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無邪目光一點點的沉冷了下來,望着前方几秒後,方纔發動車子。

車子慢慢調頭。

他表情冷凝,看似不愉快,就連車內的溫度都直線下降,我伸手開空調,打到多少度都沒用,車內還是冷的嚇人。

君凌能感受到我們之間緊張氣氛,小臉窩在我懷裏沒敢再說話。

發車幾分鐘後,君無邪冷冷的開口:“這麼討厭本尊?孩子都不給本尊碰一下。”

我嚴聲道:“這不是討不討厭的問題,而是原則的問題。”

“呵,原則?你帶着孩子從北冥偷跑出來就是原則?你想投靠誰?六道之內,誰又能庇護你?鳳子煜嗎?本尊所知他現在國外,身邊有了女人,恐怕已忘記你是誰了,夏侯?他是不會再做撬本尊牆腳之事……”

一聽到他說鳳子煜,我就想起他把鳳子煜弄失憶的事,我還沒找他算賬,他還敢跟我提!

“鳳子煜爲什麼要把他弄失憶了,當年天山之巔,要不鳳子煜,有你冥界統一的今天……?”67.356

心不懷感恩罷了,還把別人弄失憶。這就是冥界鬼王,純粹就是一小肚雞腸子的男人。

“這樣對他好,你想他永遠的躺在冰棺裏,度過百年,千年,萬年……永遠都不能甦醒嗎?當然,本尊既然有辦法讓他甦醒就不會再讓他圍着你轉,你是本尊的……永遠只能是本尊的。”

我惡狠狠的瞪着他:“簡直不可理喻,我龍小幽不是你的私有物!”

他邪肆一笑,紅脣輕勾起:“你是本尊這輩子唯一的私有女人。”

我扭過頭,直接不理他,因爲跟他講道理根本說不通。

此前,沒有跟他共同生活過,生活過一段時間,我才深刻的感受到,這鬼太霸道了,什麼都要干涉,而且必須我聽他的。

我想修仙,他不讓!

說就我這點愚蠢的資質,怕我修仙道一半,掛了!

我還沒學呢,他就詛咒說我會掛。

這是兩夫妻該說的話嗎,他應該支持我纔對!

我想修玄術,他也不讓……

說玄術,陰陽術,都是對付鬼魂幽冥的,他是這世上最大鬼王,有什麼小鬼還能讓我操心的。

我要看哪隻鬼不順眼,他分分鐘讓那鬼魂飛魄散了。

行,這也不讓,那也不行,我回陽間實習總可以了吧。

結果他還是不讓,說什麼分居兩地,陰陽兩界,時間長了感情會變淡。

還說我萬一把持不住,找小白臉怎麼辦,給他戴綠帽子怎麼辦?

媽蛋,還說我有前車之鑑……

我當時就火了,我什麼時候有前科,孩子都生了,我還找外遇,我是那種不要臉的人嗎?

好,我老老實實的在冥界,學冥宮規矩,勵志當個萬鬼敬仰的鬼後。

可他呢,給我勾結個什麼冰瑤公主。

換誰,誰受得了。

我正生着氣,手機突然響了,又是個沒有備註的電話號碼。

我把電話接起來,說:“喂,您好!”

電話那端,是許久不見的鐘景的聲音,他聲音很焦急,帶着嘶啞道:“小幽,你現在在哪?我剛纔打採魅的電話,接聽的是個警察,說她出事了,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眉頭不由自主的皺了皺。

採魅和鍾景還是之前的狀態,不過,他和他未婚妻掰了,婚禮取消。

他還在失憶中,沒有想起他和採魅的過往。

就因爲他此前對採魅所做的種種,採魅還是不願接受他,另外,採魅能待在陽間的時間不多了,還有半年就……

我想採魅是這個原因,所以拒絕了鍾景。

我把今天的事情告訴了鍾景,還說我們現在在國道379路段。

鍾景一聽,焦急的說馬上坐飛機過來。

掛掉電話,我對君無邪說了聲:“鍾景馬上過來,晚上十二點之前能趕到。”

“讓他帶上裝備,本尊沒有準備多餘的。”

我點了點頭,給他發了一條信息,讓他帶上東西。

迴歸正事,我對君無邪說:“此處大巴被吞噬,你看出什麼所以然來嗎?”

