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一陣微風輕輕的吹過我的身邊,讓我有種沐浴春風的感覺。

當微風吹到香怡身旁的時候,她的身軀變成點點星光向上空飄去。

“孫偉,我向你承諾過我是不會離開你的,也許這個結局纔是最好的,我將永遠的存在你的記憶裏,還有我是真的很愛你,很愛”空中迴盪着香怡對孫偉說的最後一句話。

“香怡對不起,我對不起你,我辜負了你”孫偉將頭埋在懷裏痛哭道。

看着香怡化作的點點星光,我知道香怡的魂魄已經徹底的煙消雲散了,這是她自己選擇的,看似不完美的結局卻非常的完美,因爲她將會永遠的留在孫偉的記憶之中,揮散不去。

半個多小時過去了,我的身子一動不動的站在孫偉的身邊,王思琪見我臉色蒼白,然後她把手放在了我的鼻子下面,大約過了五分鐘王思琪也沒有發現我喘一口氣。

“林不凡,林不凡,你醒醒,你快點醒醒”王思琪推着我的身子喊道。

“喂120嗎?我這裏是dg路56號,你們趕緊來一下”王思琪掏出電話想都沒想給120打了一個電話。

“事情辦完了,我要回到我的身體裏了”我對着坐在地上哭泣的孫偉說道。

“恩,你回去吧林大師,先讓我一個人在這待會,等我醒來再找你”孫偉一邊哭着一邊對我說。

“唉”我嘆了一口氣。

“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魂歸”我用右手的中指和食指點了一下我的額頭。

“怎麼回事,怎麼不好使”我自言自語的說道。

“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魂歸”我再一次的用右手的中指和食指點了一下我的額頭念着咒語,可是依然不好使,我反反覆覆的唸了幾次結果都是一樣的

此時我還是站在孫偉的神識之中,我的表情變得驚恐起來,我剛剛還能與我的身體取得聯繫,可是現在我已經感受不到我的肉身了,我估計肯定是有人觸碰了我的身體。

“嘭”我無力的坐在了地上,我知道我已經回不去了。

“林大師,你這是怎麼了”孫偉回過頭擦乾眼淚看向我問道。

“我回不去了”我無力的答道。

“什麼回不去,你說是什麼意思”孫偉一臉疑惑的看向我。

“我是說,我現在已經與我的肉身失去聯繫了,我跟那個香怡一樣會永遠的留在你的神識之中”

“怎麼會這樣的大師,那該怎麼辦”孫偉驚慌的向我問道。

“我也不知道”我一臉晦氣的答道。

“對不起林大師,是我連累了你”孫偉紅着臉不好意思的對我說道。

“不要向我道歉,也許是我的命中要遭此一劫”我無奈的說道。

“那我先出去看看是怎麼一回事”孫偉將眼睛閉上,試着讓自己甦醒過來,無論孫偉怎麼努力,他也甦醒不過來。

“林大師,我醒不過來怎麼辦”孫偉沒有辦法只好來找我。

我緩緩的站起了身子,繞到了孫偉的身後,擡起腿一腳踹向了孫偉的屁.股。

“啊,疼”孫偉從沙發上蹦了起來大聲的喊道,當他醒來的時候孫偉就看到王思琪在一旁看着他。

“林大師哪去了”孫偉瞪着眼睛向王思琪問道。

“就在你睡着不久,這林不凡好像也睡着了,不過他是站着睡着的,過了大約半個小時他臉色蒼白,連呼吸也都沒有了,於是我就打電話給了120了,120的大夫來了以後確診林不凡已經斷氣了,他的屍體已經被拉到了殯儀館等待處理呢,你這傢伙睡的很死,無論我怎麼叫你,你也不醒,所以我只能在這等你醒來,我們倆現在還是趕緊走吧”

