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日家族在日本是關東一帶首屈一指的大家族,而向日思麟又是向日家族裡長輩們最寵愛的小輩之一。極有可能繼承向日家族產

業的向日思麟從小就受到各方的關注,當然也包括窺覷向日家財產的黑暗勢力。因此,他從小就練習各種防身功夫,也對黑暗層面的

事接觸較深。這樣的他對身為「妖狼」的東方傲雪不該感到吃驚,但是,他仍是意外。

他知道,西門家族是中國南方的一大家族,雪兒是西門家族長的獨生女。身為下任族長,雪兒她也必定和他一樣,從小就接受一


些防止被綁架、暗算的特殊教育。只是,這種殘暴不適合她。在他的印象中,她有乖巧,有任性,有搞怪,有文靜,有火暴脾氣,有

冷漠似冰,有君子的大度亦有小人的奸詐,但她始終秉持人性的純良而不刻意傷人。不該啊,他的雪兒不該被污濁的血污染!

回神的向日思麟衝上前,制止了東方傲雪,「夠了,不要再打了。雪兒,會出人命的。別打了。」

狂怒中的東方傲雪轉頭,看見是他,慢慢平靜了下來。世界逐漸的清晰了,無情的雙眸中漸漸有了他的影子,她恢復了理智。


「他差一點殺了葉清。」邊說,淚水邊滑落下來,那是后怕,「只差那麼一點,葉清就……」

他將她的頭按在他的肩頭。他不希望她哭,怕她哭,她的淚水會讓他心痛,但他知道此刻她需要發泄殘存在她心中的恐懼,提供

臂膀讓她依靠是他現在唯一能做的。

低泣的東方傲雪和忙著安慰東方傲雪的向日思麟完全沒有發現剛才還躺在地上不能動的傑克站了起來……

「叮!」

手腕感受到的衝擊力使向日思麟立刻明白髮生了什麼事,而東方傲雪也因意外的響聲回神。

回頭,看見的是傑克和他手中的槍。

原本射向東方傲雪的子彈由於傑克傷勢過重無法瞄準而打在向日思麟的手錶上。

如果說傑克犯的大錯誤是惹怒了東方傲雪,那麼他將會明白他此生最不該犯的錯誤就是——

惹怒向日思麟!

向日思麟變臉了。

膽敢傷害他的雪兒,他決不饒恕!

將東方傲雪溫柔地推到一邊,不理會她善意的阻止,他走向傑克,抬手就是一記右勾拳將傑克打到了幾米之外,然後,他的拳腳

便不斷襲向傑克……

收起淚水,東方傲雪覺得情況變得有些異常。

不對勁,她沒見過這樣的思麟,他真真正正地生氣了。那樣黑地無情的雙眼讓人看了就膽戰心驚。她不是沒見過他生氣,可是以

往他所有的怒氣加起來也不及他這一次的憤怒。

男人和女人之間的體力差異是天生的,向日思麟的拳腳遠比東方傲雪狠,打得傑克吐血不止。原本就已經被扁得不成人形的傑克

現下更是去掉了大半條命。

這樣的向日思麟太恐怖!東方傲雪一時看呆了。他的臉上沒有任何錶情,但他卻散發著讓人脊背發涼的怒意。冷俊的臉,黑色的

衣著,純黑色的眼瞳,淺淺散發的殺氣,毫不留情的拳腳,在她眼中她彷彿看見了死神。

「思麟!」她跑上前,拉住他將要揮出的拳,「住手!」

他在她叫他的一瞬間停下了動作。機械似地轉頭看她,他無語。

當雪兒扁傑克時,由於擔心、后怕和憤怒,雪兒幾乎是沒有理智的,但他不同,他清楚自己在做什麼,也只是以他一貫的作風「


回報」傑克。可他忘了,忘了會嚇到雪兒,忘了收斂一些。

她第一次直呼他的名字,在那一剎那,她的呼喚卻像一股岩漿燙了他的心頭,他想到剛才雪兒的狂暴氣息。

看到她眼眶中未盡的淚水,他伸手抱住她,「雪兒,嚇到你了。對不起。」

她搖搖頭,「我們走吧。」

回頭看了徹底不能動的傑克一眼,向日思麟帶著東方傲雪走了。

次日,東方傲雪在新聞中看到有人在市郊發現一具男屍,經查證男屍是一名叫傑克的男子。

傑克怎麼死的東方傲雪不再去理會,對她來說,傑剋死了也是報應。但,她現在不得不在意向日思麟的態度。自從傑克事件以後

,狐狸就禁止她參加械鬥,還超級誇張的從中國少林寺弄了本「鵝米豆腐」的經書叫她念,說什麼要她收心養性!她暈啊!到底是誰

比較狂、比較需要收心養性啊?

「思麟!」

一開門,一個女人便衝進了向日思麟的懷裡。

不是雪兒!——這是向日思麟的第一反應。

低頭,看到的是一張清秀揚著些許稚氣的臉。

「嵐?!你怎麼來了?」他滿是驚訝。

此刻,他懷中的人正是工藤雲嵐。

「嵐說想來看看你,就來找我了。」向日思麒站在工藤雲嵐的身後。

向日思麟抬頭看向向日思麒,眼神中分明在問:怎麼回事?