“本尊不能妄下評判,十二點下去看看。”

“可是,3個月纔會出現一次,晚上十二點我們能消失嗎?”

“本尊自有法子,將時間倒退至昨天午夜四點。” 我明白了,他說的方法我曾經也見他用過。

他可以令時間固定,也可以令時間快進或者倒退。

在某個固定的點,倒退一兩天兩三天還是可以的,如果時間太長的話就不行。

他驅車到一個農家樂,農家樂裏面還有幾間住宿客房,他要了一間大房。

我跟老闆拿出幾百塊,自己另行開了一間房。

原本老闆答應開的,結果君無邪拿出n倍的價格包了所有的客房。

老闆是個明眼人,還帶着孩子,一看就知道我們是兩夫妻吵架冷戰的。

還笑呵呵的勸我:“這兩夫妻啊,牀頭打架牀尾和,我和我老婆吵吵鬧鬧的過了大半輩子,現在子女都長大了,誰家不是這樣的,大閨女,好好跟你老公過日子吧。”

就連店老闆都向着他,我抱着君凌拿着鑰匙上樓。

打開房間後,君無邪很無恥的跟了上來。我抱着君凌連忙把門關上,可惜還是晚了一步。

他站在門外厚顏無恥的說:“娘子,你還在生本尊的氣呢?”

“誰生你的氣了?”我抱着孩子轉身,沒理會他。

他站在門口,卻不進來。

鳳目掃視房間內簡陋的環境,目光落在牀鋪洗得發黃的被褥,微微的皺了皺眉。

轉身,往門外走去。

“鬼王大人真是毛病多,被褥舊點還是可以睡的。”

我把君凌放到椅子上,摸了摸他的小肚子,溫柔的問道:“寶寶餓不餓,媽媽下去叫老闆給我們弄吃的好不好?”

君臨軟綿綿的聲音甜甜道:“不用上班嗎?爸爸已經下樓去拿吃的了。”

果然,幾分鐘之後君無邪端了三菜一湯的盤子上來,老闆在他身後,端送了當地的水果,還有盛米飯的碗筷。

老闆把東西放在桌子上,農家樂的服務員幫我們重新換了一套被褥。

老闆客氣道:“客人您看看還需要什麼!”

君無邪居高臨下的站在我身邊,檢查房間內還有什麼需要的。

我抱着君凌指着旁邊椅子對老闆說:“老闆,請坐,我向您打聽個事兒。”

“大妹子,你說吧,不用客氣。”

“高速379路段,到底怎麼回事?我聽說老是出事呢,昨天,有一輛大巴消失了。正好不巧,大巴上坐着我的妹妹,您在這裏開店也有一些年頭了,能跟我說說嗎?”

老闆聽我問,高速379路段。原本微笑的臉立即凝重下來,看了我一眼,又看看君無邪。

他語氣凝重的對我說:“大妹子啊,這件事我不願多談,高速379,在我們本地是禁忌,老人都不許讓我們談。”

我看向君無邪。

君無邪從兜裏伸出一疊錢,大概有幾千塊,他把錢放在桌面上。

“老闆,敬請告知,此事非同小可……”

老闆看那一疊錢,面露不捨之光,他萬般糾結。

“這……哎,那好吧,我實話跟你們說了吧,你那妹妹可能找不回來了,沒開通高速公路之前,那一片地方,是我們這個地區禁忌,平時村裏面的村民都不敢往那裏去趕牛,因爲把牛趕進去,絕對沒有出來的。”67.356

“這汽車消失的事,並不是這幾年纔有,沒解放之前,日軍和游擊隊不是在這裏打仗嗎,我聽爸爸那一代人說,1萬日軍的部隊,被游擊隊騙進山裏面,那1萬多日軍就沒有出來過,就像憑空消失了一般……”

