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霜霜眉心一跳,下意識伸手從左側狠狠一拳頭!

“砰!”

這一拳正中突然撲上來的喪屍的頭,大力之下,直把喪屍打的連連退步。

然而,喪屍並不是人,它們不會害怕,也不會感覺到痛苦,一擊不成,另一隻喪屍也立刻竄了上來,目標,就是一旁被合金門撞斷腿的研究員!

周霜霜心頭一急,直接就地一滾踹向了喪屍的脛骨,只聽“咔嚓”一聲,那乾瘦的小腿直接一軟,隨即又重新站直了……

可惡!

周霜霜心頭髮急——這些不知道疼痛的怪物,原就比她曾接觸過的那些厲害很多,偏偏如今她只有一隻手……

安全屋裏的人到了此刻,卻都彷彿平靜下來了。

他們小聲呻吟啜泣,但情緒卻已經安定下來了,就連孩子們,也都沒有再哭了。

——在過去的大半年裏,他們幾乎每天都要面對這種怪物的威脅,可以說是十分習慣了。

可自從喪屍越來越少,基地防禦越來越厲害後,再加上全民投入墾荒種植大業……這裏頭的所有人,幾乎都沒有再直面過喪屍了。

最開始的那些驚惶失措的情緒,也是猝不及防之下,情緒崩潰纔有的。

如今真的見到了,大家久違的記憶又重新浮現,反而更鎮定了。

——怕什麼呢。

被喪屍咬到家門口,也不是第一次了。

兩隻喪屍對着人羣垂涎欲滴,爲首的喪屍卻依舊不斷逡巡着,彷彿他有一個格外堅定的目標——

就在這時!

他忽然猛地轉頭,眼神死死盯着周霜霜的方向!

周霜霜心中一緊,連忙穩住心神,緩慢的站直身子。

——大門都開了,她現在,也可以調虎離山了……

她扯扯嘴角,面對爲首喪屍那漸漸緊繃的身軀,低聲吩咐道:“我把這隻引走,剩下的人,攔下那兩——”

話音未落,爲首的喪屍突然高高躍起,脖頸間的那條看不清楚材質的珠串都因此高高揚起,直接從半空對準周霜霜飛撲而下!

四面八方都是人,周霜霜簡直避無可避,此刻只有一咬牙,對準喪屍兩隻尖利的指爪,狠狠就是一踹!

就在這時,敞開的重重大門外,有一隊人也飛奔而來—— 爲首的,正是一臉惶急的陳少澤。

緊跟在他身後的,還有許多陌生的人,周霜霜甚至看到其中夾雜着的,氣喘吁吁狂奔而來的葉鶯葉博——他們簡直要恨死自己了!

城門外的喪屍雖然多,也同樣很厲害,可他們人也多啊!

再加上熱武器輔助,現在已經算是沒有威脅力了。周霜霜如果之前去了那裏,或許辛苦,或許驚險,但無論如何,他們會努力保護好她的。

誰曾想一番好心將她打暈送過來,如今面臨的,是比外頭還險惡的環境!

這三隻喪屍能衝破層層防禦闖進來,本身就代表着絕對的實力……

……………………

外頭的人漸漸包圍上來。

然而喪屍根本不會恐懼,他們只是興奮的嘶吼着,爲這越來越多的新鮮血肉垂涎不已。

他們的身軀漸漸騷動,已經要控制不住了。

“砰!”

一聲巨響,伴隨着喪屍落地的身影,周霜霜也忍不住悶哼一聲,連連後退。隨即,又被後頭的人戰戰兢兢的扶住了。

她的小腿自膝蓋向下,血淋淋三道抓痕,皮肉翻卷着,分外可怖。

傷口太大,迅速流出的鮮血對於喪屍來說,是最最難以抗拒的刺激。

更何況,周霜霜的身體裏,本就有他們渴望的東西。

尤其是爲首的喪屍,他抽了抽鼻子,原本青白的眼睛,立刻爬滿了血絲!

再也……忍不了了!

霎那間,三隻喪屍齊齊動作——

“霜霜!”

“周小姐!”在場所有知道她身份的人都驚叫起來,屋內屋外原本與喪屍僵持着的人都忍不住了,全部都衝了上去——

混戰,開始了。

……………………………………

閱微大學的課程已經開始了。

周霜霜這兩天在學校裏連軸轉,抽空還要去倉庫那邊接受物資,整個人如同一隻被抽的滴溜溜的陀螺,片刻不得停歇。

此刻,她把錢給幾個人結清,看着滿滿一排倉庫的東西,也終於鬆了口氣。

爲了這些東西,她連軸跑了帝都不知多少家金店,這纔有了足夠的資金。

“大姐啊……”

替她辦事的幾個兄弟忍不住多嘴問了一句:“咱們弄這麼東西,到底幹什麼的啊?”

