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斯沃德長舒了一口氣,心裏生出慶幸之意,感慨道:「多虧了反膜之匪,不然還真沒這麼輕鬆。」

這枚漆黑的晶體,正式名稱叫『反膜之匪』!

這是由藍染創造出的一種特殊物質,能夠將物體封閉在次元空間里的道具。

關閉時間視被關閉者的靈壓而定。

像是靈壓較為弱小者,將會永遠被封閉在次元空間內;反之靈壓若是如『十刃』般強大者,就只能被封閉數個小時而已。

這玩意原本的用意,十刃用來處決部下的道具。

自從洛德抽到這件道具后,就一直沒有機會使用,可以說是略微有些雞肋,於是索性就交予了哈斯沃德,讓他拿去懲罰部下之用。999更新最快手機端::/m.999xs./

但哈斯沃德拿到手以後,還沒捂熱乎就被音夢借走了,還美名其曰幫他『優化』一下。

在經過音夢的一番魔改后,甚至還將斷界內的『拘流』融入其中,成功讓反膜之匪標記的次元空間,被強行篡改為了未知的時空亂流。

而這一舉動,導致任何被反膜之匪封閉的對象,都將永遠迷失在時空混亂的次元空間裏面,即使擁有再強大的力量,都不可能從那片混亂的時空次元里出來!

原本是用來懲罰屬下的『小黑屋』,結果被莫名其妙的改造成了放逐,這也幾乎斷絕了他想使用的念頭,隨手就將反膜之匪扔在影之空間里吃灰。

只是他打死也沒沒想到,今天居然派上用場了!

一旦被反膜之匪吞噬,膿汁之母將永遠的迷失在,那片未知的時空混亂次元裏面,從某種程度上而言,相當於是將祂永遠的封印在了那裏!

然而。

正當哈斯沃德放下警惕之時,空間碎裂的聲音,再度從他的身後傳來!

咔嚓!

空間陡然盪起陣陣水波般的漣漪,一條條漆黑的次元裂縫,霎時間佈滿了整個空間的表面,看起來就像是一面碎裂的鏡子!

「難道…….不……這不可能!」哈斯沃德翠綠色的瞳仁驟然縮至針尖細小,表情變化極少的面龐上,依次閃過了疑惑、驚駭、不解的神色:「充滿時空亂流的次元,都無法驅逐祂嗎?」

咔嚓咔嚓咔嚓……

『鏡子』表面的漆黑裂縫越來越多,密集程度就好似巨大的蛛網一般。

「吼——」

膿汁之母的吼聲從裂縫的那一邊傳來,數根觸手直接擊碎了瀕臨破碎邊緣的虛空。

下一秒。

那熟悉的令人作嘔的軟泥狀恐怖生物,竟然拖着殘缺不全的軀體,再一次的從『地獄』里爬了回來!

哈斯沃德終於維持不住臉上的從容了,眼神中流露出一抹驚懼:「竟然…..真的打破了次元的壁壘,真的從時空亂流中回來了?!」

所謂的死纏爛打,可能就是這種局面了!

「沒完沒了啊……這樣下去!」

哈斯沃德眉頭狂跳,一時間有種想吐的感覺,實在是沒見過這麼難纏的生物。

打了一波又一波,觸手斷了一根又一根,簡直就踏馬的和蟑螂一樣,自以為是最後一隻了,結果轉眼又發現了一大堆!

這可真是……

褲襠裏面耍大刀——掛壁一個啊!

「沒辦法了……事到如今,只能請洛德大人觸手了。」哈斯沃德臉上露出一抹無奈,打算將這隻怪物引到其他地方。

可正當他打算撥通地獄蝶時,異變卻陡然發生了!

