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好,這個提議我贊成,”

“快去吧,君姐,多買點,要是提不動,我去幫忙,”

“華子,你就知道說這話,哪次見你幫君姐提過東西,每次都是天哥幫忙的,”

“我這不是,這不是今天要去的嘛……”

衆人又是一陣大笑,阮君也笑着說:“好了,好了,我自己去吧,沒事,你們聊,”

林天無奈的道:“君姐,我陪你去吧,”

“嘿嘿,還是天哥懂得疼惜君姐啊,”

“你這臭小子,嘀咕什麼呢,”

“啊,沒什麼啊……”

林天陪着阮君去買菜,其餘人在基地聊着天,當然,吳建他們聽了會兒就覺得沒意思,又去打遊戲去了,

大廳裏,周毅,AK47,劉子光三個人,

劉子光目光微微一動:“你們的事情,我已經聽說了,”

他苦笑一聲:“這次的確是俱樂部做的太過分了,”

周毅淡然的道:“無所謂啊,反正事情已經發生了,具體怎麼辦,到時候再說,”

“你啊,永遠是這個性子,”

“那你說我能怎麼辦,”周毅攤開雙手,“跑到基地一哭二鬧三上吊,去跟趙朗大吵大鬧,還是算了吧,”

劉子光還想說些什麼,但是也只能是苦笑一聲,的確,現在什麼也做不了,

AK47目光幽幽,淡淡的說:“其實你們現在完全不必着急,”

“恩,老高你有什麼想法,”

“我是說轉會期馬上就開始了,以林天現在的名聲和實力,到時候絕對會有許多俱樂部來爭搶,”

“老高,你認爲趙朗會放人嗎,”周毅說,“我今天剛從SG戰隊基地回來,他們經理說了,不是沒有爭取林天,是趙朗根本不放人,想的也是,有林天的名氣在這裏,至少短期內,俱樂部的人氣和粉絲又會上漲,”

衆人也是沉默,因爲按照趙朗和LT俱樂部的性格,會這麼做的,

畢竟,在這兒之前,AK47就是這樣一個例子,

不過AK47聽了不以爲然,淡淡一笑:“趙朗是一個看重利益的人,只要價格合適,應該會放手的,”

“價格合適,那得多合適的價格,趙朗可不是傻瓜,不在林天身上狠狠的敲詐一筆,是不是善罷甘休的,”

劉子光也思索着道:“而且現在林天雖然有些名氣,但是畢竟只是在次級聯賽打過,名氣和身價終究有限,就算有隊伍來報價,也不會太高,這對趙朗來說,完全不夠啊,”

AK47神祕一笑,說道;“你們放心吧,到時候絕對會有俱樂部爲林天開出高價的,而且絕對不低於LPL的一線選手,”

“什麼,”

這下劉子光和周毅都有些震驚了,

林天很厲害,這他們都知道,也是一路看了過來,並且是一個不可多得的領袖人物,團隊大腦,

現在衆多的LPL戰隊,厲害的選手,論起操作來誰都不會虛,但是涉及到節奏把控和指揮問題上,就有了差距,這也是LPL強隊和弱隊的差距所在,

“林天雖然展現了指揮方面的天賦,但是畢竟沒有在頂級聯賽中露臉,實力的上限在哪裏,所有人都不清楚,”

AK47幽幽的說:“林天的上限,呵呵,他的遊戲天賦,態度,熱情是我所見過的最強烈的,要說到上限,林天的上限就是沒有上限,”

“就連我們也猜不到林天到底能夠取得什麼樣的成就,”

周毅和劉子光再次震驚,

後者苦笑一聲:“看來你真的是對林天的評價有點太高了吧,”

“不,”AK47搖搖頭,堅信的道,“你再想想,在林天加入LTA戰隊後,你們有想過他們會打入決賽,哪怕是進入季後賽,”

周毅沉默,

“其實我當初想的是,能夠不掉級就很好了,”

“是吧,那麼是誰改變了戰隊,是林天,”AK47深深的說,

“你們再想想,再進入季後賽時,你們有沒有想過隊伍打進決賽,”

