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楚惜微微抽了下嘴角,心虛說,「你們家的窗帘質量,貌似不太好啊,難道是安裝師傅偷工減料?」

墨絕不禁笑了,他戲謔地望著她,「難道不是因為,剛剛喬小姐太過緊張,扯壞了我家窗帘?」

「……」

這傢伙!能不能給她台階下了,非要這麼拆穿她嗎?喬楚惜老臉一紅,正想反駁,驀然,一陣起鬨聲自窗外傳來。

「喔——」

「我看到了什麼?那不是老大嗎?」

「唔,好激情啊!」

喬楚惜回過頭,腦子轟然炸了。

由於兩棟樓隔得很近,而且在對面的樓頂上的視野,正好能將他們那一層看得清清楚楚。

嚴正宇,安木,姜暮西,津哲四人都在對面的樓頂上,就連蘇梔月和東瀛也在。

「嗨,墨老大,喬老大!」安木熱情的朝他們打著招呼。

「哇塞,今天的夜色果然好啊,我們還真挑對賞月時間,嘖嘖,這不僅有美景,還有佳人在懷~妙哉,妙哉。」嚴正宇在一旁調侃道,緊接著,姜暮西故作失望地搖了搖頭,「老大,你果然是背著我們在外面有男人了,以後我們單身狗隊列又少了一人,傷心欸。」

「……」

喬楚惜扶額,平復情緒后,她面帶微笑試圖對他們解釋,「其實,事情不是你們想得那樣的……」

「大,不用解釋了,我們都懂的。」

「畢竟撞破姦情這種事,確實挺尷尬的,如果老大實在不想讓我們知道,唉,好吧,那就當做我們什麼都沒看見好了。」

「嗯嗯,對對對!」

「老大,那我們先撤了,你們繼續,繼續。」

「千萬別在意我們。」

「……」

誰能給她一把刀,或者一塊豆腐?

喬楚惜陷入絕望。

身後忽然傳來男人的低笑,喬楚惜回頭,目光兇狠地瞪著墨絕。

幸災樂禍的傢伙!

這下無論她怎麼解釋,也不會有人相信了。

她的清白啊,真是一失手成千古恨。


……

時間很快來到舞會的前一天。

由於到北里市的路程較遠,喬楚惜和墨絕得在舞會前一天晚上到達。

於是,喬楚惜和墨絕提前抵達到北里市,五點出發,四個小時的路程,等到達酒店的時候,差不多九點多,此時夜色已深。

還沒進到酒店,喬楚惜的肚子就開始抗議的叫了起來。

「咕嚕嚕……」


喬楚惜眯了眯眸,微笑,「它餓了。」

墨絕勾起薄唇,望著喬楚惜問道,「今晚想吃什麼?」

「嗯……番茄意麵,炒花甲,奧爾良雞翅,蓮子木耳湯,芝士蛋糕,還有……」

「噗!這女人是豬嗎?竟然吃這麼多?」

話還未說完,旁邊一個穿著藍色抹胸裙子的妖嬈女人驀然出聲打斷,女人高傲不屑的瞥了喬楚惜一眼,因她的美麗,眼底閃過一絲嫉妒之色。

從墨絕和喬楚惜剛進酒店大廳時,付蘭蘭就注意到他們,實在是因為他們倆太耀眼了! 巔峰官路 ,一個美得絕色嬌艷,很難不引起眾人注意。

聽到女人的嘲諷,喬楚惜輕挑眉梢,並不在意,倏然,一道磁性動聽的聲音緩緩傳來,「吃再多,你也是最美的。」

嗯?

喬楚惜疑惑的側頭,怔然。

他剛剛,是在稱讚她?

喬楚惜還沒回過神,墨絕便一手拉過喬楚惜的行李,另一隻手攬著喬楚惜的肩,朝電梯口走去。

旁邊的路人不禁羨慕了,長這麼帥,竟然還是護妻狂魔,這也太暖了吧!

審神者栽培手記[綜] ,祁帆剛巧走過來,將辦好的房卡遞給墨絕。

「主上,今晚想吃什麼?我先去預訂。」

聽到祁帆的話,喬楚惜正想說話,這時,墨絕卻淡然開口,「番茄意麵,炒花甲,奧爾良雞翅,蓮子木耳湯,芝士蛋糕,還有小龍蝦。」

「……」

喬楚惜呆住了,她剛剛說過的話,墨絕竟然記得這麼清楚,而且,他怎麼知道她想吃小龍蝦的?