向日思麒從他身邊經過時,別有用意地拍拍他的肩,要他少安毋躁。「咱們進屋再說。」

向日思麟摟著工藤雲嵐進屋,其實確切的說是工藤雲嵐不願放開他。

「思麟,我好想你。」工藤雲嵐溺在他懷裡,「你想我嗎?」

「嵐,最近過的好嗎?」對她的問題他避而不答。

自從認識雪兒,他甚少想起遠在日本本家的親朋,更何況整日想著如何和雪兒一起去搞怪,他又哪裡來的時間去思考別的事情。

雖說他們在交往,但因為興趣愛好相同,他們在一起時做的最多的事還是捉弄人。

「我很好啊,但是我很想你。」

「哦。」他虛應道。

「可是,思麟,你真的好過分哦!」她噘著嘴,「三年都不回來,也從不和我主動聯繫,一個月才一封公式化的Email。我知道

你肯定很忙,可是你都不能給我多一點點回應嗎?」

當初思麟說要到美國待幾年,她真的捨不得放手讓他走,她會想他想到心痛,她不能跟他到美國。但是她又阻止不了思麟去做他

想做的事,磨到最後她還是只能放手。這三年來,她真的是好想他,哪怕是收到他公式化的郵件,她也會忍不住高興好久。

三年未見,她的思麟更加英俊挺拔了,看著他,即使是從小便與他相識的她也不禁臉紅心跳。

「我……」他竟無言以對。

心裡沒有由來的泛起一陣罪惡感。聽她說那些話,他無法像過去那樣摸摸她的頭,然後笑著對她說:「小傻瓜,我在心裡愛你。

」如今他做不到了。

對嵐,他已說不出「愛」字。三年前,就是為了想淡化嵐對他的感情他才決定離開日本的。這和雪兒沒有關係,早在來美國前他

和嵐之間就出了問題。早已不再愛她,只覺得她是個可愛的妹妹。只是嵐她不願意正視這個現實,他卻不能殘忍地將她從美夢中拉到

地獄。

「思麟,這次我會在這裡待兩個月,你可以陪我嗎?」

工藤雲嵐滿是期待地看著向日思麟,讓他說不出拒絕的話。

向日思麒暗自翻了個白眼:有麻煩了!

工藤雲嵐的出現讓向日思麟措手不及,還來不及向東方傲雪說什麼就已經被工藤雲嵐拉著到處遊玩了。

「思麟,你會放掉雪兒嗎?」向日思麒問。

「我……」他猶豫地看著向日思麒,「你老實告訴我,工藤雲嵐在日本待得好好的,為什麼會突然跑來找我?」

「上個月的體檢報告表明她只能再活半年。」

與不帶任何感情說這句話的向日思麒相比,向日思麟的反應大了些。手中的書因思麒的話而掉在了地上。

太意外了。

也許他曾真心喜歡過嵐,而現在他把她當妹妹。但無論如何,聽到這樣的消息他都會心痛。嵐是那樣可愛,可她卻即將走到生命


的盡頭。那樣鮮活的生命就在他身邊即將消逝,他更有一種無能為力的無奈感。

看到向日思麟這樣的反應,向日思麒已經知道了答案。他並未再多說什麼。

還是讓這小子自己去體會吧。只是雪兒她……

思考許久,向日思麟決定讓工藤雲嵐短暫的生命有個好的結局。


嵐患有先天性心臟病,她出生時醫生就斷言她活不久。不知不覺,十九個年頭過去了,嵐堅強地活了下來。可是,年齡越大,她

的心臟就越脆弱,稍受刺激,便有可能送命。倘若將雪兒的事告訴嵐,她必定無法接受。他知道嵐對他用情很深。

而雪兒……她是那麼的健康活潑,雖說體質有些差,但並未見她生過病,至少她不會像嵐那樣可能輕易送命。也許雪兒會受傷,

可他一樣心裡也不好過。但這一切倘若與一條人命相比,那也就變的微不足道了。他和雪兒還沒有更進一步的發展,如果現在及時結

束這段感情,就會將他們兩個所受的傷害降到最低,或許他們還會是好朋友。雪兒是他最好的知己,他一直都知道的,見不慣好友被

別人搶走,他才會有將雪兒留在身邊的念頭,當朋友也沒什麼不好!

……

接連幾天不見向日思麟的影子,突然見到本該在日本的向日思麒,東方傲雪有了不好的預感。

她不是一個會輕易相信別人的人,這是天性使然,也是家庭教育的結果。但對向日思麟,她已將她最多的信任給了他,相信他說

愛她是真的,相信他對她的好是真心的。可是,她的信任……

看著思麒欲言又止的樣子,她心中的不安更加強烈了。

「雪兒……」

「思麒,找我有什麼事?」

「思麟說明天想見你,他說有事和你談。」

「思麟?明天?」

她和思麟之間需要由思麒來傳話嗎?看來真的出了什麼事。

第二天,東方傲雪依約來到向日思麟所定的地點。

天空下著雨,細細的雨絲如幕簾般自天空垂下,似乎很美。她還沒告訴思麟過她從小就不喜歡雨,雨天太過陰沉。記憶中所有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