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突然間娜爾莉亞頓了下去,雙手捂臉,“自己到底在想些什麼啊,爲什麼要讓這個變態、色情狂、蘿莉控對自己做那些事情啊。”

當她看向風愈的背影,突然感覺到這個背影是如此的寬廣,“似乎,被他欺負也不是一件壞事?”

娜爾莉亞眼中出現一絲迷離,一絲崇拜,看着風愈的背影不可自拔。

“嗚?”一聲狐鳴出現在她耳中響起,就像是在詢問她爲什麼會這麼奇怪。

超級墨鏡 ,“哈哈哈,自己到底是在想些什麼,爲什麼自己會想到這些東西?這絕對不是自己,絕對不是……”

“嗚?”

耳邊再一次響起聲音,讓娜爾莉亞冷靜了下來。她看向自己的肩頭,一個水藍色的小傢伙正在她的肩頭上,疑惑的看着她。

注意到這是風愈肩頭上一直沉睡着,如同裝飾一樣的狐狸,她鬆了一口氣,同時開口問道,“小藍,你怎麼了?”

“嗚?嗚嗚……”

“什麼?”娜爾莉亞驚訝的喊出聲,隨後便滿臉通紅,結結巴巴的說道,“誰……誰……誰會爲這個大變態擔心啊,人家,家人還巴不得他被這兩個半神好好教訓一頓,不然怎麼……怎麼能夠讓我出一口氣啊。對沒錯,就是這樣。”

娜爾莉亞突然間變得激動起來,“一定要讓他被好好的教訓一頓。我要讓他知道,欺負我絕對沒有什麼好事情。”

小蘭歪着頭,看着娜爾莉亞,口中再一次出現一聲鳴叫,“嗚?”

聽到這一聲叫聲之後,娜爾莉亞整張臉像是一朵熟透的紅玫瑰,嬌豔的能夠滴出水來…… 在和兩個半神的氣勢對決中,風愈以一敵二。臉上滿是輕鬆,一點吃力的表情都沒有。

而那兩個半神臉上滿是凝重,似乎風愈的強大已經超乎他們兩個人的想象。如果再這樣拖下去,他們兩個肯定會應爲氣勢被壓制而喪失戰鬥的能力。對着同伴點了一下頭,兩個人開始發動攻擊。

感受到身邊魔力的波動,風愈對着身後的娜爾莉亞說一句話,“你還是離遠一點吧,等一下我可能沒有時間保護你。”

話說完,沒等娜爾莉亞反應過來,右手對着她輕輕一揮,娜爾莉亞便消失在他的身邊。

兩個半神見到他的這個舉動,眼神驟然一縮,但是箭在弦上,想要退卻已經是不可能的事情。

兩個人大喝一聲,周邊的魔力只剩下水屬性和雷屬性的魔力。半神獨有的能力,元素領域發動了。

隨後便見到一條巨大的水龍在風愈身前仰天長嘯,帶着毀天滅地的氣勢衝向他。

面對來勢洶洶的水龍,風愈臉上微微一笑,向前踏出一步。一步之後,他詭異的出現在百米之上的高空,臉上滿是戲謔的看着地面上那條因爲失去目標而不知所措的水龍。

看到頭上的風愈,水龍如同擁有自己的意識一樣,發出震天的咆哮。尾巴狠狠的打在地面上,衝向了風愈。那被擊打的地面生出無數的裂縫,中心的地方,更是變成了粉碎,形成一個數米深的巨坑,可見水龍力道之強大。

風愈看着這條疾馳而來的水龍,手中突然出現一團火焰,一個大字爆出現在他手中。

不過拳頭大小的大字爆,被他往前輕輕一送,朝着那條水龍飄過去。

水龍眼中露出不屑,朝着大字爆狠狠的撞過去,想將之撞回到風愈的身上。

而與此同時,另外一個半神見到風愈不閃不避的站在空中,口中低語連連,似乎是在準備什麼技能。

而離開風愈的大字爆在水龍驚訝的眼神中,慢慢變大,不過剎那便形成一個近十米的巨大火字。


看到那個火字,那個水系的半神驚呼一聲,“不可能。”