“哎……”周毅再次嘆息一聲,當時他以爲LTA戰隊會一輪遊,而且已經最好了心理準備,

“又是林天,”AK47道,“再想想最後的決賽,四打五,連輸兩局,林天第三局才上場,你們有想過最後會獲得過冠軍嗎,”

“還是林天,”

“最有一局,林天拿出薇恩,你們會想到最後居然是虐泉嗎,有想過林天會拿到六十個人頭創造歷史嗎,”

“還是林天,”

AK47幽幽的說:“所以我說,林天的遊戲實力,沒有上限,”

“他真正的實力上限在哪裏,誰也不知道,”目標編號014 實力沒有上限,

這句話在周毅和劉子光心中留下了很深的觸動,如果說之前他們對林天的印象處在一個是高手的水平,那麼他們現在相信林天真的有可能會帶來一種奇蹟,

“呼……”周毅呼出一口氣,“不管怎麼說,老高,有你這句話就行了,林天的路,我就算從LT俱樂部離職了,也會幫到底,”

“我也是,”劉子光微微一笑,

AK47卻是一愣:“怎麼,光哥你……”

“對,我剛從俱樂部離職,”他苦笑一聲,“時間太匆忙,沒來得及跟你說,”

“哎,趙朗也放你走,”

“這有什麼不放的,”劉子光聳聳肩,“我就是一個打工的,賺不了錢就撤唄,也認命了,況且不是還有韓國經理嗎,他帶來了一批人,已經逐漸的接管了各大分部,我的風暴英雄分部也被他掌控了,”

AK47有些不甘心的道:“難道他也不看在多年……”

“老高,那都是以前的事情了,”劉子光微微一笑,這笑容有些苦澀,“趙朗他是生意人,有成績他的生意會更好,沒成績,我們只能被拋棄了,”

“其實這是正常的,現在國內大多數俱樂部都是這樣,我們也沒辦法去改變,怎麼說呢,還是我們之前說的那句話……中國電競,發展的太晚了,”

說到這裏,三人相視一眼,都是一笑,中國電競大環境不好,這是人人都知道的事情,這也是年年輸給韓國人的一個關鍵原因,

人家韓國三大國技,圍棋,跆拳道,電子競技,國民都是十分熱衷,但是在中國,電子競技始終是被主流社會排斥着,

這也是中國電競發展太晚的原因,相比於其他國家,中國電競就像一個還在襁褓中的嬰兒,需要太多人的呵護了,

周毅也是嘆息一聲:“想想看,我們那一代的人也是退役的退役,轉型的轉型,差不多已經沒有幾個人了,”

“是啊……”劉子光目光幽幽的說,“現在還活躍在賽場上的老一輩選手也只有老高你,旋風,火鍋,黃毛,冷酷,平哥他們了,連聖僧都晚一個賽季,要是你們也……”

“哎,那LPL還有什麼希望,”

AK47搖着頭說:“你們這就說錯了,所謂一山更比一山高,一代更比一代強嘛,我看近幾年的LPL新人中,小鬼,花落,冷夜都很不錯,”

“他們是不錯,但是少了一份霸氣,LPL何時能在重現輝煌,”

“你們操的心還真多,”AK47笑了笑,“我這個現役選手都還沒說呢,”

“哈哈,也是啊,真是皇帝不急太監急,”

“不過……”劉子光微微一笑,神祕的說,“說不定到時候真的會給我們一個驚喜,因爲還有一個人不是嗎,”

“林天,”

幾個人相視一眼,皆是笑了起來,

晚餐非常豐富,阮君幾乎是把她所有的拿手好菜都做了個遍,看着這一桌子的美味佳餚,林天也是胃口打開,豎起大拇指道:“君姐真的既賢惠又能幹,到時候誰娶到你了,真的是幾輩子修來的福分,”

這話把阮君說的面色微紅,她摘下圍裙,嗔怒道:“你怎麼也跟他們一樣學會貧嘴了,”

“嘿嘿……”林天笑嘻嘻的把一個剛出鍋的香芋小丸子放在嘴邊,吹了吹,一口咬下去,

“哎喲,好燙,”

