嗤——

這一刻,衆人紛紛倒吸一口涼氣,若是妖傀的雙拳擊下,易逍遙就徹底變成一個廢物了!

風老頭突然開口道:“若是我們學院的弟子受到什麼傷害,恐怕老院長不會坐視不管的!”

冥帝面色一顫,他深知六脈學院的能量,那位神龍見首不見尾的老院長更是紫元脈的高階強者,就是如今達到紫元脈三重境的冥帝,也不是他的對手!何況,六脈學院中的強者多不勝數,更甚者還有一位傳說中久不出世的老祖宗!

“你這丫頭!還不令那傀儡住手!”冥帝突然瞪了紫嫣公主一眼,怒斥道。

“我——”紫嫣公主身子顫慄地抖了抖,繼而驚慌地低下頭道:“那妖傀一旦展開攻擊,除非。。。除非對手身死,不然誰也無法操控他停止。。。”

冥帝與風老頭頓時怔了怔,突然,空氣中輕輕閃出一道脆裂的顫響,衆人皆凝目望去,只見妖傀的身影環繞下,一道道脆裂的聲響逐漸傳出——

紫嫣公主悄然瞄了一眼,不着痕跡地笑了笑,但她的臉色馬上轉爲僵硬,徹底的僵硬!

“嘭!”

一道沉悶的炸響傳出,只見妖傀的雙臂應聲被易逍遙的掌勁震斷飛起,而後重重地摔在兩邊地面,一道淡白色劍氣“嗤啦!”一聲劃破妖傀的身子,緊接着易逍遙一拳擊出,妖傀的半截身子轟然斷裂!

一個趔趄,易逍遙差點摔倒在地,嘴角微微一笑,向着識海中那道黑袍身影笑道:“多謝前輩的配合啊,呵呵!”

黑袍男子淡笑道:“雖然我控制的瞬間沒被他們看見,但上面那兩個修爲達到紫元脈境界的老小子一定有所疑惑,你小子別說漏了就行!”

易逍遙嘿嘿笑道:“前輩方心,我自然會自圓其說,況且我身上的祕密太多,我還擔心被他們發現呢!”

勉強退後幾步,穩住身形,易逍遙冷笑一聲:“其實這具妖傀也不怎麼樣!”

衆人皆張大了嘴巴望着場中斷裂開來的傀儡身軀,此刻的傀儡倒成了一堆廢物,尤其是冥帝身側的紫嫣公主,面色先是一白,而後咬牙切齒地怒道:“易逍遙——”身影一閃,眨眼消失在大殿裏——

“哈哈哈。。。”

深宮別院中,玉盞金樽,宮娥曼舞,衆人舉杯相賀,冥帝朗聲笑了起來——

冥帝笑飲一杯,繼而極爲滿意地開懷笑道:“易公子不但文采武學在當今年輕一代中無匹於世,而且還是一位天賦絕佳的煉丹奇才,寡人慶幸與易公子結識,至此,寡人想與易公子商量一件事,不知可否?”

衆賢能才士分別圍坐一席,而風老頭小郡主狂牛等人則與易逍遙冥帝圍坐一席,但見冥帝如此賞識的神色,風老頭不禁暗自一笑。


易逍遙放下酒杯,微笑着拱手道:“不知冥帝要與易某商量什麼事,但說無妨!”

