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很明顯你們學院這場比賽會輸的,你也應該知道纔對”小愛懶惰的聲音從旁邊傳來。

“爲什麼會說萊恩大哥的學院會輸那?”克瑞絲疑惑的問道。

“就是!你憑什麼說我們學院會輸”旁邊幾名瀟湘學院的學生聽到小愛的話後不高興了,生氣的問道。

萊恩……

“雖然這麼說很不禮貌,但是事實就是這樣,不信你們等着看好了”小愛伸了一個懶腰,擺了一個更加舒服的姿勢靠在了萊恩的肩膀上眯着眼睛盯着賽場上的比試。

小愛的動作氣的身後幾名學員直咬牙、不過她可是萊恩學長的朋友!作爲學弟學妹只有忍的份了……

這場戰鬥持續了很長時間,或許是今天來說最長的一次比賽了。

瀟湘學院在與戰爭學院魔法對拼的時候,可妮莉雅最先出局!雷系魔法威力強攻擊速度快,但是卻有一個重要的弊端!消耗魔法太過嚴重。

不過對方也好不到哪去,在柯利弗德越發凌厲的攻擊之下!對方的兩名雷系魔法師也先後退場,同時班尼迪克因爲虛弱也被迫退下了,場上此時變得相當詭異!瀟湘學院一方剩下柯利弗德!而戰爭學院一方剩下的還是上場比賽中的那名女魔法師。

“水系對火系……”

戰爭學院的女魔法師很緊張的低估道“怎麼又剩下我了!對面的那個大哥哥的表情好嚇人

不過雖然這樣想,女魔法師還是不得不戰鬥,由水系衍變的冰晶彙集腳下慢慢形成了一片與其他地方不同的場地!那是能夠小部分提供水系威力的增幅小型結界魔法,只要水系魔法師站在那塊冰地上,所施展的魔法就會提升一成除了如此,她的左手竟然隱約出現了一根冒着深藍色的魔法杖.、雖然是一根普通的魔法杖,但是對於那名女魔法師來說卻是更加如虎添翼。

“哎呦!沒有到那位叫柯利弗德的小哥魔力竟然強到這種地步,看來之前所說的話有些變化那……”小愛看見戰局發生變化立刻重新坐好觀看起來。

而柯利弗德此時神情有些嚴肅的盯着對方那個水系魔法師,不過隨手一揮!右手中突然一道光芒閃過,一根冒着濃烈的火系魔法杖出現在手中,細細觀察、你會發現那是一跟非常古樸的魔法杖,而且不算太長!最重要的是竟然有些眼熟……

單手握住手中魔法杖的柯利弗德瞬間就感覺自己充滿了戰鬥力,這是萊恩與他談話的時候交給他的!

“紅炎?那不是艾瑪斯卡給你的紅炎嗎!”賽巴斯安朝萊恩驚愕的問道。

萊恩只是微笑的點了點頭,並不說話。

“萊恩,你這是在作弊……”小愛鄙視的說道。

“這叫團結,你這個外行人給我閉嘴,否則我要像你提出決鬥”小愛後方的一名瀟湘學院學員義憤填膺的朝小愛喊道。

“你們學院的人都這麼無恥嗎?”小愛朝萊恩鄙視的傳音道。


萊恩……


手持紅炎的柯利弗德就如同當初學院大賽中的萊恩一樣,璀璨而又奪目,經過魔法杖的加持,還有慢慢恢復的魔力!本來屬性相剋的劣勢竟然被強行掉轉。

魔法杖就是魔法師的生命!柯利弗德也有一根自己的魔法杖,但是相較於這根名叫紅炎的魔法杖自己的那根卻顯的在普通不過了。

火焰之舞圍繞着柯利弗德不停地旋轉,那是將附近空中的火元素聚集而導致的形成的天然火元素防禦結界,一般情況的柯利弗德根本無法制造,但是擁有紅炎之後!這一切都變的簡單起來。

面對着那撲嘯而來的三道火焰烈風切,對面的水系魔法師毫無可避! 重生軍嫂:萌萌萌! ,暈了過去。

喘着粗氣的柯利弗德在站了幾秒鐘後也慢慢癱倒在地,他已經實在堅持不下去了!

