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麗蘭看到他這樣,內心暗暗得意,不管怎樣,她都要鄭立軍是屬於她的。

鄭立軍更是被周麗蘭那小手弄得猴急,四周看了一眼,周圍又沒人,他拉著周麗蘭到那高高草叢的小樹林里,兩個人很快就辦起了那事……

在家裡的葉小芳接到了隔壁家小孩子送的紙條,一問才知道,這是周麗蘭給她寫的,原本她是打算丟了,后一想,看完之後再丟也不遲,結果一看周麗蘭上面寫的內容,她立即氣沖沖地,從家裡跑了出來。

當她走到半路的時候,突然聽到了有人喊著鄭立軍的名字,聲音特別小,而且也很嬌滴滴地,剛走幾步,她又聽到了,順著四周掃了一眼,小樹林里的草叢突然搖擺得很厲害。

接著又是一道嬌媚的聲音好像是非常痛苦地喊著:「立軍,啊……」

這次的叫喊聲比剛才的聲音還要大了那麼一點。

而且葉小芳還發現一道男人的聲音,但就是聽不太清楚那個男人在說什麼。

葉小芳想到周麗蘭給她寫信的內容——立軍現在是跟我在一起,我們兩個經常在工廠里角落裡都干這一回事,你不過就是立軍想娶來應付席桂香的媳婦而已……

葉小芳望著那搖擺不已的草叢,那裡到底是不是周麗蘭和鄭立軍?她面容露出了猶豫,輕輕地咬了著下唇,不管是誰,她都要去看一看。

就這樣,葉小芳的腳步逐漸往那草叢靠近……

而正與鄭立軍纏綿的周麗蘭,急促著,還不斷喊著『立軍二字,其實她自己都沒有信心,會讓葉小芳遇見他們在一起,但是,她覺得就算是沒遇見,可也會讓其他人聽見,到時她和鄭立軍的事,就更加從那些人嘴裡傳了出去。

她也可以一樣破壞得到葉小芳和鄭立軍的婚事。

所以,她今天也比往常還要熱情如火,讓鄭立軍好幾次都差一點招架不住,動作愈發猛烈。

周麗蘭嘴裡喊著的鄭立軍的名字更是越來越大聲。

沉浸其中的鄭立軍根本就沒意識到周麗蘭的用意,只想到周麗蘭叫喊的聲音,對他來說那就是一種認可和肯定,他動作弧度越來越劇烈……

葉小芳離那草叢越來越近,她的心裡從緊張慢慢地微涼,猶如沉在了寒冬里的冰水般一樣。

那一道熟悉男人的低沉喘氣聲,還有周麗蘭那令人覺得憎惡的叫喊聲,讓她可以確定裡面的兩個人就是鄭立軍和周麗蘭。

但她仍然是不死心,想親眼所見。

大步一邁,一不留神踩著腳下的樹枝,咔嚓的一聲,直接把正常沉浸其中的鄭立軍和周麗蘭驚到,鄭立軍慌忙從草叢中抬頭一看,發現葉小芳就站在他一米之處。

頓時,他猶如晴天霹靂般懵了,直愣愣地看著葉小芳。

周麗蘭目光順著看了過去,一見到了葉小芳,她趁鄭立軍沒看見的時候,她對葉小芳勾起了一抹挑釁而得意的眼神。

這讓葉小芳心中的怒火一下子失控:「賤人,不要臉的賤人!」

面對葉小芳的謾罵,周麗蘭一臉的不在乎,反而嬌媚地推了推一直忘記反應的鄭立軍。

這時鄭立軍回過神,慌忙從周麗蘭身上離開,毛手毛腳拉上了自己褲子,火急朝葉小芳走去,「小芳你聽我解釋……」

「鄭立軍你混蛋,你對得起我嗎?」葉小芳氣得眼睛都開始發紅了,水霧逐漸凝聚在眼眶裡。

頂流哥哥撿到我了 「你聽我解釋,這是周麗蘭非要糾纏我,說這是最後一次,她就不會再來打擾我們了,所以我才會想著成全她,小芳我跟你發誓,我絕對是會娶你,我以後都不會再跟周麗蘭在一起了,你信我。」

