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

李雲愣了愣,儘管他來的時候很有信心,但也沒想到猿王答應的這麼痛快。

其實,很早以前,猿王就有了提拔李雲的想法。

李雲殺黑虎、滅蜂后、青鳥、雪熊等等,做出這些大事,足以令猿王提拔他了。

只是猿王一時沒想出提拔李雲到什麼位置,所以就給耽擱了。

現在李雲來毛遂自薦,要當這個守衛長。

猿王怎麼可能拒絕?

況且,變異蠻牛才向它舉薦了李雲。

“謝謝猿王。”

李雲很快反應過來,連忙道謝。

“沒事,有你這個守衛長在身邊,我也安心很多。”

猿王擺擺手說道。

然後,它看着旁邊的那個守衛長說道:“蜂猴,你去給他安排個住處。”

“是。”

守衛長變異蜂猴答應一聲,就帶着李雲走了。

誰知剛走出幾步,猿王忽然說道:“對了,你暫時不用去領域邊界,到時候跟我一起去。”

它知道李雲是剛從領域邊界那裏過來的。


“是。”


李雲轉身答應一聲,才和蜂猴走了出去。


“蛇將領,恭喜你啊。”

出了猿王的老窩後,蜂猴便向李雲道喜。

“謝謝。”

李雲客氣的道謝,然後和蜂猴套近乎。

現在和蜂猴搞好關係,絕對是沒有壞處的。

不久。

шωш• тt kān• c○

李雲被安排在山腳下的一個大山洞裏。

在這路上,蜂猴告訴他守衛長應該做的工作。

其實,守衛長的工作很輕鬆,不過是安排人巡山,安排人站崗,或去猿王那裏轉轉這樣的小事情。

現在要打仗,可能要跟着猿王出征。

這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李雲在猿王的老窩安定下來。

轉眼過了兩天。

這山裏的所有變異生物都認識了李雲,知道他成了守衛長。

李雲也和幾個守衛長混熟了。

尤其是跟蜂猴,那是相當熟了。

這日中午,李雲跟蜂猴在山裏轉悠,他們一邊走一邊說話。

李雲就說道:“蜂猴,問你個事。”

“什麼事?”

變異蜂猴說道。

“前段時間猿王不是抓到小白狐了嗎?現在小白狐還在嗎?”

李雲說道。

之前他一直沒有去打聽小白狐的下落,是因爲怕引起懷疑。

現在和蜂猴混熟了,說出來也沒關係了。

“原來你是問這個事啊。”

變異蜂猴點點頭,說道:“小白狐還在呀,它被猿王關起來了。”

“猿王就沒說過怎麼處置它嗎?”

李雲說道。

“沒說過。”

變異蜂猴搖搖頭,說道:“自從猿王把它關起來後,就沒有去見過它,好像把它忘了一樣。”

“怎麼會這樣?”

李雲非常詫異。

猿王這傢伙抓住小白狐不聞不問的,這是什麼意思?

шшш●тт kдn●c o

它到底是怎麼想的?

小白狐逃走的時候,它派人滿山遍野去抓,抓到了又不管。

李雲實在想不通,猿王是怎麼想的。

“我也不知道,關於小白狐的事情,猿王從來不跟誰提起。”

變異蜂猴搖了搖頭。

“小白狐現在被關在哪裏?”

李雲想了想,這樣說道。

“走,我帶你去看看。”

變異蜂猴說着,往猿王的老窩走去。

來到猿王的老窩裏。

李雲和它轉了不知道多少路,最終停在一個石室的大門外。


在來的路上,李雲看見了許多波巡視者。

明顯這裏被守的很嚴,估計一隻蒼蠅也難以飛出去。

大門兩邊有四隻變異生物看守。

它們都是超凡一階的實力。

見到李雲跟蜂猴,便過來行禮。

“兩位守衛長,你們怎麼來了?”

“沒什麼,我們就來看看。”

李雲說道:“走吧。”

蜂猴沒有說什麼,和李雲走了。

李雲早已把來這裏的路線記在心裏。

以後如果有行動,他能輕易地找到這裏。

這日上午,李雲被猿王喚了過去。

來到這裏發現,其它的守衛長也在。

原來猿王是叫他們來喝酒的。

這不是什麼稀罕事,猿王有時候喝酒,都會叫上幾個守衛長一起喝。

李雲坐在了蜂猴的身邊。

然後,他一邊喝酒一邊說話。

喝酒喝到中途,忽然,一隻變異生物匆匆忙忙的跑了進來,到猿王身前說道:“猿王,剛剛得到消息,雕王趕往領域邊界了。”

“雕王這傢伙終於有動作了。”

猿王放下酒樽,站了起來。

然後,它對着大家說道:“這酒今天怕是喝不成了。”

“什麼時候喝都一樣。”

李雲等幾個守衛長說道。 “嗯。”

猿王點點頭,說道:“你們去把山上的兵馬召集起來,該趕往領域邊界了。”

李雲明白過來。

原來猿王之所以沒動,是一直在等雕王行動。

現在雕王已趕往領域邊界,它自然也要去了。

李雲幾個走出去,把山上的兵馬都召集過來。

山上有許許多多的兵馬,只見半山腰都站不了這多變異生物,一直延伸到山腳下。

李雲和幾個守衛長等了片刻,猿王終於從老窩裏走出來了。

“雕王想除掉我,獨霸山脈外圍,我會讓它得逞嗎?當然不,你們跟我殺過去,把它們殺個片甲不留。”

猿王停在前面,掃視所有的變異生物。

“殺!殺!殺!”

霎時間,所有變異生物大吼。

這座山上全是“殺殺殺”的大吼聲,吼聲震天,把天上的雲都震散了,氣勢十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