瀟湘學院的學生們爆發出了濃烈的歡呼聲,萊恩自然也很是高興。

不過卻這時卻有一個非常不協和的聲音在萊恩面前發出。

“作弊!你們這是在作弊,竟然拿四階的魔法杖和人家普通的魔法杖對拼,我鄙視你們……鄙視你們學院”小愛氣勢洶洶的說道。


“我靠!小姑娘,我忍你很久了,走上去單挑啊”小愛後面的那個學員站了起來朝小愛生氣的說道。

萊恩…… “單挑?可以啊,我只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小女子!你不怕落得欺負弱女子的稱號儘管放馬過來好了!不過你們的萊恩學長現在可是我的合法監護人、想欺負我?先過他那關”小愛振振有詞胡說八道起來。

“我幾時是你監護人了!還有就你……也算弱女子?你忘了你曾經當山大王的時候了”萊恩用精神狠狠鄙視的說道。

“臭萊恩,壞萊恩!不跟我對付一次你能死啊” 周圍的學員莫名其妙的看着這個紅衣少女不吭不響對他們的萊恩學長開始拳打腳踢……

更令他們驚訝的還在後面!並沒有因爲小愛是女孩子的緣故就忍氣吞聲、萊恩竟然也衝了過去和小愛扭打起來……就算不使用魔法,作爲男性的萊恩還是佔足了優勢!最終在萊恩的淫威之下小愛被徹底的制服!看的旁邊的克瑞絲一愣一愣的。

當天的三年級比賽以瀟湘學院作爲首勝而結束!這是一個好的開頭,但是這樣的氣勢與運氣會一直持續下去嗎?

第二天上午,四年級的比賽完美的打響了!依舊是戰爭學院對神風學院。

出場是清一色帥氣的漂浮術,作爲四階的招牌飛行魔法!萊恩竟然直到畢業才學會……至今深以爲恥。

在場六人人手都緊握着一根屬於自己的魔法杖!火系、雷系、就連暗系的魔法杖都有!

而戰爭學院採取的是暗系作爲防守,其餘兩名火係爲攻!神風學院卻正好相反,一名暗系魔法師和一名土系魔法師爲攻剩餘一名水系爲防。

戰鬥一打響!整個戰場就變成黑色的迷霧之中,那是黑暗系五階魔法黑暗屏幕的下位階技能戰爭迷霧!四階的戰爭迷霧與五階的黑暗屏幕雖然是上下階魔法,而且聽起來差距也不是很大!但是黑暗屏幕卻比戰爭迷霧多了一個攻擊性屬性。(以後再說)

濃烈的黑色氣體將整個戰場覆蓋的異常完美,四國的不少學員都開始抱怨起來!原因很簡單……看不見。

萊恩的雙眼微睜!亡靈系專有的視覺效果立刻呈現在萊恩眼前、那是兩名黑暗系魔法師的對決!骨爪、召喚骷髏、詛咒光環、虛弱等!各種負面魔法不斷的在場上出現。

戰爭學院的暗系魔法師似乎比神風學院的黑暗系魔法師級別要高一點點!召喚的已經不是單純的骷髏和食屍鬼,黑色的鐵甲在場地上發出嘎吱嘎吱的聲響!那是四階暗系魔法師能召喚出的亡靈騎士,據說這種生物生前可是有大地騎士的水準!

手持斷槍的亡靈騎士,輕而易舉的就將神風學院召喚出來的骷髏擊的粉碎!隱隱約約萊恩甚至感覺那個亡靈騎士好像發出了槍氣一般,真是諷刺……亡靈會使用人類的槍技。

而擁有死靈法師身份的萊恩想要召喚這種生物,自然那是想要多少就有多少的!不過至今爲止萊恩除了第一次試驗之外再也沒有召喚過這東西!沒什麼特別原因,就是噁心……身爲死靈法師的萊恩竟然對這種亡靈騎士感到噁心,聽起來確實有些不可思議吧。

萊恩曾經試着召喚冥界的生物!骷髏兵、骷髏弓箭手、骷髏魔法師、亡靈騎士、食屍鬼……等等。其餘的亡靈生物倒還好點,要嗎全身是骷髏,要嗎依然保持着肉身。不過這個亡靈騎士嗎、說來也真夠噁心的了!全身已經腐爛,但是卻依舊穿着那身盔甲,渾身不但散發惡臭,而且戰鬥的時候,身上不太牢固的肉組織還會隨着動作甩得到處都是,比如萊恩當初命令亡靈騎士像萊恩發動攻擊!沒想到這傢伙竟然把自己的一條胳膊給甩出來了,那黏滿綠色液體和紅色的東西弄得萊恩身上到處都是!從此以後這種亡靈騎士就在萊恩召喚物中被抹殺了……

