暗中作為大帝的助力,一定能夠拿下他!」

許問峰心不在焉的聽著,實際上對這件事情根本沒有了信心,他雖然不知道為什麼跟恆毅的交戰會讓自身的精力流逝速度那麼快,但他知道又知道大概的理由。可是,他這時候卻什麼都不想說,更不想讓黑袍知道。

因為他太清楚了,宇宙中最不能夠接受這個事實的人是他,但也是黑袍。

黑袍把自身的未來全都既往在他身上,甚至可以說這是支撐黑袍的信心之源。

如果讓他知道結果跟他一直相信的相反,他用什麼意志去面對這種毀滅性的打擊?

黑袍無法接受……

他絕對不能。

至今為止,許問峰都沒有從這種打擊中恢復自信。

黑袍說著什麼,他只是沉默的聽著,根本沒有回答。

而許問峰的異常沉默,只是讓黑袍暗暗以為許問峰跟恆毅的對戰實際情況是恆毅略高一籌,讓許問峰的自信受到沉重打擊而已。(未完待續。。) 黑袍無法意識到真正的情況,將歷練珠中一處處中轉傳送過來的戰況放給許問峰看。

「我族的戰鬥力面對不敗戰神族並沒有落於下風,只要神魂聯盟和花園精靈族成功暫時撤退重振陣勢,一定能夠改變不利的局面。」


可是,許問峰卻根本無心關注。

因為他知道,他所追求的未來已經不復存在了……

正這時,有人報說「啟稟大帝,王神統帥落入無雙神族敵陣之中。」

黑袍暗暗一怔,沒想到會出這種事情!

許問峰淡淡然道「知道了。」

黑袍卻覺得十分擔憂,王不怕是不敗戰神族十分之一軍團的神統帥,他如果被無雙神族殺死或者生擒活捉,對不敗戰神族的影響都會很沉重。

……

與之同時,故作落入無雙神族敵陣之中的王不怕高舉雙手,收起戰甲道「我王不怕,要見無雙神恆毅,我不是敵人。」

戰場中的恆毅從歷練珠中得知情況,讓看守王不怕的無雙神族戰士不必戒備。「任其自由進出我族,不必監視,不必回報。」

因為恆毅知道,這就是依郁為王不怕準備的,安全離開不敗戰神族,功成身退回到人類文明的良策。

得到自由的王不怕托請無雙神族的戰士通過歷練珠給恆毅帶話。

「艾藍的事情你想想辦法,那誰說我繼續留著也沒用,你們會解決問題,我是相信你的啊!千萬別讓艾藍出事。」

「我會穩妥行事。」

……

王不怕再沒有回來。

在不敗戰神族眼裡他已經落入無雙神族的包圍。早已經被打成彩光狀態,不是被殺就是被生擒活捉。

許問峰暗覺嘲弄。這麼多年沒出事的王不怕在今天出事了。

這真是命運的捉弄嗎?

他許問峰倒在今天,王不怕也倒在今天。

辛苦經營。苦心謀划的不敗戰神族的未來已成鏡花水月。

黑袍還帶著希望,但許問峰很清楚,黑袍只是不甘心認輸。

神魂聯盟和花園精靈族的情況現實就是難以從容撤退重振陣勢,無雙神族既然得到明確消息,以恆毅的性格,這種防守戰鬥里哪裡會有意給敵人準備好從容撤兵的退路?

兩方面想撤退重振陣勢?

