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跟她一直在一起,永遠不分開呢。

再也看不到妞妞了,喬崢轉過身,打算離開時,卻被人攔住了去路,「好巧啊,沒想到在這裡看到你。剛才那個人,是你女朋友嗎?」

雪莉極力友好的跟喬崢打招呼。

喬崢看到雪莉,眉頭擰緊,冷聲說:「我跟你很熟嗎?你幹嘛每次都裝的跟我很熟的樣子?」

話說完,他繞開雪莉,邁開長腿,就往前走。

雪莉愣了兩秒,才意識到自己被嫌棄了。

這喬崢的腦子是有毛病吧?

到目前為止,她什麼曖昧的事情都沒做,只是普通同學之間打招呼,他也能這麼排斥她?

雪莉承認,自己長得不如安清歡和姐姐,可也是清秀的女孩子一枚。

平日里不少男生追求她呢。

到了喬崢這裡,自己就成了那礙眼的臭狗屎了。

雪莉不由得氣血翻湧,顧不得姐姐叮囑的話了,蹭蹭幾步,衝到喬崢的跟前,破口大罵道:「喂,該死的臭男人,你以為我很想跟你說話嗎?你不想搭理我,我還不想搭理你呢!以後,看到我,你給我躲遠點!不然,我弄死你丫的!」

話說完,她抬起下巴,冷冷的哼了聲,高傲的轉身,離去。

喬崢聽到她的話,臉上沒有任何波動。

除了清歡以外的女人,他都不想搭理。

她不理他,那才是好的,他根本不稀罕。

……

雪莉怒氣沖沖的走了好遠一段路,才意識到自己剛才有些衝動了。可要她回去跟喬崢道歉,那是萬萬不可能的!事實上,經過這幾次的相處,她覺得喬崢就是一個驕傲自大、臭脾氣的人,根本不值得自己花費那麼多的心思在他身上。

她真是搞不懂,姐姐為什麼要在喬崢這一棵樹上弔死。

想要嫁給富二代,其他人也可以啊!為什麼偏要她跟著喬崢?

雪莉心裡鬱悶,但也不敢違背雪薇的意思。

一時間內心糾結無比。

思前想後,她決定走一步看一步,反正姐姐現在在棒國進行整容手術。

沒有幾個月,根本無法過來米國這邊。

等姐姐到了這邊,自己再跟她說,那喬崢油鹽不進,自己已經做了諸多努力了,可還是沒有辦法把他拿下。

說不定,到那時候,姐姐對喬崢不來電,乾脆把他放棄了,追求其他人呢?

想出這個法子,雪莉的心頓時輕鬆了許多。

暗自竊喜,自己真是聰明!

能解決那麼多的麻煩!

嘻嘻……

……

喬崢整個寢室的人,都要被折磨瘋了。因為喬崢從中午開始,一直換衣服,換到了第二天。不停地詢問他們,自己這樣穿好不好看,會不會太輕浮,沒有穩重的感覺。等選了穩重的衣服,他又覺得老氣,希望他們給點別的建議……

如此反覆,折磨了他們整整一天的時間,最後他還是穿了白色的襯衫和牛仔褲。

「這樣簡簡單單的去見慕叔,應該沒問題了吧?」

喬崢對著鏡子自言自語。

文閔趴在床上,鬼哭狼嚎道:「喬大爺,絕對沒問題。你長得那麼帥,又那麼優秀,我保證,你未來的岳父看到你,第一眼就會相中你的!」

顧南潯也面無表情道,「就這身吧,老一輩的人都不喜歡年輕人穿的太花里胡哨了。」

「好。」

喬崢終於拿定了主意,整個寢室里的人頓時鬆了口氣。

可算把這位大爺搞定了。 夜幕漸漸地降臨,喬崢越發的緊張,手心不停地出汗。以前參加全國比賽時,他都沒有緊張過。可是想到即將看到的人,是決定自己一輩子幸福的未來岳父,他平穩的心跳就失去了原有的頻率,撲通撲通的,瘋狂的跳動了起來。

文閔看到他這模樣,調侃道:「你看你,還沒見到你岳父呢,就緊張成了這樣。真的看到你岳父了,那還不得暈厥過去呀?阿崢,如果你未來岳父,看不上你,記得把我介紹給他,我願意娶他們家女兒。」

話音剛落,被喬崢掐著脖子,瘋狂的搖動了十幾下。

等他停下手。

文閔眼前全是黃金色的小星星,捂著自己的脖子,咳嗽道:「你個混蛋,我只不過是開玩笑,幹嘛那麼較真?我差點被你搖死了。」

「別拿我家清歡開玩笑。」喬崢冷聲說。

顧南潯在一旁,涼涼道:「活該。」

文閔:「……」

這兩混蛋!欺負人!