“傻啊,慢點吃啊,”阮君拍了他林天一下,後者尷尬的慢慢吃完,很香,很酥脆,

吳建大吼一聲:“天哥,你偷吃,”

“沒有啊,”

“我明明看見了,”

“真沒有,”

這頓飯在嘻嘻鬧鬧中一直吃到了凌晨,歡聲笑語沒有斷過,每個人的臉色都掛着笑容,LTA基地半年多以來終於是徹底放鬆了一次,

連從來都不喝酒的阮君都被幾個人慫恿着喝了一杯紅酒,一小口下去,阮君被刺激的小臉通紅,有些微醺,迷迷糊糊的樣子還有點可愛,搖搖晃晃到最後實在是撐不下去了,

周毅喝的臉龐紅了大半邊,笑着說:“哈哈,君妹子,你總是說自己是女漢子,怎麼連喝一杯酒都成這樣了,”

“我,還能喝,”阮君搖晃着身體,支支吾吾的說着,要不是林天在一旁攙扶着,說不定就立刻倒了,

“哎喲,還嘴硬,要不要再來一杯,”

“來,來就來,”迷糊中的阮君脾氣也是非常強硬,

周毅又給她倒上一杯,林天苦笑一聲:“毅哥,別讓君姐再喝了,”

“天哥心疼了,嘿嘿,天哥心疼君姐了,”吳建在一旁起鬨道,

林天老臉一紅,也不知道說什麼好,

“話說老高,阮君可是你的頭號大粉絲,怎麼不敬一杯酒啊,”周毅開始說胡話起來,

AK47面色尷尬的道:“這個,就算了吧,”

“別啊,不能算,我們都看着呢,阮君每天都偷偷看你的比賽呢,真的是最忠實的粉絲啊,”

衆人再次鬨笑,嘻嘻鬧鬧最後還是讓林天先扶着阮君上去休息,畢竟這幾個大男人看這樣子是要喝個通宵的,

阮君一個女生還是早點休息吧,

林天也沒少喝,只不過沒有顯露出醉意,目光還很清亮,攙扶着阮君來到樓上,這裏是她的宿舍,

基地專門爲她安排的一個單人房間,方便阮君起居,

費了很大的力氣纔打開房門,扶着阮君先在沙發上坐坐,隨後林天才深呼吸一口,去弄了點溫水,

“君姐,先喝點水吧,”

見沒有反應,林天也是無奈的把阮君再次攙扶起來,水杯湊到她嘴邊,“君姐,喝吧,”

迷迷糊糊的阮君嬌豔的紅脣碰到水杯,喝了一口水,還呢喃着:“這酒的味道不對啊……”

林天苦笑一聲,真的是喝迷糊了,隨後又喂她喝了幾口水,

只不過林天此時卻看到……

只穿了一件寬鬆針織毛衣的阮君斜靠在林天肩膀上,衣服稀稀拉拉的,林天無意中的目光落在了那岔開了領口……

林天猛的一震,杯中的水也灑出來少許,再看阮君蜷縮在沙發上的樣子,兩條腿肆意的橫着,露出一大截白暫細膩的小腿,

有着一種慵懶,迷幻的味道,在某一瞬間,林天頭腦中的酒精上竄,似乎又向領口深處多看了一眼,

“呼……”

林天趕緊搖晃着腦袋,讓自己保持着絕對的清醒,他苦笑一聲,平常沒怎麼注意,其實仔細看下來,阮君還是非常漂亮的,

她的模樣不是很驚豔的那種,但是很耐看,而且越看越好看,

這水是沒法再餵了,林天只好作罷,放下水杯,輕聲呼喚着:“君姐,君姐,我扶你去休息吧,”

看着迷迷糊糊的阮君,後者在思考着難道真的要把她抱到牀上去,

心中一橫,也不能讓她就睡在這裏吧,於是當即抱了起來,

阮君兩隻胳膊順勢掛在了林天的脖子上,後者也是無奈的苦笑一聲,

好不容易弄清楚臥室在哪兒,安頓好了阮君,林天這才長長的出了一口氣,

只不過剛想走的時候,阮君一聲呢喃:“水……”

