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胖子來開房的女人見到胖子失常的一幕後驚慌到,人已經來到了胖子身邊,試圖搖醒胖子。可是就在她碰觸到胖子身體的時候,只見胖子“啊”的一聲尖利叫聲,人如兔子一般狂奔出去。只是那麼一下,他人已經跑出街道,雙手虛空亂抓,口水也都已經噴出流出,樣子狼狽至極!

“他……怎麼了?”見到胖子突然間蛇精病,龍月蘭疑惑道。

同時猥瑣也看着宋德華,不明所以。

“紅夜。”

宋德華說了兩個龍月蘭和猥瑣都聽不懂的字,讓他們壓根就想不通和現在胖子的狀態有什麼關係。

“說了你們也不懂!今晚到家睡去吧!”

宋德華來這裏就是擔心他們兩個人沒有着落,所以纔來的。至於怎麼找到他們的,有小黑在,沒有找不到的理由。

“這、這不好吧?”

猥瑣確實不想麻煩宋德華,但是現在的處境……

龍月蘭也顯得有些尷尬,事實上她那裏都不想去,只想自己一個人。可是,有些時候有些事情由不得她,也就只能順其自然了。

“去吧,我沒空招呼你,你就自己帶着龍小姐去就好了。”

宋德華要到惡鬼界去,所以沒空和猥瑣他們說太多的話。

猥瑣和龍月蘭兩人最後想了想,還是答應了……

市第一醫院。

“病人什麼情況?”院長親自出馬來到手術室,蒼老的臉上寫滿焦急。

由不得他不急,也不知道現在躺在手術檯上的婦女究竟是什麼人,病了也就病了,自己在家睡自己的覺,她病她的。可是不知道爲什麼來了一羣染黃毛的青年手拿砍刀將他帶來了這裏,並且放言若是治不好眼前這個婦女就將自己的醫院所有人砍死在這裏。

看着那些面色猙獰的青年和閃爍寒光的砍刀,院長相信他們會這樣做的。匆忙趕來的時候他就看到了等待在手術室外的一個肥胖中年人焦急來回的跺着步,更看到一個帶着淚水面容矯好的美女。

也顧不上其他,直接推門進入手術室問着這個全醫院醫術最好的醫生。現在他就是自己的希望,院長一臉期盼的看着這個過去令他最得意的醫生。

可是老院長失望了,最令他得意的醫生搖頭,他居然搖頭了。多少疑難雜症在他手上都成了一般的病痛,今天他居然搖頭。雖然院長在進來的時候已經看到了婦女已經被蓋住了頭,但他仍不相信眼前發生的事情是真的。 “送晚了,若是早些日子身體開始不適的時候來還有一線希望,現在已經晚了!”醫生說完最後那個字的時候臉上也盡是無奈。

有些得病的人喜歡拖,總以爲沒病,結果最後卻成了大病。有些沒病的偏偏喜歡說自己病,經常來醫院檢查。這年頭的人,終究讓這個老醫生想不通。

院長彷彿看到了自己的醫院倒閉一般,無力的走出手術室,他不怕死,怕的是治不好該死的人。更是怕每一次見到病人家屬時那失望落寂的模樣。

“院長,怎麼樣?”

“醫生,怎麼樣了?”

他們剛出來就被肥胖中年男子圍繞住,還有那美麗,穿着時髦的女人。兩人拉住他們的手急切問道。

可是他們看到的是院長和醫生無奈搖頭的樣子,這是肥胖中年人和時髦穿着的女人急忙衝進了手術室,留下一羣后面跟上前情緒激動的混混將院長和醫生逼在牆壁角落怒罵着。

啪!