「呃,好的,主上,我這就去安排。」祁帆恭敬的頷首,隨即離開。

好似明白喬楚惜此時心中所想,墨絕噙著一抹笑意,睨著她,「我比你想象的,還要了解你。」

聽言,喬楚惜倏爾一怔,心跳快得異常。 「靈魂之石?羅蘭的寶物?」看著科爾手中的發光的綠色石頭,威爾不敢相信的看著科爾。

「哈哈哈,沒錯,找到這東西可花了我不少的工夫啊。」科爾猙獰的大笑著。

「馬上就讓你看看它的力量。」科爾立馬舉起了手中的縛靈者,而科爾另一隻手中的靈魂之石便開始閃爍起來,接著從中開始飄出了陣陣的白色氣息,並快速的飄向縛靈者里。

「這些是?」這一切對於威爾來說實在是太難理解了,他很難想象眼前這一切到底是什麼東西。

「靈魂,都是靈魂吶,可都是新鮮的哦,嘿嘿嘿。」科爾一臉奸笑著對威爾說。

「靈魂……」威爾目瞪口呆的回答。

「讓你看看吸收了這麼多靈魂的縛靈者的威力!」科爾大聲的說。

而就在這時,吸收了大量靈魂的縛靈者開始發出了十分強烈的紫色光芒。

「來吧!」科爾大喊了一聲,接著他便將手中的縛靈者朝著站在遠處的威爾揮了過去。

美女總裁老婆

「什麼?」威爾吃驚的看著正沖向自己的衝擊波,大聲的驚呼著。

而後,威爾拖著受傷的身體向著左側快速的閃開才及時的躲過了衝擊波的攻擊。

「知道縛靈者的力量了吧,哈哈哈。」看著威爾狼狽的樣子,科爾得意的大笑著。


『可惡,這到底是什麼鬼東西,這下子完全不能靠近他了。』疲憊的威爾心中不安的想。

「你的體力已經快要沒有了,我看你能躲到什麼時候。」科爾奸笑著說,然後他又一次的將手中的縛靈者向威爾揮了過去,接著又是一道極具破壞力的衝擊波朝著威爾沖了過去。

「可惡!」體力已經快要到極限的威爾閉上眼大叫了一聲,然後拼盡自己的全力朝著安全的地方翻滾了過去。由於威爾已經快沒力氣了,這一下他連站也沒站穩,他整個人趴到了地上。

雖然威爾有遠古聖人的氣息,可以使他慢慢的恢復自己的體力和癒合身上的傷痕,可是狡猾的科爾卻十分了解這一點,所以他一直在不停的消耗著威爾身上的氣,為了就是不讓威爾有足夠的恢復時間。

「真是狼狽啊,遠古聖人。」科爾冷笑了一聲。

接著又是一道強大的衝擊波朝著趴著地上的威爾沖了過去。

『可惡,已經完了嗎?』看著將要碰到自己的衝擊波,威爾有些絕望和不甘的閉上了眼。

「土牆!」哈金大師突然大喊了一聲,接著在威爾的前方出現了一堵十分厚實的土牆,穩穩的擋住了科爾的衝擊波的攻擊。

「什麼?是哈金大師?」威爾睜開眼,激動的順著聲音的方向看過去。

哈金大師一隻手撫著自己受傷的肩膀,而受傷的手則艱難的向威爾的方向伸著。

「啊,哈金,你還活著。」科爾冷笑著說。

「我可沒那麼容易死啊。」哈金大師雖然這麼說,可是他現在看上去依然是十分的虛弱,他的臉上全都是汗,並且他的臉色看上去十分的差,就好像是流了許多血一樣。

「有意思。」科爾回答。

「威爾,還不快走?」哈金大師突然十分嚴肅的對威爾說。

「哦!」威爾突然楞了一下,接著立馬站起身快速的向哈金大師的方向跑過去。

「威爾,你看上去有些狼狽。」哈金大師看著自己身旁的威爾說。

「我……我一點喘氣的機會都沒有,體力完全跟不上來了,並且還要維持著這沒用的金色氣息。」威爾懊惱的回答。

「沒用的氣息?威爾,你是不是忘記了我曾經說過的話了?」哈金大師突然嚴厲的對威爾說。

「什麼?」威爾立刻疑惑的看著哈金大師,同時,他的腦中也開始回憶著哈金大師對他說的每一句話。

突然,威爾的表情突然由疑惑變得興奮起來。

「難道是,杜蘭達?」威爾疑惑的問。

「沒錯,你的氣是要和杜蘭達搭配起來的,這樣才能發揮出強大的力量。」哈金大師說。

「我……我竟然把這個完全拋到腦後了。之前我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卸掉科爾手中的縛靈者上了。」威爾懊惱的說。