膿汁之母本來幾乎快要掙脫亂流次元之時,一個燃燒着火紅色烈焰的手掌突然出現,然後按住了祂的頭顱。

嗤……

地面在高溫作用下融化,變成了赤紅的沸騰岩漿,伴隨着一股刺鼻的硫磺味,一個渾身燃燒着烈焰的惡魔,從虛空裂縫中擠了出來。

那惡魔的體型和人類差不多大,全身皮膚呈暗紅色,頭上長著一對猙獰的雙角,渾身健碩的肌肉宛如希臘雕塑,同時兼具着力量與美感。

「叮咚~地獄外賣來了!」

惡魔僅用一隻手,就停下了膿汁之母的動作,口中發出一聲低沉的獰笑:「又是你們這群鬼東西,竟然還不死心嗎?地球可不是你們能染指的地方啊!」

「吼——」

膿汁之母在烈焰的灼燒下,發出凄厲的慘叫聲。

明明兩者之間的體型差距是如此巨大,可膿汁之母在那隻惡魔面前,卻好似初生的嬰兒般,完全沒有力量抵抗。

惡魔兩隻手擠壓膿汁之母,將祂硬生生的揉成一團,然後就像是丟垃圾一樣,一腳踢進了次元裂縫的深處!

嘭~

隨着膿汁之母的尖嘯聲遠去,逐漸消失在時空亂流深處,次元裂縫再度重新關閉起來。

這一次……

膿汁之母再也回不來了!

「啪啪~」

那惡魔隨意的拍了拍手,就好像處理了一件毫不起眼的東西,而後轉身將目光投向了哈斯沃德。

「年輕人,要來做個交易嗎?」

那惡魔眼神泛著狡詐與姦猾的神色,盯着哈斯沃德緩緩地說道:「無論是力量、壽命、靈魂、權力、金錢、愛情……只要是你想要的,我都可以賜予你。」

「不了,謝謝。」

哈斯沃德眼神微動,隱約猜到了對方的身份,立即搖頭拒絕道。

「太可惜了……」

那隻惡魔似乎並不意外,只是惋惜的嘆了口氣,然後不知從哪摸出一張暗紅的卡片,朝着哈斯沃德甩了過去。

哈斯沃德抬手夾住飛來的卡片,還沒來得及去細看,耳邊又傳來了那隻惡魔的聲音。

「年輕人,我很喜歡你,如果將來有需要的話,可以隨時聯繫我。」

只見那暗紅惡魔臉上掛着奸詐的詭笑,然後身體緩緩地沉入岩漿之中,直至完全消失不見。

哈斯沃德略微沉默了片刻,然後將手中的卡片翻到正面,一個奸詐詭笑的惡魔映入眼帘。

卡片上印着一隻暗紅惡魔,臉上掛着奸詐詭笑,下面用滾燙的鎏金字體,印着『Mephisto』一詞! 第二天,吃過早飯,夜北梟公司有個重要的會,他要去公司。

他在江南曦的頭頂親了一下,說道:「你安排個人,給阿軒送點飯去。」

江南曦會意,點點頭,笑道:「好的,我知道了。」

她說著,輕輕捏了捏夜北梟的大手,眼眸里,有幾分的促狹。

他這個當哥哥的,對同父異母的弟弟,未免太關心了!

夜北梟唇角微勾,在她的手心裡,撓了撓,然後就一本正經地起身出門了。

坐在一旁的喬伊調侃道:「你們總是這麼膩歪,不利於胎教啊。」

江南曦小臉微紅,一手撫著小腹,笑道:「寶寶能時時刻刻感受到父母的愛,只會成長得更好。」

喬伊差點噴笑出聲:「哪來的歪理?」

江南曦辯解道:「這不是歪理,而是天倫之道。如果一個家,好比一顆樹,那麼樹下的根,就好比是父母,而樹榦和樹枝,是孩子,和一個家庭所包容的一切。

父母相親相愛,這棵大樹才會枝繁葉茂,孩子也才會茁壯成長。

如果樹下的根,腐敗了,那這個家,又能存在多久呢?這個家的孩子,又豈會順利長大?」

喬伊體會到什麼,眼眸黯然,低頭不語。

江南曦也幽幽嘆口氣,說道:「就比如我,我爸爸的出軌,造成了媽媽的早逝,也讓我承受了十幾年的流離之苦。

而我哥也默默承受了太多,他到現在都不結婚,也許就與我爸媽有關係。」

她頓了一下,接著說:「而阿梟和阿軒,也是承受了家庭悲劇的傷痛。所以啊,我們現在為人母,即便沒有太大的作為,也要不斷地去愛,給孩子,一個溫暖而牢固的家!」

喬伊心口被濃重的酸澀包裹著。

是她對不起喬喬,讓她早早地沒有了家!