不過亡靈騎士的實力還是很強大的,他行動速度是普通骷髏的好幾倍!可以說除了沒有思想其行動力與正常人類差不多。

火系的四階魔法紅炎之火被神風學院的那名魔法師施展而出,對於亡靈生物來說,除了光系之外火系魔法可以說是最具有功效的了。

亡靈騎士渾身是火但依舊朝着神風學院的三人衝去!看起來似乎有些瘮人……一個渾身是火的“人”竟然保持着原有速度朝對面進攻!不過亡靈騎士在揮出第五下槍的時候就化爲灰燼消散在場地中。

四年級的比賽要比三年級的有意思多了!不管別人看沒看見,反正萊恩是這麼覺得的。

四年級的比賽在下午將近半晚的時候結束的!瀟湘學院在對抗聖英學院的時候沒有上次那般幸運,對方三名學員中竟然有兩名掌握了擬化,面對着那突然改變形態或者改變方向的魔法,瀟湘學院的那三名學弟們悲劇的關榮戰敗了……

最終由神風學院對聖英學院!這一場比賽,雖然戰爭學院的黑暗系魔法師開始有一點優勢!但是神風學院卻在最後亮出了一張王牌……那是水土兩系的組合魔法,利用水系獨有的韌性與流動性,再加上土系那堅固的本體元素!一個從來沒見過的兩系混合魔法被施展而出……狂嘯淤泥、場上的那名魔法師是這麼稱呼的

總體來說這個魔法並不強,是由水系的逆流術和土系的狂沙突涌組成的!威力雖然有一些小小的加強,但是獲勝的關鍵並不在威力上、由水系的逆流術中和到狂沙突涌裏面,利用水系的流動性和韌性,強制改變的狂沙突涌的外觀與方向從而達到擬化的程度、魔法師公會管這種現象叫後天多重元素擬化,原意爲利用其餘的元素力量來輔助另一種魔法元素從而達到與擬化相同的效果。

“有意思,沒想到還有這種方法!”萊恩感嘆道。

不過最終神風學院依舊還是輸給了聖英學院!畢竟對方可是有兩名貨真價實會擬化的存在。

就這樣四年級比賽由聖英學院獲得!雖然充滿了遺憾,但是大家都學到了很多東西!尤其是那個多重元素擬化似乎很有搞頭……

第三天的五年級比賽毫無疑問將是最關鍵的一場比賽了,最強帝國這個稱號!雖然並不是這些學員能說的算的,但是一旦歸於國家的榮譽!每一個人都是一副拼勁全力的樣子。 第三天最令人期待五年級最強帝國稱號的爭奪賽如期而至!不過賽事卻出現了一些微小的變換,五年級臨時改變不採取“狼羣”的決鬥方式!相比於“狼羣” 戰爭學院的舉辦方則認爲“車輪戰”能更加的說明國家個人的綜合實力。

瀟湘學院的三名參賽者萊恩都見過,土系的漢尼巴爾、光系的歌德伯格、最後是火系的哈澤爾!三人的實力都在魔法師中階左右,每人至少都會一、兩種四階的魔法。

萊恩還在學院的期間曾經見到過哈澤爾,那時的他還在四年級!不過那時候他就已經有魔法師的實力了,在萊恩臨行去帝都的前一天晚上!萊恩將擬化的技巧告訴了這名比自己小一階的學弟,沒想到在此見面的時候、他真的成功了。

第一場是聖嬰學院對神風學院!那是一場沒有爭議的比賽,聖嬰學院僅僅依靠前兩名選手就將神風學院的三名選手打敗!而聖英學院派出的前兩名學員通通都是黑暗系的魔法師,那強大無比的精神意志操控令神風學院的選手精神崩潰到了極點,雖然依靠着三名魔法師前赴後繼的努力但是最終也只打敗了第一個出場的魔法師,第二個黑暗系魔法師也只是露個面而已!至於最後一名學員則成爲了未知!竟然連是誰都不知道!

衆人譁然!

黑暗系的魔法竟然已經強到這種地步了嗎? 其餘帝國的陪同導師都一臉嚴重之色看着聖英帝國的那名神祕的年輕黑暗系魔導師!

而瀟湘學院一方則碰到了最難啃的戰爭學院一方!第一場瀟湘學院就派出了哈澤爾,因爲對方派出的是一名土系魔法師,火系雖然不能說是克土系!但是除了火系之外,其餘的兩名明顯對於土系很難分出勝負!

