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好小子,有膽量,有你這句話,我就知道你對我侄女還是有點真心的!兩年之後,魔界和人界的空間通道自然就會打開,那時魔界會涌來無數的惡魔,只怕你還沒等來到魔界,就被那些飢餓的惡魔給吃的不剩骨頭了。”這次聲音很粗獷,不像剛剛那般陰沉。

隨後黑暗中閃現出一絲耀眼的光芒,只見小夭和一個身材高大的男人進入到一扇空間門中,伴隨着光芒的閃現,小夭和那個男人的身影一下子消失不見了。

一切重歸於黑暗,而小夭卻再也回不來了。

一陣輕輕的呼嚕聲響起,聶風低頭看了看懷中的小阿魯,臉上露出一絲苦澀的笑容,說道:“金毛猴子,你的主人已經不要你了,以後就我們爺倆相依爲命。不過你放心,只要我還有一口吃的,就絕對餓不了你!”

小阿魯打了個飽嗝,以當是迴應聶風的話。

知道小夭已經回到魔界,而她身邊有那個神祕人保護,應該不會有什麼危險。

此時聶風才慢慢醒過味,那個男人是小夭叔叔,必然是蛇人皇族,但他卻是人形,那麼必然是化形期的境界,達到化形期境界的蛇人皇族應該不會差到哪兒去吧!聶風在心中這樣想到。


當聶風抱着小阿魯走到剎羅城城門口時,凌娜和全身黑衣,臉蒙黑紗的艾瑟琳站在城門口。 當她們看到只有聶風一個人回來時,微微有些詫異。而聶風則一直低着頭,連近在咫尺的兩女都沒有發現。

看到聶風這失魂落魄的模樣,凌娜不忍心,想要叫聶風。而身旁的艾瑟琳卻扯了扯她衣袖,示意她不要去管聶風。

凌娜無奈,只能遙遙跟在聶風身後。

聶風穿過繁鬧的夜市街,雖然夜市喧鬧無比、喜氣洋洋,但聶風卻始終一副毫無只覺的樣子,他目中空無一物,有的只是小夭那甜甜的笑容。雖然小夭回到魔界已經成爲事實,但聶風還是一下子不能接受,此時的他還沉浸在以往和小夭在一起時的美好回憶當中。

當聶風茫然的走到阿伊停放馬車的地方時,阿伊恭敬的喊道:“尊敬的魔法師大人,你回來了!咦…….那位漂亮的小姐呢?怎麼沒一起回來?”

聶風沒有回答阿伊的問題,他淡淡的說道:“走,回去!”

阿伊雖然爲人有些木訥,但他已經琢磨出氣氛有些不對,所以他知趣的沒有再繼續問下去,不過他的心裏還是在奇怪小夭的消失。畢竟以前小夭和聶風幾乎是形影不離的。

馬車快速的朝着精靈城駛去,當聶風的馬車離開一分鐘後,後面跟來了一輛豪華的四人馬車。馬車內,凌娜擔憂的說道:“聶風大人現在就像變了一個人一般我,完全死氣沉沉了,而小夭又不見了,到底發生了什麼?”

艾瑟琳皺了皺眉,那雙露出來的美麗紫藍色眼睛閃現出一絲疑惑的神色,道:“的確比較奇怪,這個小夭怎麼沒和聶風一起回來了?”