“王思琪,你實在是太糊塗了,林大師根本就沒有死,你真是有心辦壞事啊”孫偉說完急忙的向外面跑去。

“孫偉,你去哪裏”王思琪站起來喊道。

“當然是去找林大師”孫偉頭也不回的喊道。

“我開車送你吧”於是王思琪開着車拉着孫偉向dg市殯儀館趕去。

當他們倆趕到殯儀館的時候,我的屍體已經被送到了太平間的冷凍倉裏了等待着入倉。

“我要把林大師接走”孫偉看着我的肉身說道。

“他已經死了孫偉”

“林大師沒有死,他就在這裏”孫偉指着自己的腦袋說道。

“孫偉,我看你是真瘋了”

“我是瘋了,我快要被你整瘋了”孫偉說完就要扛起我的肉身往外走。

孫偉剛把我的肉身扛起來,他就被殯儀館的工作人員趕了出去,我的肉身再一次的被推進了冷凍倉裏。

“我現在必須要趕緊的聯繫林大師”孫偉坐在王思琪的車上將眼睛緊緊的閉上,孫偉知道只能在睡夢裏他纔可以見到我。

“孫偉,你鬧夠了沒有”王思琪不知道這孫偉到底要做什麼,而孫偉則不去理會王思琪,繼續白日做夢。

孫偉很想入睡,可他現在是一點睡意都沒有,孫偉在心裏埋怨着自己,如果不是求我幫他的話,事情也不會鬧成現在這個樣子。

“這件事是因我而起的,我一定要救林大師”孫偉一臉嚴肅的說道。

“你想要做什麼”王思琪有些不明白的看向孫偉。

“王思琪,你先走吧”孫偉說完這話就下車了。

“孫偉,你到底想要做什麼”王思琪繼續問道。

“這件事不用你管了,你趕緊走吧”孫偉說完就偷偷momo的往太平間的方向走去。

“這個精神病”王思琪也懶得理會孫偉,她氣憤的開着車揚長而去。

“林大師,我一定會想盡辦法救你的”孫偉堅定的對自己說道。

孫偉看了一下手錶是下午三點多,雖然殯儀館這個地方人來人往很亂,可是到了下午四點半的時候dg市的殯儀館就開始冷清了下來,因爲這個時間,殯儀館裏的人都下班了。孫偉躲在殯儀館的公共廁所裏不出來,一直到五點多的時候,他才偷偷的從殯儀館的公共廁所裏溜了出來。

孫偉像個賊似的貓着腰就往太平間的方向走去,他的頭不停的四處張望着,畢竟這件事不是一件光彩的事,孫偉小心翼翼的躲避着殯儀館大院的攝像頭,當孫偉走到太平間門口的時候他頓住了身子開始猶豫了起來。

一陣陰風從太平間裏撲了出來,孫偉不由的打了個冷顫。孫偉緊張的望着太平間的走廊,有點望而止步。

“孫偉,你丫的就是個懦夫,人家幫了你這麼多,你卻在這猶豫不決,你還是不是個男人了”孫偉先是給了自己一巴掌,然後對自己說道。

孫偉下定決心咬緊牙關就向太平間的走廊裏走去,他能感覺到有一股陰冷的氣息將他的全身包裹了起來,孫偉心裏是無比的害怕,他胳膊上的汗毛都豎了起來,孫偉還覺得自己的後背有種涼颼颼的感覺。

(又一部新作《茅山道士驅邪錄》希望老粉絲繼續支持下去,也希望新粉絲加入進來,我們新書的羣號64850731推薦過300加更一章收藏過100加更一章) 孫偉下定決心咬緊牙關就向太平間的走廊裏走去,他能感覺到有一股陰冷的氣息將他的全身包裹了起來,孫偉心裏是無比的害怕,他胳膊上的汗毛都豎了起來,孫偉還覺得自己的後背有種涼颼颼的感覺。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神識,這個神識可以說是自己的一個小世界,人們做的夢就是在這神識的小世界裏發生的,可以說人的神識世界是千變萬化的,我站在孫偉這神識之中茫然的盯着天空。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無,名天地之始,有,名萬物之母”我閉着眼睛開始念起了《道德經》,此時的我已經把自己給放棄了,也許這就是我林不凡的命運,我註定只是出現在別人的神識之中。

