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武裝自己的道路,還很遙遠啊!防禦法術還有金剛不壞身沒有修習,但身法類的蘇恩揚迫切的需要新的法術來增強自己的移動能力。

繞着二層轉了一圈,蘇恩揚沒什麼收穫,轉而上了三樓。

在三樓蘇恩揚遇到了兩個人,因爲服飾怪異引得蘇恩揚注意了片刻。從其服飾判斷是巖洲之人,而巖洲和鎮魔石竹、曹衣之死都有關聯。

蘇恩揚開啓了竊聽術後,裝作若無其事的翻找需要的法術。那兩人看了一眼蘇恩揚後,繼續傳音交談着。

“我們石竹門的那個叛徒翠竹仙人,聽說就藏在風洲!”

什麼?這一句話,就讓蘇恩揚色變。翠竹仙人是石竹門的叛徒?他不是來風洲追查鎮魔石竹的麼?

“一定不能放跑了他,鎮魔石竹不能交易給魔門!誰知道這羣魔崽子會不會暗中搞鬼,找機會破壞封印!”

聽到這兩人的對話,蘇恩揚一下子覺得事情又籠上了一層迷霧。

如果翠竹仙人是石竹門的叛徒,那他來風洲是追查鎮魔石竹麼?還是鎮魔石竹就是他帶出來的?


可翠竹仙人有必要盜取鎮魔石竹麼?暗中出手破壞,或者在輪到石竹門鎮壓魔帝封印時,出手不是更好麼?

但這兩人不可能知道我有竊聽術,所以他們說的話,最起碼在他們認爲是真的!

這樣的話,我之前就放走了一個惡徒啊!蘇恩揚微微皺眉。他發覺這件事可能不是翠竹仙人說的那麼簡單,真的只有魔門想要放魔帝出來麼?

多少年來鎮壓魔帝的巖洲八大仙門,難道不想擺脫麼?

如果是這樣的話,曹衣往巖洲跑,也就有了另一個解釋。他想讓人們將兩件事聯繫在一起,而不向巖洲八仙門求救,也可能是求救後,行蹤被泄露給了屠魔。

這件事情也許是一個龐大的計劃,曹衣窺探到了,急於向外界公佈這個陰謀。所以被那個計劃的組織們立刻抹殺了。

但有一個問題,那個組織再強,也不可能讓曹衣連傳訊也做不到吧!

想到唯一能隨時隨地禁絕傳訊的組織,蘇恩揚抿抿嘴脣,不敢再想下去。

“聽說寒洲有魔門在截殺商隊,是不是在找鎮魔石竹?”

其中一人問道。

“翠竹仙人那個叛徒難道沒有將鎮魔石竹交給魔門麼?”

另一人提出了疑問。

按理說,鎮魔石竹這東西只有想放魔帝出來的人想要吧。翠竹仙人背後難道不是魔門麼?有人比魔門更希望讓魔帝脫困麼?

蘇恩揚選好了一本《游龍步》。衝着那裝模作樣的兩人微微一笑,轉身向樓下走去。

兩位啊!想要讓魔帝出來的,除了魔門裏的魔化派系,不是還有你們麼!

而魔門中的魔道派系,估計不想讓魔帝出來,畢竟他們的理念和魔帝相近,都是爭奪天地資源於己用。放出來,不就多了個搶奪資源的大BOSS麼? 寒蘇城。內城。天遊湖。

波光粼粼的水面,華思奴與蘇家三少爺蘇九恆乘舟遊於湖中。

“天遊湖是寒蘇城的一大美景,取此湖只應天上有,人間能有幾回遊之意。”

蘇九恆含笑說道。

家族讓他來接待華思奴,他沒有絲毫怨言。別人都將這個事情看成苦差,只有他將其當做自己翻身的機會。

華思奴是魔門煉情宗之人,一笑一顰之間,勾人心魄。但蘇九恆卻不是奢求自己成爲華思奴的道侶,而是希望在其幫助下進入煉情宗。

“蘇公子,天遊湖確實很美。但是我來此的目的,你也知曉,不必多繞圈子。”

華思奴一雙妙目從湖景中移到蘇九恆的身上。

察覺到華思奴的難纏,蘇九恆尷尬一笑。

“華姑娘快人快語,我也不好隱瞞。其實我在家族中,久被孤立,並不知曉多少內情。但姑娘所說的鎮魔石竹,我是不曾聽人說起過。”


聽聞此話,華思奴妙目中精光一閃。

“那爲何蘇家會派你來接待我?難不成不怕我煉情宗的責難?”

蘇九恆心說,蘇家當然不怕煉情宗,畢竟蘇家背後也有仙門撐腰。但他還是苦笑道。

“就算不是蘇家接手的,但蘇家家大業大,很可能下面的人疏忽了。導致鎮魔石竹從寒蘇城丟失,但我可以肯定不是蘇家下手的。我們還沒有那個膽子!”

“哦?那蘇公子覺得誰有那個膽子?”

華思奴緊緊盯着蘇九恆,只要他有一句說謊,那他的性命就保不住了。

煉情宗的法術可以利用對方的情緒變化,來判斷對方是否說謊。甚至修煉到高深境界,可以調動他人的情緒,讓其悲歡喜怒都在自己的掌控。

“自然是石竹門自己!”