“難道是小夭離開了!“凌娜有些驚疑的叫道,語氣中帶有一點驚詫,還有一絲竊喜。

“她爲什麼會離開?”艾瑟琳不可置信的問道。

“這個……我就不知道了!“

“雖然不知道原因,不過小夭離開的事實應該不會錯了,你剛剛沒看到聶風獨自抱着那隻金毛猴子嗎!“

“是啊!小阿魯被聶風大人抱着,小夭以前都是和小阿魯形影不離的,難道她真的走了!可是,爲什麼呢?”凌娜喃喃自語道。

“別想這麼多了,小夭這個最大的障礙一走,你要接近聶風不就容易了嗎!“

“艾瑟琳姐姐,你怎麼能這麼說了!“凌娜有些惱怒的說道。

“小夭離開,難道你心裏沒有一絲竊喜!”艾瑟琳質問的看着凌娜,讓凌娜有些心裏發虛,的確,剛剛她是有些高興。

看到凌娜不說話,艾瑟琳那張蒙着的臉,露出了一絲玩味的笑容,在笑容深處,她心裏卻在暗暗的發着誓言:聶風,你終究是逃不過我的手心,我看中的男人,不容她人得到,即便凌娜也不行。爲你付出這麼多,你也應該回報我了!

此時,艾瑟琳對聶風的感情已經變質,變得有些偏執,有些畸形。

而聶風此時依然渾然不知的坐在馬車上,他輕輕的撫摸着小阿魯的柔順金毛,嘴裏喃喃的說道:“小阿魯,小夭現在是不是已經到了魔界了,不知道她見到她的父母親人是否會很高興了。切……真是傻子,見到自己親人當然會高興了,哪有不高興的!”聶風自嘲的罵道。而小阿魯還在醉酒當中,只有時不時的打個酒嗝,算是回覆聶風的話語。

聶風將小阿魯抱在懷中,就好像是抱在小夭給他留下的信物一般。

……………………………….


在一片荒涼的環境裏,一個空間隧道突兀的閃現,從裏面走出兩個人影。一個正是小夭,而另外一個則是她的叔叔,蛇人皇族中的伯爵——納米恩.桂倫。

小夭有些恐懼的打量着這片陌生的環境,這裏天空是黑壓壓的,沒有一絲光彩,好像這個世界永遠都是沉浸在這種壓抑的昏暗當中。一棵棵長相猙獰的怪異樹木,盤根接錯的生長着。血紅色的土壤遍佈着大地,朝着那無窮無盡的遠方延伸過去。枯槁的野草稀稀落落的生長在那血紅色的土壤當中。遠處,一聲聲讓人內心戰慄的吼叫聲悠悠的傳來,昭示着這個地方不是那麼安全。天際之上飛過一隊長相怪異切醜陋的黑色大鳥,發出一陣讓人聒噪不安的叫聲。遠處的羣山連綿不絕,而那些不安的吼叫聲就是從那兒傳來的。

小夭不安的朝納米恩身上靠了靠,眼中露出憂慮的神色,她忽然有些後悔離開聶風了。納米恩看了看自己這個久未謀面的侄女,說道:“艾薇兒.桂倫,是不是不喜歡魔界的環境啊。”

小夭聽着這個有些陌生的名字,心裏涌現出一絲苦澀,原來自己的真名叫艾薇兒.桂倫。

納米恩接着說道:“艾薇兒,不要太悲傷,我知道你深深的愛着那個聶風,不過他不是普通人,冥冥中他要走一條逆天的路,我不忍心你被他捲進去,知道嗎!你是我們蛇人皇族唯一的血脈,你不能有閃失!”

小夭之所以離開,是因爲昨天下午她突然遇到了自己這個一直沒有見過面的叔叔,原來小夭的記憶有一部分被封印了,納米恩解開了她記憶的封印,讓她想起了一切。本來小夭打死也不願意離開聶風的,不過納米恩以聶風的性命威脅她就範,因此小夭不得以纔跟隨自己的叔叔回到魔界。

納米恩的境界可是化形中期,他要殺聶風簡直易如反掌,化形期以後的蛇人皇族擁有超乎想象的強大攻擊力,小夭不想聶風的生命受到威脅,因此她妥協了,不過她的心裏卻打着另外一個算盤:她要等自己晉升到化形期後,就去找聶風,那時她也完全幻化成人形,而且實力也增強了許多,可以爲聶風分擔危險。然而要想快速晉升,有蛇人皇族的幫忙,肯定事半功倍。