風愈雖然和他們兩個相聚百餘米,但是還是處於他們的領域之中。在領域裏面,就不可能存在水元素和雷元素之外的元素。除非風愈撐開自己的領域,將他們兩個的領域破開,否則絕對不可能溝通自然之中的火元素。

但是現在,風愈完全沒有撐開自己的領域破開他們的領域,而是將自己徹底裸露在他們的領域之中。但是就在已經被隔絕了出水、雷兩種元素之外任何元素的領域之中,他居然能夠讓大字爆吸收火元素,着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那十米之巨,與水龍碰撞在一起的大字爆已經顛覆了兩個人的認知。

“轟。”

水龍和火龍相撞,爆發出恐怖的魔力波動。周邊的樹木在兩者相碰產生的能量下,直接化成了粉末。方圓十里的樹木都消失了,只留下一個光禿禿的泥濘大地,還有一陣陣白色的霧氣。

對於其他人來說,伸手不見五指的霧氣在三個人的眼中,不過就像是空氣一樣,對他們根本沒有影響。

而水龍和大字爆碰撞之後,那個雷屬性的半神大大招似乎終於施展完畢了。

天空之中烏雲滾滾,是不是還翻騰過一道道紫龍。就如同華夏神話中騰雲駕霧的神龍,在爲這個降下了災難的大地復甦而行雲布雨。

紫色的雷龍俯衝而下,不斷的打在風愈那單薄的身體之上。

在兩個半神詫異而略帶興奮的目光中,風愈居然不必不讓,任由那些雷龍撞擊在自己的身上。

“轟、轟。”

散發出恐怖能量的雷龍結結實實的打在風愈的身上,發出一聲聲振聾發聵的聲音。周邊因爲之前水龍和大字爆碰撞而產生的白色霧氣,此時也因爲雷龍的出現而變成紫色的霧氣,那是已經充滿了雷電的霧氣。

兩個半神此時身外出現一層紫藍色的防護罩,顯然是在防備這些紫色的武器。如果這個時候還有其他人,估計都會在這些雷電之下化成灰燼。

但是讓他們兩個驚訝的是,風愈雖然被雷電籠罩了,他的氣息沒有一點點的減少。還如同之前一樣,平淡無奇,虛無縹緲。

當他們兩個仔細觀察的時候才發現,風愈頭上居然出現了一把渾身火紅色的長劍。那把劍,居然把所有落下來的雷霆之力都吸收殆盡,沒有一絲雷霆落在風愈的身上。

兩個人眼中對視了一下,看到了對方眼中的恐懼。這些雷霆的攻擊,絕對不是一個半神能夠輕鬆接下來的。 敵人必須死 ,“即將蛻變成神器的半神器。”

在這個時候,他們兩個已經生出離開這裏的念頭。能夠成爲半神器的武器,已經擁有了自己的靈智,而且所有的戰力絕對不比一個半神差。而現在即將成爲神器的半神器,更是比他們兩個還要強。再加上一個不知道實力幾何的風愈,他們兩個如果繼續下去,只有死路一條。

沒有多餘的言語,兩個人兵分兩路先兩個完全相反的方向飛行器來,看的風愈直愣神。

“這是什麼情況?”風愈看了一眼赤霄劍,“這兩個傢伙居然不戰而逃,也太沒有用了吧?”

只是他們想逃,風愈會給他們兩個這個機會麼?答案肯定是否定的。

只見他一個跨步,整個人就像是穿越過了一邊空間一樣,出現在千米之外。兩三個跨步之後,出現在那個雷屬性半神的身前,擋住了他的去路。

至於另一個半神,則是被吸收掉雷霆的赤霄劍攔了下來。

張博的這個決定,讓赤霄劍有些不喜歡。它可還想多吸收一些雷霆之力,好讓自己蛻變。但是誰讓風愈是老大,而它只是爲人家打工的小弟呢?