同樣是土系的漢尼巴爾對於同樣是土系的魔法師想要取勝恐怕不太容易!就算能取勝恐怕魔力也會所剩無幾!至於光系的歌德伯格,萊恩一直感覺很費解……爲什麼讓一個光系的魔法師參加比賽那!

哈澤爾手持一把由三階火蜥蜴晶核製造而成的魔法杖! 這根魔法杖很是獨特全長近兩米,輕輕一揮竟然會散發出火系獨有的炎熱,一顆紅色碩大的紅包石被鑲嵌在杖頂!時時刻刻的爲主人提供着火系元素!

雙方交戰,立刻差距就顯現而出。有用強大魔法杖作爲支持的哈澤爾實力提升不止一成!土系號稱的防禦最強,那也是指高階的土系魔法!低階的土系魔法防禦其實也不是很強。

“構築世界的七大元素之一的火元素!偉大的始祖之炎啊、你是孕育生命的恩惠之火,你是那懲罰邪惡的制裁之炎,在帶來安穩幸福的同時、也是消滅冰冷黑暗凍寒之不幸——灰燼之炎” 哈澤爾站在原地,開始吟唱他惟獨會施展的兩個大型魔法其中的一個。

灰燼之炎是五階魔法火焰風暴的下階魔法,四階的灰燼之炎沒有火龍咆哮那種超強的魔法傷害,但它絕對是其他魔法師最不願意見到的。

“灰燼之炎嗎?很強大的魔法波動”萊恩盯着場上一名渾身被火焰包圍的少年低聲的說道。

相比於哈澤爾對方的魔法師則要被動的多!土系雖然以防禦出名,但是攻擊的魔法也有不少……不過這個戰爭學院的這名土系魔法是明顯不會高階的土系攻擊魔法!

這名叫做亞伯拉罕的土系魔法師其實是戰爭學院派來的炮灰…… 亞伯拉罕精通四階土系高階的三種防禦魔法,而且因爲異常努力,魔力也比其他的土系魔法師要多的多!這次他的任務就是消耗,攻擊魔法 亞伯拉罕並不擅長、但是論起防禦!同級的魔法師很難將他擊敗、這次他的任務就是將第瀟湘學院的魔法師魔力耗盡,在第二場比賽在小小的消耗一下對手,爲剩餘兩人做準備就可以了。

不過眼前的這名叫哈澤爾的人實在是太出乎他的意料了,不但魔法的掌控和施法速度強的沒法說,就連魔力看來也不是一時半會能耗盡的(艾瑪斯卡:“跟我的學生拼魔力?你這是在找屎”)此時戰況又突變,這個傢伙竟然施展了一個四階的羣攻魔法,怎麼辦我如果想要防禦必須要施展同等級的魔法才行,可是我……

“可惡!如果在這裏倒下還談什麼消耗第二名魔法師” 亞伯拉罕開始施展同等級的一個防禦魔法,艮山壁障!這是同土之城邦同等級的一個四階魔法,不過這個是單體防禦、土之城邦是羣體的。

土元素在亞伯拉罕額凝聚之下,慢慢匯聚在身體的周圍!漸漸的一道圓形由土元素組成的魔法屏障彙集而成。

不過這時候由無盡怒火組成的灰燼之炎也組建完成!那是一個手持十字架的火系惡魔,張開巨嘴咆哮的聲響震盪在整個賽場之上。

“嗯?擬化嗎!還以爲會直接攻擊過來那” 亞伯拉罕皺着眉看着突然凝聚的一個足有三米高的魔獸疑惑的說道。

“熔岩巨獸手持着十字架將亞伯拉罕狠狠的擊飛而出,燃燒這火焰的十字架狠狠的頂在亞伯拉罕的脖子上,因爲有艮山壁障所以不必擔心被燒傷!

“額啊!”一陣巨大的咆哮聲從亞伯拉罕嘴中喊出似乎遭受到很嚴重的打擊一般。

正在哈澤爾一位勝券在握的時候,一道灰色巨手從亞伯拉罕的胸口處伸了出來,狠狠的將由灰燼之炎的熔岩巨獸擊飛!