蘇九恆斬釘截鐵地說道。

“蘇公子不是故意抹黑我石竹門吧。”

一道聲音從水中傳出,之前蘇恩揚遇到的兩人出現在水面。

“原來是煙竹仙子和黃竹仙人!”

華思奴起身行禮。雖然實力不及,但依舊不卑不亢。

“你這小輩不錯!”

煙竹仙子讚歎道。

“煙竹仙子謬讚了!”

華思奴說道。

霸總變猫之後 ,這是石竹門的仙人,馬上行禮見過。

“九恆不知兩位仙人在此,有所唐突,還望仙長見諒!”

黃竹仙人伸手虛扶,讓蘇九恆站起。

“我們怎麼會拿此等小節怪罪於你!但還請你說明,爲何說是我石竹門監守自盜那鎮魔石竹?”

蘇九恆站穩身子,微微屈身說道。

“仙長試想一下,如果鎮魔石竹已經在魔門手中,難道不應該將其利用傳送陣,傳送回魔門的老巢?爲何還要費事費力地在幾洲之間穿梭?”

黃竹仙人眯起了眼睛沒有說話。

寒蘇城。外城。回春樓。

蘇恩揚漫步在店中,和一旁的女導購說着自己看中的丹藥。

回春樓是寒蘇城外城最大的丹藥售賣店。至於內城,蘇恩揚不想進去浪費時間。要進入內城就少不得和寒蘇城的幾大家族打交道,會浪費很多時間。

“三冬丸對寒類傷有着不錯的治療效果,客官要不要來一點。”

苗瑟瑟向身旁的客人徵求意見。

“要,這個得多來點。”

蘇恩揚自無不可,畢竟自己身邊就有一個此類攻擊見長的,而且接下來要去寒洲。寒洲可是人族冰雪類法術的發源地,幾乎十個修仙者中,八九個都會冰雪類的法術。

“蘇老爺!”

突然一道驚喜的聲音。

蘇恩揚轉頭一看,芸綺夢和青璃從樓上下來。

“你們也在?”

苗瑟瑟一看,這蘇老爺還真是好福氣。夫人小姐都是難得一見的美人,真真是羨煞旁人。

“蘇老爺家眷真是漂亮,是不是來回春樓買駐容美顏的丹藥!那可真是來對地方了!”

芸綺夢將自己選好的丹藥展示給苗瑟瑟看。

“好妹妹,快幫姐姐看看,這些丹藥怎麼樣?”

苗瑟瑟接過後,連連搖頭。

“夫人如此姿色,怎可用如此低級的丹藥!”

芸綺夢掩面垂淚。

“還不是那個沒良心的,只給人家一枚上品靈石!”

蘇恩揚扶額,真是麻煩啊!你們神族壽命綿長,現在就着急保養了?

“蘇老爺,這就是你的不對了!這麼美的夫人,別人都恨不得心疼死了,你怎麼只給一顆上品靈石!女人的容顏比命都重要啊!”

苗瑟瑟責怪道。

“好好好,買吧!多少錢的丹藥對應多少的服務!”

蘇恩揚揮揮手。他可不想糾纏這些,自己還要採購其他事物,不能在此浪費時間。明早大家就繼續出發,前往寒洲。

苗瑟瑟愣了愣,啐了一口。

“蘇老爺也真是風流性子!”

嗯?蘇恩揚丈二和尚摸不着頭腦,留給芸綺夢一個乾坤袋後,便徑直離去了。

等蘇恩揚一走,青璃馬上着急地揮動小手。

“我也要!我也要!”

剛出門的蘇恩揚一個踉蹌,回去再收拾你倆。

他現在需要買一些常用到的器具,這些都是用來應對未來各種變化的環境而儲備的物資。

各大洲的氣候相差很大,習俗也不盡相同。要進入其他洲,自然要僞裝成當地人的樣子。不然走到哪裏都引得人注意,行蹤根本無法隱藏。

很快選購完畢,蘇恩揚開始往回走去。這些他都有經驗,當年雲遊九洲,少不得要進行喬裝打扮。因爲招惹的禍事有時候會很大,不僞裝一下,很可能被人打死。

回到自己房間, TFBOYS之王俊凱的專寵女友 。身爲未來的傳奇,一刻都不能懈怠,修習法術搞起來啊!

即將面對的風險,讓蘇恩揚很是焦慮。真要是碰到屠魔的話,自己估計會被人家打爆。 極品狂醫

蘇恩揚沒有多想,立刻對照上《游龍步》開始修習這新的身法類法術。

《游龍步》據說是一位修仙者,遠觀游龍出沒雲海,心有所感之下所創。其結合龍的運動特點,可以讓修仙者更爲靈活快捷地騰挪移動。

蘇恩揚趴在地上,模仿着龍的姿態,在房間裏騰挪跳躍。

就在這時一道聲音響起在他的腦海。

“夫君這是在做什麼呢?” 蘇恩揚被這道聲音嚇了一跳,這是桃緋煙的聲音啊,那小娘皮醒了?

“你,你活過來了?”

“還沒有。現在只是意識甦醒了,呆在原地好生無聊,所以便來找夫君玩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