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白小然,你聽見沒有,你聽見沒有?”

白菲菲激動不已,雙手用力搖晃白小然,懸崖邊的石頭晃動墜落,一顆顆石子落入大海消失不見。

白小然努力平穩自己身體,可還是被往後推了一步。此時的她,堪堪站在懸崖的最外邊,只要有個人稍微一用力,她就會掉落下去。

女人如茶 ,“白菲菲,我都按照你說的做了,放了她!”

“放了?”白菲菲的聲音怪異到扭曲,瘋狂病態的目光掃視所有人,“哈哈!”

轉身,拉着白小然跳了下去。

“不……!”

一道淒厲的怒吼響起,林子裏的鳥兒受驚的噗通落在地上。

葉心蕊剛來,白菲菲詭譎的笑,拉着白小然一同跳下山崖,消失不見,接着便聽見阿辰淒厲的嘶吼,

人,一下子昏了過去。

場面頓時亂成一團,

書生氣大哥朝懸崖邊邁了兩步,嘴脣蠕動,然後很快人乘亂消失在視線裏。

山崖邊,

韓浩死死攔住顧寒辰,“阿辰,你不能下去。”

“放開我。”顧寒辰低吼。

韓浩不放,他攔腰抱着顧寒辰,“不能,你下去出事了,誰來找她?你還有兒子,還有家人,你不能有事。”

死在明天 ,“你不懂!”

他失去過她一次,承受不起第二次失去。

過往無數畫面翻江倒海般擠出腦海,顧寒辰雙膝跪地,雙手抱着腦袋,絕望淒厲的吼聲迴盪山谷。

韓浩嘆氣,只要不跟着跳崖就好。他看了眼阿辰,朝身後幾人比了個手勢,幾人點頭迅速離開安排找人。

冷寒看見顧寒辰這樣,心有感慨越發用力抱緊懷裏的女人,他對宛如石像般跪在地上的顧寒辰說道,“裏克會留下來幫你,人我帶走。” 顧寒辰跪在地上一動不動,頭垂簾宛若千年不化的雕塑。

山頂突然颳起一陣大風,原本豔陽高照的太空陡轉陰天,灰濛濛的天空淅瀝瀝的下起了小雨,轟隆隆的幾聲雷鳴,雨滴越來越大,嘩啦啦的砸在地上面聽着令人心驚。

崖邊,始終跪着一個男人。

三天後,昏倒在地。



五年後,帝都,二環中央,一座高達一百三十層的大廈直入雲霄,站在頂層可以將整個帝都風景收入眼底。

頂層,總裁辦,

沙發上,坐着一個身着白色西服高大俊美的男人,他翹着二郎腿脣角笑吟吟,微挑的桃花眼一如既往地邪肆魅惑,攝人心魂。

“阿辰,你好得笑一下。”

男人看向對面,無奈的說。


對面沙發上的男人無動於衷,冷冰冰毫無一絲人間煙氣。他穿着一身黑,冰冷寒冽的氣息越發顯得濃厚。男人的五官完美到極致,眉、眼、脣,無一精緻到極點,合在一起更是驚豔十足。然後這張臉的主人卻似乎不會笑,脣角永遠是一條直線,深邃的瞳孔更是染着漆黑的陰鬱和淡漠。

韓浩嘆聲氣,五年了,阿辰越發不像是個活人。行屍走肉了五年,還不夠嗎?

當年,顧寒辰不惜一切發動勢力去找人,裏克甚至動用了克魯斯家族在華國的勢力,然後,白小然就像是憑空消失了一樣,沒有屍骨。


白菲菲倒是命大福大還活着,可惜活着倒不如死了的好。最後,白菲菲被折磨成了神經病然後被賣到了非洲做軍妓。

背後推手查出來的王大富,然後這只是明面上的,真正藏在背後的人到底是誰,至今都查不出來。

韓浩看着顧寒辰日漸消沉,從絕望到頹廢,到淡漠再到現在宛若機器人一樣的他,忍不住心疼。

他從裏克那裏知道,白小然是顧小寶的媽媽,是阿辰的妻子,深愛的女人。失而復得,再失去,沒有什麼比這打擊更大。

然後這次,顧寒辰沒有選擇封閉記憶,每晚夜深人靜,腦海裏放映的全是他們曾經的過去和美好,用一種近乎自殘的方式自虐。

“阿辰?”韓浩小心翼翼問。

顧寒辰掀動眼皮,眼神冷漠。

韓浩摸摸鼻子,“明晚有個宴會,潘家爲從國外回來的潘家少主洗塵,就是那個潘瀟,你還有映像嗎?”