隨即,時空隧道再次閃現,小夭和納米恩的身影再次消失在這片荒寂的環境裏。

……………………………………

聶風回到住所之後,接下來的日子裏,他幾乎足不出戶,整天埋頭專研那本“亡靈寶典”,他要儘快將第四頁上的魔法學會,他在期待兩年後的魔界與人界的通道的打開。


如果讓其他人知道聶風的想法,一定會罵他是瘋子。可想而知,當魔界和人界的通道被打開時,那麼人界的所有種族都將面對魔界生物的瘋狂進攻,到時肯定是生靈塗炭,大地蒼涼。然而,此時的聶風根本沒有想到這些,他只想快速的提升自己實力,到時就可以穿越空間隧道,去魔界找小夭了。

第四頁上有五個魔法,而這次終於有了一個防禦性魔法——暗之傀儡,對於這個防禦性魔法,聶風很感興趣,畢竟以前都沒有防禦性魔法的出現,而這次他終於盼到了。就是不知道這個魔法的防禦效果怎麼樣。聽名字,就知道應該是召喚一個傀儡什麼爲自己防禦,不過到底怎麼防禦,聶風就不知道了,這需要他將這個魔法學會之後才能知道具體情況。

一個召喚類魔法——召喚死靈戰獸,這頭戰獸生前必定是一頭強大的化丹期魔獸,而這個魔法,就是隨即召喚一頭死靈戰獸,死靈戰獸擁有部分生前的能力,包括物理和魔法能力,至於召喚的戰獸到底強不強,就要看召喚者——也就是亡靈法師的人品了。

一個攻擊型魔法——黑暗龍捲,施法一個狂暴的黑暗龍捲,龍捲是有黑暗魔法力組成,可以腐蝕一切光明魔法和其它系魔法,是一個吞噬其它魔法的強力殺招。

一個偵察性魔法——召喚死靈猛鷲,光聽名字就知道這個死靈猛鷲不光能偵察,而且還能發起猛烈的攻擊。

一個羣攻魔法——暗夜腐蝕,釋放一大片帶有強烈腐蝕性的酸雨,可以腐蝕大部分金屬、魔法物品、以及那些皮糙肉厚的生物。

相較於第三頁,第四頁竟然只有寥寥五個魔法,不過這五個魔法還算比較實用,至少那個“暗之傀儡”聶風覺得很實用。雖然現在他還不知道這個魔法的具體功效如何。

五個魔法,複雜程度基本相當,而這次幾乎每一個魔法的咒語字符都達到了四十個以上。“召喚死靈戰獸”最多,有四十五個字符;即便是最少的“召喚死靈猛鷲”,也有四十一個字符。聶風看到那一長串的魔法字符,就頭皮發麻,眼皮發脹,這簡直是坑爹啊!

想當初一個“黑暗天雷”三十四個字符就讓聶風痛苦不已,而如今隨便一個都是上四十的,這叫他情何以堪。不過爲了儘快提升自己實力,聶風決定拼了。

幸好有玄蜂王送的蜂王漿,每當聶風的精神力耗盡之時,他可以依靠蜂王漿快速補充自己匱乏的精神力,繼續背誦那些拗口晦澀的艱難字符。

期間,凌娜有來看過聶風幾次,但聶風忙於修煉魔法,只是匆匆和她說了些話,就關門謝客。凌娜心地善良,不忍心打擾聶風修煉,後來也就不敢多去找聶風了,而那個艾瑟琳則一直沒有主動去找聶風,似乎她在等待着什麼! 一個月的時間匆匆而過,聶風整日沉醉於新魔法的修煉當中。然而,一個月的時間過去了,聶風的進展卻很差強人意,五個魔法竟然一個都還沒學會。

這一個月時間,聶風全部花在了學習“暗之傀儡”上,這個防禦性魔法的咒語字符有四十三個,在五個魔法當中算是中等難度。如今聶風才體會到,當魔法字符超過四十個之後,每多一個字符,那麼吟誦的難度就上升了一大截。

最近幾天聶風被卡在了第三十八個字符上,停滯不前。

此時,聶風煩躁的睜開眼睛,看了看從窗戶的布簾上透進來的一絲光線,他將手中的“亡靈寶典”隨意的放在了書桌上,嘴裏喃喃的說道:“難道要將這個魔法學會就這麼難嗎?”