“就是因爲你,你的母親才離開了這個世界,你這個不孝女,我沒你這樣的女兒,滾!滾!!”手術室裏中年人一巴掌將年輕女人拍倒在地上怒罵着,情緒無比激動,說話的時候整個身體都在顫抖着。

“爸……”女人連滾帶爬,抱着中年人的腿,望着那安詳沉睡一般的母親哭泣着。

“滾!再不滾我打死你!”中年人一腳將女人踢開,臉上猙獰,仿如惡魔。

女人無力的站了起來,看向中年男人再看了眼那躺在手術檯上的母親,最後咬牙向外走去,離開的時候那原本揮舞着砍刀威脅院長的青年也紛紛跟了出去。

無盡的夜晚吞噬着一切,女人落魄的走在街道,赤腳走着。在她身後數十個黃毛跟着,手持砍刀的模樣把僅有的幾個走在夜色中的行人嚇的紛紛躲藏起來。

向鳳蓮怎麼也想不到,之前還是好好的母親說走就走……

“一定是那個混蛋,一定是他下詛咒了,一定是的!!”向鳳蓮歇斯底里咆哮,尖利的聲音在黑夜中十分刺耳,讓聽到的路人無不是捂住耳朵,離她遠遠的。

來到惡鬼界外的時候宋德華看到了不少代理鬼差也向裏面走去,最後宋德華也以自己是代理鬼差的身份跟上一個隊伍。

宋德華跟的隊伍是三男一女的隊伍,也許在沒進入惡鬼界之前他們就商量好的,所以當他們進去惡鬼界直接向一片林子裏面走去。

看他們那連路都不用分的樣子,宋德華相信他們來之前應該也瞭解過地形,或者說他們手上有這裏的地圖。

看到他們那果斷不猶豫的動作宋德華就知道自己沒跟錯隊伍,眼前這個隊伍估計是之前八十個代理鬼差裏面最優秀的,即便不是最優秀也是起碼前十的隊伍。

“趙國術,我們現在就去那個地方嗎?”

“恩,趁現在,必須要先到達。 風流財女 天越黑對我們越不利!”

四人一直向前面奔去,很緊迫的樣子。但宋德華跟在他們後面也沒讓眼前的四人脫離自己的視線。這就是跟蹤術。

而宋德華也知道天越黑則越不好的原因。尤其是這些看起來最原始的林子裏,即便宋德華在自己那個世界裏進入原始森林都要萬分小心,儘量在夜間不行動。

黑夜,纔是這些灌木地方的最恐怖時候。

“啊!!”原本寧靜的四周響起淒厲的慘叫聲,接着又傳來吵鬧聲了鬼差之力吼叫聲。

宋德華知道,現在有人已經被鬼差之力做爲目標,並已經開始攻擊人,恐怖的時候開始了!