……

終於到了晚上十點鐘,喬崢接到了妞妞發來的消息,示意他可以出門了。喬崢跟宿舍里的三隻告別,前往別墅那邊。

到了地方,喬崢在外面給妞妞打電話,「清歡,我現在能進去嗎?」

「進來吧,我媽已經睡著了。」

「嗯,好。」

掛斷了電話,喬崢擦了把額頭上的汗,屏住呼吸,走了進去。

踏入客廳,他一眼就看到了神情嚴肅的慕洛琛,心臟頓時停止了跳動:「叔叔好。」

「你就是喬崢?」

慕洛琛聲音沒有任何起伏的問了一句。

「是。」

喬崢點頭。

妞妞感覺到壓抑的氣氛,吭吭了兩聲,示意慕洛琛別那麼嚴格,同時拉著喬崢的手說:「阿崢,你別站在那裡說話了,咱們坐下說話吧。」

喬崢跟著她,坐在了沙發上。

慕洛琛稍微緩和了一下神色,說:「清歡說,你想讓她留下肚子里的孩子,帶在身邊撫養。你究竟是怎麼打算的?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你現在還是一個學生,清歡也沒收入,你怎麼對他們負責?別告訴我,你要指望我們慕家,來養你們三個。」

喬崢深吸了口氣說:「慕叔,我目前可以自己打兼職賺外快,雖然不多,但是絕對不會讓清歡和寶寶挨餓受凍。另外,我學習的是信息工程,主要是針對網路社交這方面。您作為商業里的前輩,應該比我更清池,互聯網對社會的影響力。目前,我跟我同學正在組織,共同創建一個網站,等達到一定的規模,我們會融資。」

「融資失敗了呢?年輕人,不要吧創業的事情,想的那麼簡單。」慕洛琛潑冷水。

「如果融資失敗了,我就去互聯網公司做碼農。憑著自己的努力和辛苦,雖然不會過得像在慕家那般富裕,可也能保障清歡和孩子的生活。」

喬崢說了這番話,漸漸地冷靜了下來。

慕洛琛是站在一個父親的交代,在詢問他,只要自己給他看到自己的態度,那就沒什麼可怕的了。

慕洛琛原以為,喬崢會說,帶妞妞回喬家。

真的成了那樣,他反倒不會同意了。

作為一個男人,應該靠著自己的能力養活自己的妻子,而不是只靠著家庭的力量。

「我聽說,你跟你母親鬧崩了,以後有打算跟她講和嗎?」

「我說沒有,叔叔肯定不會相信我。那是生我、養我的母親,我們家只有我一個孩子,或早或晚,我都會跟他們和好。但,前提是,他們能接受清歡,做為我的妻子,並且尊重她。」喬崢一字一句認真的回答。

慕洛琛微微挑了下眉頭。

臭小子,還挺會說。

妞妞聽到喬崢的話,唇角翹起,露出了笑容。

真好,阿崢說的每句話,都很中聽。這下,爸爸沒有別的話可說了吧。

妞妞開口,想要讓父親別再刁難喬崢了。

可沒等她把話說出來,慕洛琛又道:「現在,你們還都年輕,等結婚需要三年的時間。你怎麼保證,在這三年裡,自己不會變心,想拋棄清歡呢?」

「我沒辦法保證,感情會不會變質,但我可以保證,無論最後結局怎樣,我都會對清歡負責。」

慕洛琛冷笑,譏諷道:「負責?你怎麼負責?清歡一旦決定留下這個孩子,就影響了她一輩子。」

「那我就賠她一輩子。不管我會不會愛上別人,只要她不說讓我離開,我就永遠守候在她身邊,不會離開。」

「你願意簽訂終身契約?」

「願意。」

喬崢毅然決然的回答。

慕洛琛充斥在心頭的不悅,瞬間散去。

妞妞起身,走到慕洛琛身邊坐下,挽著他的胳膊書,「爸,你拷問夠了吧?我都跟你說了,阿崢想的很清楚,你就別問了。」

「說是一回事,做是一回事。他說的好聽,但我還得看他做的怎樣。如果有讓我不滿意的地方,我要你們立刻斷了。」慕洛琛虎著臉說。

妞妞聽出他話里的深意,開心的對喬崢說:「阿崢,我爸答應了!」

喬崢是個聰明人,也聽出來慕洛琛願意對自己觀察的意思。按捺住心頭的激動,起身,深深地鞠躬九十度,說:「慕叔叔,謝謝你把清歡交給我。我保證,一定會好好地對待你的掌上明珠。」