「立軍你剛才可是在身上用的太大力了,我有點腰酸,你扶我一下吧!行嗎?」 啟稟王爺:王妃她又翻牆啦! 周麗蘭肆無忌憚地跟鄭立軍撒嬌,而故意將旁邊的葉小芳給忽視。

「你閉嘴!」現在的鄭立軍理智回來,怎麼可以還會跟周麗蘭有什麼糾纏,他此時都恨不得打周麗蘭一巴掌,要不是因為她糾纏著自己,自己也不會這樣,那也不會讓葉小芳看到他們兩個在一起。

「小芳!」鄭立軍著急得跟鍋中的螞蟻一樣,但又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一婚二寶:歐少,不熟請走開! 葉小芳看到鄭立軍如此緊張,跟自己解釋,又還喝斥了周麗蘭,這不由讓她又想起周麗蘭給自己寫得信了,「你是故意的對吧!就是想看到我和立軍分開,以後你好跟立軍在一起是嗎?」

對,這才是周麗蘭的目的,哼,她才不會上當。

就算是死,她也要緊緊抓住鄭立軍不放。

鄭立軍慌張連忙跟著葉小芳保證:「小芳,我說什麼都不會跟周麗蘭在一起的,跟我結婚的人一定是你。」

葉小芳挑釁朝周麗蘭看過去,「聽到了沒?立軍要娶的人是我,不是你周麗蘭,你還敢來糾纏他,我絕對不會放過你。」

周麗蘭見到她並沒有上當,那麼自己的計劃就沒用了,等到下次再接近鄭立軍就很困難了。

竟然如此,她就直接跟葉小芳當面拼了。

「你不放過我?到底是誰不放過誰呀!你是從我身邊把立軍給搶走的,我才是那個不會放過你的人。」

「周麗蘭你夠了!我說了,我根本就不喜歡你……」

「立軍你為什麼就是不能承認呢?你明明就是喜歡我的,如果你不是喜歡我的,那你為什麼會答應我跟我在一起呢?其實你就是喜歡我的,你也喜歡我和你之間做的那事,你想想,我們是多麼有默契的呀!」

——————-

PS:我繼續碼字去……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你閉嘴!」葉小芳一聽到她說得那些噁心的話,當即她就忍受不了,上去逼近周麗蘭,狠狠瞪著周麗蘭,「我不管你之前跟立軍有過什麼糾纏,現在他要娶的人是我,你要是還敢這麼不要臉的來糾纏她,那我絕對不會放過你。」

周麗蘭當然是不甘示弱,「你不放過我?我還要不放過你呢!」

葉小芳看到她跟個狗藥膏一樣,一貼上去,就撕不下來了,心中的怒火難以遏制,上去就直接推了要把周麗蘭,誰料,周麗蘭她自己都沒站穩,踉蹌退兩步,猜到了腳下拳頭一般大小的石頭,整個人瞬間就往後仰倒,摔在了地上。

馬上周麗蘭就覺得自己肚子傳來劇烈的疼痛,接著,她感覺到腿間有什麼東西往下墜,濕漉漉的感覺,隨之的肚子的疼痛猶如被千萬斤鎚子砸到一般,撕心裂肺,冷汗涔涔,面色迅速白得跟一張紙一樣。

痛得快要無法呼吸,就連說話都非常困難。

看到周麗蘭這個樣子,葉小芳先是一怔,自己不過就是推她那麼一下,不過就是摔跤而已,周麗蘭又必要露出這個樣子,嗯,周麗蘭一定是裝的,好博取同情。

「你少在這裡裝了,你以為這樣立軍就會站在你那邊了嗎?」

鄭立軍站在葉小芳身邊,一直盯著周麗蘭看,剛開始時他也懷疑周麗蘭是裝出來的,當他看到了周麗蘭的褲子都紅了,接著血都滴到了地上的樹枝。

「她應該不是裝的。」

「怎麼可能!」話一完,葉小芳微怔了一下,很快就想到了之前周麗蘭說她懷孕!剎那間,她害怕抖著雙手,緊緊地握住了鄭立軍手臂,「那現在怎麼辦?」

「我的……孩子,立軍,呃,救我,救我們的孩子……」周麗蘭終於忍住了疼痛,呼出聲音來了。

鄭立軍雖然是很不喜歡周麗蘭,可周麗蘭這個樣子,他也不能袖手旁觀,可如果他又把周麗蘭給送去醫院,要是萬一周麗蘭還在日後用孩子來要挾他的話,那他怎麼辦?

