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悅酒店頂層的總統套房,陸晨用門卡開門后攙扶著張美怡走了進去。

此時陸晨顧不得參觀裝修的金碧輝煌奢華無比的房間,此時因為酒精的原因,陸晨覺得自己看東西都出現重影了。

隨便推開一間房間的門,扶著張美怡走了進去。

把張美怡放到床上后,想出去重新找一間房間睡覺的陸晨卻發現張美怡居然緊緊的抓着自己的衣角不放。

試了幾次都沒讓張美怡放開的陸晨放棄了。

此時他也已經困的不行了,乾脆也直接躺到了床上,眼睛一閉很快就睡了過去。

在朦朧之中,陸晨覺得自己做了一個夢。

在夢裏他好像被人扔進了蒸籠一樣,整個人渾身燥熱無比。

直到後來不知道什麼時候來了一條大蛇緊緊的纏住了他。

大蛇身上那冰涼的觸感驅散了他身上的燥熱,讓他整個人舒服無比。

感覺整個人飄飄欲仙,就像要飛天一樣。

……

「啊,有蛇啊!」

不知道過了多久,陸晨突然大叫着一個鯉魚打挺一把從床上坐了起來。

「額,我這是在哪?」

看着這明顯陌生的環境,陸晨一時間有些迷茫。

「對了,這裏好像是君悅酒店,昨晚送張美怡過來的。」

直到過了好一會,陸晨才反應過來。

「昨晚好像夢到一條大蛇緊緊的纏繞住自己了。」

「奇怪,怎麼會做這種夢呢?」

陸晨一臉疑惑的小聲嘀咕著。

掏出手機看了下,已經是早上11點多的時間了。

手機里還有林茜跟夏冬琪的幾個未接電話。

「靠,下次不能喝那麼多酒了!」

「沒想到不喝白酒其他酒喝多了也頭疼。」

扶著還隱隱有些頭痛的腦袋,陸晨知道這是宿醉的反應。

「對了,張美怡呢?」

「美怡,張美怡。」

陸晨一邊從床上起來,一邊呼喊道。

可惜叫了半天都沒人回應。

「難道自己先走了嗎?」

「靠,還五星級酒店呢,總統套房的床單都是破的。」

這時,起床的陸晨突然看到床上的白色床單中間居然破了一個大洞。

這讓陸晨不由的吐槽了起來。

花了8萬多睡的床居然還是破床單的,這到哪說理去。

「額,不對?」

陸晨很快就反應過來,五星級酒店在怎麼說也不可能拿破的床單讓客人睡覺啊。

在想想昨晚的那個夢,一開始的燥熱,最後的冰涼舒服,,,

「靠,我這是把前小姨子給那啥了啊!」

陸晨頓時有些無奈的拍了拍額頭。

「看樣子喝酒果然誤事啊!」

隨後,陸晨又把整個總統套房的其他幾個房間也看了一下,最後確認了張美怡確實已經走了。

確認張美怡已經走了之後,陸晨也不在酒店多做停留,直接離開了酒店。

隨後,陸晨打了一輛計程車前往星夜酒吧開上自己的車子。

「昨晚怎麼就糊裏糊塗的發生了那事呢,這要是讓她姐知道,有些不好交代啊!」

車上,陸晨一邊開着車一邊有些苦惱的想着以後再見到張美怡時怎麼對待她。

還有要是被她張美娜那個女人知道自己要是把她妹妹給那啥了,肯定會來找自己鬧的。

畢竟張美娜的性格其實是有些潑辣的。

由於陸晨在想着事情,導致他在開車的時候有些分心。

所以就在陸晨的車子開過一個拐角的時候,一個人影突然從一邊快速的衝到的陸晨的車頭面前。

「吱,,」

陸晨緊急的踩下剎車之後鬆了一口氣。

不過,很快他就皺了眉頭,看着外面坐在車頭前地上的一個男人。

「遇到碰瓷的了。」

陸晨敢肯定,自己雖然是緊急剎車,但是自己的車絕對沒有撞到他。

而且由於是拐彎,自己的車速並不快,但現在那個人卻是倒在車頭的前面,一臉痛苦的表情。

陸晨開門下車,向著那人走去。

看着那人渾身上下一點事都沒有,卻一直在哎哎呀呀的叫着,陸晨更加肯定他是碰瓷的了。馬彩樊輕輕一笑:「喲,惱羞成怒,看來是真的了。」

「你閉嘴!」

「不過跟那個女人離婚也好,她又老又丑,哪裏比得上我?哦,對了,你喜歡學生妹啊?這個我也可以滿足你哦。」

