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靈好似對一劍封喉有着什麼特別的執著一樣,而每一次也是那麼的優美。

「嘶呼~,雜魚!」

周靈吐出一口綿密而悠長的氣息,這感覺真是太好了,時間彷彿在周靈呼吸后才敢緩慢的撥動了齒輪,銀線也漸漸收尾最後匯於劍尖消失。

刀疤的身體無力倒下,鮮血短暫的停滯后瘋狂的向外噴灑,鮮血在爭相逃竄出以【軀體】為名的牢籠,在體外綻放出自己最後的舞姿。

血雨在周靈背後綻放,倒在一旁樹木的馬田滿眼恐懼:「打不贏的,這不可能贏,太可怕的,那位七爺居然都不是對手!」

「會死!」

「會死!」

「一定會死!」

恐懼佔據了馬田的每一絲心靈,沒有摧毀他讓他瘋掉,可能只有心中的那一個念頭了!

長劍歸鞘,周靈向著馬田走去:「小孩子你都下得去手,看來我得教教你怎麼做人了。」

周靈看着自己僅剩6%的生命值,而馬田還有高達65%的生命值,無所畏懼然後默默地發動了【玉麟手】雙手升起白玉的鱗片,。

這一下徹底擊垮了馬田的心理防線:「不可能,這不可能,那位七爺這麼厲害,他怎麼可能……」

周靈不理一道直拳迫近馬田聲旁,馬田左邊臉頰直接凹陷下去,在補上一個直踹,馬田向後飛去,這兩道攻擊他都沒有招架。

「不行!不行!不行!我不能死,我不能死!啊!!!!!!!」馬田血線花落到50%以後肌肉湧起,整個人大了一圈。

看來這幫人中除去七爺,最強的就是這個馬田了,可惜現在已經瘋了一半。

「砰」雙拳相擊,周圍被轟起一片圓形氣環,腳上大地似乎都承受不住他們的重力向下凹陷。

周靈攻勢不見揮拳猛擊,盯的還是馬田的左邊臉頰。

馬田不懼身軀前探抓住周靈襲來的雙手,全力一拋!

周靈就這樣被馬田拋飛!

空中周靈不斷的旋轉卸力,在十多米外落下,兩眼聚焦正要防備馬田隨時襲來的攻擊,心中暗道:「好強的巨力,果然現在的狀態和他戰鬥實在是太過於危險,嗯?」

周靈驚訝!

馬田居然在把周靈甩飛后,扭頭就跑沒有一絲一毫的猶豫。

「跑了?」周靈雙手由白玉化為黑色「你覺得可能嗎?」

【黑斷】!

黑氣從玉手脫落凝聚在指尖從背後射入馬田的心臟。

黑氣輕易破開馬田背後皮膚,吸附在其心臟上化為一條小蛇。

「不追了嗎?」蒙達爾一瘸一拐的走來。

周靈冷漠的看着馬田奔跑的背影說道:「中了【黑斷】在加上這樣不要命的奔跑,不出五公里他的心臟就會被侵蝕殆盡。」

【黑斷】,【玉麟手】的分支技能

效果:消耗玉鱗內常年積累的不死幽氣,凝結在指尖打出,造成每秒:幽氣消耗X目標體力消耗X0.25%+催發消耗的靈力的傷害,過程中如目標不斷移動不死幽氣會化為黑蛇不斷蠶食受術者心臟,該效果觸發后傷害翻倍(註:不死幽氣可被靈力逼出體內,也可被當做死靈能量吸收)

現存不死幽氣:80%

周靈跌坐在地,剛剛救小女孩的時候還是慢上一拍,草耙在他的背後留下五條傷痕。

「呢,這個給你你自己圖上傷口處。」周靈從懷中摸出一份【外傷草藥】拋給蒙達爾,又拿出三份放在旁邊。

他先前和七爺的戰鬥都沒來得及療傷,只是做了簡易包紮就跑了過來,剛剛的戰鬥中傷口已經全部裂開,現在他的生命值只有6%還在緩慢的下降中。

周靈消耗掉【外傷草藥】X2修復了被七爺用玉麟手攻擊的傷勢,大臂被飛刀攻擊的貫穿傷又消耗了一份【外傷草藥】才堪堪止住鮮血。

就在周靈拿出第四份【外傷草藥】時被小女孩搶走:「我..我也會包紮的,我幫你!」清脆又帶着些微奶氣的聲音傳來。

周靈深吸一口氣吐了出來:「啊~小妹妹你聲音這也太治癒吧!啊~痛!」

背後塗藥的小手加重了力道,小女孩的雙眼顫了顫又繼續給周靈上藥。

周靈輕笑搖頭,只留蒙達爾在一旁眼巴巴的看着這一幕,明明小女孩一開始最粘的人不是他嗎!