宋德華的一時失神,那原本自己跟着的四人隊伍又和宋德華拉開一段距離。

“挺快的!看來我猜測的沒錯。”宋德華內心讚許的看了眼前面四個靈活的像猴子的人,其中那個女的,以一個女人的體力都能趕上其他三個男青年了。

但這些對宋德華來講則是更輕鬆的事,起碼宋德華這一路跟着連氣都沒踹一下,純碎和平時走路一樣。

那也是因爲他們是代理鬼差,而宋德華真正的實力可比帶力強的原因。他們兩者本來就差的遠,何況是現在這種需要力量和體能的時候,自然是宋德華佔了上風。

可以說那麼多人裏也就只有宋德華可以最輕鬆,起碼他有自保能力。而換成其他代理鬼差,似乎什麼都沒有。

本身資質不好就已經決定了他們的身體體能和力量上比不上宋德華。更主要的是他們雖說是代理鬼差,但卻是沒鬼差之力的代理鬼差,等於拔牙的老虎。

所以他們和宋德華比起來就差遠了。他們只能靠咬牙堅持活下去,而宋德華還可以非常悠哉的跟着,甚至有種可以休閒幾天什麼的樣子。

但是宋德華也沒放鬆自己的警惕和心,因爲這裏是惡鬼界,所以宋德華也不得不小心應對。

“吼!”正在宋德華思緒的時候一道獸吼聲在前面隊伍響起。

宋德華身子一止蹲下身子看着前方。

是一隻豹子一般的魂豹,正憤怒的咆哮對着四人。血口大嘴不斷露出裏面的獠牙示威着。

“趙國術,怎麼辦!”女子道。現在這個叫趙國術的就是他們四人的隊長。因爲一路來宋德華聽的最多的則是他們喊趙國術的名字。凡是有什麼決擇都會先問他。

“大家小心,以靜制動!”打,他們肯定打不過,現在只能保持不動,邊對持邊想辦法了。

趙國術的聲音果然讓大家冷靜下來。四個人都沒有動,就這樣看這眼前的魂豹。

是的,眼前的豹子叫魂豹,一種以速度爲優勢的魂魄豹子。簡單點可以理解成,人死了有人的魂魄形成鬼魅,動物死了一樣也有魂魄,成爲魂動物。

花草樹木都有生命,並且它們也能交流。所以這個世界是公平的,一直都是。

以他們四人的實力和眼前的魂豹戰鬥簡直就是送死。趙國術他們深知這一點,如今他們就只能一靜制動,希望那魂豹對他們失去興趣或把他們當成死人一般處理。

只要魂豹放棄,那麼這也許是他們唯一的活路了。只是這個機會似乎很渺茫,渺茫的幾乎是不可能的事。但如今之計只能等,耗。

這是代理鬼差的悲哀,一直以來都是。

整個代理鬼差從來沒有出現過資質好的鬼差,即便有,那麼也只有做代理鬼差這一條路,別無選擇。

這也就註定了他們的實力很弱,弱的要想在惡鬼界活下去必須就要依靠智慧和勇氣一起擁有的情況下才能繼續活下去。

而更殘忍的是,代理鬼差的最強代理鬼差都是選擇在這樣的晚上來進行的。不是這樣的話不但大大增加了危險程度,還會造成大部分的鬼差死亡。不管是自然環境還是晚上鬼差之力縱橫暴戾,這都是造成更多人死亡的直接原因。

就像現在趙國術他們一樣,危險就在眼前,而且隨時丟掉性命。

宋德華蹲下身子密切的看着眼前的魂豹,暴戾、狂暴氣息和最原始的獸性都在其身上散發出來。宋德華可以肯定這隻鬼差之力肯定不好對付。即便宋德華去,也是一樣。

在宋德華的世界,豹子速度極快。同時宋德華沒忘記眼前的是魂豹,而這些代理鬼差嚴格點講就和人一樣。現在完全是豹子和人的較量。所以宋德華突然在想,眼前的代理鬼差美麗在眼前魂豹面前可能要吃力不討好了。

“怎麼辦?”其實現在趙國術也是焦急。打不過,跑不掉。這該怎麼辦?!

“啊!”淒厲聲在不遠的地方傳來,又有最少一個代理鬼差的鬼差遇難了。

“趙國術!”聽到慘叫聲女子一下就緊張起來。

“嬌蓉,沒事的。淡定。”趙國術嚥了咽口水艱難道。

趙國術一樣害怕,但是他一直以來都是四人隊長,所以他不能亂。現在問他怎麼辦他也不知道。只能現在在等,也許指不定還有人來搭救他們。

已經是代理鬼差的人,有些東西早也應該看開,生死由命。

四周已經開始出現凌亂的腳步聲,還有各種樹木撞擊聲。看來大部隊已經開始向這裏走來,而在宋德華眼中這是最好擺脫那隻魂豹的機會。趁人多,擾亂魂豹的視線和注意力。這樣逃跑要比靜等的好。

魂豹也顯示不安起來,因爲那凌亂的聲音確實已經影響到它,而同時還有其他鬼差之力往這裏來,這樣還會造成戰鬥,這是魂豹的地盤,其他鬼差之力過來就等於侵犯魂豹的尊嚴,那就代表着戰鬥。