孫偉輕手輕腳的來到了太平間的停屍房裏,望着密密麻麻的冷凍倉,他有點迷茫了,因爲他不知道我到底被放在了哪個冷東倉里。

“這個可咋整啊”孫偉有點手無頓措。

“大不了就是個死”孫偉最終沒有辦法只好硬着頭皮上了,他將第一個裝屍體的冷凍倉抽了出來,裏面放着一具屍體,這具屍體被綠色的屍袋套着,不打開屍袋根本看不清裏面人的樣貌。

“阿彌陀佛,如來佛祖,觀世音菩薩你們一定要保佑我呀”孫偉雙手合十唸叨着,然後他心一橫將那個綠色屍袋的拉鍊給拉開了。

“臥槽”孫偉大喊一聲向後蹦了一大步,只見一滴冷汗從孫偉的額頭滑落下來。當孫偉拉開那個綠色屍袋的時候,他先看見的是一具只有半顆頭顱的男性屍體,更恐怖的是這具屍體半顆頭顱上的眼睛是睜開的。

孫偉蹲下.身子捂着xiong口開始抽泣l了起來,他是真害怕,他恨不得現在就跑出去,可是孫偉不能。

孫偉緩和了一下自己的情緒站起身子吸了一口氣,他走近那具屍體前,將屍袋的拉鍊拉上然後又把他又推了進去。

“真特麼的刺激”孫偉自嘲了一句奔着第二個冷凍倉走了過去,他小心翼翼的將這個冷凍倉抽了出來,這具屍體跟上具屍體一樣被一個綠色的屍袋套着。

“撕拉”孫偉閉着眼睛把那屍袋的拉鍊拉開,他緩緩的將眼睛睜開,這個綠色屍袋裝的屍體是一個俊俏的少女屍體,她的表情不是那麼痛苦,她死的很安詳,屍體也很完整。

“真是可惜了,年紀輕輕的就這樣死去了”孫偉嘆了一口氣說道,孫偉這句話剛說完,躺在他面前的這具女屍的眼睛瞬間睜開直勾勾的盯着孫偉。

“我的媽呀”孫偉大喊一聲,拔腿就往外跑,孫偉覺得自己的心臟都快要從嗓子眼裏跳出來了。孫偉跑了沒幾步他又停了下來,他一臉顧忌的向後望去,結果一切安靜

“我一個大活人,居然會怕你們這羣死人,我今天就不信了”孫偉說這句話也是在給自己壯膽子,他再一次的往停屍間裏走了過去,當他走到那具年輕少女屍體面前的時候,那個少女的眼睛已經閉上了,孫偉把屍袋的拉鍊拉上然後把這具屍體又推了進去。

就這樣,孫偉陸陸續續的將這停屍間的冷東倉全部都拉了出來,這裏停放的那些屍體有老人,也有孩子,有自殺.死的,有被殺的,也有被車撞死的…..,最不能讓孫偉容忍的是被水淹死的。

其中有一具屍體是男性女性的就不知道了,這具屍體全身浮腫,皮膚潰爛,顏色慘白,而且這具屍體也不健全,有一隻胳膊已經丟失了,看傷口好像是被野獸啃咬的,屍體的嘴巴大張,孫偉能看到屍體的嘴裏佈滿了蛆蟲,只不過這些蛆蟲已經被凍成了一團。

孫偉蹲在地上不停的嘔吐着,就連胃裏的黃水都被他給吐出來了,孫偉的神經也即將崩潰了,他不知道自己該不該再繼續下去。

“還剩不多了,我一定會找到你的林大師”孫偉又繼續的找了起來,最終孫偉在倒數第二個冷東倉里發現了我的肉身,此刻我的肉身已經完全被凍僵了。

“林大師,我現在就帶你走”孫偉扛起我的肉身就向外走去,此時已經是晚上十一點多了。

“哇,哇,哇……”殯儀館院子裏的一顆大樹上有兩隻烏鴉不停的在叫着,整個殯儀館透露着詭異氣氛。

孫偉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將我的肉身扛到出了殯儀館,dg市的殯儀館就在dg市的一個郊區的小山上,這裏算是一個比較偏僻的地方,白天這裏都很少有車出現,更別說這大半夜誰會沒事開車來這殯儀館玩耍,就算有車到這來也不會有拉孫偉和我,我現在呈現的樣子就是一具死透了的屍體。