PS:今日第二更! 唐闊深吸了一口氣,體內的魔氣盡數灌入到了他手中的偃月長刀之上,刀身都形成了一陣嗡鳴聲,一股狂暴的力量從唐闊手中的長刀爆發出來。

這是三層勁道疊加在一起的效果,四成勁道他可以施展,但是施展過後,他體內的魔氣也被消耗了一半,更不用會所那五層疊勁了。

朝野手中的劍光狠狠的劈斬而出,一股恐怖的氣息從上面爆發出來,衝得唐闊狠狠的刺去,這股力量鎖定住了唐闊所在的空間,唐闊根本躲閃不掉,只能選擇硬拼。

不過唐闊顯然也沒有想過躲閃,他手中的偃月長刀也橫斬而出,三層疊勁爆發出來,在空中形成了一隻嘶吼的巨獸,朝着那劍光猛撲過去。

發出這一招之後,唐闊根本沒有管,魔神戰靴卻是轟然運轉,整個人化作一道流光,朝着朝野狠狠的衝去。

朝野自然也不客氣,手中的長劍瘋狂的抖出無盡的劍花,狠狠的點在唐闊過來的路徑上,試圖阻擋唐闊。

不過唐闊卻是發狠了,就算殺不了這朝野,也要將他給打出這異域空間,要不然他就像是有芒刺在背一般。

“轟……”終於,空中的那兩道攻擊狠狠的撞擊在一起,天空中頓時爆發出來一道道絢麗的光彩,而這撞擊產生的風暴卻是朝着下面橫掃而來。

感受到這股足以威脅到自己生命的東西,沒有絲毫的猶豫,唐闊直接發動了絕對防禦,這絕對防禦一天可以使用三次,足以支撐唐闊渡過今天了。

在絕對防禦形成的護罩裏面,唐闊卻依然被這股衝擊波給狠狠的擊中了,整個人猶如皮球一般,橫衝直撞,將周圍的樹木都給撞斷了好多。

發動了絕對防禦的唐闊都這樣了,而那朝野更是悽慘,他只來得及將自己身上的那護盾撐起來,整個人便被橫掃而出,那薄薄的護盾只是一下子便被撕裂了開來,只是讓唐闊鬱悶的是,這朝野的身上居然還穿着一件至少是靈級上品的靈器,雖然被轟飛出去,但是他並沒有受到什麼傷。

“你成功的惹怒我了!”朝野此時身上金光閃爍,猶如戰神一般,本來被轟飛出去而丟掉的那把劍,此時卻是被他吸入到了手中。

“所以,去死吧!”朝野真的發怒了,他沒有想到居然被對方弄得這般狼狽,所以,在恢復過來之後,他便直接朝着唐闊再次行來。

“該結束了!”唐闊微微一笑,與此同時,他雙手卻是猛然一引,本來周圍沒有一點兒變化的空間,在這個時候卻是變幻了起來,那些樹木和花草此時全都化作了兇器,全都朝着那朝野迸發出來一道道的攻擊。

“憑這個還傷不到我!”朝野手中的利劍揮斬之下,周圍的花草樹木盡數折斷,沒有阻攔他一點兒,而這個時候他卻是已經欺近了唐闊的面前,手中的利劍沒有一點兒波動,速度非常緩慢的朝着唐闊刺去。

這麼緩慢的一劍,在唐闊看來卻是兇險異常,因爲這一劍幾乎封住了他所有的退路,而且這一劍看似平緩,實則藏着太多的變數。

“既然如此,那就一力降百會!”唐闊眼中狠色一閃,手中的偃月長刀卻是被他高高舉起,狠狠的朝着朝野的頭部斬去,根本沒有去管那刺到自己面前的一劍。

“這……”朝野顯然沒有想到唐闊居然這麼拼命,自己這一劍就算真的將對方刺死了,可是人家的大刀也會斬在自己的頭上啊。

“該死!”無奈之下,朝野只好變招,身子詭異的一扭,手中緩慢的長劍卻是狠狠的收回,緊接着速度變得奇快無比,閃電般的對着唐闊的這一刀刺了十幾劍,每一劍都刺在偃月長刀的防禦弱點上。

“給我滾!”到了這個時候,唐闊自然不可能再有任何的退路,偃月長刀劈斬之下,任憑朝野的劍如何的刺,他死咬着牙沒有鬆開。

“瘋子,你就是個瘋子!”朝野連續十幾劍都沒能將唐闊的刀給擊偏,頓時暗罵一聲,雙腿猛然朝着地下一蹬,整個人瞬間便倒飛了出去。


“哼,想走,把玉牌留下!”唐闊怎麼可能讓他離開,手中的禁制圈猛然一抖,緊接着一個臨時困陣卻是擋在了他的面前,那朝野撞在了困陣上,直接被反彈了回來。

趁着這個機會,唐闊雙手更是不斷的舞動,一道道的禁制圈打出,將這朝野給困住了,以這朝野的實力,是不可能掙脫開自己的困陣的。

“得罪了我們厲風大陸,就算是你逃到天涯海角,我們厲風大陸的強者也會把你捉回來的!”看到自己根本逃不出去,朝野怕了,他不想死在這裏。

“把分值劃給我,就讓你離開這裏!”唐闊冷冷的看着他,卻是不爲所動。

看着朝野面色陰晴不定,唐闊卻是雙手一引,周圍的禁制陣法卻是在這一瞬間化成了攻擊禁制,朝着那朝野擠壓而來。

“給你!”感受到這一股強大的壓迫力,朝野手中的玉牌一抖,那玉牌電閃而出,狠狠的朝着唐闊射去。

接過這玉牌,唐闊看了一眼,卻是心神一震,這上面的分值居然比自己的還多,沒有絲毫的猶豫,直接將玉牌上的分值全都劃到了自己的玉牌上。

自己的玉牌上的分值瞬間便變成了一千二,而朝野的玉牌直接被清空了。

“三個小時之後,這裏的陣法會自動消失!”唐闊將玉牌丟還給他,緊接着身形一閃,便消失掉了。

“該死的,你給我等着,我一定要生撕了你!”看着自己玉牌上那空空如也的分值,朝野的心在滴血啊,那可是自己奮鬥了好長時間才弄來的,而且這個混蛋還讓自己在這兒等三個小時,這不是在浪費自己的時間嘛。