“無緣無故發動了攻擊,然後一聲不吭的逃跑,這就是半神的所作所爲?”風愈一臉戲謔的看着眼前這個半神。 見到只有風愈一個人而沒有赤霄劍,那個半神鬆了一口氣。雖然不知道風愈是用什麼辦法來到他的身前,但是他並不懼怕風愈。畢竟兩個半神想要殺死對方,是一件很難的事情。只要不是一擊必殺,或者是傷及本源的重傷,在半神那強大的恢復力之下,都可以忽略不計。

在加上之前他的攻擊是被赤霄劍而非風愈接下來,讓他贏過風愈的信心更大了。而擊殺了風愈之後,再合兩個人的力量,還收服不了無主的半神器?


心中有了計較後,只見他渾身藍芒大放,口中唸唸有詞,周邊的空間在一次出現無數的電擊。

風愈看着前一刻還要逃跑,下一個瞬間就準備戰鬥的半神,氣樂了。這個時候,他那裏還不知道兩個人逃跑的原因就是赤霄劍,而不是他。

“既然你找死,那我就成全你。”他臉上帶着狠戾,但是下一個一股襲擊傳到心頭,一個踏步整個人橫移數十丈看着原地的地方眼中露出精芒,“果然每一個半神都不是好相與之輩。”

風愈之前站立的地方,滿是藍芒閃動。在閃電的作用下,氧氣直接點燃起來,形成一片淡藍色的火焰區域。

只是當他出現之後,這個半神似乎知道他的移方式,知道他出現的地方,早早的就準備了贏一個魔法將他困了起來。

看着身邊閃爍着藍芒雷電牢籠,風愈感覺自己的皮膚開始乾燥起來,連忙利用靈力在自己的身外構建出一層防禦罩,將那些雷電隔絕在身體之外。

手中一個大字爆出現,打在牢籠之上,連一點漣漪都沒有能夠泛起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見到那個半神臉上猙獰的笑容,風愈也笑了起來。

對着那個半神,風愈伸空蕩蕩的手,就這麼一握。

沒等那個半神明白爲什麼,就有一種危險的感覺。等他反應過來,他的身邊不知道何時出現祕密麻麻的火團。一個個形成大字的火團出現在他的身邊,讓他感覺到了威脅。

火字慢慢變大,讓他心中那種危機感越來越強。那個半神臉色一變,渾身出現紫色的雷芒,一個防禦罩出現在他的四周。

轟,轟,轟。

大字爆爆裂開來,一朵巨大無比的蘑菇雲出現,讓大地一陣顫動,付特谷在這恐怖的顫動中坍塌下去。

面對這麼恐怖的爆炸,風愈臉上一點笑意都沒有。

擡頭看向天空,只見到一個狼狽的紫色身影在他的正上方喘着粗氣。

那個半神和風愈的眼神對視一眼,手往虛空一握,一把雷霆長槍出現在他的手中,被他狠狠的甩出去。

風愈只聽見“啪”的一聲,那把長槍突兀的出現在他的身前,讓他避無可避。

他暴喝一聲,手中一團火紅色的能量瞬間螺旋起來,形成一個比他還要巨大的螺旋丸。


螺旋丸和雷霆之槍相碰撞,兩者暫時僵持下來。但是在僵持的過程中,雷霆長槍的尖端卻是一點點的朝着螺旋丸的內部穿刺進。

風愈心中正要想辦法,卻再一次感受到心悸。

那個半神在風愈和雷霆之槍僵持的時候,再一次準備殺傷力巨大的魔法。風愈此時根本就抽不出手,唯一能做的事情,就只有眼睜睜的看着那個半神準備魔法。

他想要避開這道雷霆之槍,去對付那個正在準備魔法的半神。但是在他離開的瞬間,螺旋丸必定會消失,而那雷霆之槍一定會在第一時間穿透他的心臟吧!