“趙國術,等時機,現在是時候!”四人裏又一個較高的青年道。

“不行,範天忠,我們現在誰都不能動。即便等下那些人過來都一樣。那魂豹沒走,我們就不要動。”趙國術對着剛剛的青年道。

王嬌蓉皺眉,似乎對趙國術的話感到不滿意。畢竟等下要是有人來了,那麼就可以影響到魂豹的注意力,這一點是常識。而且是最好的逃生機會。

“來了!”原本趙國術還想說什麼的,但是範天忠卻低聲道。

隨着他的聲音剛落,果然有人出現在他他們的視線,第一批出來的人就有十多個,每一個都滿臉恐慌,邊跑邊回頭看,他們的恐慌就來自後面的東西,想來是隻恐怖的傢伙纔是。 魂豹此時也開始注意到那羣代理鬼差,但是魂豹沒動,它只是用眼睛的餘光去看而已,主要注意力還是集中在趙國術他們身上。

“吼!!”一種巨大的魂獅子從中閃了出來,一閃就消失了,沒入叢林繼續追捕着剛剛進去的十多個代理鬼差的後面。

就那麼一瞬間,宋德華已經將那魂獅子看的清楚,滿嘴的黑氣,顯然已經咬死不少代理鬼差。而且宋德華在那魂獅子上感受到的氣息很強大,讓人生寒。

不是宋德華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而是進入這個惡鬼界後宋德華髮覺自己的能力似乎被什麼東西壓抑着一般,根本就發揮不出真正的實力。

這種情況不單單宋德華有,就連那些代理鬼差也是一樣,原本厲害的他們在進入惡鬼界後變的和普通鬼魅一般。所以現在這些代理鬼差在見到魂豹和魂獅子的時候就如普通人見到豹子和獅子,能不跑?

宋德華見到那些魂豹和魂獅子都要避讓三分。

當然,宋德華相信這只是暫時的。之前他壓根就沒聽劉仁才說過這種情況,看來宋德華只是沒有找到訣竅或者說找到能讓自己不受限制的原因。

魂獅子出現的時候魂豹出奇的沒有改變目標去和那魂獅子搏鬥。從這一點宋德華可以猜測到眼前的這隻魂豹是鐵了心要以眼前的四個代理鬼差爲目標,至於其他的就不關它的事了。除非有別的鬼差之力先惹它,否則也就證明眼前的四代理鬼差肯定會死。

宋德華一眼就已經猜測到了魂豹的目的,也就是說趙國術他們這四人想要逃脫眼前的魂豹,那麼機會稍縱即逝,必須捉住哪怕一點機會。

可是現在的趙國術卻不是這樣的,現在他的臉上把注意力全部放在那那些奔跑出來的代理鬼差身上。

現在的趙國術表現出來的意思就是剛剛他說的那樣,除非是這隻魂豹自己走,否則他們將一動不動。

宋德華把所有看在眼裏,心中暗罵一句,也就只有這樣的垃圾隊長才會把一個不錯的隊伍搞砸,甚至全體死亡。

之前宋德華在惡鬼界外見到這一批代理鬼差的時候他才知道,原來要成爲一個鬼差就要從無數代理鬼差中選擇最強大,能生存下來的。所以,這就意味着每一天都有幾十到數百的代理鬼差到惡鬼界裏面磨練,但也就只有少數幸運兒能活着成爲鬼差。

這些都是宋德華之前逗留在惡鬼界時打聽到的消息,因爲這樣,宋德華突然感覺劉仁纔到現在還活着,實力不容小覷呀!