孫偉剛要將我放在地上,這個時候前方的一輛車的車大燈亮了起來,車燈晃着孫偉的眼睛,使孫偉根本就看不清前方是什麼情況。

“趕緊上車吧”黑暗處響起了王思琪的聲音。

“原來你還沒走呀”

“我已經走了,可是我不放心你,於是我又回來了,我在這等你幾個小時了”王思琪走向前對孫偉說道,然後她又向我看了過來。

“我們趕緊走吧,這個地方實在太恐怖了,你幫我扶一下林大師”

“還是你自己來吧”現在在王思琪的眼裏我就是一具屍體,所以王思琪不敢扶我,這也是可以理解的,畢竟她是一個女孩子。

“算了吧,還是我自己來吧”最後我被孫偉扶進了王思琪的後車座上,王思琪通過倒車鏡看着我慘白的臉心裏生出一陣莫名其妙的恐懼感。

“快開車吧,你再不走的話,我們就被人發現了”孫偉對正在愣神的王思琪說道。

“這是我這輩子幹的最瘋狂的一件事”王思琪說完就將車打着火向市區開去。

“我剛剛乾的事比你還瘋狂,我特麼的居然在停屍間裏看了一百多具屍體,我這心現在還在嗓子眼的地方,隨時都能蹦出來”孫偉想到剛剛自己做的那些事就感到一陣後怕,尤其是想到那具少女的眼睛忽然睜開他就覺得渾身不自在。

“我們現在去哪裏”王思琪問到孫偉。

“我也不知道去哪”孫偉也是一臉的迷茫。

“那就去我家吧,正好我爸到外地談生意了,就我自己一個人在家,我家那裏還算是安全的”

“好的,謝謝你了思琪”

此時王思琪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想的,居然會把我這具屍體拉到自己家裏。過了二十多分鐘王思琪的車就停在了一個豪華別墅的門前。

“思琪,這裏是你家?”孫偉指着別墅問道。

“是的,我跟我爸搬到這已經三年了”王思琪點頭說道。

“看來我王叔這幾年可沒少賺啊,這個別墅沒有個五百萬根本下不來吧”孫偉一臉羨慕的說道。

“別在那說廢話了,趕緊把他扶進去吧”王思琪指着車裏的我說道。

“好”孫偉慢慢的將我從車裏扶了出來,王思琪打量着別墅是周圍爲孫偉放哨,去殯儀館偷屍體這要是被人發現的話,那還了得。

“林大師的身子已經凍僵了,現在必須要先將他的身子暖和過來,思琪你這大別墅肯定有浴缸,你把你家浴缸放點熱水進去,然後我再把林大師放進去”

“不行,如果把他放進我家的浴缸裏,我以後還怎麼洗澡”王思琪有點接受不了孫偉的提議。

“救人要緊,實在不行我給你再買個浴缸”孫偉有些急眼了。

“孫偉你簡直是瘋了,我居然也跟着你瘋”王思琪說完就把孫偉和我帶到了她的臥室裏,王思琪這間臥室很大起碼有六十到七十平,而且衛生間就在臥室裏,這個衛生間也有將近十平方大小。王思琪走進衛生間就把牆上的熱水器打開就往浴缸裏放熱水。

“沒想到你家這麼有錢,土豪的生活真是非常的牛x”孫偉看着王思琪的房間打趣着王思琪。

“別說沒用的,趕緊把他放進去吧”