「先別高興,我沒同意。我還要看看你後續的行動,才能決定,是否把清歡交給你。」

「叔叔願意給我機會,我已經很高興了,我一定竭盡所能對清歡好,讓叔叔滿意。」喬崢深深地望著妞妞。

妞妞滿心都是幸福。

慕洛琛注意到兩個孩子眉來眼去的,心頭有些不爽,自家的鮮花剛長好,就被豬拱走。不關這頭豬長得多好,多優秀,也不可能開心的起來。

慕洛琛冷冷的哼了聲,說:「天色不早了,你先回去吧。」

「我送阿崢出去。」

「送什麼送?你身子不便,他也認得路,讓他自己出去。司機在門口等著。」

慕洛琛把妞妞拉了回去。

妞妞:「……」

喬崢說,「清歡,你回去休息吧,我自己走就好。」 最終,妞妞也沒能送喬崢出門。因為慕洛琛始終在旁邊盯著,就像是防著狼崽子叼走自家小綿羊似的。

好在,能贏得未來岳父的認同,喬崢已經很歡喜了,也就不在乎這些小細節了。

……

看著喬崢的身影消失在了門口,妞妞俏皮的對慕洛琛說,「爸,怎麼樣?是不是覺得我的眼光挺好的?」

「好不好,還要等以後才能知道。口頭上的甜言蜜語,很多男人都會。但真的能堅持如一日的,一萬個裡面未必有一人。清歡,你現在還年輕,不了解男人。爸爸只是不希望,你栽跟頭,知道嗎?」

「嗯,爸,我知道。我也相信,阿崢就是那萬里挑一的男人。」妞妞滿心的甜蜜,容不得別人說自己的心上人,半點不好。

慕洛琛聽到這話,暗暗地嘆氣。果然是女大不中留,這不,已經開始心裡偏向喬崢那個臭小子了嗎?

「早點睡吧。」慕洛琛叮囑。

「爸爸,晚安。」

妞妞腳步輕快的回到自己的卧室,立刻給喬崢打電話,說:「阿崢,今天表現的很不錯呢。我很少見我爸,被人回答的啞口無言。」

「叔叔沒說其他的嗎?」

「沒,我爸只說了,要看你的表現。」

「嗯,那就好。」喬崢長長的鬆了口氣,道:「剛才跟叔叔談話時,我嚇了一身的冷汗。」

妞妞笑嘻嘻的說,「都跟你提前說啦,我爸很好說話的,你還不信我。」

「安小姐,小的知錯了,請你能原諒我。」喬崢嗓音裡帶著笑意,學習電影里周星馳的語氣說話。

「……本小姐考慮一下,再決定要不要原諒你。」

「小姐,只要你能原諒我,小的願意為了當牛做馬,赴湯蹈火,萬死不辭。」

「不用你做那麼多事,我只要……」

「要什麼?」

「只要你一輩子陪在我身邊,直到我白髮蒼蒼、容顏老去,也愛我如初。」妞妞聲音娓娓的說。

喬崢聽到她的話,心臟頓時軟的一塌糊塗,「好,我答應你。」

妞妞臉頰染上了兩抹紅潤,有些不好意思道:「我先睡了,明天一早,還得陪著我媽和我爸去林肯紀念堂,不陪著你聊了。」

「Goodnight,mydeargirl。」

「Goodnight。」

妞妞笑著掛斷了電話,捧著手裡,在床上打滾。

好幸福,幸福的好像擁有了全世界!

她想讓這份幸福,一直持續下去……

抱著愉悅的心情,妞妞漸漸地沉入了夢鄉。

……

而就在她滿懷美好的希望,沉入甜美的夢境里時,一個人悄然踏上了米國的國土。

海港的夜晚繁忙而沉默,海風席捲獨屬於大海的腥味,撲面襲來,傅靖安望著眼前陌生的異國風景,微微的吐了口氣。

自己終於來了這裡。

一個月半前,他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計劃失效,渾渾噩噩的度過了半個月的時間,忽然醒悟,自己不能再繼續這樣下去。

因為留在國內頹廢,只會讓喬崢跟清歡走的越來越近。

自己必須得做一些事情,來挽回。

他向學校申請了公費留學,但學校並沒有通過,因為僅有的兩個留學哈大的名額,留給了別的有背景的同學。學校里的老師勸他去大英國,學校還有那邊的幾個留學名額,只要他申請,有百分之九十九的幾率可以通過。

傅靖安毫不猶豫拒絕了老師的提議,轉而向其他人請求幫助。

上天總是把機會留給有心準備的人,恰好本地的幾家民營企業家,打算資助成績優秀的學生。但前提是,要跟他們簽訂協議,在畢業之後,必須回到國內,進入資助企業工作五年時間。如果不履行協議,將賠付違天價的違約費。

傅靖安答應了。

這是他唯一的機會,必須抓住了。

在遞交了留學申請后,又到大使館辦理了相關的手續。

一個月後,終於拿到了哈大的錄取通知書。

臨行的前一晚,父親拉著他的手說,希望他能好好地在哈大學習,為傅家光宗耀祖。

傅靖安想,自己一定要出人頭地,將喬崢壓下去。

讓清歡看清楚,她選擇喬崢是錯的。

為了省錢,他把企業家資助的機票錢和生活費,留給了父親一半。買了張最廉價的游輪票,趕來了米國。

三天三夜,他吐了無數次,以為自己快要死了,終於抵達這片有清歡的地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