“咕咕、咕咕”

小阿魯擡着頭望着有些煩亂的聶風,手裏攥着個新鮮的蜜梨,它將手中的蜜梨高高舉起,期盼的看着聶風,應該是想讓聶風吃個蜜梨解解氣。

看到小阿魯那可愛的樣子,聶風的愁緒一下子就煙消雲散了,他微笑的接過小阿魯手中的蜜梨,輕輕撫摸了下小猴子的腦袋,心裏頓時升起了一片傷愁。

“小夭啊!小夭!你過的好嗎?”聶風有些失神的喃喃道。

“咕咕、咕咕”

看到聶風接受了自己的水果,小猴子高興的在聶風的身前跳來跳去,聶風憐惜的將小猴子抱起,拍了拍它的頭,說道:“小阿魯,小夭不在了,以後你可要好好跟着我,要聽話,否則我以後不帶你去找你主人。”

小猴子好像聽懂了聶風的話,乖乖的點了點頭。

說來也怪,自從小夭離開後,小阿魯就特別聽聶風的話,好像它已經知道聶風如今是他的主人一般,又或許是小夭臨走前告知了小阿魯自己要離開的事情。

對於這隻很有靈性的金毛小猴,聶風很是疼愛,因爲每當他想起小夭時,小阿魯就成了他唯一傾述的對象,而每一次小猴子都會乖乖守候在聶風身前,聽他講話。

“咔嚓…….”

聶風將蜜梨狠狠的咬了一口,大口的咀嚼起來,如今他已經將“暗之傀儡”的咒語完全記住,就是要將它順利流暢的吟誦出來。

聶風已經能連貫吟誦出三十八個咒語字符,而他卻在這個地方停滯了三天。今天他要突破這個該死的三八,將字符數衝進四十以內。

快速將手中的蜜梨吃完,聶風繼續投入到忘我的修煉當中,而小阿魯則乖巧的守候在聶風身前,而它解悶的方式則是不停的吃東西,有水果、糖果、土豚肉、烤雞肉等等。

聶風好笑的看着這個好像永遠吃不飽的傢伙,幸好是有人提供食物,不然光是小阿魯每天吃的東西都是一筆不小的開銷。

晚上的時候,凌娜來找過聶風一次,不過一會兒之後她就離開了。

此時,夜色已經降臨,在原剎羅城城主府議事大廳內,近百人聚集在一起。衆人正在熱鬧的討論着,間雜着一些激烈的爭吵聲。看着下面那些爭吵不休的傢伙,喀麥隆有些惱火的錘了錘桌子。

“咚咚咚……..”

此時喀麥隆身旁還有十名聯盟會議員,他們分別是不同種族的首領人物。

大廳內的這些人當中有:精靈族人、半獸人、矮人、以及人類和極少數的獸人。他們看到發怒的喀麥隆,急忙閉上了還在爭吵不休的嘴巴。

片刻之後,大廳內鴉雀無聲了。至此喀麥隆那憤怒的神色才消失不見,他環視了下大廳內的所有人,高昂着胸膛,**的說道:“各位,很榮幸請大家在此一聚,不過這兒不是大家爭吵不休的地方,這兒是我們自由聯盟會商議大事的場所。”

頓了一頓,他接着說道:“首先,我們要爲我們自由聯盟會的發展壯大感到歡欣鼓舞,因爲在不久的將來,我們就會成爲混亂國度最強大的勢力,而我們將共同締造一個自由的國度,在這個國度沒有種族歧視,所有人自由平等,而我們將成爲創造歷史的一員,將被後人傳頌記載,即便是幾千幾萬年後,一樣有人知道我們的名字,知道我們的事蹟!”