一開始大量批發些大米白麪油糖豆類啥啥啥的,他們尋思着可能要做糧食生意,行啊,他們幫忙牽線收拾,少不少的也掙了幾萬塊了。

後來又準備了各種農作物的種子,除了能吃的,還有野草野花亂七八糟的,當真是不拘一格,他們覺着可能是要做種子批發……最小的那個還嘀咕說這年頭種子生意不好做……

但是吧,話他們說了,周霜霜執意這樣,他們只能勉爲其難,又掙了一點。

最後這點,纔是最讓他們看不明白的。

米麪糧油種子批發他們都能理解,可最後整整兩個倉庫的樹苗是個什麼鬼?

什麼蘋果橘子梨啥啥的,這怕不是要開果園吧?

可問題是,除了種子是品質最好的之外,米麪糧油都是最便宜的,樹苗質量是好,都是易成活掛果多的那種……架不住太普通了啊!

這年頭,水果沒有個稀有血統,它不好賣啊!

現在這天,也不是種樹的季節啊……

幾個人私下嘀嘀咕咕好久了,實在忍不住,這纔開口問的。

周霜霜故作高深:“你們懂什麼?我做這些,根本不求回報,爲的,是支援大西北!”

她義正嚴辭,一瞬間,身軀格外偉岸:“要爲祖國實現四個現代化而奮鬥!”

幾個兄弟們:……

直到周霜霜看看時間:“啊啊啊要上課了我先走了——”

看着她狂奔而去的背影,幾個兄弟喃喃道:“我們之所以還窮着,大概就是因爲文化程度不高,不能理解有錢人的思維吧……”

如果可以,周霜霜也不願意把倉庫放在這裏——就算人再少,總還是有人的。

但是,沒辦法啊。

她還是個學生,倉庫離得遠了,根本沒辦法兼顧。而且,自己一個人,也沒辦法花時間精力找性價比最高的東西來囤積啊……

唉,貧窮限制了她的行動力啊!

而在周霜霜上課時,另一邊的混戰也開始了。

………………………………

這三隻喪屍能夠直接衝進安全區,並不是靠的僥倖,而是……他們的實力實在太強了!

周霜霜傷了腿,又只有一條胳膊,爲首的那隻喪屍偏偏死命盯着她不放,片刻也不得放鬆。

她腿上的傷口無法包紮,一直在向外涌出鮮血,再加上屋裏屋外的斷指殘骸,都不斷刺激着喪屍,讓他們的攻擊越發猛烈。

遊戲入夢 “鐺!”

又是一聲彷彿金屬交織的聲音,門外好不容易瞄準喪屍的士兵鬱悶的直接扔下槍:“他嘛的這喪屍是銅皮鐵骨嗎?怎麼打都打不穿……”

他拿起地上不知誰扔的砍刀,一咬牙衝了上去——他就不信了,對準一個地方死命砍,還能沒辦法治它了?!

周霜霜在人羣中左躲右閃,好不狼狽。

她知道喪屍的目標是她,幾次企圖衝出門外,將喪屍引走,卻讓圍着她的人擋了回去。

可是,她也等不下去了。

單獨對着她的喪屍太厲害了。

四周十幾個人,在這小小的空間裏拼命抵擋它,卻個個負傷。後續還有人源源不斷的補充上來,但如果不盡快結束這局面,會有更多的人會因爲傷勢拖延而死!

陳少澤的傷勢最重。

他今天的動作極盡瘋狂,彷彿不要命似的,也正是他,在喪屍身上留下第一道傷口。爲此,被喪屍從肩膀直接抓到小腹,險些刨開肚皮!

但是,不能在這麼下去了!

周霜霜一咬牙,趁着喪屍的又一次動作,她直接矮身一竄,立刻就從陳少澤的身側鑽出,臉頰上,還沾染着他溫熱的血液。

她看着不遠處的大門,想到那些被喪屍活活啃食的人,情不自禁的抖了抖。

在這一瞬間,她猶豫了。

——她這樣生活在和平年代的人,平時手上有個小口,都要被心疼一番的,如果自己單獨把喪屍引出來,裏面的人確實會有機會衝出來,可她呢…… 周霜霜在那一瞬間心生膽怯。

她原本就不是膽子特別大的人,之前那一次手臂被硬生生磨掉,她不是不想哭喊的,但那時候,太痛了,以至於話都說不出來,最後自己原本的身體也並沒事,她也就不多想了。

更何況,那是手臂。

而如今,看那喪屍的架勢,垂涎到目光都恨不得將她活生生吞進去,自己如今沒了戰鬥力,自己一個人引出他的話……

她,她會不會就這麼被一口口的吃掉?