顧寒辰無動於衷,可韓浩知道他感興趣了,便繼續說,“他五年前出的國,這次突然回來,據說還帶回來一個未婚妻。”

顧寒辰墨眸微動。

良久,道,“好。”



機場,出口處陸陸續續走出來很多人。

然而,一個粉嫩雕琢的小女娃吸引了很多女同胞甚至包括男同胞的愛心。漂亮的女娃,臉蛋粉嘟嘟,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眼神清純透徹,白皙的肌膚像是牛奶一樣,恨不得讓人想上去咬一口。尤其女娃還穿着一襲粉色的娃娃裙,超級可愛,讓人想要抱回家。

順着視線上衣,牽着女娃的是一個帶着墨鏡的女人,大大的黑色墨鏡擋住了半張臉,但依然不妨大家猜測她是個絕色大美女,不僅僅是她的露出來的臉部輪廓,更是因爲她身上呈現出來的氣質,一種很仙很安寧的氣質。

她上身簡單的穿着一件白色寬鬆衛衣,下面則是穿了一件今年最流行的粉色毛呢寬鬆褲,搭配穿起來顯得格外年輕富有朝氣,仙氣中又多了一絲俏皮可愛。

一大一小走在一起,引起無數人的注目。

“媽咪,我想上廁所。”女娃抱着女人胳膊撒嬌。

“你不是剛在飛機上上過嗎?”


“人家現在又想上廁所了。”女娃嘟着脣道。

白小然扶額,“白米兒,你最好不要撒謊。”

“媽咪,我好傷心,米兒從來都不撒謊的。”白米兒捧臉做西施傷心狀。

白小然撲哧一笑,“我帶你過去。”

“不用啦,媽咪你推着大箱子會很累的,米兒會快去快回,媽咪不用擔心哦。”

白小然翻個白眼,“你要是丟了呢?”

“天,媽咪,你是在懷疑我的智商嗎?”白米兒生氣的瞪着白小然、

白小然無語,“這裏是國內,偷孩子的比較多,你要是丟了我哭都沒地方去。別貧了,去還是不去?”

白米兒眼珠子亂轉,大聲道,“我現在又不想去了,咱們快走吧,不能讓蕭叔叔等久了。”

白小然捏捏白米兒肉嘟嘟小臉蛋,牽着她的手朝外走。

機場人來人去,很快混在人流中。

“阿辰,你在看什麼?”顧雲詩疑惑,看着心神不寧的顧寒辰問道。

顧寒辰晃神,看着那個一閃而過的背影,快速追了上去。

“阿辰,你去哪?”顧雲詩在後面喊。

顧寒辰一把抓住穿白色衛衣的女孩,“然然。”

女孩轉回頭,顧寒辰一怔,失落的收回手。


“抱歉,認錯人了。”

女孩本來還很生氣,見識大帥哥激動的臉紅心跳,“你沒認錯人,我小名就叫然然,你認識我嗎?”

顧寒辰冷漠轉身,無視身後女孩喊叫。

前方,白小然聽到有人喊然然兩個字,下意識回頭,滿是人頭。

“媽咪,你在看什麼?”

白小然收回視線,“沒什麼。”

十分鐘後,兩人在大廳走來走出還沒走出去,

“媽咪,你這個路癡。”白米兒憤怒道。

白小然反駁,“只是這裏太大了,你在箱子上坐一會,我馬上就找到。”

說着,她彎腰伸出雙手把白米兒抱在行李箱上坐着。

白米兒踢蹬着雙腿,“不要啦,人家米兒還能堅持一會。”

白小然眸底閃過心疼,碰碰小傢伙的臉蛋,“米兒是最棒的啦。”

被誇,白米兒臉紅,嬌羞的埋下頭假裝沒聽見誇獎。

白小然失笑,推着行李箱和小傢伙找路。

好在機場的指示牌非常完善,人會繞迷但絕不會繞丟。

五分鐘後,

白小然又重新回到了原地,白米兒無語望天。


“不是說讓你們在原地等我的嗎?”一道夾着擔憂的責備從前方響起。

一大一小聽到聲音,神同步的擡頭露出笑容。

“你來了。”

“蕭叔叔。” 陰戾中帶着邪肆的男人見到這一大一小,脣角漾起笑容,如同春暖花開,迷得周圍路過的女孩尖叫。

白小然扶扶墨鏡,翻個白眼,“瀟,你的美麗一如既往。”

潘瀟眸底一暗很快消失,他單手抱過白米兒,另一隻手接過白小然的行李箱,“走吧,車子在外面。”

“耶,太好啦。”白米兒興奮道。

“有這麼高興?”潘瀟低笑道。

白米兒萌萌噠點頭,“媽咪是個路癡。”

白小然無語望天,“白米兒,你這麼喜歡揭媽媽的短?”

白米兒嗯哼一聲,然後雙手抱着潘瀟的脖子,親暱而依賴,“蕭叔叔,米兒餓了。”

“蕭叔叔這就帶米兒吃好吃的。”

“然,這次回來待多久?”潘瀟漫不經心的問。

白小然搖頭,“兩三個月,國內的工作好了就回去。”

白小然所在的公司是一家大型跨國住口設計公司,KJ珠寶公司,這次KJ公司和國內帝都一家有着**背景的大型公司合作,設計系列產品,因爲她是華國的懂華語,公司就派她過來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