“好的”孫偉將我的肉身放進了浴盆裏。

“孫偉,偷屍體不僅僅是犯法,而且還違背道德底線,這件事一旦被別人知道的話,後果是不堪設想的,你不但要接受法律的制裁,還要丟掉自己的工作,你知道不知道”王思琪嚴肅的對孫偉說道。

“我知道,我孫偉是個有良心的人,林大師是爲了救我才變成這個樣子的,我不能不管他,這是做人最基本的”孫偉義無反顧的說道。

“你真是無可救藥了,既然你這樣說,那我就無話可說了,希望你可以把他救活”王思琪嘴上是這麼說,但是她心裏知道我已經死的不能再死了,是不可能再活過來的。

王思琪坐在牀上將電視機打開無聊的看着電視,她的眼睛雖然在盯着電視看,但是她的心思都不在電視上,王思琪的心裏一直在想着我,她想着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她得知前任男友付天將要結婚的消息,王思琪的心情瞬間就變得不好了,於是她開着車到海邊散散心,而我則以爲她是自殺的,所以我不分青紅皁白的就把她拖到了沙灘上,剛開始的時候王思琪是很生氣,可過後她回到家想了一想,她覺得我是一個很不錯的人,從那天開始王思琪就想跟我交個朋友,到後來經常到我那去溜達,讓我冒充他的男友參加前男友的婚禮,王思琪對我也開始漸漸的有了好感,想到這的時候王思琪往衛生間看了一眼。

“如果你能活過來的話,我會讓你做我的男朋友”王思琪在心裏暗暗的說道,她也不明白自己心裏爲什麼會這麼說。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我在孫偉的神識世界依然是閉着眼睛坐在地上念着《道德經》。

“好久不見了”此時一個身穿青衣的中年男子站在了我的面前說道。

聽聞這聲音我感到十分的耳熟,當我睜開眼的一剎那我的身子顫了一下“師傅”當我喊完這句師傅,我的眼淚唰的一下就從眼角里流了出來。

“老大不小的人了,還是這麼愛哭鼻子”師傅走到我的面前用他的衣袖擦拭着我的眼淚。

“師傅,二十多年沒見到你了,我都想你了”我像個孩子似的撲到了我師傅的懷裏。

“不凡,雖然我們已經二十年沒見了,但是我無時無刻不在關注着你”師傅拍着我的肩膀說道。

(又一部新作《茅山道士驅邪錄》希望老粉絲繼續支持下去,也希望新粉絲加入進來,我們新書的羣號64850731推薦過300加更一章收藏過100加更一章) “師傅,你這二十多年到底去哪了”

“這二十年來我一直在追查邪道宋元豐的下落,那個宋元豐非常的狡猾,我完全被他牽着鼻子走,所以我沒有時間來找你,現在的我只不過是放在你身上的一縷神識”師傅說這話的時候臉上的表情有些難看,畢竟師傅與宋元豐有些恩怨世仇,這些也都是柏皓騰之前告訴我的。

“不凡,你這孩子從小就心地善良,也沒有什麼心計,你這樣會被別人算計的,就拿這次的事情來說,你做的很差勁,你居然會把自己的性命放在一個你不熟悉人的手上,所以才導致你現在的這個樣子,我以前跟你說的那些你都記在腦子裏了嗎!”師傅沒好氣的數落着我。

“師傅,我錯了”我低着頭對師傅說道,雖然我已經五十多了,但是我覺得我在師傅的面前我就是一個永遠長不大的孩子。

“罷了,罷了,我希望你以後再做什麼事的時候,想想我曾經對你說過的那些話,有些事要量力而行,不要亂逞強,我這縷神識留在你身上也是爲了在你遇到困難的時刻幫你一把,現在我就送你回去,我能幫你的就這麼多了,以後還是要靠你自己了”

師傅說完這句話,他的身上散發着耀眼的黃色光芒,刺的我眼睛都睜不開了。當我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我的身子被泡在浴缸裏面,孫偉坐在浴缸旁邊眼睛無神的望着頭頂的天花板,心裏不知道在想些什麼,他完全沒有留意到我已經醒過來了。