“咚咚……”

宋德華眼看着叢林中奔跑出第三波人,以代理鬼差一共才八十個人的隊伍加上死去的人,而這三波人出來的每一波都有十多個人。

也就是說,從林子裏奔跑出來會影響到魂豹的人沒有多少了。

也許還有兩次,也許只有一次,也許這是最後的。

現在宋德華把所有精力集中在最後這要出現的幾波人裏。宋德華只把他們全當成是最後一波的人,所以宋德華現在在等待機會,一個可以影響到魂豹的機會。

只要有機會,宋德華會毫不猶豫的閃!

必須要趁機逃,不然一定是死路一條。他就是連一個細節都會看的很重的人,所以在宋德華看來。現在他們的機會並不多,而宋德華現在除了等待這個機會,他還在想要不要救這一隊人。

畢竟在這個惡鬼界宋德華就只有一個人,什麼都不知道,甚至連路都不認識。這樣下去只會增加宋德華的危險,所以宋德華現在在考慮的就是要救還是不救眼前的人。

“啊!”

又一波人出來了,宋德華連忙把注意力放在魂豹上。是的,宋德華在等待的是魂豹的注意力,只有等到魂豹注意力挪開纔能有機會突破出去。

淒厲慘叫聲把趙國術等人吸引過去,他們眼看着一個代理鬼差就這樣被一隻魂鱷吃掉,地上還有殘留着黑色氣息,正裊裊上升,讓人感到恐懼。

宋德華邊看那已經開始注意魂鱷的魂豹,邊聽後面還有沒有代理鬼差出來。仔細聆聽後宋德華知道這次無論如何都要行動了。不然的話就真的沒機會逃離魂豹的虎視眈眈。

因爲後面沒有凌亂的吵鬧和奔波聲,甚至沒有鬼差之力的叫聲。這就證明眼前這是最後一波代理鬼差,也是唯一能引開魂豹注意力的隊伍。再不出手,恐怕很難再逃!

“走!”

宋德華身子如閃電一般從草叢裏閃了出來,直接向王嬌蓉他們衝去,宋德華決定救下眼前的四人,要生存就需要團隊,這是後面要在一個陌生環境中生存時必須選擇的第一個條件,那就是團隊互相合作。

只有這樣才能更好的活下去,也只有這樣才能在條件艱難的地方生存下去。

宋德華的出現和聲音瞬間將魂鱷和魂豹的注意力吸引過去,兩隻魂獸紛紛看向宋德華,同時咆哮的對這個身上有着令他們感受到威脅力量的青年發出警告和威脅聲。

但是宋德華現在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衝過去,然後救下眼前的代理鬼差,否則他們都會死,而宋德華也將重新陷入困境。

王嬌蓉和趙國術他們都楞住了,不明白怎麼就在他們附近還藏了有鬼魅,而且一出來就要拉着他們走。

只是趙國術沒走,因爲他看到那隻魂豹正看着他們,虎視耽耽,所以他不敢,動了只怕被魂豹直接殺死。

趙國術沒動的時候王嬌蓉他們也沒動,這就是一個慣性思維,平時都是把所有指揮權給趙國術,現在趙國術沒帶頭他們倒是下意識的把一切看向趙國術,趙國術不動則他們不動。

宋德華已經越過趙國術等人,只要再向前奔跑那麼就完全脫離這裏的危險,脫離魂豹的威脅。

可是他發現自己的身邊一個人也沒有,那就意味着趙國術和王嬌蓉他們四人並沒有跟自己一起走。

“該死”宋德華忍不住罵人。起碼宋德華現在安全了,那也就證明自己的判斷是沒錯的,錯的是趙國術那個傻隊長。

“現在怎麼辦?”已經脫離危險的宋德華突然在想是不是回去在營救他們那幾個人。可是剛剛的機會已經沒了,再回去就更危險了,起碼那魂豹會把注意力重新放在趙國術他們身上。

王嬌蓉現在後悔了,剛剛那個竄出來的人已經順利逃遠。如果剛剛他們聽那個人的話跟着一起逃離的話,說不定他們已經走遠,而且已經安全。

可是機會已經沒了,他們已經看到那魂豹突然慢慢向他們走來。

“趙國術,你個混蛋!”鐵戰國聲咒罵,罵完後鐵戰國也在責怪自己腦袋笨,剛剛明明有機會逃離,可他硬是把眼睛趙國術,希望他也開始跑。可是趙國術沒跑,然後他也傻傻的站着等。