離開之後,唐闊身形一動,朝着深處繼續掠去,這裏面應該還有好東西,畢竟那洪濤可是說了,這次不管得到什麼東西都是自己的,既然如此,那他就不客氣了。

“小子,我感覺到煉髓精石的存在了,往前面走,十里之外有一絲微弱的煉髓精石,運氣不錯嘛!”就在唐闊一刀將一頭神威境巔峯的妖獸擊殺了,魔源的聲音卻是響起。

沒有絲毫的猶豫,唐闊飛快的朝着前方掠去,在擊殺了幾頭實力強悍的天階妖獸之後,唐闊終於來到了魔源所說的地方。

可是這個地方卻是一處懸崖,也就是說,那煉髓精石在崖底,自己又不會飛行,要如何才能下去呢?

唐闊找尋了半天,終於找尋到了一處可以下去的地方,只是這裏卻是非常的險峻,一個不小心,掉下去就會粉身碎骨啊。

不過爲了自己的實力,唐闊卻是顧不得了,小心的抓着石頭往下降去。

就在唐闊剛剛下降了十多米,上方卻是傳來了一陣腳步聲,唐闊擡頭望去,卻是看到了那清池界的傢伙正在懸崖上面望着自己呢,而他的手中卻是搬着一塊大石頭。

“把分值玉牌丟上來,否則的話,我就丟下去!”那個面色有些陰鬱的男子搬着巨大的石頭冷冷的看着唐闊說道。


“你做夢!”唐闊眼神一凝,沒有絲毫的猶豫,手腳並用,飛快的朝着下面繼續降落下去。

“找死!”看到唐闊居然不識擡舉,他冷笑一聲,手中的巨石卻是狠狠的朝着唐闊的頭頂丟了出去。

“該死的!”唐闊伸出一隻手,狠狠的一拳轟在了那即將砸到自己頭頂的巨石。 剛從遺迹出來就被人攻擊,楊恆根本就搞不清是什麼情況,想要出手抵擋的時候,長劍已經刺到胸前,匆忙之下他只能將體內靈氣轉化為兩儀之氣全部凝聚到了胸前。

