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好Q,”

蛇女也沒想到,他正想上去補上技能收掉澤拉斯的人頭,誰能料想到,居然從後面衝出來一個巴德,

最可氣的是他直接好不講道理的閃現Q人,居然還中了,

蛇女此時惱怒的不行,眼看着澤拉斯漸漸的走遠,蛇女的毒液也沒有殺死他,只差最後的一個技能,哪怕是一下平A啊,

布隆也有些氣人,自己雙招全交了卻被一個巴德給搞壞了了,於是憤怒朝着巴德攻擊過去,

“哇,我居然沒死,哈哈,”小惠興奮的不行,朝着林天送上了一個飛吻,“林天大神,謝謝啦,”

後者尷尬的不行,瞬間臉色微紅,盼盼有點看不下去了:“行了小惠,我快受不你了,”

“嘻嘻,人家劫後餘生嘛,”

此時林天收回尷尬情緒,目光落在蛇女身上,看了看皇子的位置,於是瞬間就把虛弱給套了上去,

盼盼一看,有點愣然,“真打,”

“打,”

林天斬釘截鐵的道,

盼盼不再由於,蛇女沒有了閃現,而且還被套上了虛弱,此時很輕鬆的就被皇子EQ二連挑起來,

蛇女雖然是中單,但是前期的傷害不見得就比皇子高,而且後面還跟着一個傷害同樣不低的巴德,

蛇女奮力反擊,不過皇子狀態全好,收下人頭,布隆殘血逃生,衆人也沒管他,

“耶,好厲害,我怎麼有種躺贏的感覺,”小惠笑嘻嘻的說,

而林天看着澤拉斯的數據竟然一個助攻都沒有,不禁有些哭笑不得:“我說你好歹A一下蛇女啊,”

“啊,我不敢……”

“你打他一下,哪怕一下,也有助攻啊,”

“我怕死了,”

林天沉默,看着小惠有些中二,有點天然樂的神情,還有稍顯稚嫩的操作,林天無奈的搖搖頭,

盼盼也是笑了笑,目光帶着一絲崇敬看着林天:“職業選手就是不一樣,想到的東西永遠比我們多很多,”

她剛纔還在猶豫到底要不要上的時候,巴德就已經把虛弱給掛上去了,機會不容錯過,也正是林天的舉動,讓她決心去殺蛇女,拿下了一血,

此時,幾個女生都是帶着敬佩和欣喜的目光看着林天,笑聲連連,

而邱澤,臉色越發的難堪,目標編號014 回想起剛纔的那把遊戲,他也是玩的輔助,不過衆位女生都幾乎不怎麼跟他說話,而且氣氛遠沒有這麼的歡快,

爲什麼換上來這個林天就不一樣了,這是公然的挑釁,

此時的邱澤甚至在想之前是不是哪裏得罪過其中某一位女生,以至於迎來這樣的對待,他看着臉上帶着淡淡笑容的徐青,心中十分不甘,

與自己玩遊戲時,徐青可是一點笑容都沒有過,

可惡,邱澤真的有點憤怒了,隨即把憤怒的目光落在了林天身上,無可奈何,只能用眼神助攻了,

徐青心中微微有些不悅,她看着表現亮眼的林天獲得了幾位好友的讚賞和親睞,雖然也很高興,但徐青明顯的從小惠等人的眼神中看到了欣喜,

一股淡淡的不悅縈繞着心中,徐青暗歎一聲,搖搖腦袋,暗道自己這是在想什麼啊,於是安心的補兵發育,

拿下了一血,盼盼的皇子進攻的更加瘋狂了,林天也看的出來,這支女子戰隊,節奏帶動者就是打野盼盼,當然,現在林天在場上,節奏帶動者就是他了,

“皇子,ADC沒閃現,”隨意飛快的打出一串數字和字母:ADF13,05,

小惠看的一愣,眼神帶着不解:“咦,這是什麼呀,”

林天額頭三條黑線劃過,

“小惠別賣萌好嗎,”上單思雨也有些看不下去了,笑着說道,

“人家真的不知道嘛,”西瓜頭的小惠顯露出一股可愛和甜美,可是盼盼已經不理會她了,直接道:“好好補兵,澤拉斯竟然補兵補不過蛇女,”

小惠吐吐舌頭,於是不再說話,安心的補兵,

徐青和林天也專心的在下路對線,現在兩隊經過剛纔的一陣拉扯,上下兩路的一塔全部被破掉了,

現在也是換成了正常對線,可是飛機何曾想到巴德居然是這樣的強勢,從小龍圈上方出來後直接坐地鐵下來,一發Q技能角度十分刁鑽,隱隱的就要Q中和飛機和背後的布隆造成眩暈,