現在心裡矛盾得很。

葉小芳似乎也看得出他在猶豫些什麼,可周麗蘭這個樣子,都是因為自己推了她一把,萬一周麗蘭真要是出了什麼事,那她就一定要負責的,她握住鄭立軍的手,搖晃了一下,讓他回過神,「我們先送她去醫院吧!不然再這麼流血下去,周麗蘭可是會沒命的。」

「好吧!」鄭立軍也是想著在去醫院的路上都還要這麼久,就說不定周麗蘭的孩子就保不住了。

葉小芳和周麗蘭都不知道他心裡打的是這個主意。

當周麗蘭到了醫院,醫生進行動手術。

出來的時候,周麗蘭肚子里的孩子沒有了。

鄭立軍鬆了口氣。

葉小芳卻總覺得不安。

周麗蘭醒來之後,知道自己孩子沒有了,歇斯底里哭喊,不顧自己失血過多,就一直追著葉小芳打,鄭立軍站在葉小芳面前,將周麗蘭攔下。

「夠了!孩子沒了就沒了,本來這個孩子就沒名沒分,就不應該生下來。」

「鄭立軍你有沒有良心呀!那是你孩子,是葉小芳把我孩子弄沒了,你還幫著她。」

鄭立軍絲毫不為她的指責所動,反而說:「你動手術的錢,是我和小芳出的。」說著他緊握住葉小芳顫抖的手掌,「我們兩個會如期在初六結婚,你不要再出現了我們兩個生活里,我是不會跟你在一起的。」

「鄭立軍!」周麗蘭凄涼哭喊著:「你不要跟她結婚,你要娶的人是我,我那麼喜歡你的,你就娶我!」

「不可能!」鄭立軍再次冰冷無情地說。

接著,又溫柔對葉小芳說,「我們走吧!」

「你們不可以走!」周麗蘭追著他們,哭著,雙手使勁抱著鄭立軍的腰,不想讓他跟葉小芳走。

「你鬆手!」鄭立軍不顧剛剛流產的她,使勁將她推倒在地上。

「我不松!」周麗蘭猶如八爪魚般在他推開之後,又緊緊抱著他腳。

就這樣,鄭立軍跟她起爭執,一路從病房拖到了醫院門口。

引來了很多的人看著他們。

被他們指指點點,鄭立軍惱羞成怒,大喝:「周麗蘭你不要臉,我還要臉,趕緊鬆開我。」

「不鬆開,我一鬆開你了,你就會跟葉小芳走了,以後都不會再理我了,我們的孩子都是因為葉小芳推倒我才沒了的,你怎麼可以這麼狠心就這麼拋棄我,選擇跟葉小芳在一起!」

葉小芳原本就不是故意將周麗蘭的孩子給推撞掉的,心裡頭很內疚,但看到周麗蘭對鄭立軍如此執著,還一直對鄭立軍說出污衊自己的話,內心的愧疚便消散了許多。

周麗蘭還明知道自己就要跟鄭立軍結婚了,還偏偏來糾纏鄭立軍,像周麗蘭這種人,落成現在這個下場那都是活該,如果周麗蘭不糾纏著鄭立軍,那就沒事都沒了。

越來越多人圍觀,鄭立軍怒髮衝冠,使出全部的力氣將周麗蘭從他身上扒開,拉著一旁不出聲的葉小芳,連忙走了。

任由周麗蘭在他身後哭喊,他就一直都不回頭。

……

唐小芯和席錦琛從席國偉家回來,就在路上就聽村裡人說周麗蘭流產了,在醫院那邊非常地可憐。

唐小芯就一直都在觀察席錦琛的神情,等走的時候,她就問席錦琛,「你說,爺爺對小姑媽家的事,怎麼看?」雖然她是很不喜歡席桂香,但是,名義上還是席錦琛的小姑媽,那她就只能這麼喊著。

瞥他沒出聲,她又接著說,「我知道爺爺呢對小姑媽是很失望,可也畢竟是他女兒,都出了這事,爺爺多多少少心裡都不會不好受。」

「爺爺跟我說了,這件事不用管!」席錦琛淡道。

行走的小路沒多少人,席錦琛伸手溫柔地握住了她手,與她五指相扣。

唐小芯任由他牽著,就一邊跟在他腳步走著,一直都是慢一個腳步的距離,想了一下,又好奇問他,「難道是爺爺真對小姑媽的事,一點都不上心了?」 「你呀!別想那麼多了,爺爺自然是會有他的打算。」