他的身邊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無數的雷霆,如同一片雷海將他淹沒。

靈氣和魔力被他全力調動,無數大字爆出現在他的四周,和那些雷霆碰撞到一起,爆發出恐怖的能量波動。

滅世的雷霆和大字爆碰撞在一起,一場滅世的風暴以風愈爲總想向四周蔓延。

那個半神也忌憚如此恐怖的能量狂潮,高高飛起,遠離爆炸的正中心。

感受到那隨時能夠將他毀滅的能量風暴,他鬆了一口氣。被這樣的攻擊打中,就算是一個半神也要受重傷,傷及本源。

而那風愈傷及本源之後,他先對付風愈就輕鬆多了。

但是下一刻,他突然感受到遠處突然產生一道恐怖的爆炸聲,一陣濃郁的火屬性元素突破了天際。驚悚的看向那個方向,能夠感受到那邊發生的戰鬥之恐怖。

“果然不愧是半神器,不過水克火,就算是即將步入真正的神器,你又能夠做到什麼?”那個半神感受到他同伴的氣息沒有減弱,臉上露出一個嘲笑,繼續看向身下的風愈。

地下因爲剛剛那恐怖的能量風暴,已經出現一個巨大無比的深坑。就如同一塊隕石從天而降,砸出的痕跡一樣。

風愈此時氣息有些萎靡的躺在地上,他上半身的衣服已經被毀的七七八八,露出那比女人還要細膩滑嫩的皮膚。而下半身的衣服,膝蓋以下的地方也都變得破破爛爛,露出那修長的長腿。

看到風愈這個樣子,那個半神突然艱難的吞了一口口水。

沒有辦法,他現在這個樣子真的太過撩人了,讓半神的心都被他吸引過去,想要衝上去一親芳澤。不過半神強大的心智還是讓他保留了理性,沒有衝下去,而是對着地面上的風愈再一次發動雷霆攻擊。

這一次的攻擊,雖然沒有之前的強大,但是也足以將此時沒有一點行動能力的風愈一擊擊殺了。

“自己還是託大了啊。”風愈看着頭上即將匯聚成型的雷電,臉上露出一個笑容,“原本以爲已經經歷過更加恐怖的天劫,這些雷電對我沒有什麼作用;原本以爲自己的實力已經能夠和半神匹敵,但是沒想到還是差了許多。


靈氣的能量是高級了一些,但是自己的境界卻不夠啊。半神的境界,應該是和元嬰後期對等吧。”

面對那即將到來的攻擊,風愈臉上再一次露出一個讓那個半神不解,並帶着一絲冰寒的微笑。 看到風愈那個微笑的時候,那個半神臉上突然一僵,隨後便感覺一種心悸。身子下意識的微微一側,一個帶着火紅色能量球的手掌從他的後背出現。

低哼一聲,渾身雷芒大放,想要利用雷芒將那個攻擊破掉。同時往前一步,在原地留下一個殘影。

讓他驚訝的是,原本已經身受重傷的風愈居然出現在他的身後。而這個時候,他準備已久的魔法也發動了。

天上突然出現一片雷霆之海,將兩個人所在的地方徹底覆蓋。一條條如同細絲一樣的雷電貫通了天地,將這一方天地點亮。

這些雷霆所爆發出了恐怖魔力波動,讓遠處的雪萊納震動了。

這恐怖到能夠將一個城市毀滅的魔力波動,想察覺不到都不行。但是雪萊納之中並沒有半神的存在,那些尊者級別的人根本不敢過來探查。哪怕隔離的距離再遠,他們也能夠感覺的到,這已經不是他們所能夠觸及的層次。爲了不惹惱戰鬥的雙方,雪萊城裏面所有尊者都在同一時間聚集到一起,談論起來。

“摩爾老鬼,你知道那到底是什麼嗎?”一個面黃肌瘦的老者站在城牆上,看着身後匆忙趕過來的人。

“沒想到你們都到了。”那個被成爲摩爾的人喘了一口氣說道,“你們都不知道,你們說我會知道?我知道的你們都知道了,你們知道的我不一定知道。”

“半神啊,這是半神間的戰鬥啊。半神已經多久沒有出現過在這個世界了?”一個肥頭大耳的人說道,“就算是帝都裏面的那幾位大人,也好久沒有出現過了吧。”

“詹汀,你也不想想,那一步是這麼好走出去的?要真是那麼容易走出去,我們神聖帝國也不會有近十萬的尊者在等待那幾位大人的授課。”

“摩奇,就算那一步不是這麼好走的,你以爲你能夠勝過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