一個絕好的機會沒了,想再來這樣的一個好機會是不可能的。起碼鐵戰國深知這一點。

“絲!”驀然,一道絲絲聲在四周響起,只見一隻如巨龍一般的巨大魂蟒蛇擡起頭吐着芯子出現在衆人面前。

長有二三十米,粗如水桶,要說它一張嘴能將一個人生吞下去絕對不是難事!

“大魂蟒蛇!”

王嬌蓉驚訝出聲,這種魂蟒蛇在魂獸中已經是強者的表示,所以當魂蟒蛇出來的時候就是連那魂豹都爲之顫抖一下。

而且魂豹向魂蟒蛇發出了雷電一般的攻擊,身子瞬間化爲殘影撲向魂蟒蛇。

“呼!”

魂蟒蛇也不是善類,直接一條大尾巴呼嘯一聲甩了過去,頓時四周一片飛沙走石,塵土滾滾。

“砰!”

當兩者撞在一起的時候四周全是沙塵飛揚,而趙國術和王嬌蓉他們全部緊閉起眼睛,並用雙手擋在眼前,抵擋那些沙土塵粒以免射入自己眼睛裏面。

要知道現在這個時候,就是平日小小不起眼沙子此時也變的無比堅硬銳利,打在他們身上手上無比有力,讓他們幾人疼痛的發出低聲。

“走!”

驀然,那道剛剛叫他們走的聲音再次在他們身邊響起,是宋德華又趕了過來。因爲他已經感受到兩股強大的力量在戰鬥,所以這也是一個難得的機會,宋德華必須把握。

宋德華的這次出現沒有讓王嬌蓉和鐵戰國再猶豫,他們毫不猶豫的選擇和宋德華離開。至於趙國術和另一個隊友則是楞楞的站着,看着前面的戰鬥,不知道是嚇傻了還是依舊覺得等待魂豹離開纔是最好的機會。最後那兩個人硬是沒有跟來。

“不好,趙國術他們沒有跟來。”最先發現異常的是王嬌蓉,此刻在感覺到身邊少了兩個人後她連忙喊話。

宋德華和鐵戰國也都愣住,紛紛看向身後趙國術。

可是等宋德華他們想回去讓趙國術一起跟來的時候已經晚了,因爲魂蟒蛇和魂豹已經打了過來,那石飛山裂的場景已經不是宋德華他們能承受的,他們只能拼命的往前面跑,也只能這樣跑,拼命的。不然晚一點就是接近死亡邊沿…… 在他們跑了沒多久後,從後面傳來兩聲淒厲的慘叫聲,想來正是趙國術和另一夥伴的。站在傻等,註定死亡。

速度!現在的就是速度!

宋德華的速度無疑是最快的,所以剛跑沒多久宋德華就把王嬌蓉和鐵戰國遠遠拉開,眼看戰鬥的沙石就要飛近,宋德華猛一轉身又往回跑去,直接抱起王嬌蓉就繼續前進。

現在這個三人隊伍裏就王嬌蓉一個女的,體力在這樣的長期和猛然奔跑中處於下風,爲了讓她能活着,或者說讓鐵戰國不分心,宋德華選擇了抱着王嬌蓉再次加速奔跑。

不知道是不是那魂蟒蛇和魂豹的戰鬥太激烈的緣故,只見此時在那外圍的不少魂獸已經開始陸續加入了戰鬥的行列,這一路走來宋德華連連躲避開幾波魂獸。

這裏簡直就是獸羣世界,現在進行的就是獸羣大戰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