她之所以還在江家,也是害怕,只有她和許喬喬兩個人的時候,會讓許喬喬失去安全感。

在這裡,有江小狼陪著她,夜北梟對許喬喬也很好,暫時能充當一下父親的角色,許喬喬也就不會總是想起她的爸爸!

江南曦看懂了喬伊眼中的悲傷,心頭也是一沉,就笑道:「伊伊,要不你去給阿軒送下飯吧?」

她繞了這麼大彎子,其實就是為了這個目的。

昨天晚上,在夜靜軒病房裡的時候,喬伊雖然一直沒有怎麼說話,但是夜靜軒一直在拿眼瞟她,江南曦是看在眼裡的。

回來后,江南曦開玩笑似的對夜北梟說:「你覺不覺得,阿軒對伊伊有意思啊?」

夜北梟第一次很八卦地說:「你去試試,不就知道了嗎?」

因此,剛才,兩個人眉來眼去的,其實就是想讓喬伊去給夜靜軒送飯。

喬伊驀地感覺臉上有點發燒,笑道:「你至於嗎?上次他救了我,我給他送飯,也沒有什麼不可以的!」

江南曦笑了:「這就沒什麼可說的了。張姐,把打包好的飯菜,拿出來吧,讓伊伊帶到醫院裡去。」

喬伊手一抖,合著江南曦已經做好了準備,只等著她點頭呢。

其實也沒什麼,她也應該謝謝夜靜軒。

於是,她就拿著打包好的飯菜,去了醫院。

她到病房的時候,夜靜軒剛好從衛生間出來。

喬伊連忙放下餐桶,上前扶住他:「你怎麼下床了?傷口再裂開怎麼辦?」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極寒求生:我能百倍增幅》第五十六章防護裝置! 趙雲頗具信心的攻擊卻是刺偏了,槍尖刺進了馬爾都克的肩膀。導致這一變故的是雲銘交了一個英雄技能——命運簿。

美索不達米亞神話里,馬爾都克獲得命運簿后可以主宰世界。遊戲策劃在設計這個英雄技能時顯然化用了神話設定,命運簿的效果是在一局內削弱攻擊傷害,趙雲這本能結果雲銘的一槍在命運簿的影響下只是重傷了其一條手臂。

趙雲撥槍還要再攻,馬爾都克腳下卻生起一團清風,藉著風力向後遁去。馬爾都克是暴風雨之神,風水兩系魔法肯定是會的,雲銘施施然遠離近戰趙雲的攻擊範圍,還有閑暇給隊友加了個風力buff。

伯耆國安綱當頭斬來,有馬爾都克的風力加成,宮本武藏的攻速極快,劍勢磅礴。

趙雲棄了馬爾都克,反身連刺數槍,槍槍對準的儘是宮本武藏要害之處。

宮本攻勢一緩,太刀在握,使出一記「揮擊」,伯奢國安綱叮叮噹噹與龍膽亮銀槍過了幾手,一時不分勝負。

「唔…這趙雲玩的可以嘛,濮車侍有加成屬性也沒討到便宜。」雲銘見得兩人酣戰,趕緊催動命運簿想再發動個風屬性魔法助陣。

「嗯?怎麼回事?」雲銘發現自己的施法居然被打斷了,給宮本武藏加攻速的技能也失效了。「被沉默了?」

兩個綠油油的瓶子被扔了過來,雙雙精準的摔碎在馬爾都克腳下,兩團綠霧從瓶子裏升騰而出,把馬爾都克籠罩。隨後雲銘就發現,他的血條正在狂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