她真的害怕了!

而這時,陳少澤卻看到了她的動作,心頭一喜——之前他們攔着周霜霜,是害怕她一個人跑出去,他們攔不住這喪屍,只會將她陷入險境!

而如今……

他看了看終於被自己一刀,或者說是許多刀在腰側砍出的巨大傷口,下一刻,竟直接扔掉刀,手掌從那深可見骨的傷口處直接插了進去——

“啊……”

他叫到!

因爲喪屍的皮肉結實,哪怕他是順着傷口動作的,此刻拼命向內,也依舊能感覺到指甲都因爲用力翻了出來——

陳少澤看着近在咫尺的喪屍頸間的佛珠,終於忍不住,在這無人察覺的時刻,眼眶一紅。

——他已經完完全全從裏面掏了進去,摸到了喪屍的骨頭。

就是現在!

電光火石之間,他那伸進喪屍傷口的手掌狠狠一攥,直接握住了他的一根骨頭!

這下子,只要自己不鬆手,它就跑不了了!

此刻,喪屍也被其他人牽制着,不會疼痛的身軀,也給了他機會。

“霜霜!跑啊——”

陳少澤喊了起來!

“快走——走的越遠越好——去找周——”

喪屍直接扎進了他的肩膀,身上幾處傷口,鮮血涌動的更加洶涌了!

疼痛,都彷彿更加劇烈了。

古神教父 旁邊的人更加心急如焚,可這喪屍當真彷彿銅皮鐵骨,那些攻擊對他來說,半點影響都沒有!

掙扎之下,陳少澤的另一隻手,竟突然攥住喪屍脖頸的佛珠,一把扯斷!

喪屍的動作戛然而止。

就在這一刻,他突然咆哮一聲,彷彿憤怒到極致,竟不再管其他人,反而伸出另一隻手掌,直接擰住了陳少澤的脖子,眼看着下一秒,就要活活將他頭顱擰斷!

“嗷——”

喪屍死死盯着他,咆哮道。

周霜霜霍然轉頭,看到這一幕,登時心神欲裂!!!

她再也來不及多想,轉身撲了上去!

看到自己最想得到的那塊血肉主動撲上來,喪屍再也顧不得陳少澤,直接將插入他肩膀的指爪掏了出來,直接揮向了周霜霜!

——太快了!

周霜霜的動作難以收勢,眼看着就要直接撞上那青黑色的尖利指甲!

就在這時,一個身影突然撞上來,又快,又讓人猝不及防……

這一刻,天地都彷彿寂靜了。

撞上來的是個女人。

乾乾瘦瘦,皮膚微白,長長的頭髮油膩膩的,顴骨高高——

這個女人,是當初周霜霜進帝都時,在隔離室裏對她冷嘲熱諷的人。

那一瞬間,她的神情都是呆滯的。

爲什麼……是她?

wWW◆T Tκan◆C O

女人的胸腹直接被貫穿,她背對着周霜霜,死死攥住喪屍的胳膊,生死之間爆發出來的力量,讓他都沒能一把將女人甩下!

他憤怒的咆哮着,周霜霜卻看不到女人的表情。

只能聽到她喃喃的聲音,彷彿隨時都能消散在空中:“……我知道你,你帶來了種子……土地也是因爲你……我們……孩子們……吃飽……可以吃飽……”

她的聲音越來越低,手上的力氣也越來越小,在被喪屍甩出去的那一刻,周霜霜看到她大張的眼睛!

還有風中傳來的,遊絲一般的聲音……

“……所以……你,你不能死……”

這個女人……這個女人……

周霜霜的眼角餘光能看到,她的同伴,另一個女人在旁邊死死捂住了嘴,淚流滿面。

她們不思進取,在這每個人都爲生存拼搏的時代,甘願當一朵只會依附他人的莬絲花,永遠依靠着別人而活。

雖說如今沒人在乎,可提起這種人時,到底還有三分輕蔑。

進安全區時,看他們的位置,爲該明白她們是最先進來的……

這樣的人……

偏偏是這樣的人……

這一瞬間,一種不知名的情緒充斥着周霜霜的四肢百骸,讓她胸腔內都砰砰作響。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