“孫偉,我這是在哪裏”我捂着昏沉沉的頭向旁邊的孫偉問道。

“臥槽,嚇我一跳”孫偉被我這句話驚的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林大師,你可終於醒了”孫偉也不嫌棄我身上全是水,他撲到我的懷裏就大哭了起來,孫偉覺得自己之前做的那些事都沒有白費。

“你個大老爺們怎麼老是哭哭啼啼的”我不耐煩的對孫偉說道,此時我的心裏也是很高興,原本以爲自己只會留在孫偉的意識之中了,可沒想到在關鍵的時候是我的師傅把我給救了。

“師傅,謝謝你”我在心裏默默的說道。

王思琪坐在臥室聽到我說話,第一時間站起來就向衛生間跑了過去,王思琪不可思議的看着坐在浴缸裏的我,她做夢都沒想到我真的活過來了。

“你現在在我的家裏”王思琪紅着眼睛對我說道,王思琪也特想上來擁抱我,可是她…..。

“王思琪,我不是讓你看着我,不讓人碰我嗎!你到底做什麼了”我站起身憤怒的向王思琪問道,此時的我臉色蒼白沒有一絲血色,看着有點像死人。

“我見你沒有了呼吸,然後臉色蒼白,我以爲你出事了,然後我就撥打了120急救電話,手來….”王思琪不好意思的將頭低了下去。

“你是豬嗎?你知不知道你差點害了我,王思琪我不想跟你再有所來往了,你放心,我會盡量把欠你的錢還給你的”此時我氣的是渾身發抖,我連殺這個王思琪的心都有了,可以見得我到底有多憤怒。

“對不起林不凡,我真的不是故意的”王思琪低着頭對我賠禮道歉,這還是王思琪第一次這麼低三下四的給人道歉。

“我希望你以後不要再到茅山堂來了,不要再打擾我了”我說完就從浴缸了爬了出來,我站在地上身子搖晃了兩下,由於身子有些虛弱我差點摔在地上,我邁着大步就向外走去。

“你身上的衣服已經溼透了,我拿一套我爸爸的衣服給你換上吧”王思琪擋在我的面前對我說道,此時王思琪感到心裏十分的內疚,她覺得自己辦了一件很愚蠢的事。

“不用了,我一刻都不想見到你,更不想在這多待一分鐘”我將擋在我面前的王思琪推開,就向外走去。

王思琪站在我的身後眼淚含着眼圈的看着我離去,她心裏感到無比的委屈,她也知道自己是好心辦壞事了。

“思琪,那我改天再來找你,林大師等等我”孫偉從衛生間裏跑了出來向我追來,我們剛出去不一會,王思琪的眼淚就掉了下來,她也不知道爲自己爲什麼流淚,也許是我之前的那句話傷害了她。

“林大師,林大師…..”

我現在也沒心情理會孫偉,我頭也不回的奔着市區的方向走去,我這個人不管做人還是做事都不是那麼斤斤計較之人,就算有些事上吃了點虧我也不會說什麼,因爲師傅從小的時候就教育我吃虧事福,可是今天是我最惱火的一天,我差點就被那個無知的王思琪給害死了。

“林大師,要怪你就怪我吧,思琪她也是無心的”孫偉跑到我的身邊爲我解釋道。

“不要在我的面前提起她的名字,你一提她我這心裏全是火”我說這話的時候仍然是一臉憤怒的表情。

“那好,我不提她了,林大師今天真的很謝謝你,如果沒有你的話,估計用不了多久我就會與世長辭了,你就是我的再生父母”孫偉一臉感激的說道,而我根本就聽不進去,我現在是滿肚子的怒火沒地方撒。

“嘭”我一腳將路邊的一個垃圾筒踹翻在地,即使這樣也宣泄不了我內心的憤怒。

孫偉見我這個樣子,也不敢再跟我說話了,就這樣我們倆一前一後的向茅山堂走去,路上孫偉招手叫了好幾輛出租車,可是沒有一輛出租車願意拉我們,因爲他們怕我把他們的車座弄溼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