苦逼的漢子只得自己默默塗藥…… 佛明願笑而不語,彎身就要下跪。

忽然,容周氏的額頭除傳來一陣刺痛,痛得她頭暈目眩,差點嘔吐。

佛明願繼續彎身,膝蓋快接觸到地面時,周李氏後背處疼得鑽心,她這下是真的怕了,趕緊叫停。

「別,別跪了……」

佛明願站直身子,看向周李氏,笑眯眯地問:「二嬸,真不用我跪了嗎?」

周李氏聽著她的話,渾身一抖,只覺得這死婆娘玄乎地很,反正五斤野豬肉弄到手了,她不耐煩地催促,「不要了,你趕緊走,真是晦氣。」

佛明願看向容周氏,無奈聳肩,「娘,你可聽見了啊,二嬸她不用我道歉,要我走人呢。」

容周氏沒好氣地看了一眼佛明願,看穿了她的那點心思。

不過她不會當著外人的面,拆穿自己的兒媳婦。

「二嫂,真是不好意思了,日後我會好好管教明願,不會再讓她頂撞你了。」

「行行行,你們快走吧。」周李氏忙抬手揮舞。

容周氏應了一聲,拽著佛明願離開。

走出好遠,她這才鬆開佛明願的手,疑惑問道:「你剛才說的話是真的嗎?」

佛明願臉上露出一抹玩味的笑容。

「娘,你覺得是真的假的?」

容周氏搖了搖頭。

「我不知道,你到底是真有本事,還是瞎說的。」

佛明願笑了笑,「沒事,以後你就知道了,不過娘,你若真是在意大伯母二嬸她們,日後還是少些往來,尤其是二嬸,她佔便宜多了會折損運氣,久而久之反而害了她。」

容周氏點了點頭,兩個人一塊走回家。

容茯苓已經將一簍子小龍蝦放到木盆里用水養著,大寶他們幾個蹲在木盆旁邊,看著紅彤彤的小龍蝦,有些不知所措。

佛明願走進院子,容珍珠立即小跑過來,可愛笑著問道:「大嫂,抓那麼多蝦爬子回來,怎麼吃啊?」

「紅燒這吃啊,這玩意很美味,茯苓珍珠你們拿把剪刀來,再拿一個乾淨地菜盆子。」

姐妹倆答應一聲,立即去了廚房。

佛明願端著門口的小板凳坐在木盆旁邊,又瞧著滿臉好奇地三個小崽子,露出溫柔地笑容。

「大寶,你帶著弟弟妹妹去玩吧,等娘做好晚飯,就叫你們吃飯。」

大寶蹲在木盆旁邊,搖了搖頭。

「娘親,大寶不要去玩,要陪著娘親一起幹活。」

二寶立即跟著附和:「是的,娘親,我們出去玩別人會欺負我們的。」

三寶吸溜了一下大鼻涕,古靈精怪道:「咱娘現在這麼厲害,都能打死一頭野豬,誰還敢欺負我們啊。」

佛明願聽著他們的話,心裡很是心疼。

她看向二寶,安慰一句:「二寶不怕,日後誰再敢欺負你們,你們就告訴娘,娘去收拾他。」

二寶糯糯應了一聲。

容茯苓她們已經拿著佛明願要的東西過來,容周氏也坐下幫忙,按照佛明願說的,去掉小爪子和蝦線,剪掉半個蝦頭,再用乾淨的水沖一遍,放在菜盆子里。

一簍子小龍蝦,哪怕是她們幾個一齊上手,都收拾了半天。

容周氏看著這玩意被佛明願收拾的乾乾淨淨地,不免露出疑惑。

「明願啊,這能吃嗎?要是不能吃的話,晚上還是吃豬油渣吧,正好把那半簍子野菜放在一起炒了,怎麼樣?」

佛明願點點頭:「行,不過豬油渣要吃,這小龍蝦也要吃,娘就你甭管了。」

容周氏見佛明願大包大攬,她倒是不想管,可是怕自己不看著,佛明願能把那剛剛煉好的一罐子豬油全給用了。

「沒事,我給你打下手,叫茯苓她們看著大寶。」

佛明願沒再推辭,想到大寶會學問的事情,她抬頭看向容周氏,說出心裡的打算。

「娘,我瞧著大寶他們都很聰穎,如今四歲正是啟蒙的時候,不如送去私塾讀書吧。」

此言一出,容周氏她們三個都傻眼了。

「送私塾讀書?」容周氏臉上露出一抹為難,又道:「上私塾讀書很費銀子的,不光要交束脩錢,還要買筆墨紙硯,這些東西,哪是咱們家能供得起的啊。」

因為小時候,供著容翊上私塾過二三年,可就那兩三年,束脩錢,逢年過節的給先生送的節禮,還有一年到頭的筆墨紙硯等等花費,差點拖垮了容家。

現如今還要供著三個孩子去讀書,就算二寶是女孩子不用去,那也是一筆不菲的開支。

容周氏根本拿不出來那個錢,就算現在兜里有個六兩銀子,也不夠兩個孩子讀書用的。

佛明願看穿了容周氏的顧慮,笑道:「娘,我既然說供大寶他們去讀書,自然是會想法子掙錢的,不動用你那的錢。」

容周氏還是有些不放心,佛明願耐心勸說。

「娘,大寶很聰慧的,我瞧著他的面相天生就是個讀書的料子,若是不讀書,這一輩子刨地生活就廢掉了,咱不能眼睜睜地看著孩子走錯路吧。」

「可是……」

佛明願不再給容周氏猶豫,直接敲板。

「這事情就這麼定了吧,束脩和筆墨紙硯的錢,您不用擔心,我這邊已經有了好主意。」

容周氏看佛明願心意已決,又看了一眼旁邊的三個小崽子,最終答應。

「好吧,既然你決定了,那娘支持你,大不了日後勒緊褲腰帶過日子便是。」

佛明願聞言一笑。

「娘,你放一百個心,有我在,咱們家的日子只會越過越好,不會餓肚子的。」

大寶在一旁眨巴著黝黑的眼睛,好奇問道:「娘,我們真的能去讀書了嗎?」

佛明願點點頭,「是!」

大寶立即歡呼雀躍起來,一旁的二寶和三寶就顯得沒太多的興趣了。

佛明願看向兩個小傢伙,道:「二寶,三寶,你們也要一塊去私塾的,並不是只有你大哥一個人去哦。」

二寶眨巴著眼睛,看著佛明願好奇問道:「娘親,二寶是女孩子,也要去讀書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