飛機的狀態不是很好,要是被巴德Q住再接上大招,自己就要交待在這裏了,

無奈之下交出閃現,這一交就把自己壓制了經驗區域,

徐青的薇恩又是一頓發育,光靠補兵,十二分鐘就做出了破敗,速度還可以,

雖然場中還只有一個人頭,但是明眼人都看得出來此時的優勢在紅色方,下路簡直壓的不敢補兵,上路五五開,打野也是被林天和盼盼兩人入侵的有點慘,

只有中路的小惠還是有點被動,不好打,

“嗚嗚嗚,對面的蛇女傷害真高啊,我打不過,”小惠似乎要哭了出來,

盼盼直接無語:“大姐啊,你站遠點用技能補兵啊,等級不能落下的,”

“我也想啊,可是打野老是來,”小惠更加無奈,

“你是不是再怪我不來幫你啊,”

“我哪有……”

林天也是苦笑不得說道:“徐青學姐,回城後來中路吧,我們打一波,”

徐青點點頭,薇恩把一波兵補完後回城,直接來到了中路,

“我有傳送,打的時候叫我,”思雨說道,

下路兩人由於經驗等級嚴重不足,現在好不容易找到薇恩和巴德回城的時機,立刻就去補兵發育並沒有來中路,

等他們發現的時候,已經晚了,

皇子在側方已經被真眼發現了,但是還是選擇直接強上,直接EQ到了塔下,一個天崩地裂衝着蛇女蓋了下去,

就在此時,早就在這裏蹲着的酒桶突然從F4那裏E了出來,酒桶速度很快,就要放出大招將皇子和澤拉斯炸回來,但是就在此時……

林天目光一凝,看準了酒桶的位置,一發Q技能穩穩的出手,穩穩的將酒桶和身後的牆體眩暈在了一起,

“靠,”酒桶怒罵一聲,多好的機會,怎麼就被變得Q中了呢,

現在先手的機會已經沒有了,而蛇女正在被別人狂毆,

“哇,這個Q真的神了,”小惠興奮的說道,

盼盼和徐青也是神色一怔,Q技能直接將酒桶定在了牆上,徐青看準時機,切入戰場,E技能再次將酒桶定牆,

酒桶罵人的心思都有了,此時徐青打不到別人,只能打酒桶,小惠也在一旁開啓大招,一炮一炮的轟炸着,

三打二,越塔直接將兩個人全部殺了,

“完了,完了,我要死了,”

盼盼的皇子由於扛了太多的塔,再加上蛇女的傷害,此時血量已經變得很殘了,而且還有一個二塔的防禦塔傷害正朝着皇子直線射來,

“好吧,要被換掉了,”盼盼無奈的道,

就在這時候,林天突然打了一個信號,快速說道:“這裏,”

盼盼下意識的挪動?標,進入了這個草叢,剛好撞上了一個祭壇,瞬間加血,

“噌,”

防禦塔的傷害來了,居然沒死,

把盼盼嚇的一身冷汗,劫後餘生的感覺真不錯,接下來就是大喜,她興奮的看着林天:“你怎麼在那裏放了W聖壇啊,什麼時候放的,”

林天淡淡的說:“打團之前,”

他說的很輕鬆,盼盼,徐青,小惠都是非常震驚,打團之前放置聖壇,別人不是沒有做過,但是林天居然是提前預判皇子打完之後會從哪裏走,,

這意識也真是可以的,

盼盼看着自己絲血逃生的皇子激動的說:“謝謝,”

林天笑了笑:“沒事,”

小惠也要來湊個熱鬧,開心的道:“哈哈,林天大神,你怎麼這麼厲害,打職業比賽的時候也是這麼強勢嗎,”

“額,差不多吧,”他淡淡的道,打比賽的時候,林天的確是這樣的風格,至於強勢還是不強勢,不能一貫而論,

這波的GANK進攻又是大獲全勝,而且衆人後退的時候,林天的視野做的很好,沒有讓飛機和布隆兩人繞後成功,

衆人成功的回城後,皆是長長的出了一口氣,

小惠也說道:“多虧了剛纔的視野啊,如果換做別人的話,肯定不會這樣做視野,到時候我們肯定會留下來一兩個人的,”

說完還把目光似有似無的旁邊的邱澤身上,後者氣的臉色鐵青,

“而且剛纔的巴德打的很好,盼盼都沒死呢,要是某人,直接搶人頭不說,還說不定搶了就走了,”

“哪有……”邱澤怒不可遏,“剛纔那個巴德,只是,只是運氣好罷了,”