「哦!」他都已經這麼說了,那她就不再多問了。

葉家

丁秀梅在聽到葉小芳說周麗蘭和鄭立軍的事之後,便一直沉默,過了半晌之後,她問葉小芳,「你確定鄭立軍就是你想要嫁的人嗎?如果不是的話,最少我們現在還可以退婚。」

「我……」葉小芳心裡是很矛盾的,如果你沒那麼喜歡鄭立軍的話,或許她就會跟鄭立軍退婚了,可鄭立軍做的事,也真傷她的心。最終她還是忍不住為鄭立軍說話,「他也跟我保證了,他以後不會跟周麗蘭糾纏了,其實都是周麗蘭不要臉在糾纏她。」

「一個巴掌是拍不響的!」周麗蘭是有錯,但她也覺得鄭立軍身上也是有錯。

葉小芳低著頭,抿著嘴,不說話。

丁秀梅還是挺了解這個小姑子的,看到她這樣,就知道自己說了,葉小芳不愛聽的話了。

「小芳,嫂子沒有別的意思,就是想你考慮清楚一點,你們現在沒舉辦婚禮,那一切都還來得及,等辦了,那就什麼都來不及了,當然,你要是實在喜歡鄭立軍的話,那都可以包容他這些事情。」

「……」

「對了,鄭立軍這事要是讓爸媽知道了,指不定還會把鄭立軍喊來訓話,你自己要有個心理準備。」

作為嫂子,該勸的該說的,她都已經做了,最後還是要讓葉小芳自己做出選擇,畢竟她自己也不是當事人,她代替不了葉小芳做出選擇。

……

而此時,鄭家關進大門,宋雲娥就站他們家門口,破口大罵鄭立軍沒良心,玩了她家女兒又不要她家女兒,還把她女兒都推到,連孩子都沒了。

席桂香原本就是一個摳門的主,不可能會給周麗蘭做出什麼賠償,她就這麼任由宋雲娥站在他們家門罵,她就是不出去見宋雲娥。

宋雲娥最終還是沒辦法,只能回去了。

自己的女兒都這樣了,再怎麼樣,心裡還是多多少少心疼,宋雲娥也是害怕剛流產的周麗蘭有什麼後遺症,還是讓周麗蘭待在家裡養身體。

可家裡也沒什麼補品,只能湊合就是兩個雞蛋紅糖了。

一晃,就是到了年初二。

這天席麗瓊帶著新女婿方海軍來娘家,當天到的時候,已經是中午十二點多了。

席國偉家裡熱鬧,也很忙。

席建立、席桂花一家子、陶紅雲夫婦、杜美華夫婦、唐小芯、席錦琛、王海燕、席飛虎等人都來,至於席秋怡原本今天是要回娘家的,可是由於她的事傳的整個村子都知道,索性席建立不讓她回娘家。

李蓉萍為了好好招待第一次來家裡的女婿,她特地下廚,還讓唐小芯幫忙做了一個滷味豬腳、五花肉等大菜。

兩桌子都坐滿了,上面擺滿了十個菜。

方海軍第一次來,也給大家帶了一點手信,由席麗瓊帶著他一塊認親戚。

先是從長輩開始。

席建立對方海軍的印象特別好,相貌堂堂,身上還有方鴻維的影子,接了方海軍給的手信,他回了一個紅包給方海軍,還不忘了叮囑他,「你以後要好好對我們家麗瓊,她是個好孩子,你也是好孩子,一起努力把日子過好了!」