林天無奈,只好端來一杯溫水,“君姐……”

湊在她嘴邊的時候,阮君迷迷糊糊之中拿起水杯灌了一大口才滿足,隨後好像清醒了一點,睜開眼睛,帶着微醺的目光,

林天感覺不好,想着要是阮君醒來看見這樣,有點尷尬,於是起身出門,

“小天……”

林天一愣,

再叫我,

林天帶着疑惑,轉過頭,看到的是阮君仍然是迷迷糊糊的表情,睡眼惺忪的雙眼,

“君姐,”他試探着叫了一聲,目標編號014 此時阮君慵懶的靠在牀前,似乎在努力的睜開眼睛,目光落在林天身上,

她忽然一笑,拉着林天的手,一聲絮語傳了出來:“加油喲,要,要拿冠軍喲……”

說完這句話,阮君一頭倒了下去,徹底睡了過去,而她的臉上還掛着笑容,嘴角旁的小酒窩還沒有散開,

拉着林天的手,後者感到一陣觸動,更是爲了剛纔阮君半睡半醒之間說的那句話,

他深深的呼吸一口,放下阮君那有些冰涼絲滑的小手,爲她蓋好被子,輕輕關上房門就下樓了,

當他再次回到基地的時候,只見衆人都已經倒下了差不多了,只剩下趙玉波在跟周毅說着什麼,似乎在拼酒,

“喲,天哥回來了,怎麼去了那麼久呀,”趙玉波笑嘻嘻的說着,用那種男人都看得懂的眼神看着林天說道,

後者也不理會,白了他一眼,周毅滿身酒氣的說:“來,林天,既然來了,就陪我們喝幾杯,”

職業選手一般都是不喝酒的,因爲酒精會在一定程度上影響自己的反應和判斷,但是今天是個另外,連林天和AK47也破例了,

於是林天也是笑着說:“好啊,”

周毅和趙玉波大笑,揚言要將林天放倒,只是他們越喝越覺得不對勁,

從一開始林天就是一副要倒的樣子,但是喝到現在他還是那幅要倒的樣子,一點也沒有改變,這種將醉未醉的狀態,直接讓周毅兩人崩潰,

他們越喝臉色越紅,醉的越厲害,但是林天卻一直是目光微醺,即使身體搖搖晃晃,也不用擔心,因爲林天還沒有倒下,

直到林天喝下最後一杯酒,才發現已經沒有對手了,他微微一嘆,放下酒杯,開始收拾着滿屋狼藉的東西,

收拾好後,將幾個醉酒的人全部弄去休息,等一切都完畢之後,林天的醉意也就消失了,

未來的路,究竟怎樣,他不清楚,剛纔阮君迷迷糊糊中的那句話仍然印刻在他的腦海中,

? 惡魔霸少的逃寵 暗之中,一點光芒越來越亮,原來,那是林天的眼睛……

第二天中午,衆人才三三兩兩的起來,阮君早就備好了醒酒湯,衆人直誇,皆是豎起了大拇指,

看到阮君的表情沒有異樣,林天才放下心來,他還真怕阮君想起來什麼,兩人見面尷尬,雖然他們昨晚也沒有做什麼,

AK47和劉子光走後,基地又恢復了以往的樣子,只不過沒有了以往備戰時候的緊張感,大家都很隨意的在玩遊戲,

只是他們都知道,分散的那一刻,終究是要來臨,

三天之後,LT電子競技俱樂部的解聘書也到了,

LT電子競技俱樂部旗下英雄聯盟分部,LTA戰隊教練周毅與領隊阮君,因管理不善,多次違反俱樂部規章,現按照道俱樂部管理條例,解聘周毅和與阮君兩人的職務,從簽字之日起生效,如有其他異議,可與俱樂部商談,特此告知,

拿着這份解聘書,周毅和阮君雖然沒有表露出失落之感,但是包括林天在內的五名隊友,卻是目光有着深深的失落, 悍妃追夫記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