喀麥隆一把話說完,下面的所有人都激動的歡呼起來,頓時大廳裏呼聲震天。喀麥隆很滿意下面這些人的態度,他知道這些人已經被自己鼓動起來了。

喀麥隆話鋒一轉,語氣忽然變得嚴峻起來:“但是…….昨天我已經接到情報,正有兩股勢力想要將我們的夢想扼殺掉,他們想將我們扼殺在搖籃之中,你們能答應嗎?”喀麥隆面容猙獰的吼道。

“不願意!不願意!不願意………….”

所有人高舉着拳頭,大聲呼喊道!聲音勝過剛纔的歡呼!


此時所有人瞪紅着雙眼,同仇敵愾的望着喀麥隆,等待着他說下文。

看到氣憤已經醞釀的差不多了,喀麥隆清了清嗓子,說道:“昨晚我接到情報,剎羅城餘孽鮑威爾勾結沙古城,正帶領着一萬大軍前來攻打我們;而蘭特蒂斯城看到我們聯盟會根基還不穩,也想將剎羅城併吞,雖然此時他們還在抗擊食人族,不過人的慾望是無限的,他們時時刻刻都惦記着剎羅城這塊肥肉。蘭特蒂斯城將有一萬八千大軍前來攻城。我們的情況很危急,但我們能坐以待斃嗎?”

“不能!不能!不能……….”

衆人再次齊齊呼喊道,大廳內兩百個拳頭齊齊朝天,向那些即將來犯的敵人示威着。

“好吧!讓我們一起反抗吧,爲了我們的夢想,爲了我們的自由,爲了我們的權利!“喀麥隆再次大聲號召起來,所有人都跟着他的語調狂呼了起來。

“安道夫聽令!”

頓時,一個身材高大的熊族人走了出來。

“熊族首領安道夫在!”

“你速去集合你們所有的族人,組建一支暴熊族戰隊。你們暴熊族能組建一支多少人的軍隊?”喀麥隆向那安道夫問道。

“稟告會長,收編最近這個月新來的所有族人,我們暴熊一族可以組建一支兩千人的戰隊。”安道夫大聲的吼道,聲音渾厚有力。

“好!你速去組建,軍用物資你找專門的後勤部門領取。”

熊族人安道夫速速離去,看來是趕回去組建軍隊了。此時大廳內的人終於感到了一絲緊張的氣氛,戰爭前的動員已經開始,而一場殘酷的戰鬥即將開始。

“約瑟卡聽令!”

“約瑟卡在!”一個身高達兩米的牛頭人站了出來。

“你們牛頭人一族能組建一支多少人的軍隊?”

“收編最近新來的牛頭人,我們一族可以組建一支兩千五百人的軍隊!”牛頭人挺着他那厚實的胸膛,將“兩千五百人”這幾個字一字一字的吐了出來。顯然他們這支軍隊將是戰場上的主力軍。

“好!我希望明天就能看到一支雄糾糾氣昂昂的牛頭人戰隊!所用的物資一律到軍需處領取。”

“得令!“牛頭人快速的退去。

喀麥隆繼續點兵,一個半人馬族的首領站了出來,同樣,半人馬族也可以組建一支兩千人的戰隊。

隨即夜鷹族的首領出列,他們準備組建一支一千人的空中部隊,這次喀麥隆還爲他們配上了弩箭,可以在空中進行遠程打擊,這樣大大提高了夜鷹族戰士的實力。

除這四個種族各派出大量兵力之外,其它的那些種族都是零零星星,最後湊齊了一個兩千人左右的雜牌軍,這兩千雜牌軍中有狼頭人、豬頭人、半猿人等各種稀奇古怪的半獸人種。

等大部分人都走了之後,大廳內還剩下喀麥隆和那十個議員,以及一羣個頭矮小的矮人。矮人有十一個,其中在人羣最中間的矮人最顯眼。這個矮人只有一米二左右,還沒一般的小孩高,不過他全身卻長滿了爆炸性的肌肉,一根粗短的辮子紮在腦後,一沓濃密的鬍子糾結的長在胸前。兩隻眼睛炯炯有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