「乒」的一聲,長劍刺破楊恆的衣服之後再也不能寸進,放佛刺到了銅牆鐵壁之上。

楊恆趁著偷襲者還未收勢,一記兩儀掌隨之拍出。

偷襲楊恆的修士以為楊恆被他刺中必死無疑,未想到楊恆的身體會如此強悍,還沒能反應過來,被楊恆一掌拍中,身體如飄零的落葉般倒飛出去。

一招擊退對手化解危機之後,楊恆才看清他已經被傳送到了一個怪石叢生,兩邊都是懸崖峭壁的峽谷之中。

此時這個峽谷就如一個小型的殺場,到處有人在打鬥,一方是之前進入遺迹的鬼煙宗弟子,一方是和他一樣,剛剛從神人遺迹中傳送出來的修士,而饒素娥竟然也在其中。

和饒素娥交手的是和她同一境界的修士,饒素娥稍微佔了上風。

楊恆才剛剛搞清楚情況,看到前面有一高一矮的兩個開竅境的修士氣勢洶洶的朝自己攻來。

兩個開竅境的修士楊恆還不放在眼裡,正打算要出手,兩道人影從他背後躥出,幫他接下了那個矮個子修士,這兩個竟然是之前在神人殿幫楊恆護法的兩個練體修士。

楊恆沒想到在這危險的關頭,這兩個只有罡氣境的練體修士居然會主動出來幫助自己,這讓他對這兩個修士產生了幾分好感。

同時楊恆也沒有閑著,劫指第三式荒指已經發動,白色指印宛如一個法寶暗器,以閃電之勢朝著高個子修士激射而去。

高個子修士也看出了楊恆這一指的不凡,臉上出現一絲凝重,手中烏黑大刀也狠狠劈出。

指印和大刀相交,指印直接將大刀戳破,接著往前飛去,只是顏色淡薄了許多,去勢變的緩慢。

看到自己的上品真級法寶被對方一指刺穿,高個子心中一陣駭然,立馬棄刀握拳轟出。

「砰」的一聲巨響,指印消散,高個子修士被擊飛出去,撞到了後面的峭壁之上,頓時落石梭梭作響,塵土飛揚。

見對手已經沒有戰鬥力,楊恆沒有上前追擊,而是朝矮個子的修士走去。

兩個練體修士雖然只比矮個子修士低一個小境界,但他們都是練體,比一般的修士要強橫許多,此時已經完全佔據了上風。

楊恆怕鬼煙宗的弟子會有幫手過來,打算快速解決對手離開這裡,所以立馬施展起靈隱步,將體內靈氣化為兩儀之氣附於掌上,一記兩儀掌從背後轟在了矮個子的身上,被兩億之氣侵入體內的矮個子修士立即失去了戰鬥力。

不斷的有人從神人遺迹里被傳送出來,和楊恆一樣,這些人一出來就遭到偷襲。

在遺迹里存活下來的修士有三十多個,此時這三十多個人已經全部被傳送出來,而這些白袍修士只有十幾個,縱然他們實力強悍,也很快落了下風。

「趕緊離開這裡。」楊恆對兩個練體修士說了一句之後就準備去幫饒素娥解圍,然後離開這個峽谷。

還沒走出幾步,一個通靈境的白袍修士帶著兩個罡氣境的修士攔在了楊恆前面。

楊恆立即開始凝聚五行符文,凝聚到一百多枚的時候,將這些符文凝聚成一片金色羽毛,然後雙手一揮,一片一片的金色羽毛在空中出現,將前面的三個修士給籠罩進去。

「陣法!」三個修士同時驚呼,臉上出現一絲詫異。

「讓你們嘗嘗這個金羽大陣的威力。」楊恆說完后,操控著無數金色羽毛朝陣法內的三個修士攻去。

一片片漂浮在空中的金色羽毛看上去煞是好看,當發動起來之後,宛如一把把鋒利的兵刃,朝著目標攻去。

二級金羽大陣的出現讓通靈境的白袍修士古井無波的臉上出現了一絲凝重。但他不精通陣法,只能提起兵刃將不斷攻擊而來的金色羽毛給擊碎,然後變成一道道到金色粉末。

出乎他意料的是,這些飄散在空中的粉末竟然可以再次形成一根金色羽毛,這些再次形成的羽毛不僅更加凝實,速度和攻擊力都提高了很多。

縱是如此,白袍修士也並不是很擔心,他相信以楊恆現在開竅境的修為,並不能長時間操控這個二級陣法,只要他能堅持到楊恆體內靈氣耗盡的時候,他就能從陣法出去將楊恆斬殺。

不出一盞茶的時間,陣法內就相續發出兩聲慘叫,兩個罡氣境的修士死在了金色羽毛的攻擊之下。

兩個罡氣境的修士死後又過了許久,楊恆看到陣法內的白袍雖然有些狼狽,但對付那些金色羽毛還是遊刃有餘。他知道他小看了這個白袍修士,大宗門出來的弟子可不是一般的修士可以比擬的。

楊恆現在雖然能靈活的操控二級陣法,但體內的靈氣卻支撐不了多久,看到遲遲不能斬殺白袍修士的時候,他將手中的金色羽毛一握,直接變成一團金色粉末。

很快那些在空中不斷發起攻擊的金色羽毛也變成了金色粉末,懸浮在空中,就像一層金色霧靄。

看到周圍的金色羽毛全部消散,有些氣喘的白袍修士知道自己沒有猜錯,頓時鬆了一口氣。他正要衝過去斬殺楊恆的時候,看到周圍的金色粉末各自成團,慢慢結合,最後化作成一具具手持長劍的金甲傀儡,層層將他圍住。

白袍修士雖然不懂陣法,但也知道有些厲害的陣法可以開啟第二種形態,第二種形態會比第一種形態厲害數倍。他沒想到一個小小的開竅境的修士竟然會有如此厲害的陣法。

看看一具具金甲傀儡刺劍朝來,白袍修士心中生出一股恐懼。

金羽大陣之內,一具具金甲傀儡宛如一尊尊殺神,手中長劍以各種刁鑽的角度朝著目標攻去,威勢比之前的金色羽毛強了數倍。

金羽大陣第二種形態對靈氣的需求更大,沒過多久,楊恆臉上就微現汗漬,不過陣法里的白袍修士已經面色慘白,渾身傷口無數,鮮紅的血液不斷流出。

「他已是強弩之末,應該堅持不了多久。」楊恆心中暗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