「外公放心,我一定會好好照顧麗瓊,我也會對她好,我不會讓她受委屈的。」

「嗯!」對於方海軍的真誠的回答,席建立很滿意地點了點頭。

「你真是個不錯的孩子,你爸媽還有你爺爺都把你教育得很好!」席建立樂呵呵地笑著誇獎起方海軍。

「我經常都聽小芯說,外公你對她特別好!」方海軍也開始找話題跟席建立聊。

「小芯也對我好呀!她經常都……」席建立就這麼跟方海軍聊了大半個種。

後來還在席麗瓊提醒方海軍,還有很多手信還沒給其他人呢。

方海軍才意猶未盡結束了跟席建立的談話,繼續跟著席麗瓊去認識其他人。

認識了席桂花一家子,三人都特別和氣。

很快就輪到了給手信陶紅雲夫婦了。

陶紅雲手下之後,沒說什麼話,就只有席錦榮說了聲謝謝。

今天是個好日子,席麗瓊就不想因為陶紅雲而影響到自己心情,於是就帶著方海軍去認識席國強夫婦了。

「這是我大伯,這是大伯母。」席麗瓊給他介紹。

「大伯!大伯母!」方海軍跟著喊。

席國強上下看了一眼方海軍,心裡很清楚,這跟自家的女婿相比較起來,方海軍實在太過於優秀了。

秋怡跟宋多金結婚之後,回門那天都打架,連認親戚都沒來。

杜美華看得出席麗瓊嫁給方海軍,條件還算是不錯,就是如此,所以她覺得很不高興,憑什麼席麗瓊都算是二婚了,還嫁給一個條件這麼好的男人,這跟宋多金相比較起來,相差不是一點半點,而是很多。

這樣一來,她就可以想象得到,李蓉萍在她面前炫耀的模樣,想著她就來火了,哼,得意什麼呀!那她就要非壓一壓李蓉萍的氣勢。

「送給我們的是什麼呀!」杜美華當著席麗瓊和方海軍的面打開,其他人都朝他們這邊看過來。

「這就是花生米糖,我經常吃。」意思就是你們送的手信,也不過如此而已,拿出來送人,一點都沒誠意。

席建立和席桂花一家子臉上都顯得很深沉,覺得杜美華這麼做,也太過分了。

席桂花說:「大嫂,海軍送什麼,那都是心意。」心意就是不在意東西輕與重。

「我是在跟他說話,你插什麼話,沒禮貌!」杜美華不滿席桂花偏幫著方海軍,便說了她。

席建立沉著臉,不悅說道:「大過年的,收斂一點。」

「我不過就是有什麼說什麼,這花生米糖,我們家過年的時候,還有沒吃完呢!」杜美華話剛一說完,「難道我說錯了嗎?他這是頭一回來丈母娘家,連手信都是買得這麼便宜,說不定以後都不會好好對麗瓊呢!」

這話一出,立即讓方海軍處境覺得很窘迫,很想說杜美華什麼,但是又想到杜美華是唐小芯的家婆,索性他就忍了。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方海軍就是她男人,他要是很尷尬,那自然身為老婆的她都會覺得沒面子,於是她就想著為方海軍解釋時,遽然伸來一隻手臂,很快就將杜美華手上的花生米糖拿走。

強婚:女人別想逃 一下子所有人都朝這一隻手望了過去。

「杜美華你要是嫌棄這手信不夠好,那就算了,那就不送了!」李蓉萍剛出來她就看見杜美華想要為難方海軍的架勢,她立即就趕了過來,「我們自己留著吃,反正吃的是不會有人嫌多。」

「你……」她剛才不過就是想著為難方海軍一下而已,可沒想過要把花生米糖還回去,誰會嫌棄好吃的東西呀!可現在就這麼讓李蓉萍拿回去了,她又不能讓拿李蓉萍怎麼樣,一下只能自己在心裡生悶氣了。

李蓉萍斜睨她一眼,狡黠的光芒掠過,哼,敢欺負我好的女婿,杜美華看來太久沒被她修理了,皮都開始癢了。

「杜美華你說我女婿出手不夠大方,就不知道你家女婿怎麼樣?上一次回門的時候,還跟秋怡打架呢,誰也沒見著,更被說什麼手信了,要我說吧!好歹離上次回門的日子都過去了這麼久了,他也是不是該來見見我們這些親戚了?杜美華,我到時就想著看一看他到底出手有多大方!」

懟得杜美華連一句話都說不出來,李蓉萍笑得可高興了,她知道杜美華是很想反駁她的話,吹牛逼可是要出錢的,杜美華就不敢隨意亂說,否則到時宋多金可沒做得像杜美華說得那麼好,杜美華不僅僅要倒貼錢,還丟臉!

李蓉萍拉著方海軍的手臂,很是欣慰和喜歡地拍了一下方海軍肩膀,「我這個女婿呀!我最滿意了,家裡條件還不錯,人又孝順,我覺得我這個女婿就是萬里挑一的,其他人都比不上我這個女婿。」這就是在對杜美華說,你家女婿很差勁,比不上我家女婿好。

看著李蓉萍笑得只見牙齒而不見眼睛的樣子,杜美華憋著一肚子火,哼,有什麼了不起的呀!不就是一個女婿而已,還沒有兒子來得實在。

靈光一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