可以,卻必須付出慘重的戰鬥力損失作為代價。

換了是他,又或者是自然王、李西雲有這種信息的優勢,也絕對不可能在交戰中能給敵人輕易撤退重振陣勢的機會。

黑袍察覺到許問峰沉默的太異常。忍不住關問說「神主怎麼了?」

「沒什麼。」許問峰迴答的淡然。

黑袍卻總覺得許問峰明顯跟平時不一樣,沒有了始終處於自信的狀態。

但黑袍還沒來得及說更多,突然有個軍總部範圍內的巡邏神衛發來信息。「啟稟大帝,剛才……剛才……」

黑袍忍不住呵斥道「吞吞吐吐的做什麼?」

「是、是這樣,剛才看見趙神統帥帶著一大群穿著厚甲,頭臉都用面罩遮擋的人進入軍總部區域,說是奉了大帝的命令,可是我覺得有些奇怪,所以——」

不等那人說完。黑袍立即急聲命令道「攔住他們!必要時候直接攻擊!」

可是,歷練珠那頭沒有了聲音……

……

軍總部周圍的虛空區域,位處神魂聯盟的星球之間,周圍望眼過去。能夠看見很多神魂聯盟密集排列的星球。

那些星球被顏色各異的光芒朦朧,有藍色,也有紅色。黃色。

這本是神魂聯盟的領地範圍內。

因為進攻無雙神族,所以臨時劃分了一片片宇宙虛空區域作為給不敗戰神族、花園精靈族軍隊駐紮所用。一座座軍總部里都是儲備的作戰用物資。

這些區域的臨時控制全都在不敗戰神族手上,神統帥、軍團長們掌握的傳送陣信息都只有一兩座。

而這時。卻有許許多多的神統帥、軍團長們都已經聚集在了許問峰所在的軍總部周圍。

這些本來都是負責鎮守軍總部工作的神統帥和軍團長。

他們帶領的戰鬥力數量都不多,因為在神魂聯盟領地範圍內的宇宙虛空中,本來也不需要太多戰鬥力留守後方。

只是此刻,這些神統帥和軍團長背後全都跟著黑壓壓的戰士,每一個都穿著連頭臉都遮擋住了的厚重戰甲,連眼睛都無法看見。

星系干擾符的光芒,突然綻放……

頓時,軍總部周圍的大範圍區域全都變成時空傳送術無法施展的範圍。

身在軍總部里的黑袍通過軍總部的臨時監察陣看見外面的情況時,驚怒的拳頭緊握,牙關緊咬。「這些人是瘋了嗎?憑他們想造反?」

直到這時,許問峰的目光中才漸漸恢復了平時的神采,嘴角也不由自主的揚起一抹冷笑。

「給他們一百個膽子也不敢,這些人一定是暗影族!」說話間,許問峰開啟軍總部範圍的聯絡陣,笑道「黑月來了嗎?」

放心我們來了

是啊,他剛才忽略了,很多巡守的戰士這時候都如同獃子一樣,只有那些沒有暗影族殘魂的新興頂尖戰鬥力神情驚疑不定、緊張不安的警惕著周圍的所有人。


只有黑月……

能辦到眼前這種事情的人,只有黑月!


這些擁有暗影族殘魂的新興頂尊會因為黑月而叛變。

當初針對李狂和鄭飛仙的設計戰鬥時就已經發生過一次。

「該死的黑月——」黑袍意識到這不是意外,一定是黑月處心積慮的謀划,但是,黑月這麼做以為能得到什麼?就算拿下了許問峰,就以為能夠得到不敗戰神族?這麼做卻導致對無雙神族的圍攻流產,憑藉暗影族將來又怎麼贏得宇宙未來?

這是不應該發生的事情,現在他們三族和暗影族本來就只有攜手合作,攻奪無雙神族的領地才能夠立足於未來。

可是,當一個神統帥後面飛出來個厚甲戰士,而那人驟然卸去厚甲的時候,黑袍只能無力的看著那條,並不陌生的身影——

黑月!

真的是黑月!

黑月的目光依舊帶著嘲弄之色,高挑的身形哪怕是跟背後身形高壯的不敗戰神族神統帥比起來也不矮多少。

「不敗大帝跟本帝真是心有靈犀——」

軍總部中的黑袍拳頭緊握,意識到此刻已經陷入前所未有的危機之中!

只是他想不明白,黑月憑什麼敢如此猖狂?


憑暗影族那麼一小撮新興頂尖戰鬥力數量憑什麼想當漁翁!

「神主不必擔心,暗影族的新興頂尖戰鬥力有限,蒂法夫人立即率軍趕回來,加上神魂聯盟內部駐軍的相助,肯定能拿下這個該死的女人!」

看著聯絡陣中黑月的身影,許問峰不禁哂然失笑……

跟這個女人的緣分……從相識到現在,不可謂經歷的少了。

許問峰一直都知道黑月的圖謀,從當初招攬不敗戰神族加入暗影族開始,就是想利用他許問峰為暗影族打天下,即使明知道他許問峰肯定會竭盡全力壯大自身,卻仍然抱著坐收不敗戰神族碩果的盤算。

正因為如此,許問峰一直讓暗影族的新興頂尖戰鬥力發展不起來,或者數量控制到根本沒威脅的範圍內。

但如今看來,一定有某個環節早就出了問題,如果不是有足夠的力量摘取碩果,許問峰知道黑月絕對不會妄動。

許問峰站了起來,他的精力恢復的差不多了,神魂族身體的恢復速度本來就快,而他的恢復能力在神魂族中也是佼佼之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