莫丞州極力壓制自己的怒氣,隔着電話也能感受到他正在咬牙切齒。

「你到底說夠了沒有?」

馬彩樊當然知道什麼見好就收,收起自己玩鬧的心思,說:「好了好了,不逗你玩了,如果你真的想救你兒子,那我們再約個時間吧。」

「你說什麼時間?」

「這次就約在D市最……

《穿書後男主逼我改結局》第六百八十八章落網 「洛天!你怎麼了?」羅瑩急忙跑到洛天身邊,扶起洛天的身體,一臉關切道:「我的天,這是怎麼回事?怎麼會七竅流血了?」

的確,現在的洛天的確在七孔流血,讓人摸不著頭腦。

「小天!」智慶軻帶着山葵走兩步來到洛天身旁,皆是滿臉擔憂:「怎麼回事?」

「會不會是因為茶茶的尖叫聲引起的?」山葵猜測道,他剛剛根本沒有聽到羅瑩的解釋,只是涼茶的叫聲實在令人難受,故此才有這種猜測。

「不會的!」羅瑩回答道:「茶茶的叫聲的確刺耳,但是對人類是沒有作用的,只是刺耳而已,怎麼可能還會七竅流血呢?」

智慶軻揉了揉嗡嗡作響的耳朵,勉勉強強可以聽到羅瑩的話,問道:「那小天這是怎麼回事?難道說小天是鬼魅不成?」

只見洛天此刻一臉獃滯,根本沒有意識一般,只張開口一臉痛苦,七竅依舊留着血液。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智慶軻雖然不是質問羅瑩的意思,但是涼茶卻是完完全全聽進去了。

它看到洛天這副慘狀,還以為是自己的叫聲令洛天產生這種情況。

閃到洛天面前,涼茶急得都要哭出來一般,用那貓肉球一直在摩挲著洛天的臉。

「怎麼會這樣?」扶著洛天的羅瑩木納的看着洛天,就連它都搞不明白洛天這是什麼情況。只是想着各種猜測:「茶茶是鬼靈,它的招式只對鬼魅有效,對人類和異獸或者其他生靈只能影響一時聽覺而已,並不會造成危害啊!」

可洛天的的確確七竅流血了,還變得整個人沒有意識一般,獃滯的跪在地上,彷彿失去了靈魂……

「小天,小天!」山葵抓住洛天肩膀,輕輕搖了幾下。

「山葵,你的佛法可以喚醒洛天嗎?」智慶軻着急問道。

「我試試!」山葵連忙站起了身,雙手合攏,嘴裏念念有詞,渾身散發金光。

一道金光直接沒入洛天身體,羅瑩急切的看着洛天的情況變化,突然着急喊道:「快停下,停下!」

聞言山葵赫然停止了,一臉不解的看着羅瑩,詢問什麼情況。

「我的媽!」智慶軻一臉震驚的看着洛天,說道。

只見洛天停止流血的七孔,竟然再次流出血液!

「怎麼回事?」羅瑩着急得都哭出來了,一臉焦慮,不斷的拿着手帕給洛天擦拭著血液,可沒有絲毫辦法。

智慶軻倒是很快冷靜下來,思慮著這一切的可能性。

突然好像想到了什麼,拍了拍羅瑩說道:「小天應該是因為茶茶的招式,導致出現這樣的情況,你看看能不能用鬼魅魔法把他叫醒?」

羅瑩一愣,對啊!既然沒有辦法,何不能用鬼魅魔法試一試?

在用貓肉掌摩挲著洛天臉龐的涼茶聞言,一臉急切的看着羅瑩,似乎在催促着羅瑩趕緊行動。

羅瑩自然不敢怠慢,緊閉雙眼,雙手合攏再分開,虛握了一下,紅唇不斷開合,快速的念著咒語。

「喚魂之術!」羅瑩喃喃一聲,雙手成掌,竟然打了自己兩巴掌!

智慶軻和山葵看得有點懵,這鬼魅魔法要打自己的嗎?

隨即提問道:「你這是在幹嘛?」

羅瑩沒有理會兩人,給了自己兩巴掌之後,雙手托住洛天的臉,把頭伸了過去。

涼茶也識趣的讓開,閃到一邊着急的看着。

羅瑩那光潔的額頭抵住洛天的額頭,緊閉雙眼,嘴裏依然念念有詞。

智慶軻和山葵不知所以,可知道羅瑩這是在施加魔法,也便沒有打擾羅瑩。

只見羅瑩和洛天相抵的額頭,竟然在不斷冒出黑氣。

只聞洛天突然大吸一口氣,一副驚恐狀,雙眼都睜得老大。

此刻的洛天已然滿臉是血,眼睛看到的是羅瑩那靠近放大的臉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