然後威爾立刻將手中的聖劍杜蘭達平放在自己的面前,接著他又爆發出自己身體中的遠古聖人的金色氣息,而在這之後,威爾又開始將這金色的氣息轉移到了手中的杜蘭達上,杜蘭達立刻就發出了金色的耀眼的光芒。

「聖劍杜蘭達,居然有這種力量?這樣才有意思。」科爾一臉猙獰的說。

「就是這樣,威爾,你的目的只是打敗他,不要執著於他手中的那把劍啊。」虛弱的哈金大師慢慢的對威爾說。

「我知道了,謝謝你哈金大師,我會保護你的,你可以放心的去休息了。」威爾一臉自信的笑著對哈金大師說。

「哦?真的不會讓我再出手救你了嗎?剛才為了救你,好不容易癒合了的傷口又開始流血了。」哈金大師一邊捂著肩膀上的傷一邊苦笑著對威爾說。

「傷嗎?讓我試試。」說完威爾便將自己的手輕輕的放到了哈金大師的肩膀上,接著威爾身上的金色氣息開始慢慢的向哈金大師的傷口上移動著,於是哈金大師的傷口便開始快速的癒合了。

「啊,看來你終於記起來了遠古聖人氣息的用法了。」哈金大師活動了一下受傷的肩膀,微笑著對威爾說。

「是。」威爾嘗試著揮舞了下手中的劍,接著便開始慢慢的向科爾走去。

「讓我看看現在你有多大的不同!」說完科爾又將手中的縛靈者向威爾揮了過去。

一道強大的衝擊破立馬就向著威爾衝擊了過來,而這一次威爾並沒有躲避,他只是一臉微笑著迎接著即將衝過來的衝擊波。

「杜蘭達,讓我見識見識你的威力。」威爾微笑著對手中的杜蘭達說,接著威爾立馬將手中的杜蘭達用力的插到地上,一瞬間一股巨大的力量便以杜蘭達為圓心,向著四周快速的衝擊過去,並且立刻就將科爾的衝擊波給吞沒了。 「叮」

電梯門打開,喬楚惜還沒回過神來,突然感覺到臉上一痛,她蹙起秀眉,瞪向掐了自己臉蛋的某人。

「走了。」墨絕推著她的行李箱率先走進電梯,喬楚惜隨後走進去。

上到十一層,墨絕先帶喬楚惜進到她的房間,見墨絕幫她推著行李箱,喬楚惜覺得挺奇妙的。

想起剛剛,別人對她評頭論足,她原本不在意,可頭一次,有一個男人會擋在她面前。

那種被人護著的感覺,好像還不賴。

「待會我再讓祁帆把晚餐送上來,我在隔壁,有事叫我。」

「哦。」

墨絕說完,竟然直接就走了。

不知怎麼的,喬楚惜莫名有一種失落感。

摸了摸飢餓的肚子,這一時半會,估計也沒那麼快可以吃上東西,還是先去洗澡吧。

打開行李箱,滿滿的衣服和護膚品化妝品差點湧出來,光是睡衣就有五六套。

比起墨絕只帶了裝一套衣服的袋子,她帶的整整一箱就顯得很誇張了,可誰讓喬楚惜有選擇困難症呢,就算是在北里市住一天,她也要挑最美的衣服穿,除了明晚的舞會有定製好的裙子以外,她還沒想好今晚和明天早上穿什麼。

糾結了十幾分鐘后,喬楚惜最終選定一套黑色蕾絲睡裙,隨即,抱著一堆護膚品,心情愉悅的走進浴室。

半個小時后,喬楚惜從浴室里出來,一邊拿起毛巾擦著濕漉漉的長發,一邊打開手機看了下時間,然而,她看到有幾通未接來電,還有一條墨絕發來的簡訊。

「敲門你沒應,晚餐放我這了。」

喬楚惜無奈的放下手機,想也沒想,便直接大步朝墨絕的房間走去,見房門沒鎖,她推門而入。

聞到香味,喬楚惜的肚子又開始忍不住叫著,一晚上沒吃,都快餓死她了。

喬楚惜跪坐在茶几旁的地毯上,忍不住先嘗了一口意麵,唔,太好吃了!

美食當前,喬楚惜並未注意到,站在浴室門口的某人,正用熾熱的眼神盯著她看。

一道低沉磁性的聲音自身後傳來,「好吃嗎?」

喬楚惜點了點頭,回應,「還不錯,就是有點涼了。」

接著,喬楚惜伸長手,想把最遠那盒小龍蝦拿過來,夠了兩下沒夠著,喬楚惜俯下身子,原本到膝蓋的裙子瞬間往上縮了一節,露出兩條白皙性感的大腿,隨著她的動作加大,透過鏤空設計的蕾絲裙,隱隱能顯出喬楚惜凹凸有致的火爆身段。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