“運氣好,”盼盼也是一愣,眉頭微皺,不再說話,

幾位女生看的很清楚,以邱澤的性子,如果剛的巴德是他的話,一定會搶了蛇女的人頭,然後自己走,

邱澤氣的發懵,

林天卻一點也不理會,繼續遊戲,場中的比賽林天這邊的局勢已經佔了很大了,

對面也想在此時狠狠的來一波反撲,也是被他們抓到了機會,薇恩在推下路二塔的時候,麗桑卓也傳了過來,瞬間三個人來了,

徐青的反應很快,第一時間開大招隱身,Q技能翻身走,勉強拉開了一些距離,麗桑卓,飛機和布隆三個人直接追着薇恩,

徐青眉頭微皺,正在這時,林天也正朝着下路趕來,“學姐,小心,”

於是手速飛快的按下了一個大招,

角度十分刁鑽,

“我去,”

麗桑卓的E技能爪子已經出來了但是這個巴德的大招開的實在是太好了,直接將他們給定住,

只有飛機因爲後撤並沒有被禁錮住,薇恩得到了一絲喘息的機會,

但是大招結束後,幾個人又是追了上來,

“走,”

林天來了,帶着薇恩從石頭人那裏開了一個隧道,他和徐青兩人唰的一下鑽了進去,

“追,”麗桑卓怒道,目標編號014 可是剛追下去等待他們的是一個巴德的Q技能,

“噌,”

眩暈,

麗桑卓和飛機氣的不行,眩暈結束後繼續追,勢必要殺了這個可惡的巴德還有薇恩,

巴德和薇恩朝着小龍圈上方走去,剛走沒多久,蛇女又來了,

現在這個狀態是沒辦法和蛇女打的,薇恩也是知道,於是掉頭就走,可是朝着三角草叢走的話,無疑會給麗桑卓機會的,

“你先走,”林天正色說道,“用閃現,”

徐青看着林天的巴德雖然血量很多,但是很脆弱,只要被粘上,基本上就死定了,

剛準備說話,蛇女和麗桑卓已經包夾過來了,

薇恩先閃現走開,麗桑卓並不覺得可惜,殺了這個到處搞事的巴德也是可以的,E技能已經沒有了,於是憤怒的閃現上去,準備按下大招,

蛇女看着巴德也是氣的牙?打顫,憤怒的一個大招砸了下去,

但是幾乎是同時,林天手速飛快的按下閃現,

“噌,”

“什麼,,”

蛇女的大招空了,

麗桑卓是閃現了,但是沒有距離大不出來,實在是憋屈的很,

“臥槽,”

幾人都非常的氣,下路雙人組沒有閃現,飛機只能W上去追人,點在巴德身上很疼,巴德並沒有選擇向家裏逃竄,而是繞着紅BUFF打轉,

“可惡,居然耍我們,一定要殺了這個巴德,”

“殺了他,”

對面的麗桑卓和飛機等人都已經是惱怒不已,

小惠看了看林天,心疼的道:“林天大神,爲了救小青,選擇賣自己,好感人啊,”

“哈哈,這纔是輔助嘛,”

“我還有傳送,”上單思雨說道,

“大神去吧,我會想你的,”小惠笑個不停,

林天直接無語:“不用傳送,”

現在傳送過來已經晚了,而且只能是下來送死,

“哼,小子,你死定了,”邱澤此時看着對面的麗桑卓和蛇女將巴德追的四處逃竄,心中十分爽快,冷冷的看了看心中生出一股強烈的快感,

繞了一圈的巴德一邊吃着血藥,一邊點着聖壇,血量正在慢慢的回覆,同時僅僅的盯着E技能的冷卻時間,

蛇女已經過來了,毒液噴射在巴德身上,後者血量下降的飛快,眼看就要見底了,

“完了,完了,真的要死了,”小惠似乎是不忍心看下去,

邱澤則是冷眼看着,一刻也不停,

“嗚嗚……”

虛弱的聲音掛在蛇女的身上,這兩秒打出的傷害還在巴德的承受傷害之內,只不過正在這時,飛機也過來了,一發導彈發射,

“砰,”

林天眼看就要打中巴德,此時,突然……噌,

治療,

“臥槽,怎麼回事,”飛機有點震驚,

林天自己也是愣了愣,隨即看到剛纔已經閃現下去小龍圈的薇恩隔着牆給林天加了一口血,

非常及時,

徐青面色帶着一絲緊張:“怎麼樣,能跑嗎,”

林天苦笑一聲,剛纔其實不用加血的,但是加了更好,林天心中略過一絲感動,

隨即E技能CD好了,立刻在小龍圈開了一個隧道,

於是,麗桑卓等人看着殘血的巴德再次坐着地鐵就這麼逃走了,

“追,”麗桑卓怒道,他的E技能也CD好了,剛準備下去的時候,飛機說道:“下面還有薇恩,不好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