“想當初這裏建高速公路,很多老人都反對,甚至鬧到縣裏面卻被壓了下來,你們也看見了,這邊地區山多地少,如果不通路,祖祖輩輩只能貧窮下去,沒法,只能把高速公路建起來,可是沒想到,剛建的那個月就有人消失,到底消失到哪裏去,我也說不準。”

шшш▪ ttκǎ n▪ Сo

“不過,那些人消失,我們這裏也很多流傳,不過那些謠言都不能當真。”

我目光一凝,看向老闆。

就連懷裏的君凌,小眼珠子也一動不動地盯着老闆,聽他講的故事

“老闆,儘管說是什麼樣的流傳。”

“他們說那些消失的不管畜生還是人,都沒有死,而是去了世界的另外一端,有人說是去了天界,也有人說是去了陰間,還有人說穿越了……”

我聽見老闆說穿越了,撲哧一下就笑出來。

穿越小說看多了,這種事也能當真……

“大閨女,你別不信,那些人無緣無故的消失,不可能全部一下子就死了。除了穿越,還真想不出能去哪裏。”

“行了,我知道了,辛苦了老闆,你先去忙吧……”

老闆走之後,我望向君無邪。

他站在木質雕花窗旁邊,挺拔修長的身材背對我,目光遠眺在望着遠方。

我想了想問他:“你覺得老闆說的靠不靠譜……”

君無邪把木質雕花窗打開,伸出修長白淨的手,探向外面的風。

“風陰寒涼,帶着一股泥土的味,來自地下……這一片地下有很大片的古墓羣。”

我聽見他的話,反問道:“那老闆說的穿越,不成立的嘍……地下的古墓羣作祟嗎?”

“不一定,汽車被吞噬,有可能是空間錯亂,但彩魅在大巴車被吞噬之前,把手袋丟下,那說明她預料到極其危險的事,否則以她的能力,干預或者阻止綽綽有餘……”

最後他轉過身來,面容凝重的對我說:“如果只是穿越的話,她不會這麼做,吃點東西然後休息下,今天晚上要打起精神來,本尊在旁護着你……”

我抱着君凌,先將他餵飽後我再吃。

吃過午飯後,我們上牀睡了個午覺。

剛剛入睡,懷中的君凌便被抱走,放到一邊。

一雙冰冷的手,把我擁入廣闊的懷中。

我便是傳來君無邪低沉的聲音:“三月未見,娘子讓本尊相思的好苦……”

嘴脣落下冰冷的一吻,那吻越來越深,冰冷軟糯舌長驅直入,他冰冷的雙手探入我的衣襟裏……

我想醒,卻怎麼都醒不過來。就像做了一場春夢一樣。

這一覺我睡了好久好久,直到天黑才醒過來,一睜開眼,全身痠痛不已,看見君無邪穿戴整齊的抱着君凌。

感覺自己身上異樣,我偷偷的把被子掀開,還好還好,衣服穿得整整齊齊。 可是剛纔的夢境又那麼的真實,就好像君無邪真的對我耍了流氓一般。

擡眼,看見他逗弄君凌,狹長睫毛下,漆黑如墨的眼珠子好像有意無意的瞟向我這裏,暗暗觀察我的舉動。

我對他冷哼一聲,最好是不要揹着我耍流氓,不然他死定了。

他好像知道我心中腹誹一般,紅脣勾着一抹似有若無的笑意,聲音溫柔和潤:“娘子,時間不早了,起來吃點東西收拾下,我們就要驅車前往了,哦,對了,你睡覺時鐘景打了電話,他還有一個小時到,本尊先幫你接聽了。”

我看了一眼放在枕頭旁邊的手機,這人怎麼能隨便接聽我電話呢。

算了,懶得跟他計較,下了牀,穿好衣服,我用最快的時間內洗漱。

從洗手間出來後,君凌揮動着兩隻胖乎乎的小手,搖搖晃晃的衝我走過來,奶聲奶氣的說:“媽媽,抱抱。”

我把他抱起來,在他臉上吧唧親了一口,心裏喜滋滋的,還是兒子對我好。

君無邪從椅子上站起,太高,身軀擋住白熾燈光線。

我嫌棄的瞥了他一眼:“後退,後退……長的太高浪費空間。”

君無邪聽見我的話,瞬間拉長臉,聲音微怒道:“龍小幽,你這是在嫌棄本尊?”