亞伯拉罕慢慢從地上爬了起來大口大口的喘着氣,一陣似乎是岩石碰撞的聲音從亞伯拉罕的身體裏發出,準確說是從身前那個屏障發出。

一個巨大石像慢慢的從屏障中爬了出來,與火元素擬化而成的熔岩巨獸一樣,它也是由土元素彙集成的擬化物。

“現學現賣嗎?”哈澤爾一愣嘲笑着說道。

“呼、喝!要……要你管” 亞伯拉罕喘着粗氣朝哈澤爾說道、

“那麼不知道這招你能學會不?”哈澤爾眼神變得凌厲起來大聲的喊道。

“凝聚在我體內的火元素之心,請將元素之力借與吾手!全魔力釋放”濃烈的火元素從哈澤爾身體中抽離而出,就那麼匯聚於哈澤爾的頭頂之上!在亞伯拉罕一臉驚駭的表情中,灰燼之炎所組成的熔岩巨獸,慢慢化爲點點火光重新變成元素!一條足有三米長的火蛇慢慢形成,隨後火系的初級魔法火球術、火焰烈風切組成的元素刀刃!還有比火球術要大上一號的爆炎,還有等等數不清的魔法,不過都是一些低階的魔法。

數秒鐘後,憑空出現的各種魔法如受到指令一般,朝倒在地上的亞伯拉罕發起了攻擊!不過就在攻擊即將命中的瞬間,一道綠光憑空出現在戰場,一道綠色的身影抓住發呆的亞伯拉罕的手,綠芒再度升起!兩人憑空消失在原地。

“那是空間魔法!恐怕是爲了避免錯殺而安排的緊急救人的空間魔法師吧”萊恩這樣想到。

失去目標的火系魔法們,重重的撞在了地層表面!其強大的破壞力令整個賽場都爲之一震。

“這傢伙!竟然進步這麼快?”萊恩一臉疑惑的想到。

不過這場比賽最終贏家還是歸哈澤爾!沒有任何休息時間,第二場比賽立刻就展開了,那是水系的魔法師,對於遇到屬性相剋的魔法師!哈澤爾在簡單的消耗對方一些魔力後虛弱的摔倒在地失去了意識。

英雄樞紐 全魔力釋放,短時間增加自己魔力修爲!所有魔法均爲順發無需吟唱……不過這個魔法不能施展超過自己等階的魔法,就算同階也不行、所以四階魔法師哈澤爾只能順發三階和三階以下的魔法,魔法師有兩種被逼到最後使用的招數!一種是燃燒靈魂之火,獲取魔法最大的威力加成,甚至可以越級施展超過自己的魔法,不過使用後必死無疑……第二種就是這個全魔力釋放,同階一下全部順發!不過施展後會全身虛弱昏迷無意識,沒個幾天是醒不來的! 這招其實已經很強大瞭如果一個禁咒法師開啓這個光環,瞬間扔出十多個九階魔法……

萊恩不由的打了一個激靈。 這場比賽瀟湘學院打的是異常艱辛!不過好在最後還是獲勝了,戰爭學院因爲頻頻失利!所有人臉色都顯得有些難看,不過戰爭學院的院長也就是那位最開始出現叫做斯坦爾科的老頭,似乎並不是很在意!此刻依舊津津有味的坐在思博比奇陛下的身邊觀看着賽場上的比賽。

而附近幾名臉色很難看的魔導師則恭敬的站在斯坦爾科的身後,他們都是戰爭學院的導師,各系的都有!

這些導師們看見斯坦爾科一臉並不在意的表情,嚇得默不作聲甚至都不敢多嘴! 寶鑒 !而此時竟然能安心的繼續觀看比賽……估計是這個老頭關於他們這些導師還有學生們的懲罰已經擬好了。

“四國聯賽最後一場由聖嬰學院對瀟湘學院!請參賽選手上臺”之前救助亞伯拉罕的那名空間魔導師大聲的喊道!

因哈澤爾昏迷無法參加比賽,最終由替補的水系魔法師諾克提亞參加!

至於聖英學院的參賽學員,則是一名沒有見過的暗系魔法師!一雙很犀利的黑瞳,配上身上那件烏黑的暗系魔法袍,很拉風的樣子!不過他的實力……

“竟然有將近魔導師的實力,此子究竟是什麼人!”萊恩內心驚駭的想到。

萊恩僅僅通過那個參賽選手散發而出的黑暗元素立刻就估摸出他的實力來,關於原因無非是因爲萊恩死靈法師的身份對暗系元素有特殊的感知而已!如果對面是火系的話萊恩也能感覺的到一些!至於水系或者土系其他什麼系的話對方如果不施展魔法,萊恩也是分辨不出來的。

“臺上的那個暗系魔法師小夥子是什麼人?實力很不錯” 斯坦爾科朝身邊的一名導師問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