我眼皮朝他一撩,跟他嗆上了:“嫌棄你這麼滴?”

“你……逃出來三個月,膽子長肥了?居然敢對本尊無理?”

秋後算賬?

切,他以爲我怕他,離婚我都不怕了。

這時,懷中的君凌伸出小圓滾滾的手,扯着我的衣服,好像很傷心的說:“媽媽,不要跟爸爸吵架了,不管爸爸怎麼做,都是爲了你好,就算他九轉還魂丹是跟冰瑤公主拿的,也是爲了救你,寶寶知道,你也捨不得爸爸對不對,要不然出來三個月你每天晚上輾轉反側的睡不着覺,一定是想爸爸了,對不對?”

“你和爸爸好好的嘛,不要再吵架了,好不好,寶寶不想看見你們老是吵架,寶寶好難過啊。”

他軟糯的聲音哽咽的說,小手搖着我的衣襟,眼睛蓄滿淚水,可憐委屈極了,看起來就像被父母隨時拋棄不要的孩子一般。

看着他小臉蛋掛滿眼珠子,我這心也不好受。

這時,君無邪把我摟入懷中,輕輕的擁着,高傲矜貴的他放低姿態,吻着我黑髮,聲音低沉的說:“娘子,是爲夫不好,先斬後奏,沒有告訴你。但爲夫真的沒有答應冰瑤公主娶她。”

“那我就不懂了,爲什麼天界會下文書,指名讓你娶冰瑤公主……而冰瑤公主也信誓旦旦的說,你答應了娶她,爲什麼……”

說到這裏,君無邪臉上露出前所未有的表情,我說不上來是什麼表情,反正極其不自然。

一向傲嬌臭屁的他,俊面侷促,顧左右而言其他。

好像很不情願說出一樣。

我一看,就知道有內幕,把孩子往椅子上一抱,橫眉冷眼怒視他:“你最好是老實跟我交代清楚,甭以爲我跟你結婚了,生了孩子,我就會死心蹋蹋的跟着你。我不會委曲求全的,哼……”

君凌窩在我懷裏,小黑眼珠子小心翼翼的看我,又瞄了瞄君無邪。

軟糯的聲音萌萌的說:“爸爸,你還是告訴媽媽實話吧,寶寶也不相信,你會拋棄媽媽和寶寶,跟冰瑤公主成親的。”

我斜了他一眼,不說明白,我跟他沒完!

君無邪站到我身邊,伸出手想觸碰我。

我抱着孩子轉身,冷着臉,不理他……

“娘子……”

我眼睛朝他斜了一眼:“誰是你娘子?小三都鬧上門前了!”67.356

“娘子,爲夫錯了。”

“錯了?你哪錯了。”

“爲夫不該先斬後奏,爲了拿到九轉還魂丹,答應冰瑤公主幫她尋夫婿,但本尊真的沒有答應娶她!”

我聽見她的話,更生氣了,抱着孩子發怒道:“你的意思是,你爲了拿到九轉還魂丹,用自己的美色,色~誘了冰瑤,給她模棱兩可的答案,幫她尋婿,卻沒有直接答應娶她,看不出來啊,君無邪,我居然不知道你有這本事……”

我冷嘲熱諷的說話聲,把君無邪說的有點無地自容。

他對我伸出手,伸到一半卻停留在半空中頓了頓,最終沒有伸出。

他鳳目含着委屈的看我:“娘子……爲夫其實很不削用此法,但是……你當時情況確實等不及了,爲夫若拿不到的話,你和君凌都會有危險,爲夫說過,我寧願爲你去做任何事,哪怕與天下爲敵,區區的設計拿一顆還魂丹,就算再來一次,本尊還是會怎麼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